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杨恒均【百日谈】之《恐怖档案》21至24
(博讯2005年11月05日)
    (博讯编者按:有不雅文字,请谨慎阅读)

二十一

     我能够吃得进吗?听着年近四十的老同学好朋友表情凝重一本正经地在那里回忆他的鸡巴,我能够吃得下吗? (博讯 boxun.com)

    我不好打断他,也觉得无法笑出来,我眼睛看着别处,耳朵听着他的故事,心里不是滋味地翻腾着。

    毫无疑问,就在夏海鹏抓住共产党贪官污吏的鸡巴勇往直前,侦破一个个大案要案、成为风云人物的时候,他也出了问题。这问题显然也出在他自己的鸡巴上。我可怜的老同学不但是风云人物,毕竟也是风流人物。这点我是了解的。我的老同学也长着条鸡巴,而且是一条充满活力,晚上在我的上铺折腾一个小时而不知疲倦的鸡巴……

    两个八十年代的天之骄子,活到将进入“不惑之年”时,突然犯起糊涂,一个迷失了自己,一个在那里反思自己的人生和鸡巴的关系,何其滑稽乎,何其悲哉!

    夏海鹏那严肃中带点悲伤的声音继续滑稽地回荡在我耳边,虽然听起来刺耳,但看到老同学对对我敞开心扉,把内心最隐秘的独白告诉我,我感到一阵安慰。

二十二

    杨子,不要指望今天会听到一个充满哲理的故事,听到《忏悔录》那样的精彩片段,也不要指望听到色情味道十足的述说,不会的!今天你会听到我对自己的鸡巴最真诚的反思……之后我会请你来评判——我已经束手无策,我把它的命运完全交给你——我指的是我裤档里的这条鸡巴。

    不要以为我在开玩笑,我是认真的,在快到四十岁时,我突然反省起来,我发现,在过去四十年一起走过的日子里,虽然这条鸡巴让我欢喜让我忧,可是与那些铭心刻骨的失败、屈辱和绝望相比,欢乐显得是多么微不足道呀。直到有一天,我认识到,我的一切烦恼和苦闷都是这条鸡巴引起的,我真想一刀切掉他,斩草除根,断绝后顾之忧……

    我是初中一年级时开始手淫的——不是真正的手淫,而是那种顶着被子或者枕头磨来磨去的。我的苦恼不用说了……在这种磨擦过程中,我的身体和鸡巴一起长大,我想这一点你和我一样,我们其实已经成熟了,可是整个社会包括我们的父母和老师,仍然逼迫我们扮演一个孩子的角色。于是,我们就不得不装出天真的样子,其实男女之间那点破事,又有哪一个初中生不知道呢?现在想起来,我们的政府我们的党,也在重复那时候的大人对我们的可笑行为……

    刚开始我手淫的对象几乎都是我的老师,稍有姿色的女老师都逃脱不掉被我意淫的命运……直到后来我们公社出了一件大案,我的手淫对象才换了人。当时我们公社一位领导和公社秘书通奸被抓住了。县里派来工作组,工作组的同志很认真,分别约见这位拉领导下水的年轻女同志。后来工作组快撤离时,传出了更大的丑闻,这位女同志怀孕了,而孩子的父亲可能是工作组里的任何一位党的干部……

    一个女青年拉一个革命领导下水容易,但拉了那么一串同志下水,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县里的领导很重视,就派那些一看就没有性欲的老同志和女同志到公社举行万人公审批判大会。会议上为了突出这个女人的风骚和破鞋形象,每次批斗大会都会别出心裁地打扮她——有时把她的头发染成五颜六色,有时给她的裤子剪十几个洞,有时把她的拖地长裙剪到大腿根……,结果每次批斗她,我都会赶去参加,从那以后,我的手淫对象就换成了她。

    你知道,杨子,直到现在,看到街上头发看不出什么颜色的学生妹,穿着有洞的牛仔裤的女孩或者那些裙子遮不住屁股的娘们,我都会情不自禁地想起我学生时的梦中情人和手淫对象……

    我并不聪明,但学习很勤奋,你可以说我是为了祖国的未来,为了实现祖国的四个现代化而努力,毕竟我们就是被这样灌输的。可是我今天向你坦白,我学习最大的动力就是为了我的鸡巴——它是那么不安,那么充满活力,我知道,我不能一直靠幻想中的女人来满足它。我必须有出息,有了出息就有女人爱我,它也就有了用武之地。抱着这种下流和卑鄙的想法和动机,我好好学习天天向上,最终考上了大学,一下子就和你们这些据说都是怀着崇高目标而学习的人成为同学,还和你杨子睡上下铺。

