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檄文放光辉
请看博讯热点:文革四十周年

(博讯2006年9月19日)
    
    单位专政队规定我每天“六进七出”,清晨六点钟到工厂向专政队报到,接着监督劳动,随时随地接受“革命群众”批斗。午间工人休息,我被勒令进“牛棚”接受造反派训话。晚上七点才可下班,其实经常被批斗或监督劳动加班,要迟至八点,甚至九点后才准许回家。比之牢房关押,我确实“自由”多了。但起早摸黑一天中所受的凌辱,甚至毒打的非人遭遇苦不堪言。然而每天夜晚回到家中,当父母亲与大姐们问起我在工厂的情况,我只是苦笑莫名地回答“还可以”。事实上,这出狱后的第一周内,我的一颗心仍然维系着辉哥英魂,至于工厂里遭遇如何,全然不放在心上。辉哥遇难,全家遭殃,我虽坐了二年多牢房,但比起辉哥来,我苟全活下来,受苦遭辱算得了什么!我自觉意识到,辉哥没有死,他的英魂早已溶化在我心胸中,我血管里流淌的正是辉哥一样矢志不移、彻底抗击“文革”邪恶的热血。我在家里时间,无时无刻不在思索辉哥的思想光辉,想尽办法寻找辉哥遗留的思想足迹。
     被群众专政得多年来沉默寡言的父亲,有一天夜里悄悄地告诉我:“文辉在临死前写下一封血书,夹藏在棉被夹衬里面。”我急切追问“现在藏哪里?”父亲说,辉哥遇难后,派出所通知他到监狱领回遗物,包括这条棉被在内。他取回家后,母亲在拆洗时,发现了夹藏在里面的血书。父亲暗地里把它收藏了几个月,当时他经常挨批斗,天天为辉哥的这封血书提心吊胆。云南工作的五哥文龙回沪探亲,里弄专政队却强要他上台揭发批判父亲,吓得他没住几天就回云南。临走时,父亲把暗藏的辉哥血书交给他,五哥小心翼翼地暗藏行李箱内。他到了云南,眼见“文革”环境残酷,危险四伏,只得把辉哥的血书分句拆开一段段抄录下来,然后把原件烧毁了。我得到这一消息,连夜写信给五哥,向他要辉哥遗书的内容。不久,我终于读到了敬爱的辉哥临死前写下的血书内容。我读着读着,眼泪滚滚,辉哥啊,这是您在走完短暂人生旅途之际向天地发表的战斗檄文,一身正气冲云霄,满腔热血洒征程,千年万代的人们读了您这篇鲜血写成的战斗檄文,能不为您舍身反抗邪恶狂潮所震撼吗?能不为您睿智敏锐的洞察力所折服吗?能不为您超人才华、盖世雄略所惋惜吗? (博讯 boxun.com)

    我这里再一次含着热泪,一字一句地把辉哥的遗书全文抄录下,公致于世,让每一位有正直良心的人客观地评一评,我三哥刘文辉究竟是怎样的一个人?是“彻头彻尾、顽固不化的现行反革命”?还是在“众人昏昏我独醒”、浊浪滔天的“文革”时代,站立在高天九霄、“挥斥方遒”,“独挽狂澜”,发出的震天撼地的誓死捍卫真理的勇猛斗士?
    

刘文辉遗书
    (一九六七年)三月九日四时许,我在法警强力驯逼之下,在不
    大于五平方的私堂与外人隔绝,由检察院一人给我检察院起诉书,
    五分钟后仍由他代表中级人民法院宣判我死刑,立即执行。仅隔二
    小时左右,高级人民法院就传出驳回上诉,维持原判。事实上,我
    的上诉书刚写好,高院高明未卜先知,如此猴急,只能证明我使他
    们十分害怕,惟恐我多活一天来反抗他们的残忍,此外说明披法袍
    的法者是多么遵纪守法啊!庄严而郑重的法律程序手续总是到处被

