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杨恒均【百日谈】之001:谍影重重(十一至十五)
(博讯2005年10月09日)

十一

    在繁华深圳的一个僻静的公园里,在霓虹灯刺破黑暗天际的夜晚,我聚精会神地用心倾听006情报员最隐秘的内心独白。

     作为一个间谍,你热爱自己的祖国,不管你的祖国是穷还是富,你都热爱她,这就是常说的儿不嫌母丑。然而,一个有理想的间谍服务自己的祖国,也绝对不能盲目服从。特别是当你的祖国被劫持,政权被坏人霸占的时候,例如,给纳粹德国充当间谍,在任何时候任何国家,都是一件最卑鄙的事。间谍也应该有判断力,一种人类最基本的善恶的判断力。 (博讯 boxun.com)

    说实话,我自己也知道资本主义制度有其优越性,甚至可以告诉你一句老话,民主政体漏洞百出、弊端很多,但却是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好的政治制度,然而,它却并不能完全适合中国目前的现状,一味地照抄照搬或者被人家硬套上来,对中华民族势必造成天大的灾难,这就是为什么在我抵抗西方所谓和平演变时仍然能够心安理得的主要思想根源。

    再说到中国产生了贫富悬殊这个问题,从表面上看,这没有什么了不起,可是再深层分析,就有问题了。因为我们现在实行的社会主义制度,在改革开放的过程中,我们却失去了一些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同时,我们在吸收西方的市场经济,而在吸收的过程中,我们竟然继承了人家早就抛弃了几十年的糟粕部分。也就是说,我们很可能正在实行的改革中夹杂了社会主义制度的不合时宜的部分和资本主义制度的糟粕部分。

    也许我说得太深奥。你只要想想我是从哪里入手的就知道了。不错,我是从分析中国富翁和贪污犯开始的。这些富翁和贪污犯几乎都是拿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作挡箭牌,实行资本主义制度下才有的权钱交易、疯狂敛财、巧取豪夺、鱼肉人民。那些富翁依仗人民赋予他们亲人的权力搞权钱交易,侵夺人民,那些贪官污吏,一边每天开会教育人民“天下为公”,一边却把天下据为己有,偷偷转移国家资产。这太危险了,要不得呀。

    杨文峰先生,你在深圳,应该知道我在说什么,而且我也了解你。不错,看看你周围就知道了。那些人在疯狂敛财时,他们告诉你,时代变了,我们现在在搞市场经济;可是在你也想投入如火如荼的市场经济,在你也想借市场经济的公平竞争、公开透明、舆论监督这些优秀原则来和他们竞争的时候,他们又给你当头棒喝:这是社会主义,一切财产归属国家和人民!我们是民主国家——我们在为人民做主!

    如果还不明白,那么你去看看你周围的那些先富起来的人,有几个是靠资本主义制度早就确立的“公平竞争”的原则富起来的?又有几个不是靠社会主义的优越性赋予他们的特权而富裕起来的?

    杨先生,随着观察和研究的一步步深入,我的心情越来越沉重。随即我又发现了另外一个让我更加难受的现象,那就是贪官污吏早就对我们的国家失去了信心,他们预先转移资产,让子女移民海外,完全不考虑这样做与自己重要的职位是否有冲突。而且我还发现,改革开放二十年,出逃的贪官污吏越来越多,级别越来越高,每年都有省级干部出逃,局级干部更是多不胜数,几乎涵盖党政军各个领域。这些贪官污吏出逃,带走国家多少机密可想而知,因为西方国家的情报机关绝对不会放过这些贪官污吏,你想在他们国家安稳地住下去,逃脱中国法律的制裁,那么你必须得出卖自己的灵魂和情报!

    这个观察和发现让我痛苦不堪。我为了国家安全,隐藏在海外,可谓过着暗无天日的日子,可是,我输送回去的那么多情报真对中国国家安全有用吗?这些出逃的局长处长随便带点国家机密出来,不就完全让我的辛苦工作付诸流水?

    这种反思,加上我先前告诉你的,我们国家已经强大,也不再怕什么人搞阴谋诡计,搞和平演变等等想法,促使我改变了工作方向。我开始把矛头指向那些携款外逃的贪官污吏。

    

    “啊——”我忍不住吃惊地喊出来,“你把目标指向了贪官污吏?”


