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悲哉“搞定学”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2006年11月13日)
    
    
     改革开放开创了中国历史的新时代,社会发展进入了新阶段。惊涛骇浪、丰富多彩的市场经济增长了亿万民众的才干,孕育产生了不少新名词、新知识、新学科。其中有一门新兴的“搞定学”,应属于当代社会学理论中必不可少的分支学说。可是现今中国老百姓,上至大官下到平民,嘴上无不流传“搞定”两个字,说它已成为一门学问,也许是我个人的斗胆创造。其实我脱离牢狱之灾苦海,只身投入商海之初,浑然不知“搞定”的真实内涵,随着商场滚翻了十多年,才逐渐探析其深层次的奥秘,故而不顾人间众人取笑,标新立异地给予提升上“理论”,包装成“学说”,并与我的这部自传体报告文学一起公诸于世,让人们来辨识一番,我所说的这门“搞定学”,究竟是种什么样的“学问”。 (博讯 boxun.com)

    因为我是个私人企业老板,没有后台靠山,不是国有资产,加上长年处于个体交易市场,“常在河边走,怎能不湿脚。”所以我难免常被执法队来找到茬子,甘愿受罚。我想,凡是象我一样性质处境的企业老板都会有同感:正当来执法,我们欢迎配合;而最怕带夹“猫腻”的执法,某公司或厂商出钱,许诺好处,有意叫某执法部门来搞你一下,或者单凭道听途说、捕风捉影或一个匿名举报,不作任何调查,不分青红皂白,急忙来凶狠执法,不由得使我们莫名恼火,被搞得心灰意乱。执法人为何如此起劲?原因在于,不管执法有否道理,结果怎样说法,被执法的老板必定会千方百计托人走门路搞定执法人,少不了有钱财、好处、吃饭等人情打发。在交易批发市场生存的商人,时刻在冒风险,每次执法时对老板本人、公司形象、交易信誉都带来损害,私人老板法律知识也懂得少,特别来自外地的老板,容易当成烂柿子那般被揿被踏,只得把执法人员当作爷。象我作为一个上海人,稍懂些法律文化,经营上了些规模,有了自我保护意识,尽量商海操作上轨道,所以甘愿出钱聘请私人律师,一旦有什么事情发生,尽快请律师到现场。因为人吃五谷,总得会伤风感冒发点毛病,在市场追利逐名求生存,难免会稍不审慎而越规出错,立即改正。正如一个人身体上大病没有,小病难免;一个商人大法不犯,小错常有。“知过必改,善莫大焉”。古贤名教,却在当今毫无用处。因为碰到有些执法单位,甚至是公安、检察、工商等,竟根本不把你律师放在眼里,甚至反而讽刺你:“这里是中国,不是西方,叫律师来可以替你辩护?要带你进去(关押),叫十个律师来也没用!”我多么希望执法部门自己能平等公正对待私人企业,尊重我们这些民营纳税人经商的正当权益与人格人权。毋庸讳言,执法人员对国营企业与私人企业完全是两副面孔,两种态度。对私企特别对一些小私企执法时,在没有任何证据情况下,也可先把你当作已经违法犯罪人看待,执法结果一无所获,拍拍屁股一走了之,连一句抱歉安慰的话都不说。这真使人寒心气愤啊!执法人戴着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务员大盖帽,你的每句话,每个行为,应代表法律的神圣公正,而不是随心所欲,更不可一边执法一边违法。我经常碰到此类事,人在外面忙办事,家里一个电话说,某某执法部门来执法,一定要老板回来,我必须焦急地赶回去。如果我公司失却审慎,个别处守规不严,做了出格事,理应诚恳接受执法者的训导甚至合理的处罚,可是我最怕与最恨听到执法人员对我说:“你是康康刘老板,名气很响,这几年赚了多少钱,这事你看怎么办?”甚至有些外省市执法人员冲着我说:“康康刘老板,保健品市场大名鼎鼎,我们等你很久了,这事犯到我们手里,你看怎么办?”还有的更加老实不客气地训导我:“这件事上你该放点血了吧!”我心知肚明,所谓“怎么办”,所谓“放点血”,无非是“钱财”的潜台词。于是只得托人找关系,走门路,用钱来铺路摆平,请钱神来搞定了事。在中国,孔方兄——钱神,是解决这些难题的最佳措施。“有钱可使鬼推磨”,想不到几千年古老传话,在当今中国商海古为今用,推陈出新,发挥着别的任何办法无法替代的广大神通。
