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杨恒均【百日谈】之001:谍影重重(十六-二十章)
(博讯2005年10月13日)
十六

    
     我被一个人留在审讯室里,我打量四周,这是一间现代化的审讯室,桌子和椅子都被固定在地板上,三面墙壁光溜溜的,另外一面墙上是一面巨大的镜子,我知道那是单面可视镜子,这边看是镜子,镜子那边的房间看过来则是透明的玻璃。他们现在一定站在镜子那边聚精会神地观察我。我狠狠地冲镜子里的我自己瞪了一眼。 (博讯 boxun.com)

     我百无聊赖地四处张望,我害怕这种空寂,我想面对这些警察,我要教育他们,我能够理解他们,但我也希望他们能够理解我。他们在哪里?为什么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这间审讯室隔音倒是很好,我听不到外面传来的任何声音,心里越发空寂。我克服内心渐渐升起的不安,让自己至少从外表上冷静下来。我又朝镜子看过去,本来我是想让他们看到我冷静的外表。但我看到了镜子中的自己。
    那是一个脸色苍白,头发蓬乱,眼睛浮肿,皮肤粗燥,嘴唇干裂的中年人,灵魂的闪光显然没有从心灵的窗户反映出来,眼神游移不定,暴露出惊慌和迷茫……
    那就是我吗?我怎么会沦落到今天这个样子?我本来有选择的呀?为什么?
    我在心里反复重复着“为什么”这个问题,不久,我嘴唇开始煽动,我轻轻地问出了声音:“为什么?”
    然后,我忍不住喃喃自语:“为什么?我有选择的呀,我真有病吗?”
    我是不是钻了社会的牛角尖?我为什么总是对社会的阴暗面和不公特别敏感?我是不是变态?我为什么要这样做?我不做,社会就不进步了吗?我这样做又有谁能够理解我呀?我为什么不忘掉政治而去赚钱包二奶?凭什么在大家都热火朝天赚钱享受的时候,我却被孤零零关在这个小房间里——
    “你是谁?”我大声对着镜子里那个失魂落魄窘迫潦倒的中年人喊道。你为什么要把自己弄得这么孤单这么痛苦?
    我在自言自语,我的心在颤抖在泣血。不久,我的眼睛开始湿润,当泪水像泉水一样涌出来的时候,我眼前一片模糊,我痛不欲生,我崩溃了——
    就在这时,我突然听到耳边传来细微但却清晰的柔和的声音:你不是为了要人家理解才做这一切的,只要心中还有理想,你就不会孤独也不会绝望,你就会充满力量,你就会像钢铁一样坚强!
    我耸然一惊,透过模糊的泪眼,我看到镜子中006那坚毅的‘痴心不改’的形象,那棱角分明的脸庞,还有那深邃的眼睛和充满智慧和亲切的目光——
    我连忙擦干眼泪,再定睛一看,镜子里只剩下我。然而,我知道,我对他的幻觉或者他那深留我心的形象再次把我从崩溃的边缘挽救回来。我豁然恢复,振作起来,用手在空中挥舞着,咬着牙沉声说道:“你放心,你放心,我不会屈服,我不会放弃,我会坚强,像你一样坚强,我充满了力量!”
    然后,精疲力竭的我停止了自言自语,我伏在桌子上昏昏睡去。审讯室的门是在几个小时后打开的,最后出去的那位警察带着两位穿白大褂的中年人进来。他们三位坐在桌子对面,表情木然地看着我。我也睡眼惺忪地看着他们。
    那位年纪较大的白大褂抬起头,眼睛里露出我已经熟悉的怜悯,不同的是,他竟然伪装了一些慈祥。为了配合他的慈祥的表情,他的声音也是柔和的:“杨先生,你刚才在和谁交谈?”
    我一下子警觉起来,我冷冷地看着他,嘴角露出嘲笑地说:“你穿上白大褂,就以为我会告诉你吗?”
    他叹了口气,夸张地扫视了审讯室一圈:“不管你和谁说话,他显然已经不在这里了,是不是可以这样说,他抛弃了你,让你一个人孤零零地独自忍受?”
    我用喉咙“哼”了一声,我不会上他挑拨离间的当,绝对不会!
    “杨先生,现代社会的人们生活压力很大,特别是在深圳,又特别是对那些有理想有抱负的人,社会上出现的很多乱七八糟的东西无法让他们接受,于是,社会越发达,人群越拥挤,我们却变得越来越孤独,”他用柔和的声音说,“于是我们自言自语,或者我们自我交谈,以寻求理解和安慰。杨先生,这没有什么难为情的,我理解你,如果你不介意,我们可以好好交谈交谈,你看怎么样?”
    我迷茫地看着他,随即我明白过来,他是公安局的精神审讯专家,他想精神分析我,想瓦解我的意志和斗志,想把那一直鼓励我支撑我的006从我心中驱除,想让我成为他们一样的行尸走肉,想让我和他们一样同流合污——绝对不可能!
    我怒发冲冠地跳起来,向他们飞扑过去,双掌平平推出,嘴巴大喊一声:“看掌,降龙十八掌!”
    
