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杨恒均【百日谈】之《恐怖档案》41-44
(博讯2005年11月16日)
四十一

    绝对的权力导致绝对的腐败。

     这个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杜绝了腐败,然而也绝对没有一个国家比当今的中国还腐败的。这是铁的事实,当然事实并不止这么多。 (博讯 boxun.com)

    事实是,中国并不是历史上最腐败的国家,很多国家包括现在那些标榜清廉的西方国家,也曾经腐败透顶过,所不同的是,他们已经找到了对付腐败的方法,那就是人民的监督和舆论的监督——

    中国当局引进了一切可以引进或者偷偷获取的科学技术知识,终于把几个军人送上了美国和苏联宇航员四十年前访问过的太空。然而无论引进什么,他们绝对没有意思要引进防止腐败的机制。防止腐败最有效的机制就是人民监督和言论自由,就是废除用一个主义、一种思想灌输、控制十三亿人民……

四十二

    第二天,我一觉睡到十一点。我很奇怪,夏海鹏什么时候走的?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他为什么不叫我?

    昨天我们都说好了,今天要挖出尸体,面对吕副部长,给他一个机会,迫使他投案自首。

    想到广南省这个腐败网要牵扯出多少贪官污吏,势必会震惊全国,我们两人都很兴奋。我们要了瓶洋酒庆祝。半瓶下去,两人都飘飘然。

    等到一瓶下去,两人都有些醉了。“杨子,”夏海鹏眼睛含泪地突然抓住我的手,“谢谢你,谢谢你帮我破案,我知道你是最强的!明天一早,我要带领最好的刑警赶赴现场,走之前还会偷偷给电视台和媒体打电话——你一定要去,是的,你一定要去——我要让你看到那些贪官污吏的狼狈相……你知道吗?就是这个姓吕的副部长,他为了安排自己的人,一直卡着我,甚至找机会抓住我的鸡巴,把我的处长职务也撤掉了,要不然,老子早就是副厅长了……哈哈,善恶有报,时候已到!明天我倒要看看他的丑态,我要特地为他准备一副小号的里面已经磨尖了的手铐!”

    说着,老同学兴奋地哭了起来,我也激动地流出了眼泪……我为老同学高兴,虽然我知道这个案子还有很多疑点,而且,从档案库盗窃档案的人还没有出现。然而看到老同学的样子,我高兴能够帮助他破案,帮助他找回自己……我边哭边想,到后来,就把我的迷茫一古脑地讲了出来,告诉他,我不知道自己是谁了,我找不到自己了……于是,我们两人继续喝,继续哭,我也不知道夏海鹏听明白了没有……

    可是现在已经十一点了,为什么没有叫醒我?我拨打了夏海鹏的手机,竟然是关机。

    我匆匆起床,在楼下买了面包,边吃边上了一个出租车,我可不想错过广南省反腐倡廉历史上最激动人心的时刻。出租车半个小时后在省委组织部门口停下,我急忙下车,准备进去的时候,门卫拦下了我。我告诉他,我是办案的,和公安厅夏海鹏同志一起的。门卫看了看我,说需要请示。接着他打电话请示。过了一会,他走过来告诉我:“案子已经结束,都撤了,如果你需要进去,请出示证件,说出被访问者姓名,我帮你联系。”

    我犹豫了一下,随后说出了吕副部长的名字。门卫又去打电话请示,我忐忑不安起来。

    门卫很快就过来了,他告诉我,请等一下。

    等了大概十分钟,从办公楼那边走过来一个人,我一看,是组织部办公室梁主任。我还没有来得及开口,他先开口了:“杨子同志,你是不是已经加入美国籍了,至少有绿卡吧?你知道冒充公安人员是什么罪吗?你还混进去看了那些机密材料,那就更是罪加一等了!”

    我怔在那里,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应对。这时,他皮笑肉不笑地说:“你还敢要求见吕部长?要不是你老同学袒护你,我们肯定要控告你的!你走吧,走得越远越好!”

    说完,他嘿嘿地笑了两声,就走了。我站在那里,不知所措。

    从这里看过去,可以看到办公大楼一楼的档案室,那里什么动静也没有——难道我推理错误,尸体没有找到?难道他们以我身份暴露来要挟夏海鹏?又难道夏海鹏根本没有来过?……

    我带着一串的疑问离开了组织部。为了不错过夏海鹏的电话,我赶回了酒店。在酒店等夏海鹏的电话和盼着他回来的时候,我又把案子前前后后想了一遍。

    由于一直没有电话进来,我打电话他又没有开机,打他的办公室和家里的电话,都说他在忙,我不得不一遍又一遍地重新推理案子,直到晚上十点,他还没有过来,也不知道是俄的,还是被自己推理吓的,我浑身被虚汗湿透,头上滚下豆大的汗珠……