十二

    是的,杨先生,我把目标从那些西方的反华反中势力转向了中国的贪官污吏。你一定觉得很吃惊,不错,很多人都觉得很吃惊,有些领导同志甚至发来了密码电报质疑我的动机。一些和我关系密切的战友也开始疏远我,指责我不务正业。可是,杨文峰先生,我知道,这个世界上就算所有人都不理解我,你却是一个例外,你理解我,对不对?这也是我今天在成千上万的芸芸大众中独独挑选了你的原因!

    

    他轻声细语说过这几句话,让我感动得差一点流出了眼泪。我使劲地点头,默默无语地看着他。他深邃的眼睛里也蒙上了一层泪光。他那几乎无声的声音继续在我耳边响起。

    

    谢谢你的理解,我知道这个世界上还有你值得信任。现在再回到我的话题。其实只要知道我当初为什么自愿为祖国充当间谍,就知道我后来的转变了。不错,我当初冒着生命危险去收集西方反华势力损害中国的阴谋,就是为了国家安全和民族大义。现在,当我强烈感觉到西方反华势力日渐式微,中国国力不可阻挡地日益强大的时候,对我们国家安全的威胁和民族的损害越来越来自于那些内部蛀虫,来自那些披着羊皮的狼,来自那些打着社会主义优越性的招牌大搞资本主义剥削的贪官污吏的时候,我毅然决然地掉转了枪口。

    我开始定期向北京发回一些贪官污吏在美国的所作所为的情报,特别注意追踪西方情报机关的秘密行动,他们早从十年前就开始部署针对中国贪官污吏的集引诱、胁迫和敲诈于一体的情报收集。事实上,这些年自从我转移目标后,我对国家和人民做出了更加巨大的贡献。这是有目共睹的。

    可是,情况却越来越糟糕。我原本的意思是揭露贪官污吏,让北京采取行动,起到杀一儆百的效果,让那些对社会主义失去信心的腐败分子望而却步,不敢把西方作为他们避难的天堂。可是——

    唉,现在说起来,还心有余悸呀。我干得越起劲,就越心慌。因为,我发现工作量越来越大,外逃的贪官越来越多,那些为了找后路而被安排出来的家属和子女也前赴后继。他们甚至逐渐形成了一股势力,这个势力集中在美国的豪宅区,开奔驰宝马,他们一边钻中国大陆改革开放制度不完善的空子,在中国大陆拼命贪污腐败、疯狂敛财,一边却在西方假心假意地歌颂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优越性,断然否定中国政府领导人正艰难进行的政治体制改革和政治民主化进程,排挤和迫害那些海外有独立思想和自由精神的中国人,也就是说,他们成为变革的获益者、贪污者和旧体制的维护者,因为只有继续维护那过了时的没有规章制度没有人民和舆论监督的绝对权力,他们才能继续贪污腐败、发财致富。

    我这才知道,我前段时间的工作毫无成效。经过苦思冥想,我恍然大悟,贪官污吏并不是我的目标,我必须向滋生贪官污吏的土壤和制度进攻。是的,我应该从源头上找出症结所在,回到国内去找出真相。于是,我回国了。我要以一个间谍的敏锐眼光和睿智的判断力,亲自找到自己的祖国出现那么多贪污腐败分子,弱势群体越来越穷的症结所在。

    006情报员停下来,眼睛警惕地向四周扫了一圈,当他收回目光,当我们两人的目光在被霓虹灯刺穿出无数色彩斑斓洞洞的深圳夜空相遇时,我发现了一丝痛苦和空洞隐藏在他深邃的眼睛里。我心中很是不忍。以他出去不到十年就得到国家安全部最优秀情报员编号的情况判断,他回国后一定很快找到了问题所在。我想,他将以自己的身份,向共和国最高当局呈报他最有价值的一份情报。

    也难怪我会再次大吃一惊,就在我这样想的时候,他的话传了过来。

    我怎么也没有想到,他们的势力竟然这样大,我回来不久,就被他们发现,为了阻止我向中央呈报情报和揭露事实真相,他们开始夜以继日地追杀我!