    
十七

    
    我被他们捆起来,强按在一具担架上,用“呜呜”响的车子送到了那个封闭的禁锢地。从此我失去了自由,当然,我是指我的身体失去了自由,因为,我的思想却在这个身体遭到禁锢的时候更加自由开放、任意驰骋。
    在这里无论他们怎么开导我,无论他们怎么威逼利诱,甚至使用药物麻痹我,使用精神分析折磨我,我都把心扉向他们紧紧关闭。在我的心底深处,有006的影子,有我们共同的秘密,有我的理想,有我的希望。
    这里被关的都是一群不可理喻的人,我在这里非常孤单,但由于006的话时常萦绕在我的耳边,他的影子常常出现在我眼前,我坚持了下来,这一呆就是五个月。其间,前妻带着孩子来看过我一次,她不是来和我交谈更不是来听我说话的,她坐在那里,只当我透明一样,讲述着我失踪后她们母子的故事:她们在深圳的日子越来越艰难,她想回老家但却犹豫不决,直到有一天,她突然发现,她们连回老家的路费都没有了。这时,那些我以前得罪过的一个领导——我当时揭露他贪污腐败——不计前嫌,出现了,他大方地自掏腰包,给前妻子和儿子买了回老家的火车票。前妻不好意思要他的钱,那领导谦虚地说,你拿着,没有什么,我今天吃饭给小姐小费都比这多呢。
    “我明天就走了,文峰,你要安心在这里养病。”前妻子说完,带着她脸上的泪和我的孩子匆匆离开了。
    前妻走后,我像发疯一样,砸乱了会客室里一切能够搬动的东西——也就是一个小小垃圾桶。他们把我捆起来,给我注射了一针红色的液体。我睡了过去。醒来后,我就开始计划出逃。看起来,006一定是太忙着国家大事,没有时间来拯救我,我必须靠自己的能力逃出去,和他会合。想到这里,我有些兴奋,因为我想到,也许006一直在注视着我,神通广大的他故意不来救我,就是要考验我吧,也许他想知道,我是否可以凭自己的力量从这个封闭得铁桶似的地方逃出去。
    我策划了一个月,终于逃了出来,但当我站在这自由的空气里的时候,我那一直自由的思想却阻滞了。我开始怀疑006是否知道我为他忍受的折磨,我甚至怀疑我离开了那个有吃有住的地方是否明智。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但隐约感到这和那五个月饭来张口、衣来伸手的禁闭生活有关——就在这时,我一回头,就看见了他——我心中那无所不能、不食人间烟火、不会被凡事俗称所伤、那为国家为民族忍辱负重的心怀伟大理想、大智慧的国家安全部头号情报战士第六号情报员。
    我知道你会出来的!他微笑着说,那不是你呆的地方。
    “可是我在那里呆了五个月。”我声音中透出委屈。
    是吗?他的笑容更加灿烂,就仿佛正在降临的深圳的早晨。我说那不是你呆的地方,但还没有说完,那却是你这样的伟人必须呆一次的地方!听说过一句古话吗?天将降大任于斯人,必先劳其筋骨——
    “我出来了!”我感叹道,走向他,两人靠近时,我伸出了手,他微微侧身,并没有接过我的手,我有些微的失望。“我想我们有很多事情要干!”
    他仍然潇洒地微笑着,点点头。
    “可是,在干其他事情之前,我想你告诉我关于我的真相!”
    听到这话,第六号情报员突然收起了笑容,他的眉头慢慢拧到一起。
    “你答应过我的,在我被捕之前。”我提醒了他。
    他表情凝重地点点头,表示他还记得。他回头看了一眼我刚刚逃出来的那个方向,说:文峰,你真想知道真相?知道关于你自己的真相。
    我说是的,在里面我曾经想自杀,但想起了他,以及他答应我要告诉我关于我的真相,我就活了下来。
    可是,有时真相是让人痛苦的,我的意思是让人痛不欲生的。
    “我一辈子都在和真相打交道,相信我,006,没有让我害怕的真想,只有害怕我的真相!”
    好,我答应你,不过那得等到晚上。他看着我,文峰,这次出来,你难道没有别的愿望了?
    “有,”我羞涩地松开手里的一把钱,“我想到中国各地走走,特别是到长城黄河长江去走一走,这是我身体失去自由的时候的强烈愿望,我想亲近一下祖国,这能带给我更大的力量,不过,我只有这几块钱。”
    哈哈——他爽朗地笑着,你忘记了你和谁在一起吗?我可是神通广大的第六号情报员呀,走吧,我们先去长城!
    他说完,轻快地转身跳上一辆早班公共汽车,我也立即跨了上去。
    
