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精彩连载]
   

杨恒均【百日谈】之001:谍影重重(六至十)
(博讯2005年10月08日)
    杨恒均更多文章请看杨恒均专栏


     听说我要写小说,当时妻就找来了几十部流行小说给我看,什么“我哪儿都敏感”、“有了快感你就喊”、“木子美”、“乾隆下江南”、“清宫传奇”什么的,可是我却没有写自己哪儿都敏感,而是选择了最敏感的题材——政治间谍小说去写。我想,中国在这个题材上一本书都没有,过了几十年或者百年之后,后人会怎么看我们这一代十三亿人呢?我写呀写呀,很快就写了一百万字的政治间谍小说,写完后,邮寄给出版社,出版社的编辑傻眼了。他们很为难,因为这个题材的书不是他们可以决定的,而大多出版社也不愿意把这些他们似懂非懂的带太多政治色彩的题材向上报,给出版署和宣传部的同志出难题。更不敢把自己的政治生命和工作前途压在我这个业余作者身上。于是我决定把小说在网络上连载,我的使命感使我不计成本,不计得失。 (博讯 boxun.com)

    妻读到我的小说就感到害怕,到看到小说后面那些愤青们愤怒的留言时几乎吓呆了。

    “你偏要写什么政治间谍小说,你有使命感,你要呐喊,你要——文峰,你是不是有病?你是不是应该去看医生?你也不看看时代,时代不同了,你自以为走在时代的前头,而事实上,你早就落伍了。看看全国人民,看看全深圳人民,大家都在为改善自己的生活热火朝天地工作,谁还去管那些弱势群体?谁还有时间去看路边的失学儿童?再说了,作为一个国家一个社会,个人改变了自己的生活,一部分人先富起来了,整个国家的生活水平也就自然改善了。你如果明白这个道理,为什么不先改善自己的环境,先改善自己的生活?”

    我低下头。

    这时,妻从那叠稿子下抽出一张纸,推到我面前,我看到是一张离婚协议书。

    我掏出随身携带的钢笔,为了不刺激妻,为了尽快结束我带给她的痛苦,我颤巍巍地签上了自己的名字。签完后,我丢下钢笔,临出门时,我从那个所剩无几的蛋糕上取下那半截蜡烛,装进了口袋里。

    

    我尽量平静地离开这间二十平方米不到的房子,一出门,两腿就发软,心中发酸,差一点倒了下去。勉强自己走下楼梯,来到深圳热闹拥挤的街道上,我心中空落落的。

    我漫无目的地走着,在四十岁生日这一天,我不知道自己从哪里来,也不知道自己要到哪里去。我没有朋友——谁会和我这样的人交朋友?在热闹的街道上我感到孤独和苦楚。看到熙熙攘攘的人群来去匆匆,自己忙自己的,自己赚自己的钱,我第一次感到妻子也许是对的。没有人多看我一眼,我偶尔透过玻璃墙幕看到的自己是那么的猥琐,头发蓬乱,眼圈浮肿,腰背已经不再挺直……

    我到底怎么了?也许我真的有病,就像妻一直以来告诉我的。我原以为自己只是执着,我原以为天下人都不理解我只是暂时的现象,我原以为,当初觉得我朝气蓬勃,深感我积极向上的妻只是发发牢骚,牢骚过后,仍然会默默地站在我背后——我原以为就算连妻也不理解我,只要我自己心中怀着理想怀着希望,只要我自己知道自己在干什么,我就能挺过去。然而,事实又是什么,真相到底如何?

    在宣传实施舆论监督、维护公民权益、揭露贪官污吏的风浪中,我受到过无数次磨难和挫折,然而,没有一次像今天这样让我绝望、让我痛苦。

    我是个疯子吗?我是一个只看到社会阴暗面,而故意忽视光明面的人吗?我人生的意义到底何在?这个欣欣向荣的社会到底需不需要我这样的异类?我为什么要去当异类呢?我为什么要走上这条坎坷不平的不归路?

    那天在我失去了妻儿,也失去了心中最后一根支撑着自己的稻草的时候,我迷失在深圳的街头,也迷失在自己的心里。我失去了方向,任凭眼泪流在脸上,街边的农民工快乐地唱着“老鼠爱大米”,没有人知道我曾经为他们超时工作而到处奔走呼号并被公安拘留;市民们用羡慕的眼光看着来往如梭的高级轿车,没有人会猜到我这个泪流满面的人曾经勇敢地对抗贪污的政府官员;放眼望去,一片安定团结稳定的社会局面,哪里有我小说中写的那些耸人听闻的贫富悬殊和各种尖锐的社会矛盾?

