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顾雏军被判刑背后的故事:科龙揭密(3) 扑朔迷离的案情
(博讯2006年7月11日)
    作者:郑相
    
(三)扑朔迷离的案情

    
     晚上8点,我准时到了教授的家中,在教授的书房里,我把陈总的观点向教授作了汇报,教授很兴奋,教授认为陈总认定美的是利益集团的出钱人,是美的要收购科龙这么一个利益驱动,酿成了科龙和顾雏军的案件,这是一起十分恶劣的以权谋私的腐败事件。教授气愤地说:“历朝历代,贪官皆有之,比如,在政府工程招标中,接收贿赂;政府采购中,收受贿赂;或者收受别人贿赂,帮人压解一事;这些贪污犯罪,虽然于法不容,但于情可恕,但在顾雏军的案中,拿美的两亿贿款,以图明目张胆抢夺顾雏军的掌上明珠,最后为了封口,竟滥用职权到了肆无忌惮的地位,抓顾和他的同事锒铛入狱,无罪抓人,并达9个月,都不放人,甚至不让取保候审,这帮贪官污吏,真是丧天害理,丧尽天良。如此恶劣的腐败事件,即使按大清律,也是要腰斩的罪行啊,顾雏军说的话不错,这真是文革后最大的冤案,但顾不知道的是,此案还是改革开放以来最穷凶极恶的罪案。
    
     我一向有一认识,即证券犯罪,其特点都涉及的犯罪金额特别巨大,本案涉及的贿金就有2个亿,但我以前从来没有想到证券犯罪会如此凶残。
    
     此案,碰巧顾是从国外回国,钱是从国外投资回来的,所以顾没有原罪。如果顾系那些土生土长的民营企业家那样,有原罪的话,随便找一条,就可重判顾十年八年的,十年之后,人过物非,顾即使有满腔的冤仇,也只能不了了之了。
    
     去年底,这些贪官污吏利用他们手中的权力,大造舆论,说顾有大罪,要判十年到十五年。当我看到起诉意见书之后,我觉得这完全是无稽之谈。现在看来,贪官们造这个舆论,一方面给公检法施加压力,另外一方面是吓退全国工商联,让工商联不敢再帮顾雏军,从而孤立无援的顾雏军,就可能在任何一罪名之下,而被重判了。不然很难理解,为什么系顾雏军这点根本定不上罪的小事,会被逮捕,而且关押九个月后不放人,甚至连全国工商联出面担保的取保候审都不批准。
    
     你是记者,你可以回去上网看一看,关于顾雏军事件,有这么一个舆论演变过程。当开始立案调查之后,舆论开始攻击顾维军,其中有些是有人策划的,有的文字是想当然的,认为民企一出事,一定是大事,于是将顾说成是垃圾。顾被捕后,舆论在刘兴强等人的策划下,开始把科龙说得一钱不值。那时顺德区政府已接管科龙,而政府也不出来辟谣,为什么?那就是要把科龙说得一钱不值,以便于零收购科龙。然后在全国工商联的帮助下,顾以九个亿把科龙卖给了海信。那时有些舆论开始明白了,科龙是个好公司,顾4.5亿买的公司,9个亿卖出去,而且顾在坐牢的情况下所卖这个好价格,如果顾没有坐牢,谁都相信,科龙应该可以卖个更好价格。另外一些舆论在刘兴强的策划下,开始说顾有大罪,会判十到十五年,顾挪用了科龙40~50亿,顾卖完科龙还不上债。直到顾雏军的举报信在网上公开之后,几乎所有的舆论都对顾的报道客观了。不再出现穷凶极恶的语言了,看来这之后,刘兴强的谎言基本没有市场了。到海信最终以6.8亿成交之后,舆论基本上是去同情顾了。因为顾的关押状况,所以顾不得不接收这个价格。这时,舆论已基本弄明白,海信因为顾关押而成为最大的赢家,舆论也有说,顺德是要把科龙卖给美的的,而遇到顾拼命的抵制。看来很多人已经知道真相了,至少有很多人已经猜到真相了。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我马上插话问教授:“您刚才是不是说,当顺德区政府逮捕顾之后,曾经操纵舆论,说顾把科龙掏空了,从而把科龙说得一钱不值,以便美的零收购科龙。教授,我觉得您的这个分析,一针见血。而且能够解释为什么美的肯花二个亿的贿金了,如果美的只花二亿的贿金,就能得到科龙,那么美的是肯定十分愿意干的。”
    