    
十八

    
    面对巍峨蜿蜒的长城,我心潮澎湃,转过头,却看到他默默无语、神情忧郁的样子。
    “我一直想到长城来朝拜,没有想到今天才梦想成真。不过,好在,我心中早有一条巍峨的象征着中华民族的长城。”我说着,扬了扬眉头,吐了几口污气。
    这时我却听到几声仿佛从地下传出来的冷笑声,我很诧异地看着006。他长长地叹了口气,幽幽地说:真的吗?长城作为中国的象征太不恰当了,秦朝残暴的君主用皮鞭驱使穷困的人民修建保护他们王朝的城墙,而且把这城墙修建在中国大陆的中央,使得长城成为中华民族向外不停扩张的标志,另外你看到的长城也早就不是当时用来抵御外辱的长城,而是经过不停修建,目的是用来吸引外宾参观的旅游景点——文峰,这就是你心中的那条长城吗?
    我愕然地看着他,一时语塞。
    在游览长江三峡时,我被眼前宏伟的天下第一坝惊呆了。但当我看到006那拧紧的眉头,我强忍住赞叹。他的声音再次在我耳边和心中响起。
    你看到了什么?看到了天下第一坝,看到了人定胜天的伟大作品?文峰,你一定不是用心灵的眼睛在看,如果你用心里的眼睛看,你就会发现,这种并不被科学家看好的大坝只能是破坏生态环境的罪魁祸首。而且,作为006情报员,作为国家安全部首席情报员,我甚至怀疑三峡大坝是一个阴谋,是一个绑架中国国家安全的阴谋。因为,从这个大坝合闸的那一刻起,我们中国的国家安全就被挟持了。这个大坝等于是把两百颗氢弹交给未来的敌人手里。
    我惊呼一声。
    你不相信?任何五个远程轰炸机或者两颗洲际导弹就可以把大坝炸开,而一旦炸开,中国等于受到了两百颗氢弹的同时袭击。三亿人将遭殃!
    我强忍住心中的恐惧和惊慌。匆匆离开了三峡大坝游览区。但从始至终,我并没有附和006的奇谈怪论。而且一路上,我们的争论越来越多,争论的声音越来越大。到了上海浦东,穿梭在高楼大厦之间的时候,我们的争论再次爆发了。
    我爱惜地凝注鳞次栉比的高楼大厦,但006却摆出一副痛苦的样子。我停下来,看着他。他注意到了我疑问的表情。叹道:文峰,他们是不是在里面给你洗了脑?你看问题的角度是不是发生了变化?
    我想了想说:“有时被他们强迫洗脸,如果一个月不洗头,他们还强迫给我洗头,但好像没有被洗脑,不过你说会不会是药物起了作用?”
    有可能。他沉思地说。
    “不过,有时,我在反思,我以前是不是钻牛角尖?是不是看问题有点偏颇?”
    你被洗脑了!006表情悲伤地说,看到浦东这片世界上数一数二的高楼大厦,你知道为一个繁荣的中国感到自豪,但你却忘记了,这群楼坐落在国民人均收入排名在一百位以后的中国。我想,文峰,简单的数学你没有忘记吧,当平均数已经知晓的情况下,这里的每一个高楼,越豪华,越辉煌,就预示着中国某个地方——这里应该是广大的农村——就愈贫困愈落后,我们到底该为这片世界上最精彩美好的大楼而自豪呢,抑或是为这片最辉煌的大楼建在最贫困的人民的土地上而悲哀呢——
    “我知道,这我知道,”我辩解道,“可是,国家有的是领导人,还有精英还有智囊,我的意思是,为什么非要我看到这个问题,非要我去担忧,非要我去与众不同呢?”
    你真的变了吗?文峰,难道你放弃了,难道你忘记了当初的理想和希望?不错,你的话没有错,可是在任何社会,都需要我们这种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人,我们可能被人误解,可能被孤立,但我们没有选择,如果我们都放弃了,那这个社会就会停滞不前,邪恶肮脏的东西就会越积越多。我们当初选择这条路,就是抱着“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的决心。当然,文峰,我们在很多问题上也许是错的,但就算我们错了,也是要用错来反证这个社会的对,让人家看清正确的路……我们这种人并不是抱着阴暗心理,正好相反,正是对国家、政府的信心,对人民的爱才促使我们这样做。反而那些道貌岸然、疯狂敛财、转移赃款、为自己留后路的贪官污吏才是对我们政府和国家早就失去了信心的人——
    他的话越说越快,声音越来越低,我需要很用心才能听见,就在这时,我突然感觉到肩膀被人一把抓住。随即一个声音从我身后吼道:“你是谁,在这里干什么?”
    我回过头,看到一个胸脯上挂着牌子的穿保安制服的人狐疑地瞪着我。
    “你的屁股把金茂大厦碰歪了,你的脚把杨浦大桥桥墩踢斜了,你是谁?”
    
