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杨恒均【百日谈】之《恐怖档案》十三至十六
(博讯2005年11月02日)
十三

    在黑暗中,我的震惊可想而知。我自己被“我是谁”这个问题困扰,回到了家乡,也见到了老同学,在内心深处,我是想求助于了解我的阴暗面甚至超过我自己的老同学夏海鹏的,可是,我竟然听到他也被困扰着,他也想知道自己是谁。

     难道我的老同学夏海鹏真的不知道自己是谁了吗?虽然大家是同学,而且又有大学那段不堪回首的经历,然而,我心里明白,夏海鹏是有抱负和理想的,他早在学校时就比我们抢先一步加入了中国共产党,这使得他一毕业就直接进入到政法部门工作。他没有告诉过我,但我知道,他的理想就是要在共产党体制中尽量向上爬,按照他调侃时的理论,只有爬到高位,才能够更好的为人民服务。这样一个有理想的青年,加上显著的业务成绩,怎么会遇到挫折?又怎么会迷失了自己呢? (博讯 boxun.com)

    虽然听起来他和我一样迷失了自己,但我们还是有区别的。至少,我不知道到哪里去找寻答案,而他因为办案的偶然机会,确立了寻找答案的目标:那个装着他所有材料的档案袋。

    那个档案袋能够回答他的问题吗?我有些羡慕也有些嫉妒,如果老同学能够从档案袋里找到自己是谁的答案,那么我又到哪里去寻找答案呢?

十四

    当他继续讲述案件的发展时,我在思考这些问题。当然我也不愿意错过他的故事,并时不时打断他的讲述。

    “你停一下,那天你在吕副部长办公室里提出了两个可能,就把这个普通的案子硬是引到带政治色彩的大案件上了,我说得没错吧,海鹏?”

    “你这是什么意思?不是我故意引导,而是我的推理把我带向这个方向的!”夏海鹏说。

    “嘿嘿,老同学,你就别在我面前摆神探的架子,我们谁不知道谁?按照你的两个推理,你下一步调查的对象就是档案库,对不对?那不正是你的档案所在地?嘿嘿——他们竟然不许你摸那些档案,可是,你是绝对不愿意入金山却空手而归的……”

    夏海鹏没有做声。我接着语带讽刺地说:

    “再说,你的两个推理根本不成立,骗得了那些官僚,骗不了我吧?私自进入档案库根本不能成为诈死潜逃的理由,至于谋杀,就更荒唐,既然谋杀了他,那么为什么不当时就转移尸体,还等到有人发现呢?老同学,说实话吧,真相是什么?”

    我注意到黑暗中的夏海鹏移动了一下,听到他口干舌燥的声音传过来。

    “你说得没错,我确实隐瞒了真相,但隐瞒真相的原因并不是你说的是我想借机接近档案库,我承认我想进入档案库,找寻自己的档案——但在办案时,我还是以案件本身为重——我这样做是有更重要原因。”

    “哦,是吗?”我故意夸张地做出不解的样子问。

    “是的,你大概也知道了,这个案件中,密室根本不是一个问题,从常识上我们就知道,所有防空洞都不可能只有一个出入口,否则就没有防空的作用了。当然可能在改建成档案库的时候把另外的门都堵死了,可是我从小黄的回忆中发现一定有另外一个门存在,因为他在密闭的档案库中感觉到‘一阵阵阴风’,甚至听到这阴风吹过档案架时发出的‘抽泣声’,这说明档案库严格意义上说不能算是密室。还有,在现场,我观察了梯子和档案架,也模拟了现场出现的各种可能,最后我像老岳一样躺在那里……我心中最接近真实推理是,档案库管理员老岳私自进入档案库,爬上三角梯去取阅档案——我已经了解到,他虽然管理这些档案,但根本无权调阅,档案袋都是被封条和公章双重封死的——如果是打扫卫生,他没有必要把档案抽出来,可见他当时是在找寻某个档案袋,可是一个档案管理员,三更半夜找档案袋做什么?他心里肯定有鬼……正是心中有鬼才让他心神不定,一不小心踩翻了梯子摔下来——梯子倒下的地方和他躺倒的地方的距离正好吻合……虽然没有见到尸体,但凭经验和现场复原的情况,我可以肯定他是从梯子上摔下来碰上架子和水泥地板而死的。”

    “哦,原来是这样……”我感叹道,突然发现我能够在黑暗中看到夏海鹏的影子了。原来我们竟然在黑暗中讲了一晚上,东方开始露出曙光,厚厚的窗帘挡得住夜晚街道上的灯光,却无法挡住初露的曙光。

    “可是,”我一点睡意也没有,“按照你的推理,事情不是更加离奇,既然是他自己摔死的,又为什么有人出来转移尸体?再说,还是在小黄惊慌逃出来后到你赶到现场这短短的时间里破坏了现场?这又怎么解释?”