     教授马上接过我的话来:“我的观点是,科龙2005年6月停产,停产后,政府的某些人决定,逮捕顾雏军及其同事,由政府派人接管科龙,再把科龙说得一钱不值,然后由美的零收购科龙,这个事实是比较清楚的,在科龙停产之后,顺德某些人提出这个方案,是比较容易在顺德区政府里通过的,也是比较容易在佛山市政府里通过的。
    
     但是要说从一开始,整个顺德区政府,甚至佛山市政府就参于了这个计划,即先在旺季立案调查把科龙整垮,至少整停产,然后逮捕大股东,政府接管,然后再零价格卖给美的。这恐怕无论是佛山市政府,还是顺德区政府都没有这个胆子。”
    
     我又插话道:“虽然整个市政府和区政府不是从头就参于的,也肯定不是政府筹划的,但政府中的个别贪官从一开始就参与了此事,是完全可能的。
    
     我有一疑问,如果此案只是由刘兴强和何厚键共同策划的,即使包括了范福春。那刘和范一起肯定能发动对科龙的立案调查,最坏也就是可以致使科龙停产,在顾雏军绝望之中,顾肯定要把科龙股份出卖,以顾雏军那种嫉恶如仇的性格,是肯定不会卖给美的,肯定不会听顺德区政府的,事实上也是如此,顾是在和海信和长虹谈判以出卖科龙给海信和长虹。而且,现在也有报道说,在顾被捕后,顺德要求顾将科龙卖给美的,遭遇到顾的强烈抵制。显然,何厚键应该很明白,即使整垮了科龙,顾也不会把科龙卖给他,那么他出两个亿的贿金来干一件为人作嫁衣的事件。不是太荒唐了吗?”
    
     教授想一会儿,说道:“是的,你的问题很有道理。如果没有人能向何厚键保证,能把科龙卖给他,那么,要美的出两个亿的贿金,是不太可能的,尽管象陈总说的那样,刘兴强和何厚键关系很好,不管关系多好,没有保障,让美的出钱是不太可能的,所以这个问题,还是要等你到顺德去找答案,还是尽快去顺德。”
    
     我再一次向教授保证,我会尽快去顺德,明天再见一次陈总,后天就走。教授说到也不在乎一两天,教授又吩咐我要小心,孤身入虎穴,要万分小心。他们对顾雏军都能下黑手,对你就更无顾忌了。要万分小心。临走时也不一定再来告别,我在北京等你的好消息。
    
     于是我就告辞出来。
    
     第二天上午九点,我准时赶到陈总的酒店,一进房,我就迫不急待地把教授昨晚的意见和我的怀疑告诉他。陈总听完后,马上说他也想到一些问题,可以共同探讨。
    
     然后,陈总重复昨天的给我的泡茶过程,陈总进行得很慢,显然,陈总在思考,然后,陈总慢慢呷了一口他自己的茶。说道:
    
     “我和李博士昨晚通了一个电话,把我知道的情况通报给他,他很兴奋,他认为我们说的东西都很合理,然后他把黑格尔的那句名言“存在即是合理的”反了过来,说“合理的应该是存在的”,即认为这些都应该是事实。昨晚我们聊了很长时间,我们发现有一个人被忽略了,这个人就是佛山常委,顺德区区委书记陈云贤,此人以前是广发证券的老总,而广发证券是心狠手辣的大庄家而著名,正是陈云贤感到双手沾满小股民的血汗,才决定从证券界抽身,而随入政界。此人显然也有八千万,甚至上亿的身价,此人在证券界口碑很不好,一向心狠手辣,而且他与刘兴强关系非同一般,现在看来,应该是陈云贤从一开始就参加了这个计划,甚至是整个计划的总策划人,陈云贤此时是佛山市常委,顺德区委书记,如果陈云贤向何厚键保证,一旦刘兴强和范福春整得科龙停产之后,陈云贤马上以保护科龙,稳定职工之借口,逮捕顾雏军,由陈云贤指派政府官员接管科龙,然后,再托管给美的管理,进而顺理成章地让美的收购科龙,如果有陈云贤拍着胸口保证,能让美的以等于净资产,甚至低于净资产,甚至零收购科龙电器,那么让美的出两个亿的贿金,那就不成问题了。
    