    记得一次食品监督部门和公安工商联合执法,带着新闻摄像机冲到我门市部,再去仓库,指名道姓找康康刘老板。我急忙赶到仓库,只见他们开来四、五辆执法车,十几个人,把我几百平方米仓库翻箱倒柜,折腾遍地,一无所得。不少成品被拆箱、拆盒,商标被乱撕乱扯,作为老板是多么心痛。摄像机还对我面前扫来扫去。我与执法人员争执起来,理直气壮地责问他们:“你们究竟什么事来执法?是否可以告诉我?也可以配合。”执法人却蛮横地说:“等我们找到证据,你自然会明白!”儿子刘晖不允许摄象,上去夺摄像机,公安气势汹汹训斥:“这是阻碍执法,扰乱公务,要扣人!”我打电话叫律师来,他们却讥讽:“律师来有什么用?”我说:“中央三令五申要保护民营企业正当权利,我是一个民营企业老板,是个纳税人,你们折腾我三个小时,我不能做生意,仓库不能出货,小工被你们当黑户要遣送,这算什么名堂?你执行的什么法?”最后他查不出什么问题,不说一个雌雄,没留一句抱歉话,竟然扬长而去。后来我托朋友向工商分局打听,才知是同行中某一单位出钱,有意谎报军情,诬告我有制假贩假嫌疑,来打击和侮辱我一下。这真叫人气得要吐出血来!内中黑幕就是,诬告者已对执法部门搞定了,对个别媒体记者搞定了,而我却蒙在鼓里,没有去搞定他们,所以他们来辛苦地白白翻腾一通,虽无“战果”,已施淫威,让我着实尝到了不会搞定的苦辣滋味。三官堂桥市场是当时上海保健品行业最大吞吐量进出口子,而这里又是低价和外省货冲进来的主要集散地。凡是著名品牌厂商的上海分公司,每年会被外省分公司冲击掉几百万元销量,肯定对他们的考核提成奖金大有影响。为了想法堵牢与警告威胁我们这些批发大商户,他们出钱搞定搬动执法部门以打假为名,请工商卫生食监部门来执法批发市场,硬装榫头说什么“外省市货物没有上海专卖许可证”,或找茬子,“是健字号、食字号、药字号……。”总之,要压得你屈服,生意做不下去。我们上海商人懂些国家有关商业流通法规,敢于据理力争,同时学会了“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也同样花钱,疏通搞定执法部门,与我们背后的竞争对手抗争。结果往往不打不相识,经过搞定了的方方面面,再也不会随心所欲地瞎乱上了,我们的生意做起来顺手得多。实践证明,“搞定学”学问之深,威力之大,非同等闲视之。
    一个刚起步的私人老板,在做大生意的过程中,如果不懂得“搞定”这门学问,是绝对不行的。温州商人说得好:“搞定了关系,也就没有了关系。”每个发展起来的私人老板都有一本苦衷帐,方方面面管你,执法部门更虎视眈眈盯着民营企业私人老板,吃了你,拿了你,罚了你,你又能怎样?共产党给你搞私营已是大慈大悲了,放在毛泽东时代还有你好日子过?!阶级斗争首先就要革你的小命,识相点吧,赚了大钱乖乖地放点血出来,花些小钱买太平吧!社会上有股舆论,责怪私营老板腐蚀干部,行贿政府公务员,此话是有道理,说得不错。但请再深层次思考,私人老板生活在这块滋生着腐败的土地上,要生存谋发展,能不用这个“搞定学”吗?谁不爱钱财,尤其是辛辛苦苦赚来的血汗钱,哪个愿意把钱财白送人?哪个愿意冒违法的风险?谁也不愿意呀,只是私人老板被逼得没有办法,只得请出孔方兄钱神爷来救自己的小命啊!那年代,对我们商人来说,钱是唯一的救命稻草。在我国这块大地上,为什么事情循规蹈矩,按部就班就是解决不了问题,反而走门路,搞关系,却什么难题都迎刃而解?私营商人更是个冤大头,因为有钱,钱是万能的,一大堆执法部门都需要你去“搞定”,否则怎么做生意?