    “档案库!问题出在档案库,出在那些档案上!”夏海鹏斩钉截铁地说,几乎把我吓了一跳。“你刚刚说我故意把案子引到档案库,不错,你说我自己对档案库感兴趣,也没有错。但说我是因为自己想进入档案库而故意如此推理,实在是冤枉我了。这个案子本来就和档案库有关,这是我的结论。我当时之所以没有说出心中最接近真实的推理,是害怕打草惊蛇。好在我只需告诉他们那两个似是而非的推理,就可以让他们‘配合’我,又不至于因发现我接近真相而害怕我刁难我。当然,你看得出,无论如何,我都有机会出入档案库了——”

    “这样一来,你就可以找到自己的档案,知道自己是谁了?” 我打了个哈欠,嘲讽地说。

    “这……,”夏海鹏很是犹豫,“主观上,只有能够不受限制地出入现场,我才可以顺利破案,客观上,我当然希望看到自己的档案……”

    “你真相信你的档案可以告诉你自己是谁吗?” 我在微光中盯着他模糊的脸问道。

    “唉——其实,杨子,我知道自己是谁,只是我想知道,他们认为我是谁,或者他们把我当什么东西了!”

    “他们?”我在曙光中轻轻重复着,感到肚子有些饿。“你是谁?你自己知道你是谁吗?”

十五

    夏海鹏是谁?我自认为对他的了解一点也不亚于对我自己的了解。他有理想有抱负,这一点没错,而且我还知道,他直到大学二年级都没有学会正常的手淫方法。

    夏海鹏参加工作进入公安厅政治部不久就遇上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下旬的“反对精神污染”运动。这场旨在肃清西方自由主义思想的运动席卷神州大地,而且从政治领域发展到生活的各个层面。一开始就积极投入这场运动的夏海鹏在多个方面讲都算是积极分子,受到领导的表扬,颇有点春风得意马蹄急的意思。公安厅上上下下都看出,这位年轻人很快会从科员跳到副科长甚至科长的位置上……

    政治上的得意,加上正当少年,又生得玉树临风,一时之间迷倒了很多情窦初开的痴情少女。据他私下告诉我,他曾经创造了一年之内约会十个女朋友,高峰时同时约会三位美眉的记录。

    然而,初出社会的夏海鹏却没有想到,“反对精神污染”的运动很快达到高潮,各单位领导亲自上阵督促广大干部和党员搞人人过关,一时之间,批评和自我批评蔚然成风,各大小单位会议不断,乌烟瘴气谎言连篇。当同事们都避重就轻地揭露大家是否受到精神污染的时候,夏海鹏终于被推上舞台。最后总结过关时,他属于受海外腐朽资本主义风气污染最严重的干警。后果很明显,他不但没有提干,而且还写了深刻的检讨,这检讨和后来他一直没有看到的组织评语一起放进了他的档案袋里。

    这件事情对他触动很大,他安静了一段时间,而且不久就结婚了。又过了段时间,北京爆发了“六四”天安门事件,他由于在这次平暴宣传中表现不力,又受到了牵连。

    两次打击让夏海鹏心灰意懒,留在政工部门继续发展的希望烟消云散,他开动了自己灵活的脑袋,盘算起来……不久,他主动要求调到工作比较危险很少年轻大学生愿意去的刑警大队。在那里,他作为普通干部工作了一段时间,虽然工作很努力,但他对刑事案件显然不是太在行。这段时间他抽空看了很多书。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初,夏海鹏所在的刑警大队侦破了几起大案要案,其中有两起在全国都引起了轰动,包括老河口银行抢劫杀人案,我是从海外媒体上看到报道的。这些成绩夏海鹏也有份,结果他后来居上,很快升为侦察处长。这段时间,他也顺利通过了“反对和平演变”运动。立功记录和每阶段的学习心得体会、领导的评语都进入了他的档案袋,他重新拾起了昔日的抱负和理想,而且看到了走业务发展达到目标的新路子、新希望。

    读者如果还记得的话,这段时间正是全国贪污腐败案件此起彼伏的日子。中国共产党眼看着靠枪杆子夺取的江山即将断送在这些贪污腐败分子的手里,毅然决然地重新拿起了枪杆子保卫自己的江山——不久,他们在江西南昌枪毙了江西副省长胡长青,打响了共产党保卫政权的第一枪,这一枪和共产党八十多年前在南昌起义中打响的夺取政权的第一枪遥相呼应、相映成趣。

    共产党高层的这一决心鼓舞了远在广南省公安厅的夏海鹏——他心中的小算盘敲打了起来。他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他接近领导,表示要响应中央的号召,要求负责旨在纯洁共产党队伍的贪污腐败案件,把自己警惕的目光转向广南省的贪污腐败分子。

    让夏海鹏真正成为神探的事业从这个时候才算开始。他负责侦察的共产党领导干部的腐败贪污案件的破案率几乎达到了百分之百。任何腐败贪污分子落到他手里,不出三天就坦白从宽了。那段时间,我们几乎没有时间电话聊天,但通过电子邮件,他给我写信,从他的信中,我看到了一个共和国卫士的光辉而高大的形象,这个形象和当初睡在我上铺夹着棉被手淫的形象格格不入。