    
十九

    
    那个狐疑的保安变得凶巴巴的,不肯放手,一直把我拖出了上海浦东。我在被拖出来的时候,回头一看,006已经消失无踪,好家伙,身手够敏捷的,我暗暗佩服,也很吃惊。
    “你在这里自言自语,像个疯子一样干什么?”那保安上下打量了我一遍,“天啊,看你这身打扮,满身是血和污泥,你是哪冒出来的?”
    我嘴角露出坚毅,对他的问话不屑一顾,不错,我还在思考006和我的对话。
    “我在和你说话,你听到没有?”那保安吼道,随即冲他左手的对讲机叽里呱啦一通。“你的票呢?”
    “什么票?”我反问他。
    他吃惊地看着我,用手指了指他胸前的牌子:“什么票?这里是深圳锦绣中华、中国景点微缩主题公园,你进来时买的门票呢?”
    “票?”我也很是疑惑,我和006一起来到这里,没有看到卖票的呀。
    “天啊,你该不是翻墙进来的吧?”那个保安夸张地挥着手,转身向刚刚被他招来的两位保安说:“这个人没有买门票,我一路跟着他,他先是在八达岭长城微缩景点默哀似祈祷了一会,后来又鬼鬼祟祟潜伏到三峡大坝模型那里,一路都是嘀嘀咕咕自言自语,刚刚竟然不顾路边牌子上的警告,一脚跨进了上海浦东街道和楼房模型区里,看着他的屁股把金茂大厦撞歪,我才过来盘问他,天呀,看他身上脏兮兮的样子,八成是偷爬进来的。”
    另外两个保安,也不说话,互相交换了眼色,然后走过来,一左一右站在我后面,那个先前盘问我的保安朝我挥挥手,我识趣地跟着他走。不一会出了一个巍峨的大门,我瞥见门的旁边挂着“世界之窗”和“锦绣中华”的牌子。他们把我推出了大门,我一个没站稳,跌坐在地上。
    由于心里担心006的处境,我并没有感觉到从屁股上传来的疼痛。我勉强站起来,抬起头,这才发现,太阳已经下山了。没有想到,我们从长城逛到三峡,从黄河到黄山,从东海到东湖,最后又到浦东开发区竟然不知不觉用了一整天的时间。
    我走了两步,才感觉到屁股有些疼痛,停下来揉屁股。
    你没有事吧?不要回头,我就在你后面,一直往前走。
    我心中一喜,按照006的指示朝旁边的草丛走去。走到草丛中时,我回过头,本来想问他是否有事,但看到他潇洒的样子,我知道自己的担心是多余的。
    你不怪我吧,我怕暴露自己,先闪了。好,我们走吧,文峰!他说着,轻快地跳出草丛。
    这次我没有跟过去,在我记忆中,这还是第一次没有盲从。他走了几步,大概感觉到我没有跟过去,停下来,沉思地看着我。
    “带我去找真相。”我简短地说。
    他脸上突然罩上一层死灰般的颜色,吓了我一跳,但我没有让步。“你答应我的,现在天黑了,我要你带我去找真相,我厌倦了,我好累,我痛苦、难受,我要知道关于我的真相!”
    好吧,如果你坚持要这样做,他垂头丧气地说,但是,文峰,我必须提醒你,真相有时让人痛苦——
    “我知道,但你应该了解我的,我宁肯活在知道真相的痛苦中,也绝对不愿意活在不知道真相的痛苦里!”
    听到我坚定的话语,他的眼泪都要出来了。他点点头,又说:还有一点,你必须知道,当你知道真相之时,也是我们永远无法见面的时候。
    我心中一阵刀绞般的痛苦,但我没有退让。
    