    那一天,我对自己心中怀有的理想,对自己的所作所为产生了严重的怀疑,那一天也是我四十岁生日——

    我想举起双手质问苍天,我想抓住一个行人,问他是否知道真相,是否知道关于我的真相,我想——

    当我站在深圳一个人流较少的十字路口深感迷茫,当我感到这些年一直赖以坚持下来的信念在消散,当我的精神即将崩溃的时候,我突然看见了他。他在离我不远的购物商场玻璃墙前,虽然看不清他的样子,但他那深邃的目光打动了我。他深邃的目光透过灰尘和喧闹饶有兴趣地注视着我。


    我以为我看错了,我以为只不过是看到了自己的影子,因为,在一瞥之间,我从他身上看到了久违的如此熟悉却又陌生的那种感觉。然而,他和我不同,为了证实那不是我的影子,我赶紧走了两步,然后回头一看,结果仍然看到他紧紧跟着我。

    我感到一阵紧张,加快脚步朝公园走去。是那个人让我紧张,紧张之中又带点兴奋。虽然只看了他两眼,但他身上有一种让我紧张和兴奋的东西,他大概和我年纪相仿,穿着也很随便。但他的眼神,他的神情,他浑身透露出的一种精神,深深地吸引了我,打动了我,一时让我忘记了自己。

    我向公园快步走去,我并不想逃避他,我当时就知道,我是无法逃避他的。他那深邃的眼光已经像磁铁一样把我们吸引在一起。

    走到公园时,我故意放慢了脚步。等到四周无人,只剩下我一个时,当我能听到自己的心跳的时候,我感觉到他已经跟了上来。

    不用回头,我已经可以感觉到他那双充满智慧和自信的眼睛深深地注视着我。

    “你是谁,为什么跟着我?”我忍住心跳,让发问的声音尽量显得平静。

    你知道我是谁,也知道我为什么跟着你。他的声音比我的更加平静。

    我突然转过身,盯住他。我想看一看他是什么人,我是否以前就认识他,然而,我的注意力却无法集中,我的意思是说,我的注意力被他深邃的目光和那目光中透露出的智慧和精神吸引过去。以致后来五个月中,每当我一个人回忆他的时候,我仍然无法确切记起他的相貌和衣着,于是我总是靠想象给他穿上我喜欢的服装,按照我的幻想,给他一个堂堂的相貌。

    “我应该认识你吗?”我问他。

    他只是点点头,好像不愿意在这个问题上多浪费时间。我伸过去一只手,想和他握手,他没有接我的手。“对不起,我真的想不起来了。”

    是吗?他说,真遗憾,你原本不应该忘记我的。不过,我还记得你,或者说,我了解你。

    我吃惊地看着他。他的表情一片平淡。他的话并没有引起我的兴趣,此时此刻,我对自己不感兴趣,我感兴趣的是,他到底是谁?

    “你是谁?”我紧紧盯住他,一刻不放松地追问。

    他的脸仰向还剩最后一点亮光的天空,我注意到他无声地叹息了一声。在我后来回忆起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我隐隐约约想起他好像穿着一条黑色飘逸的羊毛料的薄风衣,衣服领子竖得高高的,他那显然是没有睡好觉的眼睛看起来倒有饱经风霜的感觉,他仰头看天时,整个造型特别酷。当然后来由于他们给我用损害我大脑的药物,我只能说,这个记忆是幻想协助我留下的。也可以说,这个记忆很可能是他那天说的话造成的。

    我的名字不能告诉你,但可以把我的编号告诉你。他瞥了我一眼,又把脸转向渐渐变得黑沉沉的深圳的天空。我的编号是006,也就是第六号,第六号情报员。

    “第六号情报员!?”我浑身打了个激灵,我脑袋迅速运转着,过了好一会,才恢复过来。我结结巴巴地问:“007怎么了,你——”

    这和007没有任何关系,我是国家安全部的第六号情报员!