    我失眠了,还做了噩梦。但第二天天蒙蒙亮,我就从床上爬了起来。我需要到省图书馆去看书,去查资料,去翻阅当地的报纸,我得到街上去走走,总之,我不能这样干等。下到酒店大堂的时候,我准备给夏海鹏留个言,结果大堂经理给了我一张纸条,竟然是夏海鹏给我的留言。留言说:“杨子,那件案子已经结束了,我也接到紧急任务,非常忙。酒店已经安排好,你想住多久就住多久,我恐怕不能到机场送你,请老同学原谅!再见,老同学夏海鹏。”

    我的震惊可想而知。跳到我脑袋的第一个想法是他出事了,随即我不情愿地推翻了这个想法,然而,接着而来的想法让我更加不安……

    我决定继续留在广南省,直到见到夏海鹏。我要把把这个案子搞个水落石出。不过,没有了“公安”身份,自然无法东奔西跑,好在这里有图书馆,我可以在那里找到智慧和灵感,这里还有网吧,我可以在那里找到有用的资料。

四十三

    哪里有压迫哪里就有反抗,中国共产党领袖毛主席提出的道理,难道他的追随者都忘记了吗?如果仅仅是记住了他的另外一个句话——枪杆子里面出政权——显然是不够的。

    回到中国,任何人都不会对经济的进步和发生在其他层面的进步视而不见。然而,让我更加不能视而不见的是弥漫在九百六十万平方公里上的绝对全力、贪污腐败,社会不公和贫富差距。

    在中国大陆的调查,让我震惊。这个党和政权里的腐败分子何其之多,他们利用高高在上的共产党政权,几乎把手中的所有全力都变成了交易的筹码。主管贸易的官员在协助自己的妻儿做国家的生意,建设部门的共产党官员几乎从每一个砖头上赚起利润,政法战线的干部在拿法律做文章……就连主管计划生育的街道办公室主任也在收取回扣——在共产党绝对权力笼罩下的中国,呈现出一副地狱末日的景象……

    社会不公被少数官商勾结造成的富有掩盖了,这是一个怎样的社会呢?一个骄傲地发明了纸张的文明古国,至今竟然有三千多万失学的儿童,其中绝大多数是因买不起纸张——无钱购买课本而失学!我们的军人已经可以自豪地在太空翻跟头,可是我们的农民兄弟却要背着同胞的尸体千里跋涉回故乡……?!

    被社会不公和绝对权力欺压的是十几亿农民、工人、士兵和城市平民,他们被剥削,甚至被剥夺了基本的知情权,他们中至今有人还活在“翻身奴儿把歌唱”的虚幻的宣传教育之中。

    然而更让我震惊的却是我回到国内后见到的亲戚朋友和同学同事——他们绝大多数成了社会精英,成了共产党的中高级领导干部,面对我的质疑,他们先是不解,后来是生气——先是不理解我怎么了,后来是对我生气……

    本来是为了寻找真我的,却没有想到搞得自己更加迷惑。我不明白,到底是世界改变了,还是我潜移默化了?!

四十四

    一个星期就这样过去了,我的头脑越来越清醒,我心中的不安也越来越深

    六天中,每天晚上都有漂亮的女孩子来敲我的门,她们说有人买了单,是来帮我放松的。我确实很紧张,但一点心情也没有,我都把她们打发走了。

    六天中,每天早上起来,我都比前一天更加忧伤和紧张,更加想放弃。然而,我还是留了下来。

    我要见到夏海鹏才能走,我不能半途而废。我两次到公安厅,都被他们拦在了大门外,我给他打电话,连手机号码都换了。我想,作为一个公安厅的高级刑警,如果他有意回避我,我是没有任何办法找到他的。

    最后,我不得不使用了绝招。

    我拿起路边的一个公用电话,拨通了110,没有等报警台的警察小姐问完话,我就开口了:“听着,我知道电话是录音的,我叫杨子,我有建设厅厅长自杀案的线索,也有组织部档案库密室失踪案的新发现——但我只能和公安厅刑警大队的夏海鹏同志讲,请你们通知他,必须马上找我,他有我的地址……否则,我会在互联网上贴出我所知道的一切!”

    放下电话,我感到一阵轻松,在外面吃了一碗牛腩面,又散了一会步,然后慢慢走回酒店。进入酒店后,我在大堂整理了一下头发,然后上电梯,走向自己的房间。

    我没有拿出房间的锁匙,直接扭门的把手,结果门轻轻打开了。

    “让我等这么久?”夏海鹏站起身,随手放下一叠报纸,那是我这几天收集的《广南日报》新旧报纸。我看到放在床上的最上面一份是我昨天才买的。在那份报纸的第二版上面有一篇报道,题目是“广南省公安厅副厅长夏海鹏亲自带队在火车站部署三打(打抢,打偷,打骗)”。

    “你看我真是很忙的。”在我进来前,他已经调暗了房间的灯光,但我仍然可以看见他脸上有愧色,这让我受伤的心感到些许的安慰。

    “我知道你很忙,当了厅长,能够不忙吗?”