     我们证券的习惯是要现钱的,象这种贿金,肯定是不能等到事成之后才给的。特别象范福春这样的人,你不先把钱拍给他,他是不会冒险的。策划这一起大案,其中包括要逮捕顾雏军等同事,而且肯定会致使格林柯尔集团崩盘。这么血腥的计划,真是豺狼本性的人才能够策划得出来。据我们所知,刘兴强、陈云贤、范福春都是豺狼本性的人。
    
     另外一点,陈云贤是很有身价的人,他是赚钱赚足了,才洗手上岸了,这一次不管是忍不住手痒,重下江湖,还是刘兴强请他帮忙,没有巨额的贿金,他是不会再重新把手弄脏的,我认为没有一个亿,要他扮演这么重要的角色,他是不会干的。
    
     要知道,本案最血腥的任务,是由陈云贤来承担的,即陈云贤负责抓人,而抓顾雏军这么一个很有名气的人,没有佛山市政府的批准是不可能的,甚至要广东省政府的批准。就象教授分析的那样,可能还要公安部批准。”
    
     陈总又呷了一口茶,又沉思起来,我本来想发问,我还是忍住了,因为我不想打断陈总的沉思,不大一会儿,陈总又说:“是的,顾被逮捕后,顺德政府接管之后,科龙出了2005年中报,其中科龙第一季的季报是赢利6千万,四月份又增长30%,又开始进入旺季,也应该有三、四千万的利润吧,科龙5月初销售的也很好,到了6月份才停产,就算5月下旬生产销售已受5月10日立案调查公告影响,那么就须计5月份持平,不赢也不亏,科龙申报是亏损6个多亿,也就是6月份一个月停产科龙亏损了7亿人民币左右,这也是太离谱了,一个月是怎么也亏不到7亿人民币的,显然在陈云贤的指使下,科龙在中报上做了手脚,而做这个手脚的目的,就是为了使科龙减值,使科龙的净资产减少,从而使科龙不值钱。
    
     我们可以做假设,如果海信不买科龙,或者工商联不出面帮助顾雏军,海信、长虹等对科龙感兴趣的人,都要与顺德区政府来谈判的放话,那情况就完全可以由陈云贤控制了,买公司不是买汽车,开了就走,买公司的人肯定要注意与当地政府的关系的。
    
    而当时,顺德已明确要把科龙卖给本地公司,在这种情况下,如果没有全国工商联出面,海信是不敢贸然花这么一个巨款,买下一个麻烦的。如果今后政府不支持,或给你找麻烦,海信即使买下科龙也是吃不消兜着走的。
    
     陈云贤代表政府,当然已经明确提出了要把科龙卖给当地企业,并且压迫顾雏军同意,顾死命抗挣,直至被捕,陈有这么大的力度的话,当然也是能压着不卖给外地企业的。
    
     何厚键、陈云贤、刘兴强、范福春看来都是这个利益集团的成员,至少刘兴强、陈云贤、何厚键是发起人,这个计划中,这三个人缺一不可,缺陈的保证,何不敢出钱,但有陈参于,我们事先估计的两个亿就不够了,应该是在3个亿以上。但陈保证这个3个亿会让美的从科龙收购价中找回来,如果以海信一开始出的九个亿的价格为基准,我们可以做一个简单的分析,2005年中报之中,顾的26.5%的股权对应净资产大约就5个亿左右,陈云贤如果按净资产卖给美的,加上陈能控制舆论,那么,美的加上贿金3个亿,美的总共也不过出了8个亿。
    
     最近网上又传出美的要收购亚星客车,而亚星客车是顾雏军的另一板块,汽车板块的主力公司,如果美的出3个亿的贿金,搞垮格林柯尔集团,美的不仅可以得到科龙,而且顺便又可以买到亚星,显然这是一箭双雕了。
    
     说实在的,美的这几年做了很多莫名其妙的收购,收购荣事达,收购华菱,还多少与美的业务能沾上边,但收购三湘客车和云南客车就莫名其妙了,要进入客车行业,至少要收购一家品牌企业,如亚星、金龙、宇通等,再不济,也应该买家牡丹和常客这种的公司,买个三湘客车。所以让我们看来,美的不过是投行领域的实习生,这几年东一榔头西一棒,既没有整体布局,也没有连贯的结构。这回能搞垮格林柯尔,能接手格林柯尔的两大板块。一定会使美的投行实习生们兴奋异常,狂吹不已,不过,太可惜了这帮孩子们。在陈云贤,刘兴强这样邪恶大师指导下,这群实习生真的要变成魔鬼了。
    