他们强奸。
    此遗书一定要保存好,让我死得明白。我说它是私堂并不污诬它。
    我的亲人,我将死去,我为什么被害,因为我写了二本小册子:《冒
    牌的阶级斗争与实践破产论》《通观五七年以来的各项运动》,此稿
    被红卫兵抄去。另一本是传单“反十六条”,其中分类分条为:“穷
    兵黩武主义的新阶段”“主流和曲折”“敢字当头,独立思考,反对
    教条,自作结论”“论群众在切身痛苦中教育自己”“反对毛的阶级
    斗争理论”“正确对待同胞手足”“区别对待党团干部”“警惕匈牙利
    抗暴斗争的教训”“民主主义者在抗暴斗争的旗帜下联合起来”“关
    于自杀与拼杀”“武装斗争的部署”“里应外合”“知识分子问题”“
    主张部队研究它、批判它”。此传单是由忠弟投寄出了事故,也正

是我被害的导线。
    你们了解我的情操,它可以用诗概括之:“从诬‘反、右、坏、修、
    资’。非资非奸非乖暴。反右幸尝智慧果,抗暴敢做普鲁米。锁国应
    出土玄装,焚坑犹落揭石子。今赴屠场眺晨曦,共和繁荣真民主。”
    我是个实行者,敢说更敢做。如今就义正是最高的归宿。我在经济上对家庭大公无私,在政治上为祖国大公为人。这正是你们有我而自豪之处。所以我要求你们不要难过,不要从私情上庸俗地赞扬我,应明智些不因当局的压迫、愚弄而误会我的生平。我相信死后我国的民主主义者、共产党中的现实主义者朝着世界潮流行驶。中国是会有希望的,那就是民主、自由、平等。
    毛作为个历史人物对中国人民是有功绩的,但自55年后就转化到
    反动方面去了。整个世界在变化,但他竟这样昏聩、刚愎自用、居功
    自傲,自翊为救世主,以至内政、外交竟是乱弱难定,估计越来越冒
    险,将成为我国家的灾星。无产阶级文化大革命正是强制人民服从己
    意,清除异己,其方式退居幕后,暗施毒箭,指使亲、宠、奸,把天
    下搞得昏天暗地,愚弄群众,混淆是非,独夫欲名,玩亿万性命,冒

天下之大不韪,孤注一掷,拼其伟大理想之实现。
     我坚决反对锁国排他主义、军国主义、反民主自由、反经济实业、
    焚书坑儒主义、阶级斗争恶性报复为奴役人民的手段,反对所谓解放
    世界三分之二的人民之谬论。所以作为匹夫有责,我就愿意敢与毛斗
    争。这才是死得其所,重于泰山。我的家庭不要因悲痛、受侮辱和受
    迫害而误解我,不相信我。我的正义行为一时不易证明就留待日后吧!
    外甥们成长吧!要相信烈士遗书的价值。我的血不会白流。请把我
    的诗与血书铭刻在烈士碑上,不要枉我此身。视亲人能见到我立碑的
    荣幸。等毛政权倒台后,作为烈士的我必能恢复光荣,洗涤家庭所蒙

受的污垢。我在第一所1211,在沪监牢号167(761号)。我的手与脚被铐着,不准我写信和要求见亲人。此遗书是写上诉书时偷写的,请秘密妥善保管。

请你们将此书交给我弟弟,另有我诗词七首分别收藏在衣服中,其中一首是:
    “庞然世界二疯子,毛林发作几下抽搐,几下嚎叫,踞功自傲,
    夸口最舵手,世界革命谈何易,漩竭急转碰石岩。
    迫害毛急,亿万命竟玩忽,独夫欲名,惟君命有所不受。须自主,沉舟侧畔千帆过,民意歌盖君之代,天皇战歌遭唾骂。顶礼膜拜,必战灾情势急。”

有朝一日将它发表。临刑前十分抱憾,不能着手写心中久已策划的,创办一份“人人报”,开辟“层层说”专栏,其内容针对毛反动方面公布天下,切希望有人接任。

今天三月二十日阎罗殿的判官到监狱来,催我明或后将开群众大会要我态度老实,言明将视态度而改判与否。我斗争很激烈。我当然立志于“将头颅钝屠刀,血溅污道袍”,也即站着死,不跪着生。这是必然宗旨。但是我最大的遗恨是不能做更生动更重大的贡献与人民。如今我可谓风华正茂,血气方刚,更因毛江河日下,气息奄奄之际。我多么想活下去,再来个反戈一击其死命啊!我应当为祖国为人民多做些事啊!