    他没有说话,我们两人僵持了一会。他说:“杨子,别那么紧张好吗?我们都放松一点,这些天你住在这里,也不叫小姐,难道都靠手淫解决吗?记得你告诉过我,禁欲会让人精神紧张的。你这人就是活得太累!”

    他是在关心我,还是在表现他的幽默,我说不清。他说过之后自顾自地笑了两声。然后,他沉下了脸,说道:“杨子,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你从来没有在我面前正面提到过你手淫,为什么?”

    “因为,我不愿意像有些人那样,为了给人一种无话不谈的诚实印象而把自己的鸡巴拉出来!”我压抑着气愤,小声说。

    “杨子,老同学,你也不要一棍子打死人,我真不是想欺骗你,至少我一开始没有想瞒住你……对不起,老同学,我欠你的——今后广南省有任何事,家里有任何需要帮忙的,你尽管开口——”

    “闭嘴!”我吼了声,却不知道下面该说些什么,我能对一个连自己如何手淫都告诉我的人讲大道理吗?我差一点就哭出来了。夏海鹏递过来一张纸巾,接着他又递过来一杯酒。

    “你的厅长升得真快!”恢复了一点冷静后,我冷冷地说。“现在如愿以偿了?”

    “你不用讽刺,那是我早该得到的。”他顶了我一句。

    “恭喜你,夏海鹏副厅长,其实,你一开始就盯着这个职位,只是你还不知道如何得到它——”

    “不想当将军的士兵不是好士兵,不想当厅长的干警能是好干警吗?不错,我想得到这个职位,现在我得到了,我还会追求更高的。老同学,你应该为我高兴才是!”

    “是的,是的,你还会一直奋斗的,而且你已经掌握了方法,你已经进入了那张升官发财的网中……毕竟你也走了弯路,我同情你,老同学,我们毕业出来,除了一张文凭,就是满腔热血和抱负——”

    “不错,你看到了我的热血和抱负是如何让我碰得头破血流的!”夏海鹏恨恨地说。

    “是的,我知道,你走了弯路,你为了升职,或者说为了进步,决定搞好业务工作,而你的业务就是抓贪官污吏——可是你哪里想到,你正好抓到他们的痛脚上。我已经做了调查,你抓的那些小贪官污吏,表面上没有触动那张大网,可是其实都和上面的领导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可想而知,抓这些贪官污吏,不但没有让你升上去,还硬是让他们抓了个鸡巴的理由把你死死压在下面——”

    “你等一下……”夏海鹏说。

    “不,让我说吧,老同学,你不是请我来破案的吗?案件还没有水落石出呢,为什么让我停下?让我说,你被他们压着,就是那张网压着。以你的聪明,你当然知道是被谁压着的,并且你还知道组织部吕副部长正是卡住你向上爬的人,所以,当组织部突然发生了命案后,你发现反击的时候到了……”

    “你停一下,老同学,”夏海鹏大声打断我,“你又开始分析我了,对不对?你还记得你自己在大学时候把我们分成两类人的事吗?”

    (未完待续)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恒均【百日谈】之《恐怖档案》37-40
  • 杨恒均【百日谈】之《恐怖档案》33-36
  • 杨恒均【百日谈】之《恐怖档案》29-32
  • 杨恒均【百日谈】之《恐怖档案》25-28
  • 杨恒均【百日谈】之《恐怖档案》21至24
  • 杨恒均【百日谈】之《恐怖档案》十七至二十
  • 杨恒均【百日谈】之《恐怖档案》十三至十六
  • 杨恒均【百日谈】之《恐怖档案》九至十二
  • 杨恒均【百日谈】之《恐怖档案》五至八
  • 杨恒均【百日谈】之《恐怖档案》一至四
  • 杨恒均【百日谈】之001:谍影重重(十六-二十章)
  • 杨恒均【百日谈】之001:谍影重重(十一至十五)
  • 杨恒均【百日谈】之001:谍影重重(六至十)
  • 杨恒均【百日谈】之001:谍影重重(一至五)
  • [百日谈]之002:叛逃(二十四、尾声)
  • [百日谈]之015:台风,来吧!
  • [百日谈]之020:最后一个汉奸
  • [百日谈]之002:叛逃(二十二、二十三)
  • [百日谈]之002:叛逃(二十、二十一)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