     所以,投行界真正的君子都是非常尊重顾雏军,而我们可以说是推崇顾雏军的,顾从来不做血腥的恶意收购,甚至连普通的恶意收购都不做,买的公司都是别人不敢买的公司,或是别人不要的公司,科龙2001年出事的时候,谁也不敢要,吉诺尔的冰箱已经格荒了四、五年了,也没人问津,同样,上海的冰箱线也是如此,西冷也是如此,把这些看似无价值的东西以非常低的价格买到手,大手一挥,一幅美丽的油画就摆在了你的面前,顾真是大师手笔。顾是投行界的环保大师,变废为宝。顾更象是一位宝石巨匠,把所有人都看不上的大石头,在他的手下,一切下去,宝石马上闪出耀眼的光辉。
    
     收购年年有,合并更是月月发生,那些拿巨额金钱堆起来的游戏,尽管让人看得眼热,但对中国民营企业只能是可望而不可及的梦,而顾的智慧,是用少得不能再少的金钱,去建一座地基结实,石料、钢筋都货真价实的大厦。科龙就是一个这样的杰作。顾的被捕,格林柯尔的崩盘,恐怕要好几年看不到这样的收购和整合艺术了。
    
     我们李博士有一名言,收购本身并不创造财富,整合才是创造财富。只有先有整合全图下的收购,才是艺术,目的不明确的收购那是烧钱。而美的陈云贤和刘兴强这种血腥的收购,那是海盗式的掠夺。
    
     决不能让这帮穷凶极恶的强盗坏了中国年青投行人的行规。
    
     这就是我们决定帮助你的原因,我们希望看到海盗们被绳之以法。以纯洁中国年青投行的风气。”
    
     我抑制不住我心中的激动,我情不自禁抓起陈总的手,使劲的摇了一摇,“老师,您真说得好,说出来中国亿万正人君子的心声,我和教授都感谢您。”
    
     陈总说:“不客气,本来我和李博士也想干这件事,但我们是庐山中人,又胆气不够,另外,也许是我们也算是有钱人,所以不再有拼命的勇气了。
    
     你要去顺德,我真的是希望你要小心,陈云贤是一个心狠手辣的人,要万分小心,安全第一,如果遇险,可以到深圳求救,我深圳还是有不少朋友,可以帮你。好,祝你成功。”
    
     我告别出了酒店,心情久久不能平静,现在我也找到顾案的关键人物,陈云贤,没有此人在顺德主政,科龙和美的的同行之恩怨可能还得永远继续下去。顺德政府十几年来,从不参予科龙、美的、格兰仕的竞争,陈云贤用最卑鄙的手段改变了这个历史,下手之狠,手段之残酷,那里有一星半点的政府当家人的公平感。陈在这件事上,又回复到一心狠手辣的券商的本性。我还是忍不住给教授打了电话,说事情有重大的突破,需要向他请教。教授表示还是晚上8点到他家。
    
     晚上我如约而至,还是在教授的书房里,我把陈总关于陈云贤的分析激动地报告给了教授,看得出来,教授也很激动。教授说:“这就解决一个我先前很难自圆其说的环节,陈云贤的保证,是何厚键敢出钱的根本原因。不然即使整垮科龙,迫使顾出卖股权,也没有多大的把握花落美的家。有陈云贤暗中掌控,那美的就有恃无恐了。
    
     听说顾曾多次请求顺德区政府的支持,可见陈云贤一面当婊子,一面又在立牌坊。任凭顾纵有千般智慧,也不会想到陈云贤是始作俑者。顾把向政府交的税从2.1亿/年,提高到5.6亿/年,顾怎么能想到会是政府在算计他。当然应该说是顾没有想到政府中有大败类,更没有想到这个败类,会是政府中的一把手。
    
     应该说广东省政府用一证券公司大庄家来做顺德这个伟大城市的党的一把手,是重大的失误的。顾案有一日沉冤昭雪之时,用陈云贤这样有经济污点的人是一个全国全党都要吸收的教训。
    
     刘兴强,陈云贤、范福春都是被证券庄家文化熏陶出来政治操盘手,心狠手辣,豺狼心性,为了巨额的金钱,丧尽天良,无视天理和国法,他们壹年用所有证券规划来小股民,甚至大股民,证券公司当年那种大小通吃的习惯玩法,现在他们也用同样的手法来玩弄党和国家给予他们的权力,从国外回国的一科技企业家,而且从不炒股的顾雏军,那里是他们对手。
    