有道是“防患于未然”,出了事找人搞定已属下策,聪明商人在无事时就要搞定这些人,才是上策。“平时不烧香,急来抱佛脚”,那势必是步步被动挨打的局面。商人头脑里、口袋小本本上,都清楚记着,某某领导、某某执法人员,某某专门从事“搞定学”的枪手朋友,他们的手机、电话、家址,他们个人的喜爱,甚至家庭成员子女、父母的生日……务必一一记牢。你可以把自己家庭琐事搁在一边,但生意路上的阎王爷千万不可怠慢,千方百计要“搞定”好。什么时候为他们父母送补品,什么日子为他们子女送压岁钱,外国人节日也可利用,赶时髦送上五星级饭店的圣诞大餐券。最周到的商人会时时收集打听他们衣食住行的最新动向,他们家的婚丧喜庆、子女升学、乔迁新居、装修住房,如此等等,一一不可被动而要自觉主动送礼上门,更不要自作清高装傻。因为对方早列名单,张三李四,王二麻子都已送来了,只有缺你姓刘的装傻,那苦日子够你尝尝的。送礼还得分档次,重要官位与一般人员有所区别,否则你搞“平均主义”,非但搞不定,反而惹出更大是非来。送礼还需做得天衣无缝,只许天知地知而要无人知晓,不使对方难堪与晚上睡不着觉,更要严防他们的反贪局知晓。一个商人始终要头脑清醒,赚了钱要我有、你有、大家有,千万莫一人独吞。上海食品行业有个超大户的私营老板,福建人,年销售已达五个亿以上,也是上海滩颇有名气“搞得定”的能人。他先后几次被区、市反贪局传讯,拘押。每次他出事,行业内风风雨雨传说很多,将有一批官员、干部会倒霉,一些与他有大业务往来的大超市、大卖场和市区有关干部、国企老总纷纷提心吊胆,怕他顶不住,乱咬他们出来。谁知这个福建大老板是条硬汉子,被罚一大笔款,就事论事,自己一人扛下,什么人都安然无恙。出来一次风光一次,大家翘他大拇指,他名气更响,事情更“搞得定”,生意直线上升再上升。看来“搞定学”是生意人的制胜法宝,虽说操作起来也辛苦,既腐蚀了对方,又昧着自己良心,但毕竟是招财进宝的绝招,是生意兴旺的诀窍。
    有人说,“搞定学”与“感情投资”是同一门学问,“搞定学”就是“感情投资”,“感情投资”即是“搞定学”。其实两者有着本质区别。何谓“感情投资”?乃是人际间正常的友谊往来,编结成社会人情关系网络,共欢乐,同患难,团结一致创建事业。有道是“友谊第一,诚信至上”,是人生于社会生活中礼尚往来的良好传统,是改善人境,谋图顺利发展的感情投资。“搞定学”则与此大不同,其“搞定”的是对方手中的权,身上的官职,是社会钱权交易的一种特殊关系。你无职无权,谁会来给你“搞定”呢?无非二、三知己,意兴相投,一杯茶、一支烟,甚至杯酒交欢,友谊长在。在生意场上,商人们之间业务往来,亦需要感情投资,让对方认识你的诚信、厚道,并互相承诺,一方有难八方相助,一人有庆举座皆欢。这与向有权有势的人“搞定”是两码子事。很显然某个部门的领导或执法人员,一旦丢了乌纱帽,摘了大盖帽,无权无势了,谁还去“搞定”他呢?悲哉!“搞定学”。其实,我们社会上、生意场上,应当提倡感情投资,而要杜绝“搞定学”。但是,一种社会风气一旦形成了,积重难返,说声“杜绝”,正如党政机关“反贪局”天天在严厉高呼打击贪官污吏,却贪官污吏依然潜滋暗长,报纸电视上几乎天天在曝光亮相!看来治标不治本,不从源头上抓起,就难能根治了。我这个商人半路出家,走出人间地狱后,不久投入社会商海,身上脑子里古代传统儒家文化多了些,西方“民主、自由、平等、博爱”思想多了些,所以对人际间“感情投资”,几乎可堪称行家里手,面对社会上“搞定学”,尽管违心地仿学,依然同习惯秉性格格不入,无怪乎我儿子一直嘲笑我不懂得“搞定艺术”,“不是个精明能干的生意人”。说真的,“江山易改,本性难移”,我多么渴望正规、太平、合理、合法地做生意,做个合法商人,接受合理的执法,并希望对被执法者尤其常处劣势的私企老板尊重人格,尊重人权,大家共同为发展我国的市场经济、造福民众而齐心奋进,那才多好啊!