    不久,他来信告诉我,他用一个小笔记本私下记录了一个金钱数字,这个数字就是他侦破贪污腐败案后为国家挽回的经济损失。他最后一次通过电子邮件告诉我这个数字的时候,那数字已经是两亿人民币了。

    然而,又有谁能够想得到,这也是夏海鹏整个事业甚至人生走下坡路的时候。在业务工作开展顺利,一个个贪官污吏被绳之以法的时候,他不但无法再升到较高的职位,而且,开始犯错误,最后竟然连处长的职务也被撤掉了,只保留了一个处级待遇,虽然至今同事们为了尊重,还口口声声叫他处长……

    夏海鹏告诉我,他百思不得其解。他最早归结为自己业务太忙,没有时间参加政治学习,总之,他在“三讲”学习中勉强过关,在“三个代表”学习中,他受到批评;最后在共产党员先进性教育中,他又没有能够过关——

    他迷失了,迷失了自己,他不知道是这个世界变得不再真实,抑或是自己变得越来越假——他有太多疑问,他想知道组织怎么看他,单位怎么评价他,他很想知道,自己的档案袋里都装了些什么材料,自己失去的一些东西真在那些档案袋里吗?那个档案袋里装的是真实的自己吗?……

十六

    “海鹏,你到底是怎么破那些贪污腐败案件的,为什么你一直回避我的问题?” 早上坐在四星级酒店吃早餐的时候,我瞪着布满血丝的眼睛盯住他,开门见山地质问他。

    他也用布满血丝的眼睛瞪着我,好像不明白我在说什么似地。

    “我告诉过你!和大学的那件事件有关。我没有回避你!”他小声回答我。

    “你是说手淫事件?”我明知故问,而且漫不经心地提高自己的嗓子追问了一句:“你还用那种方式手淫?”

    “你知道,我早就不那样手淫了,”他说着把目光从我脸上移开,“自从你当场抓住我手淫,而我又反败为胜的那天起,我就开始思考,既然你们都手淫,可怎么就一点也没有搞出什么动静呢?我结合你对我的质疑,发现一定还有一种不动声色的方法既能满足自己,又不用搞得山动地摇的。可是,我就是想不出来,于是我就反复叨念‘手淫’这两个字,结果我突然明白了,既然是手淫,那当然是要用手的,可是,唉——我一直不知道如何用手来搞。”

    “其实,” 我接过来说道,“我当然知道你一直使用小孩子的方法在那里折腾,你那种用两腿夹着被子磨来磨去,或者趴在床上硬把鸡巴向床单上戳的方法,在小学和初中时,大家都用过,只是长大点,就会发现还有更舒服的方式,于是开始使用手。没有想到,你那么幼稚。”

    我说完,两人都尴尬地笑了。吃了几口火腿肠后,他突然抬起头冲我说:“你现在说这话,是什么意思?”

    我也抬起头,消化了口里的食物后慢慢地说:“我想老同学你对我说真话。你好像有事隐瞒着我,你不肯告诉我你成为神探的原因,又在那里躲躲闪闪,你不可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受处分,无法升职吧?”

    他先是不解地看着我,随即摇了摇头,过了好一会,他才想通了似地彻底坦白了。

    他不看我,吃了两大口煎鸡蛋,随即又吐在餐巾上,喝了口清水,下定决心似地说:

    “我说这和大学那件事件有关,是真的,真可谓成也鸡巴败也鸡巴,我破案成功率高是托鸡巴的福,可是我的苦恼痛苦也都是鸡巴惹的祸!”

    我吃惊地半张着嘴巴,吐出了吞咽了一半的火腿肠。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恒均【百日谈】之《恐怖档案》九至十二
  • 杨恒均【百日谈】之《恐怖档案》五至八
  • 杨恒均【百日谈】之《恐怖档案》一至四
  • 杨恒均【百日谈】之001:谍影重重(十六-二十章)
  • 杨恒均【百日谈】之001:谍影重重(十一至十五)
  • 杨恒均【百日谈】之001:谍影重重(六至十)
  • 杨恒均【百日谈】之001:谍影重重(一至五)
  • [百日谈]之002:叛逃(二十四、尾声)
  • [百日谈]之015:台风,来吧!
  • [百日谈]之020:最后一个汉奸
  • [百日谈]之002:叛逃(二十二、二十三)
  • [百日谈]之002:叛逃(二十、二十一)
  • [百日谈]之002:叛逃(十八、十九)
  • [百日谈]之030:祥林嫂(故事新编)
  • [百日谈]之002:叛逃(十六、十七)
  • [百日谈]之002:叛逃(十四、十五)
  • [百日谈]之002:叛逃(十二、十三)
  • [百日谈]之002:叛逃(十、十一)
  • [百日谈]之002:叛逃(八、九)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