    大学的岁月就不用回忆了,是那么让人尴尬和无奈,不管我怎么样做,始终没有找到能够为我脱裤子的女孩子,于是,整整四年就靠手淫度过来。大学毕业后参加工作前,我回到家乡,去拜访了我的高中老师,当我看到我高中的英语老师的时候,我浑身都颤抖起来。她当时三十岁,刚刚离婚,丰满得不得了,而她,看到自己的毛头学生出落成一个城市青年,恨不得一口吞下我……

    那个假期,她以让我这个大学生纠正她的英语发音为由,常常让我到她的宿舍……我还记得我的第一次,没有接吻,没有调情,更不要说老手们常用的抚摸了——她在面红耳赤的我的面前一件件除掉衣服,最后只剩下一个大号的奶罩和小裤衩,她面向我躺到了床上……

    我麻木地盯着大奶罩和小裤衩,这时她缓缓地掀起奶罩,两盘白里透红的凉粉吸引了我的眼球……随后,她动作优雅地抬起两条大白腿,好象很吃力地剥下了那条小裤衩……天啊,那是我人生的第一次,我看到了什么?我幻想过无数次的我的图腾我的崇拜对象终于呈现在我的眼前……

    那是我幻想中切开的杏仁,又好像裂开口的核桃,不,那更像上帝开在一条粉嫩洁白的大腿之间的一条神秘的刀痕——这刀痕却让我心口疼痛……又好象是我曾经幻想过的熔炉,要把我整个激情都融化掉……我挤压眼球,结果眼前又出现了嘴巴还在一张一合地牡蛎,一个浇上卤汁的鲍鱼……啊,我所有的幻想都一下子梦幻成真,只是我发现自己幻想过的所有词语都不足以描述眼前——

    “Rose, 喜欢我的Rose吗?” 这时我高中的英语老师用那口音很重的英语问我是否喜欢她的“Rose”(玫瑰花)。

    我突然从幻想中惊醒过来,这才发现,她的那东西确实很像玫瑰花,像一朵熟透了的跌落在一片黑草丛中上紫红色玫瑰花朵……我的心脏就要跳出胸腔跃进那玫瑰花里——我笨拙地迫不及待地进入她的身体,啊,谢谢你,我的老师,你带领我走出了人生最重要的一步,你不知道,这比你教我一百个发音不准的英语单词要重要得多,比教会我一门外语还重要。在后来的日子里,我这个被三十岁成熟女人调教和蹂躏的青年始终能够以居高临下的态度对待那些扑向我的少女……我忍不住再次说一声,谢谢老师这朵发紫的老玫瑰——虽然在后来的日子里,我经历过几十朵玫瑰,有些含苞待放,有些沾着朝露,有些还是粉红色的带刺玫瑰……但我永远无法忘记我高中老师那成熟的一下子就让我陷进去而无法自拔的红得发紫的玫瑰……

    你看,杨子,我不是忘恩负义的家伙,我永远记得我的鸡巴给我带来的快乐和幸福,如果有机会,就算是把它割下来了,我也要给它树碑立传,歌功颂德。我会永远怀念它的丰功伟绩。可是,与它给我带来的那些不堪、无奈和痛苦相比,这些真不算什么。

    工作后,我少不更事,很是吃了一些鸡巴上的亏,结果在政工部门没有办法混下去。最后我终于找到业务发展的道路,这不,凭借我特殊的破案手段,我成了神探,可是,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从那以后反而连遭厄运。每次都说我政治上有问题,说我思想不过关,而每次他们又都是从我鸡巴上入手,说我搞婚外恋,说我包二奶……我真是想不通,我的鸡巴和我的思想有什么鸡巴关系?!

    我要找到真相,找到陷害我的人,找出他们为什么陷害我,而我唯一能够找到答案的地方就是我的档案袋……

二十三

    听着夏海鹏讲述着他和自己鸡巴的恩恩怨怨,我心潮澎湃,空空的胃也翻江倒海似的折腾起来。

    他停下来好一会,我才恢复过来。我说:“这就是你想看自己档案的真正原因?你想知道自己到底出了什么问题,你想知道自己为什么在这个体制中无法升上去?”