但我确信我的上诉只能在毛政权垮台后提出,我将向人民上诉毛的阶级斗争理论与实践是反动的是奴役广大人民的;我将向先烈们上诉毛贪天之功为己功,把先烈血换下的事业作为实现自己野心的本钱;我将向社会贤达上诉,毛焚书坑儒迫害异己,愚民毁纲,亡国亡民;我将向祖国上诉,我作为爱国志士反对毛的战争政策,毛的锁国排他主义;我将向世界人民上诉,我是个国际主义者,我反抗毛所谓解放三分之二人类的谎言野心。

我将死而后悔吗?不!决不!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从来暴政是要用烈士血躯来摧毁的,我的死证明毛政权下有义士。我在毛的红色恐怖下不做顺民,甘做义士!



写于1967年3月20日
    
    敬爱的三哥文辉的一片丹心、满腔碧血,都在红色恐怖的枪口下化为灰烬。大上海啊!您怎能眼睁睁地瞧着,你最优秀的儿子被无产阶级暴政所屠杀!黄浦江啊!你可以作证,这位优秀的青年曾几年来风雨无阻从浦西沪东船厂骑自行车赶到复旦去上夜校。东海啊!你应该记得,有位年青人在海岛上天天傍晚在你的怀抱中遨游近万米,锻炼体魄,每夜你可以看到他坐在一间蚊虫叮咬的小屋内苦读至深夜,灯光不息。祖国啊!为什么中华民族最爱国的仁人志士,为了你的强盛而要抛头颅,洒鲜血。麻木、愚钝、盲目、迷信的善良人们,你们在高呼口号“打倒反革命分子刘文辉”、“刘文辉死有余辜”的时候,你们扮演了一个欢呼着把耶稣钉在十字架的角色。刘文辉“反文革十六条”的战斗檄文,他所预言十年文革的种种罪过,都一一降临到你们头上。他用自己的一腔热血,唤不醒你们的灵魂与觉醒,他是中国人民中最优秀的人。文辉,文辉,名如其人,文如其名,战斗檄文放光辉,留给后人仔细读。有一位哲人说:“个人只有和群体的大多数一起浮沉,才能免于被残忍对待,个人太优秀了,太特立独行了,就容易遭到群体的迫害,群体是残忍的,群体比个人极端的多,优秀的个人如果优秀的过分,就得准备付出惨痛的代价给群体,必须事先就得抱有最后还得被群体出卖的危险。”历史上的伽利略、哥白尼就是这样的先例,辉哥也属于优秀得过分的那一种人。最终被不知自由民主为何物的愚昧群体所淹没。
    我一想到当时辉哥打入死囚受难的日日夜夜情景就会热血涌上心头,辉哥为何有那么大无畏的精神,勇气来自对国家对人民的绝对忠诚,别人做不到,是因为他们胆怯,是因为他们没有深刻的洞察力,是因为他们未可全抛一片心!像刘文辉那样敢于挑战毛泽东,诤诤铁骨,直面死亡,在千百万人中也难产生一个啊!在他的英勇行为面前,无数的共产党人应感到渺小和无地自容,问心有愧啊!为什么拯救国家于危难的千斤重担要刘文辉单枪匹马一个人去挑?!为什么席卷中华大地的“文革”狂澜要刘文辉独自去挽回?!辉哥精神的伟大在于他超越死亡,他生命是短暂的,精神是永恒,不死的。他有一颗没有被世俗沾污了的正义之心,他不属于中国共产党,他属于中国人民。读辉哥的绝命书,被他一股长存浩气的精神感动千百回,精神是意志的体现,意志的力量,精神就是一种气概,顶天立地。然而天地间唯有历史才是无情公正的审判官,历史才是至高无上的“法院”,终将严正宣判“文革”罪恶滔天,宣判毛泽东倒行逆施,宣判刘文辉无罪而有功,还刘文辉赤子之心的清白,像谭嗣同那样炳彪于中华民族的青史上。辉哥英魂常在,永远托体山河,义士高风,将会吹暖人间。我内心默默叨念:“辉哥的鲜血绝不会白流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恐怖的记忆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心系辉哥魂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批斗活靶子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千载万里通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孙文读书会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党内悲剧多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碧血祭“文革”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宁做“反革命”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盲人修道士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文革”优劣论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卸磨杀驴吃”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监狱造反了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图穷匕首现”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苦恼人的笑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学海无禁区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幸尝智慧果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牢房“小宠儿”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跌进“疯人桊”
  • 刘文忠:反“文革”第一人与他的同案犯-自讨苦头吃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