十三

    “谁在追杀你?”我急切地问。

    他诡异地看了我一眼,默默地说:我不十分清楚,但我知道,和追杀你的那股力量来自同一势力。

    “可是,没有人追杀我。”我干巴巴地说,说实话,我倒是想有人来追杀我,那样我就不会如此彷徨了。

    没有人追杀你?他莫测高深地摇摇头,看看你现在的样子,身无分文,无亲无友,无家可归,孤苦伶仃,没有人追杀你,怎么会搞到这个地步?

    也罢!我是无话可说。

    我怀疑是相同的势力在追杀我们!

    他说出这句话让我再次浑身一震。在深圳有些闷热的夜晚,我感到一阵寒意袭来。

    我想告诉他,他一定搞错了,我落到今天的地步完全是我不合群、不与时俱进,我一直不识时务地把什么国家安全和人民利益挂在嘴边、装在心里,结果搞得领导不开心,同事不理解,连自己老婆孩子都养不活;我没有朋友,我是孤家寡人,到如今已经沦落到孤苦伶仃。是我固执的空空的理想和追求害了我,我本可以过得很舒服,像精英一样有车有房甚至还包个二奶,但我却‘痴心不改’,说实话,我现在,不,是遇到他之前,正在考虑痛改前非,我不想再当傻冒、再当傻B了——但看到他在黑暗的公园里巍然挺立的身影和刀削般凌厉的棱角,我没有说出自己的孤独、痛苦和绝望。我只是淡淡地问:“你打算怎么办?”

    听到这句话,他突然颤抖了一下,腰板挺得更直。

    怎么办?这是什么问题?没有怎么办这样的问题。一如既往,追求真相,暴露黑暗——我一定会把自己最伟大也许是最后一份情报呈报给党中央,铲除那些滋生腐败的土壤,消灭那些保护贪污的力量,完善社会主义的法制,促进社会主义民主,敦促党中央从制度上杜绝一切损害国家安全和人民利益的事情发生!

    “你那么有信心?”我的心情早已经激动了,但却故意声音冷冷地说,“公园那边,灯火辉煌,车水马龙,人民都安居乐业的样子,到处充满了光明,可是你却拼命挖掘黑暗。在美国你挖掘阴谋,你是我们的人民英雄;在这里,你挖掘黑暗,你迟早有一天沦落到我这样子,在这里有些人会让你无处容身,甚至会用冠冕堂皇的理由把你抓起来,这样做值得吗?有人理解你吗?

    我的话音还没有落,他的声音也冷冷地传过来:在西方挖掘真相,是为了祖国更光明,在这里暴露黑暗,也同样是为了这个目的。何况,不正是因为有我们这些不识时务拼命挖掘黑暗的人,光明才到处弥漫?

    “话是这样说,”我稍微缓和了一下语气,“可是何苦要忍受那无法忍受的孤独和痛苦?”

    虽然是对着他说,但我何尝又不是冲自己说呢,甚至有那么一刹那,我以为自己在自言自语。他大概也看出来了,稍微停顿了一下,声音轻柔地说:当你心中还有理想还有希望的时候,孤独只能给你带来力量,痛苦则让你变得更加坚强。

    孤独让我失望,痛苦让我绝望。但毫无疑问,他的话却带给我力量。我试着在黑暗中挺了挺自己的腰杆,感到一阵酸痛。

    “你离真相很近了吗?”我突然问。

    他犹豫了一下。

    “你在担心,担心自己离开真相太远?”我又问。

    不,我担心离真相太近,他说,对于我这种一辈子追求真相的人,得到真相之后往往是真正的寂寞和忧伤。

    他后面的话仿佛是抒情而出,听得我怔怔的。我觉得同他一席话,让我了解到他,也了解了共和国真正勇士的真相。看到他沉吟不语的样子,我仿佛怕打搅了他似地轻声说:“世界上总有无穷无尽的真相等待你去追求。就像现在在你面前,我好迷茫好彷徨也好忧伤,不知道关于我自己的真相……我今天四十岁了,却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到哪里去——”

    我也正好四十岁。他亲切地说,眼睛里流露出关爱的目光。四十而不惑呀!