    他呆了一下,摇了摇头。“我出了问题吗?我只是想知道,是谁,又是为什么老抓着我的鸡巴不放,利用我的裤裆搞鬼,用我鸡巴造成的麻烦来陷害我,说我不配‘三个代表’,不够先进……”

    “那你应该从自己的鸡巴找问题,谁让你总管不好自己的鸡巴!”我毫不客气地指出。

    “杨子,你也是男人,大家都有鸡巴,美国总统克林顿都管不好自己的鸡巴,又何必强求我们呢?我不吃不喝也不赌,唯一的爱好就在自己的鸡巴上,还让我怎么样?再说,就拿我们广南省来说,从省长到处长,没有风流韵事的有几个?可是他们为什么总和我的鸡巴过不去,明明是我的鸡巴出了问题,他们硬是说我的思想有问题,说我没有好好领会‘三个代表’,没有保持共产党员的先进性……有人在盯着我的鸡巴,随时打小报告,这些小报告和领导批示都存在我档案里,成为阻碍我前进的路障。如果我找不到真相,就没有办法洗刷自己,也没有办法更上一层楼了。如果就这样混到退休,我还不如一刀下去把鸡巴切掉……” 他说着,满脸真诚地看着我,直看得我背上发毛。

    我知道夏海鹏有时天真过头,而且喜欢钻牛角尖。评估了形势后,我冷冷地说:“其实割掉鸡巴也不是坏事,纵观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历史,没有鸡巴的男人一直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伟大的历史学家司马迁就是被皇帝割掉鸡巴后,感觉到没有什么盼头了,于是埋头写书,结果就写出了《史记》……中华民族最具有开拓冒险精神的下西洋的郑和也没有鸡巴,据支持和平崛起和海上扩张的学者说,如果中国再多哪怕一个没有鸡巴的郑和,中国的历史就将重写,现在的唯一超级大国将是中华大帝国!”

    “杨子,你别开玩笑……”夏海鹏干巴巴地打断我。

    “我没有开玩笑,其实从整个大历史来看,没有鸡巴的男人扮演着更加重要的角色,中国几千年的历史中至少有三分之一的时间是一条躲在皇宫的鸡巴通过一群没有鸡巴的太监在统治……”

    “杨子,你这是什么态度!”夏海鹏有些生气地提高声音打断我,“我不想再提鸡巴了,你一点也不真诚。我们还是说说我想请你帮忙的案件吧。”

    “请我帮忙的案件?”我注意到这是他第二次提到请我帮忙的事,“案子不是结束了吗?你是还不死心,想找自己的档案袋吧?”

    “唉,案子远远没有结束,可以这样说,才刚刚开始。”说着,他从身边的手提包里抽出一卷案卷,“密室失踪案有了新发展,连死了两个高级干部……”

二十四

    夏海鹏把自己带领的侦察小组从组织部撤回来后,是他情绪最低落的时候。他想,难道就这样失去了这难得的一次接触自己档案的机会?

    要知道,上至共和国主席,下到普通干部,按照国家和党的有关纪律,没有人可以翻阅自己的档案。而自己无权阅读的档案却决定着每个人的命运。失魂落魄的夏海鹏感觉到组织部的吕副部长在谈到自己时,就像把他篡在手心里似的,他感到无奈和无能。

    刚刚进入公安部门的时候,他也搞过几个专案,那时他可以阅读当事人档案袋里的一些材料,通过这些材料了解当事人的过去和现在。每当他阅读那些人档案袋里的材料时,觉得对那些人有了很深的了解。很多案子也就是靠这些档案袋里的材料来决定的。从那时开始,夏海鹏就幻想,如果有机会阅读自己档案袋里的材料该有多好呀。掌握了自己档案里的材料,就可以调整自己的行为规则,把握自己的人生方向——

    可是他的档案袋却神秘失踪了,就像管理档案库的老岳神秘地失踪了一样,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他不甘心……

    回来后的第三天早上刚上班,刑警队的领导就冲进了他的办公室,抓住他就向公安厅厅长办公室跑。到了厅长办公室,他看到很多领导已经坐在那里,脸上的表情都很严肃。他凭经验判断,出了大案。

    果然——广南省省委办公厅主任一大早被人发现在办公室的椅子上端坐不动,清洁工走近后才发现,鲜血顺着他的两边太阳穴向外流,松开的右手下垂,指头还勾在手枪的板机上……

    夏海鹏率领精锐刑警小组赶赴现场,好在现场还没有被破坏。不到半个小时,法医和弹道专家已经确定死因并无可疑,属于自杀。由于省委办公厅是上级保密单位,警察和办公厅的同志一起进行了现场搜索,寻找遗书之类的材料。保险箱、抽屉和桌子上的文件书信都检查了一遍,没有找到遗嘱之类的。法医把办公厅主任放进裹尸袋,搬了出去。现场的警察也陆续撤离。夏海鹏最后一个离开,离开前,他和省委办公厅保卫处的负责人握手,抽回手时,他停了一下,并没有转身离开。

