[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社会万象]
   

死于暴雪食堂坍塌的孩子(图)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11月18日 转载)
    
    
死于暴雪食堂坍塌的孩子

    腿骨骨折的田东帅躺在病床上。
    
    
    “轰地整个房顶就掉下来了”
    
    餐桌挡住了下落的屋顶,救了很多同学
    
    其实,一切并非没有征兆。
    
    10月下旬以来,大气环流出现强烈调整,冷空气活动加强,且中心由西半球移向东半球。东移冷空气汹涌南下,这时偏东风把大量的水汽从海洋上输送过来,而南方最近副热带高压开始减弱,水汽也顺利向北输送。这次冷空气是缓慢地压下来,把暖湿空气抬升,为降雪提供了较好的条件。
    
    11月1日,河北邯郸市永年县的最低温度已经降至-3℃,破了往年纪录,而暴雪之前,气象部门已经发出暴雪预警,县政府下发通知让各乡镇做好防范措施。
    
    然而,事情往往是这样:没经历灾害,不会明白灾害的猛烈。
    
    灾害天气11月7日就开始露出端倪,浓雾当天锁住了河北省会石家庄的机场,40多个航班延误,大雾还导致多条高速公路封闭,石家庄往北向北京、张家口、秦皇岛等地的长途班车基本没有发车,高速封闭还让107国道堵车严重。8日下午,大雾逐渐散开,也是从这个时候,大雪开始席卷河北大部分地区。
    
    石家庄地区的降雪10日凌晨逐渐加大,升级为暴雪,到11日6时,积雪深度48厘米,达到了当地有气象记录以来历史同期最大值(之后更达到55厘米)。12小时后,从石家庄向南150公里,位于107国道上的永年县,县城北边西滩头村的龙凤学校进入了晚餐时间。
    
    学校共有3个餐厅,都是四面砌砖上架彩钢板顶结构,3-6年级的同学们进入最大的一个餐厅打好饭准备就餐。“3年级有4个班,其他年级都是3个班,每班50多人。”5年级1班的王天说。
    
    此前,大雪已经给永年造成了麻烦,道路封堵,不少建筑垮塌,其中包括县城中心的蓝鸟家具1500平方米的商场。11日下午4点多,墙面倾斜,屋顶塌落,在建成5年后结束了寿命,价值上百万的家具被压在下面。所幸无人受伤。
    
    然而,龙凤学校的孩子们就没那么幸运。准备吃饭的时候,11岁的王天听到房子响了两声,这时他被同学挤了一下,勺子掉在了地上,他随即弯腰去捡。“轰地整个房顶就掉下来了。”
    
    田东桥也是5年1班的,和王天之间只隔着一个同学,他也听到了餐厅垮塌前的响声,头上的金属架和彩钢板掉落后并没有砸到他,他躲在桌子底下。这些餐桌挡住了下落的屋顶,救了很多同学。这时,王天在他附近,也没有被砸到。而王天身旁,他们的体育委员鲍少东被压到腿,动弹不得。
    
    出事学校是明星学校
    
    消防队被暴雪堵在了路上。赶到学校的家长看到3个餐厅塌了两个
    
    王天和田东桥自一年级起就在龙凤学校就读,他们的学校旁边是龙凤幼儿园。这家学校在当地颇有名气,创办于2002年,是经县教育局批准的封闭式寄宿制民办学校。建校8年来,总投资997.5万元。现占地面积70亩,建筑面积约30000平方米,学校共拥有教学楼7座,学生公寓楼5座,教学辅助建设,还有大餐厅,溜冰场,健身房,微机室,实验室,图书阅览室,洗浴室,医疗室等。
    
    从办幼儿园起家,如今龙凤学校在永年县已经发展为包括两所学校、四个幼儿园在内的教育集团。在出事之前,学生家长们都认为其是个不错的学校,2006年该校还被评为邯郸市明星学校。
    
    鲍少东四年级才转学到龙凤学校,读了一年多便遇上了这场突如其来的灾祸。“刚砸到腿时我没有感觉,过了一会儿才疼起来,我喊救命,后来老师把我救了出来。”他说,那时还有其他同学压在下面。
    
    体育委员鲍少东呼救时,王天在桌子底下躲了一会儿就往外跑,跑到门口又有东西砸下来,重创了他的脊椎,他说当时太害怕,忘记了疼痛,看到一条缝隙,挣扎着爬了出去。“雪还在下,天好冷。”
    
    最为幸运的是田东桥,这个机灵的小孩迅速爬出废墟,身上没有受伤。“我出来后听到很多还压在里面同学在哭,他们多半是吓哭的,其实没有伤到。”
    
    据孩子说,教课老师平常都是在办公室吃饭,当时餐厅里只有十几个生活老师,他们负责照顾学生的起居。“房子塌下来,他们有的跑了,也有人受伤。”
    
    学校教职工展开自救后,附近的家长和居民也闻讯赶来。受伤的同学被送到了医务室,没受伤的则到教室里等待。
    
    孩子们说,这时另外一个餐厅又塌了,那里面有个溜冰场,平时低年级有个班在其中就餐,幸好当时他们已经吃完饭离开了餐厅。
    
    田东桥想到9岁的弟弟田东帅,向老师请示后跑到二年级教室,弟弟的老师告诉他,东帅受伤已经送往医务室。
    
    永年县消防队事发后迅速出动赶往西滩头村,但是由于暴雪,他们被堵在了路上。张现恩赶到学校的时候,消防队还没到,很多受伤的孩子已经被送往医院,其中包括他上四年级的孙子张雨朦。
    
    张现恩回忆,他看到3个餐厅塌了两个,只剩下一个小餐厅。然而,5天后他再次来到学校时,仅剩的那个小餐厅也从地上消失了。 _(博讯自由发稿区发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