十四

    他目光中的关爱给了我力量。就在今天见到他之前,我迷茫彷徨和忧伤,我本来想向他倾诉,我想告诉他,我怎么都无法安于现状,我看不得不平,也绝对不会放过生活中的邪恶,我像那位刺向风车的唐吉坷德,为自己的理想如痴如醉,不畏艰难,却徒留人笑柄。没有人理解我,最后受伤的总是我。我迷茫,我彷徨。

    妻也离开我,我对自己产生怀疑,我想放弃,我想重新做人,我想去赚钱,忘记不快和不公,我想置身于高楼大厦和车水马龙,忘记什么弱势群体和八亿农民……就在这个时候,我碰到他,认识了共和国最伟大的情报员006,他向我揭示了关于他的真相。我震惊之下,感到了由衷的惭愧,也受到了莫名的鼓励。所以最后当我开口时,我竟然说出了这样一句突兀但却可以理解的话:

    “我们下一步干什么?”

    他猛地转过头,眼中霎那间充满了欣慰和赞赏。是的,他没有听错,我情不自禁地说出了“我们”这个词。理想和希望回到了我的胸腔,充斥了我的心房!

    跟我来,我们开始行动吧!说罢这句话,他潇洒地撩了下不太合季节但却异常飘逸潇洒的羊毛料风衣,朝公园边缘移去。我只是稍微一犹豫,也跟上去了。他身轻如燕,几个起落就翻过公园的墙,然后匍匐而行,在前面一片通明的灯光附近,老猫似地弯下腰,轻快前进,最后找了片万年青隐藏下来,奇怪的是,在他精神的鼓舞下,我竟然一步都没有拉下来,他刚刚隐藏好,我也已经潜伏到他身后。

    看见那边没有,那就是深圳几百家最好的饭店之一,现在正是吃晚饭时间,你注意到那边停车场已经停满了小轿车没有?对,有四十多辆,有经验的特工扫一眼就能确定大概数量。那些车除了别克就是奥迪和广本,其中绝大多数是公务员、也就是人民公仆的车,简称公务车。我们今天的任务就是要一个个登记车牌号,然后潜进公安局车管所,窃取车辆登记资料,然后对照我们抄的车牌号,总结成我那篇绝密情报的一部分上报中央,随后为了协助中央采取行动,我们还可以公布公务员公款吃喝的小车资料——

    他的话没有说完,因为我忍不住“扑哧”一声发出了声音,原来我们鬼鬼祟祟潜伏到这里就是为了登记车牌号?他一定是在西方被当局吓怕了,在这里我们完全可以大摇大摆走进去登记呀。

    我的“扑哧”声引来他责怪的目光,我顿时感到有些不好意思,但我却没有办法掩饰我的疑问和不解。

    你一定觉得我小题大做,对不对,杨文峰同志?

    我没有否认。

    也难怪,隔行如隔山,你不了解情况,或者说看问题不能站在我的角度看,他回过头来声音低沉地说,让我这样说吧,你知道我们国家因为没有航空母舰而一直无法竞争蓝色海洋吗?而列强们早在一战和二战时就拥有了大量的航空母舰!老一辈军人如刘华清大将心中最大的愿望就是看到我们自己的航空母舰扬帆远航。可是我们却没有这个技术和经济力量去研究、去建造。其中技术难关如飞机降落时的挂钩技术,要独立研究的话至少需要八个亿人民币,我们党和国家领导人下不了决心,舍不得这个钱呀,那八个亿能够盖起多少所希望小学呀。更何况,解决技术问题后,建造一艘航母大约需要一百亿人民币,这又能改善多少中国农民的生活呀。我在海外时,为了给国家节约研究经费而四处搜集有用的科技资料,我的秘密战线的战友还有为此付出生命代价的,哎——可是——西方列强对华技术封锁到了变态的地步,要建航母,我们必须投入大量金钱去搞研究。没有钱!这就是我们老一辈的航母梦始终是一个梦的原因所在。然而,当我回到国内寻求解决之道时,我立即了解到真相,也知道该怎么做了。文峰,让我这样问你,你知不知道我们国家的公务员每年用公款吃喝的钱是多少吗?