    办公厅保卫处负责人注意到他的眼睛停在刚刚被两个年轻警察搜索过的办公桌上。保卫处负责人斜了下身子,用眼睛询问夏海鹏是否有什么新发现。

    夏海鹏犹豫了一下,好像要放弃的样子,随即又改变了主意,他皱着眉头,走向办公桌。停在桌子旁,仔细打量桌子上有些凌乱的文件夹和信件。办公厅保卫处的领导不解地看着他。

    夏海鹏伸手从桌子上凌乱的文件夹中拿出一个看起来有些不同的厚厚的牛皮信封。“这是你们单位的文件夹吗?”

    “应该不是,这好像是快递公司的包装袋,我们单位只使用统一的文件夹。”负责人说。

    夏海鹏又皱了皱眉头,问道:“可以打开看一下里面是什么吗?”

    “可以,但如果是要拍照,则需要请示。”责任人认真地说。

    夏海鹏打开厚厚的牛皮信封,从里面抽出一个更加精致的牛皮信封。里面的牛皮信封上写着三个大大的红字“档案袋”,封条已经拆开。两人的眼睛同时看到拆开的封条上残留的省委组织部档案室的公章,下面还有一行编码和名字,名字正是那位自杀的主任。

    “这是什么?”保卫处长小声问。

    夏海鹏欲言又止,伸手抽出了档案袋子里的材料,保卫处长只看了一眼,就认出了这些材料,他“啊”了一声,目瞪口呆地看着夏海鹏。

    “这是他的档案袋,天呀,他怎么会有自己的档案袋——”

    夏海鹏表情异常凝重,其实一打开快递信封,他就知道这是组织部保存干部材料的特殊档案袋,要知道,仅仅三天前,他还在这个档案袋本该呆着的档案库转悠。

    “赶快联系你们领导,我必须带走这个档案袋——”

    “为什么?”保卫处长边问,边拿起了桌子上的电话。

    “因为这个档案袋可能和他自杀有关!”

    ……

    半个小时后,夏海鹏带着死者的档案袋匆匆赶回公安厅,两位主要领导已经在会议室等他。听完他的汇报,厅长问他的意见。

    “我认为,”夏海鹏字斟句酌地说,“这件自杀案不简单,本来应该存在绝密档案库的档案袋竟然出现在当事人面前……这让我联想到发生在组织部档案库的神秘失踪案……不管两者是否有直接关联,我认为我们都应该重开组织部那桩密室失踪案——”

    “组织部的案子不是已经结了?人家部长都说看到了老岳,还有什么‘密室失踪案’……” 厅长皱着眉头说。

    “他看到的是老岳的鬼魂吧,现在老岳在什么地方?”夏海鹏站起来,激动地说。

    “不要说了,你把档案袋留下,就这样吧!“公安厅厅长不耐烦地说,挥了挥手。夏海鹏满脸惊愕,竭力压下他的失望和不满。

    他把档案袋重重放在厅长面前,转身向外走去。当他来到外面,确定身后的门已经关上的时候,脸上露出一丝冷酷的笑……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恒均【百日谈】之《恐怖档案》十七至二十
  • 杨恒均【百日谈】之《恐怖档案》十三至十六
  • 杨恒均【百日谈】之《恐怖档案》九至十二
  • 杨恒均【百日谈】之《恐怖档案》五至八
  • 杨恒均【百日谈】之《恐怖档案》一至四
  • 杨恒均【百日谈】之001:谍影重重(十六-二十章)
  • 杨恒均【百日谈】之001:谍影重重(十一至十五)
  • 杨恒均【百日谈】之001:谍影重重(六至十)
  • 杨恒均【百日谈】之001:谍影重重(一至五)
  • [百日谈]之002:叛逃(二十四、尾声)
  • [百日谈]之015:台风,来吧!
  • [百日谈]之020:最后一个汉奸
  • [百日谈]之002:叛逃(二十二、二十三)
  • [百日谈]之002:叛逃(二十、二十一)
  • [百日谈]之002:叛逃(十八、十九)
  • [百日谈]之030:祥林嫂(故事新编)
  • [百日谈]之002:叛逃(十六、十七)
  • [百日谈]之002:叛逃(十四、十五)
  • [百日谈]之002:叛逃(十二、十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