    这里请允许我再说一段题外话。有一对义乌夫妇是我的朋友,他们是浙江保健品行业人人皆知的私营大户。一次,其中那个女的来上海,我请客吃饭,酒兴之中,她对我谈起一段难忘的经历。1985年闻名全国的中央电台《质量追踪万里行打假记实》,他们夫妇是在义乌被曝光的新闻人物。那时浙江温州一带假冒货猖獗,早期经商的浙江人几乎都沾染过和靠假货发过财。她告诉我,当时丈夫逃广州,她一个女人顶着方方面面压力,省、市、中央,从工商、公安、食监、卫生,新闻天天采访曝光她。因为是义乌保健品大户,抢打出头鸟,她被没收资财,被巨额罚款,结果家徒四壁,贫困如洗,还天天被舆论千夫所指,恨不得一头撞死南墙,一了百了。为了孩子,她挺了下来。她是个女强人,且是个聪明女人,没有走所谓“坦白从宽”之路,一个弱女人受审查、遭关押,全扛下来了。雨过天晴,供货给她的几十家私营保健品老板对她很感激。当时只要她一咬上下家,家家倾厂荡产。她出来后,这些老板纷纷上门致谢,要她开出为保护他们所受的损失清单。柳暗花明又一村,她的义气和品格帮她赢回了所有损失。后来温州人浙江人经历一段时期沉痛反思后,以创品牌来洗刷、挽回假冒的恶名。她也痛定思痛,重振商威,正规经营,大力拓展,不久义乌又拿她作为一个改邪归正典型来宣传。第二年,中央电台又到义乌采访,她又上了全国电台,当然这次是正面先进,改邪归正的全国范例。她又红火起来,头上光环越套越多,省政协委员、省妇女代表,优秀女企业家,成了义乌地区乃至浙江省的巾帼模范,知名人士。我静听了她的一番传奇经历,心里感慨良多。作为一个商人,堂堂正正经商,确实不该去制假售假,贻害广大民众,攫取不义之财,一旦曝光出事,害人害己痛苦不堪。然而媒体宣传,也不必说坏一棍子打死,说好一下子吹捧到天上去,这样出尔反尔,亦然大大降低了媒体舆论的公众性公正性。至于杜绝假货的唯一办法,还得启发鼓励企业厂家生产出名牌来,不立不破,只有大力使正宗名牌占领了市场,假冒货也不告自退,不攻自败,市场终究能真正转入正规。我佩服这位女强人出事后没有走门路,施展“搞定学”歪门邪道,她重修的商德确是值得借鉴的。抑或十多年前那时,“搞定学”还未全面兴起。但愿“搞定学”是一门短命的左门邪道,能随着廉洁政府的形成而“寿终正寝”,则商人幸运,国家幸甚!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风正一帆悬”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转轨”搏海涛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巨款买太平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莫名遭绑架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商战摆“擂台”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联合求发展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风波接连起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康康”刘老板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伤心九二年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重返上海滩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捕捉”马海毛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六•四”旁观者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淘金”羊毛衫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下海闯深圳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冒险“跑单帮”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抛开“铁饭碗”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两张《平反书》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神州有希望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回厂再上诉
  • 刘文忠:文革被杀第一人——刘文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