    我隐约记得一个天文数字,但由于数量太大而想不起来。我摇摇头。

    具体是多少的数字,估计你也没有什么概念。这样说吧,让我换算成比较大的单位,就以航空母舰作货币单位吧。刨除国家正常的吃喝开支,如国宴和各省市礼尚往来接待外宾费用之外,每年这些公务员、这些人民的公仆本不该吃掉却吃掉的工人农民和商人交上来的税钱是二十艘航空母舰!

    我耸然动容,差一点惊呼起来,也立即感觉到偷偷潜伏到这里的可笑的任务其实是无上神圣和光荣的。是的,我们不是在偷偷摸摸地登记公务车牌号,而是在为国家建造航空母舰作贡献。等我们搜集到车牌号,再偷出车管所的车辆登记记录,把这情况上报中央,用情报的形式提醒中央领导人从国家安全角度看看自己手下的人民公仆一年吃下多少艘航空母舰——

    

    接下来不幸的事情发生了,我被捕了。

    事情是这样的,在006奇特的思考方式的鼓励下,我干劲十足,当天晚上在深圳市区东奔西跑、南征北战,到晚上十点多钟,竟然抄到一千二百多个车号。按照深圳市车辆比例,可以肯定这里至少有九百辆是公车,除掉二百辆车是企业或者私人请吃以及政府的必要宴请之外,还有七百辆车是公车吃喝。我们激动得夜不能寐,当晚就在公园的板凳上草草休息了一阵子。天麻麻亮,就朝深圳公安局车辆登记管理处出发。

    到了管理所门前,我们停下了脚步。他说,文峰,你不能冒险,你的麻烦已经够多的了。你在这里等我,让我去吧。

    我毫不犹豫地把他推开,豪气满怀地说:“不,我的麻烦一点也不多,至少见到你后,我是这样认为的。我喜欢这样的麻烦,让我感到自己在为国家为民族做大事。另外,你是共和国第六号情报员,杀鸡焉用牛刀,还是我去吧!”

    我们两人你来我往,推辞了一阵子,最后他从全局出发,满眼泪水地做出了让步。在我混进去之前,他小声说:文峰,行动还是有一定危险的,你得做好万全的思想准备。

    “你放心,我死都不会供出我们的行动计划,更不会暴露你的身份。”我拍着胸脯说。

    他脸上明显露出了欣慰,当我走上前,他拉着我的手又犹豫起来,有些迟疑地问我:文峰,你——你有什么话要说,我,我的意思是你有什么愿望?

    我怔了一下,明白了他的意思,我爽朗地笑了笑,豪气干云地说:“没有什么,我已经离婚,光杆司令一个——不过,真说到愿望,我倒是有一个。那就是,等这次行动成功后,你能不能帮挖掘一个真相,那就是关于我的真相,关于我人生的真相,你知道昨天是我四十岁生日,可是我还是疑惑不解,我指对我人生的真相迷惑不解!”

    他先是有些为难,但随即沉重地点点头,说:真相有时让人痛苦,当然,如果你坚持要知道关于你的真相,我会满足你。

    我满意地点点头,毅然决然地向公安局车辆管理所走去。


十五

    “杨文峰,你是不是有毛病,竟然偷到公安局里来?”

    在公安局拘留所里,我被几个凶巴巴的警察轮番提审了好几个小时,但正如他们反复问那几个让他们想不通的问题一样,我的回答也同样让他们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杨文峰,你到底怎么回事?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行窃到公安局里?”一位警员说道,他手里拿着一叠刚刚从电脑上打印下来的有关我的资料,口水喷得到处都是。

    “你不懂!说了你也不懂!”我冷冷地说。

    “哎呀,你这人,你怎么知道我们不懂,说来听听,我们这里有什么值得你来偷的?”一个警员嘲笑地大声说。

    “我不会说的,要杀要剐随你们便,我不会说的,休想让我透露那个秘密!”我小心地说。

    “什么,什么秘密?杨文峰,你把我们搞糊涂了。你有什么秘密,我们有你所有的材料,也调出了你放在人才交流中心的档案,你能有什么秘密?”