    
二十

    
    我们两人都迈着沉重的步子离开了深圳锦绣中华主题公园,我随他挤上一辆公共汽车。下了公共汽车,我埋头跟着他走了一段路。到了!他的声音传过来,我抬起头,这才吃惊地发现,我们站在我早上逃出的那堵高墙的不远处。
    我疑惑地看着他。他脸上显出一丝不忍和淡淡的悲哀。
    “到了?你要告诉我什么?”我问。
    他指了指不远处的五米高墙。到了,你想知道的有关你人生的秘密就在那个高墙里面。
    我更加疑惑地看着他。
    我的意思是,有关你的秘密被他们藏在高墙里的某个房间里,你进入房间,找到关于你的秘密档案,就真相大白了。
    原来是这样,我松了一口气。就在我长长松了一口气的时候,我看到他那智慧坚毅的脸上竟然挂了一串泪珠。我吃惊地张大了嘴巴。
    “你怎么了?”我走近一步,关心地问。
    没有什么,他像一个小孩子一样擦干眼泪,挤出一脸勉强装出的灿烂的笑容。我只是很伤感,我们要分开了,我不知道今后是否还能相见,我不知道没有我的日子,你都怎么过,我不知道我是否还能在你心里占一席之地——
    我心中也戚戚然,然而,即将知道关于我的真相的难以抑制的兴奋阻止了我进一步思考我们的友谊。我问清了关于我的秘密档案所在房间的位置,他一一告诉了我,然后递给我一个打火机和一截蜡烛,我吃惊地看到那是当天我四十岁生日时插在蛋糕上的蜡烛,当初为了保护这截蜡烛不被他们没收,我像地下党一样把蜡烛插进自己的屁眼里,不知道后来怎么到了006手里。他告诉我,也许用得着。我点点头,急不可耐地走向五米的高墙。
    我走到高墙脚下,还好,我早上使用的绳子还在这里。我好不容易套好绳子,把另一头绑在我腰上,这时天已经全黑了。我双手使劲……但是无论怎么使劲,我都只能爬到一半,我沮丧地跌坐在地上。这时听到身后的草地上传来沙沙声,我一回头,竟然看到006还站在距我几步之遥的地方,关心地看着我。
    文峰,你真的不再考虑一下?他悲伤地问。
    我不耐烦地瞪了他一眼。他又仰天长叹了一声,之后,他告诉我:你为什么不从大门走进去?试试看吧。
    我这才想起来,这个地方应该有一个大门,当初他们把我丢进来时,我是被捆在担架上的,所以,我还从来没有看到过这个地方的大门。我感激地冲006情报员点点头,挥挥手,顺着墙走了过去。我没有回头再看一眼他,但我感觉到他充满热泪的眼睛火辣辣地停留在我的背脊上。这时的我沉浸在即将知道真相的紧张和兴奋之中,没有去多想006那生离死别的样子。
    五米高墙的大门也不会矮,我站在一扇巨大的门前时,眼睛被朱红的大门映红了。我站在旁边观察了一阵子,这里出来查得比较严,进去则不用看证件。我随着两个向里面走的妇女朝大门走去,接近大门时,我看到门旁边挂着一块小牌子,牌子上写着什么“深圳安宁康复中心”的字样,我毫无表情地走进大门,看门人看了我一眼,以为我是那两个妇女带进来的,等到他看到我的脏衣服,正想盘问我时,我已经迅速消失在自己熟悉的花园小径里。我心中这才有时间冷笑起来:不管你们把我的秘密档案隐藏到哪里,我今天是一定要找出真相的。
    我顺着006告诉我的方位,悄悄爬上二楼,这里门上都写着办公室、主治医师的字样。我从楼梯第一间办公室开始数,数到第六间时,停了下来。我抬头一看,门上的牌子写着:档案室。
    我轻轻推开门,眼睛一下子被黑暗蒙住,我闭上眼睛。这时走廊传来女白大褂高跟鞋的声音。我轻轻关上身后的门。摸索着点燃手里的生日蜡烛,蜡烛慢慢亮起来后,我才发现,这个房间里到处都是档案箱。我顺手打开一个,看到里面有满满几十份档案袋,每个档案袋都是靠号码编号的,并没有名字或其它文字。
    我心中有些慌张,刚才006并没有告诉我如何找属于我的秘密档案,这里的档案是靠编号而不是名字的拼音字母排列,我如何可以在短时间内在几十箱子上千份档案里找出记录有关我的真相的秘密档案?
    我一个个抽开档案箱,皱着眉头苦思冥想。这时一滴蜡烛滴在我手上,我疼得差一点跳了起来,不过这疼痛却让我脑袋灵光一闪。我急忙朝第一个档案箱走去,轻轻抽开,然后从最开始数,数到第六个档案袋时,我小心抽了出来。
    档案袋上的编号是006号。
    我怀着紧张得要爆炸的心情来到房间中央,把档案袋放在桌子上,一手拿着快要燃尽的蜡烛,一手颤巍巍地翻开档案袋。“杨文峰”几个字最先跃入我眼帘,我兴奋得忍不住“啊”了一声。
    然后,我把蜡烛移近标号006的档案第一页,那上面的字在蜡烛摇曳的照明下仿佛在我眼前跳动似的,我好不容易用目光一个个抓住这些跳跃的小妖精,真相在我面前展现:
    