     对顾来说,真是天灾人祸,本来何享键和刘兴强已眼红科龙太长时间了,再加上突然调陈云贤来顺德区主政。刘何等待已久的东风终于来了,而顾丝毫没有一丝感觉。居然还有恃无恐,最后终于锒铛入狱。
    
     照科龙手笔,多么象一支全庄股在操盘啊,不同时段,散布不同的虚假消息,让所有的和都弄不清真假,而且造谣造得大得吓人,把一阵假风,造谣成龙卷风。他们把顾说成一魔鬼一般,使得任何为自己政治前途作想的人,都不敢沾手顾案。
    
     真是捣鬼有术,有效,但也有限,顾是简单的人,全国工商联是民营企业家的最高主管,有一说是民营企业的娘家,顾就去找了工商联。正巧黄孟复和胡德平都是为人十分正派正直而又尽心尽职的人,他们一无返顾帮助顾雏军,最后才保住了顾的基本权利,而让科龙卖给了海信,尽管海信从坐牢的人手中买东西,总是要点便宜的,但对顾来说,这也算是出了一口恶气,毕竟没有卖给美的,挫败了这个邪恶的利益集团的阴谋,到底美的是赔了夫人又拆兵。看来,美的的投行实习生们又交了一笔巨大的学费。
    
     当然也是凶险无比,如果工商联的最高领导也是那样整天担心自己的乌纱帽,反复算计自己政治前途的人,可能早就躲开了,那样,顾就只有死路一条了,顾可能会被判十五年,也就是这个把在国外赚的十几亿人民币全部投回国内,同时也为国家创造了几十亿的税收并且建立我们的全球冰箱优势的人,只剩下去牢房中渡过余生和未实现的爱国心,还要被钉上经济大盗的耻辱柱上,真是顾拿十几亿人民币买了十几年的牢坐。所以顾说这是文革以后最大冤案,真是此言不虚。
    
     事实上,这个犯罪集团非常成功的,真是他们对顾竭尽造谣之能势,使得中纪委一时下不了决心去大力度调查这个犯罪访华团,以让他们这们的穷凶极恶之徒,仍然逍遥法外。而顾雏军反而在牢中申斥。
    
     我以前对那些白手起家的企业家都很尊重。对何享键也同样尊重的,但显然,陈云贤和刘兴强的立案逮捕顾而接管科龙,是这个案中非常重要的一部分,这部分肯定要告诉何享键的,不然何是不敢相信他能最终得到科龙的,因此,何应该是知道他是出钱让人逮捕顾,而拖跨顾之科龙的,这与买凶杀人放火,并没有什么区别。何享键应该也被绳之以法。以儆效尤。
    
     由何享键当年一农民企业家,发展到现在几乎是买凶杀人放火,明抢别人财宝的地步,真的表明,对民营企业家也要加强法制教育。
    
     我真的希望你们文章能尽快出来,拨乱反正,揭露邪恶,最终能导致党和国家的重视,将这些不法之徒绳子以法。
    
     当你的文章出来之时,我当利用我的力量向中央高层呼吁,早日为顾雏军昭雪,早日将这群中国证券界的害群之马,邪恶之徒绳之以法。我相信天网恢恢,疏而不漏。这帮害人精。是逃不掉的。
    
     再次关照你去顺德要万分小心。此次虎山之行。首先要保护自己,其次才是消灭敌人。”
    
     我告别了教授,回到家里,其是久久不能平静,期待着顺德之行,能找到珠丝马迹,一举将刘兴强、范福春、陈云贤、何享键定成了铁案。我相信这次成功,还将能改变我的一生。我坚信经历此案之后,我的一生将会是正直、正派和公正的一生。而且今后我永远不会沾污一个正义者的形象。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顾雏军被判刑背后的故事:科龙揭密(2) 证券高人的点拨
  • 顾雏军被判刑背后的故事:科龙揭密(1)
  • 顾雏军及六名原科龙高管被捕(图)
  • 顾雏军已被正式逮捕
  • 科龙电器董事长顾雏军被审查(图)
  • 顾雏军郎咸平公案反思 经济学界为何集体失语?
  • 抨击引来律师函 学者郎咸平回应企业家顾雏军
  • 纪念“顾雏军郎咸平之争”一周年研讨会会实录
  • 从张维迎声称“与顾雏军不熟”谈起/冼岩
  • 张维迎何必匆忙与顾雏军划清界限
  • 是谁,把顾雏军送进监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