    我用鄙视的眼睛瞪了他们一眼,让鼻子鄙视地翕动了两下。几个警员摇头离开了,只剩下那位手里掌握有我档案和资料的警员。

    “杨文峰,你现实点,这里没有人要杀要剐你,你别神神道道的,我们只想知道你潜入到车辆管理所资料室里去干什么。搞清楚后,如果问题不严重,我们可以当场释放你,你也是熟客了,我们也没有精力和你纠缠。”

    他说到后来,脸上露出一脸无奈和厌烦,这让我的自尊心受到了严重的伤害。

    “你到底来偷什么?”他问。

    “告诉你也可以,反正我不怕,要杀要剐随你的便,我是来窃取车辆登记资料的。”

    “车辆登记资料?”他吃惊地看着我,“这也不是什么保密的玩意,你为什么不通过正常途径来查找?”

    “正常途径?”我嘴角也浮出强烈的嘲笑,“你们的资料不是保密的?我想,在你知道我要那些资料干什么的时候,你就不会这样说了。”

    “那你要那些资料干什么?”

    “为了造航空母舰,为了国家安全,为了民族前途!”我斩钉截铁地说。不过话一出口,我就有些后悔,何苦对眼前的小警察说这些,他不会懂的。而且,搞不好,我还泄露了心中的秘密。

    不过,他显然没有这么聪明,他低下头翻看我的档案,盯着好几份打印材料看了一会,抬起头时,他眼睛里明显露出怜悯。

    “哦,杨先生,该怎么称呼你呢?社会活动家,还是民间反贪义士,互联网斗士,还是维权分子?你好像已经从公安机关三进三出了,你自己也给自己造了不少麻烦吧?让我看看,你最后一次是什么时候进来的。”他翻出一份材料,“上次深圳爆发反日大游行,呵呵,你也去凑热闹?那是政府特意允许一些青年学生上街游行,让国际社会听到中国反日的声音的,你这个中年人去干什么?”

    “去抗议日本军国主义复活!”我高声说。

    “什么呀,你这样的中年人去,不是让政府和我们紧张?谁知道你背后有没有黑手,谁知道你是不是被敌对势力利用了的?” 他无奈地摇摇头,“杨先生,你也真是的,让我怎么说你呢?都人到中年了,还那么不安分、不成熟,你给人家造成麻烦,也让自己过得不舒服,你看这里有记载,上次广州白云山风景区有领导盖房子,你去揭露本来是好事,可是你却偷偷潜伏在那里,像个特务似的,最后让公安反而把你抓了,何苦呢?我说的对不对?”

    我恼怒地看着他,说不出话。

    “你别这样看着我,杨先生,我看,你快点交待,把问题说清楚,赶快走人算了,你看如何?”他循循善诱地看着我。

    “休想,我至死都不会说的,休想让我告诉你们关于他的秘密,你们不配知道真相!”我喊道。

    他满脸愕然,盯着我看了很久,摇摇头,叹着气:“杨先生,你在说什么?你还有同伙?不会吧?”

    “没有,我不会告诉你们关于他的任何事!”我知道自己失言,但看到他脸上的迷惑,我心里又感到一阵痛快。这时我仿佛感到006正在那里欣赏地旁观这一切。

    那个警员表情沉重地摇摇头,站起身来,走了出去,出去后转身回来关门时,我看到他的眼睛里充满了同情和怜悯。

    (待续)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恒均【百日谈】之001:谍影重重(六至十)
  • 杨恒均【百日谈】之001:谍影重重(一至五)
  • [百日谈]之002:叛逃(二十四、尾声)
  • [百日谈]之015:台风,来吧!
  • [百日谈]之020:最后一个汉奸
  • [百日谈]之002:叛逃(二十二、二十三)
  • [百日谈]之002:叛逃(二十、二十一)
  • [百日谈]之002:叛逃(十八、十九)
  • [百日谈]之030:祥林嫂(故事新编)
  • [百日谈]之002:叛逃(十六、十七)
  • [百日谈]之002:叛逃(十四、十五)
  • [百日谈]之002:叛逃(十二、十三)
  • [百日谈]之002:叛逃(十、十一)
  • [百日谈]之002:叛逃(八、九)
  • [百日谈]之002:叛逃(六、七)
  • [百日谈]之003:我的老师(散文)
  • [百日谈]之002:叛逃(四、五)
  • [百日谈]之002:叛逃(二、三)
  • 杨恒均[百日谈]之002:叛逃(引子,1)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