    患者姓名:杨文峰
    出生日期:1965年4月18日
    罹患精神病类型:精神分裂和多重性格症
    症状:自言自语,自说自话,严重时认为自己在和一个叫006的国家安全部头号情报员对话。具有双重性格,有时认为自己就是第六号情报员------
    患病原因:多方因素造成此类越来越普遍的精神疾病,其中工作压力大,搞不好和领导的关系,不能顾全大局,分不清主次是主要原因;另外,不能与时俱进,对社会的发展以及由此引出的消极现象不能持正确的认识;常常上网,分不清虚拟和现实,又经常看一些不健康的书报杂志,以致胡思乱想……除了这些原因,人到中年的困扰,家庭压力大、离婚等因素直接导致患者发病——

    
    ——完——
    
    杨恒均【百日谈】之001
    (“我是谁”系列之“谍影重重”,“我是谁”系列包括“叛逃”、“恐怖档案”、“谍影重重”等六篇中长篇)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恒均【百日谈】之001:谍影重重(十一至十五)
  • 杨恒均【百日谈】之001:谍影重重(六至十)
  • 杨恒均【百日谈】之001:谍影重重(一至五)
  • [百日谈]之002:叛逃(二十四、尾声)
  • [百日谈]之015:台风,来吧!
  • [百日谈]之020:最后一个汉奸
  • [百日谈]之002:叛逃(二十二、二十三)
  • [百日谈]之002:叛逃(二十、二十一)
  • [百日谈]之002:叛逃(十八、十九)
  • [百日谈]之030:祥林嫂(故事新编)
  • [百日谈]之002:叛逃(十六、十七)
  • [百日谈]之002:叛逃(十四、十五)
  • [百日谈]之002:叛逃(十二、十三)
  • [百日谈]之002:叛逃(十、十一)
  • [百日谈]之002:叛逃(八、九)
  • [百日谈]之002:叛逃(六、七)
  • [百日谈]之003:我的老师(散文)
  • [百日谈]之002:叛逃(四、五)
  • [百日谈]之002:叛逃(二、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