    那天他就这么随随便便说出了这个让我差一点晕倒的大绝密,之后,他转过头来,用深邃的眼睛看着我。


    在他的搀扶下,我让几乎陷入虚脱的自己瘫坐在一条石凳上。面对这位酷毙了的自称第六号的情报员,我忘记了自己刚刚离婚被赶出了那个二十平方米的家,忘记了自己正徘徊在人生的十字路口而不知道何去何从,我心中涌出了无数个问题想问他。但是,我却虚弱得无力开口。

    可是,我不用开口,他仿佛能够看透我的心,知道我想问什么,也知道我在想什么。这点,我从他的眼睛,那双睿智的深邃的眼睛中可以看出来。

    你一定想知道我的情况,让我告诉你吧。我的编号006,和你看的虚构的电影中的007情报员没有任何关系。我是中国国家安全部的第六号情报员,国家安全部对自己海外的情报员按照贡献大小来编排号码。最优秀最重要的是第一号,以此类推,第二号就是共和国第二重要的情报战士……我是第六号——

    “啊——”我打断了他的讲述,惊叹道:“没有想到,你那么厉害,竟然排名第六位……”

    你听我讲,他表情严肃地说,国家安全部对自己在海外的情报员进行统一的编号,而且对于贡献特大的情报员,那编号一旦给了他,那么今后就算他去世了牺牲了,也不再收回号码,这个号码也就成了死号码。例如,001号情报员,就是周总理在六十年代亲自授予某位海外情报战士的,奖励他对中国核武器发展做出的杰出贡献。那位情报员已经过世很久了——

    “啊——,这么说,按重要性和贡献大小排列,你其实是我们国家第五重要的情报员?”我实在忍不住钦佩地赞叹道,这时,我已经早把自己的烦恼抛到九霄云外。

    我还没有讲完,他严肃中不耐烦地皱了皱眉头,编号002的情报员在执行任务中暴露身份,死在M国情报局的监狱里。他是害怕受不了折磨而泄露国家秘密,用一个购物袋把自己活活闷死的!

    “哦,那应该是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的事?”我快速搜索记忆,试探着问。

    006表情沉重地点点头,显然不想就这个话题说下去,他按照自己的思路讲述道:现在是和平时期,情报不是那么急迫,但居安思危,为了迎接随时到来的那本来离我们并不遥远的战争,国家安全部决定把第三号、第四号和第五号三个编号空出来,为战争打响后,突然冒出的死士间谍留下来——

    “啊——”我如果不是太虚弱,肯定会弹跳起来。“接下来就是第六号情报员,也就是说,你其实是当今国家安全部排名第一的情报战士!”

    各位,在我最失落,在我迷失了自己的时候,我见到了共和国实际排名第一的第六号情报员,我的心情如何,可想而知。我想让自己勉强坐起来,他却用一只手轻轻拍了一下我的肩膀。这时暮色已经不知不觉完全笼罩过来,在暮色苍茫中,看到他那双棱角分明的脸和那微微浮肿的眼睛,我感到一种神圣庄严的酷。

    过了好久,我才理清自己凌乱的受到了冲击的思绪。我小声问:“你既然是海外情报员,为什么会到国内来跟踪我?谁派你来跟踪我?难道我已经惊动了中央高层?”

    他看了我一眼,眼睛里先是不解,随即他明白过来,笑了笑说:跟踪你?你误会了,我没有跟踪你,我自己正在被人追杀——

    这次,我没有喊出声,但我确实站了起来,是那种神经质地一冲而起的跳起来。我的震惊可想而知,后来,当他们拷问我,想知道我是否疯了的时候,我平静地反复告诉他们:是的,那天和我相依为命十五年的妻子离开了我,让我失去了生命中最后一个依靠之后,我随即开始怀疑自己的一生都像自己的理想一样是一场梦,我确实一下子滑向疯狂的边缘,也可以这样说,如果不是那天突然遇到了他,遇到了正被追杀的第六号情报员的话,我肯定已经疯了。拷问我的警察当然无法听懂,没有我那天亲身的离奇经历,谁又会真听得懂呢?

    但我遇到了第六号情报员,他突然而及时的出现改变了一切,他的突然出现挽救了我,他的故事让我震惊,让我忘记了自己的烦恼和痛苦,也让我根本没有机会发疯。


    “你被人追杀?”我盯着他,用眼睛发出了这样的疑问。

    他点点头。

    “被谁追杀?”我又用眼睛问。

    被那些追杀你的人追杀。他这样回答,这句话当时让我一愣,不错,我很烦恼,处于崩溃的边缘,甚至有自暴自弃自杀的倾向,但我并没有被人追杀。一愣之后,我就忽视了这句话,直到后来我在他的指引下窃取秘密文件发现了关于我的真相之后,我才又想起他的这句话。不过,那是五个月以后的事了。

    我用眼光看着他,传递了不可思议的复杂表情。既然是最优秀的情报人员,就应该战斗在敌人的心脏,就算回来休假,也绝对没有道理被人追杀……

    他一定看出了我眼中的复杂表情。他再次神秘地对着黑洞洞的天空长长叹息了一声。你真想知道?

    我连忙点点头,随即又加重语气说:“是的,我想知道关于你的真相!”

    好,我告诉你,不过,他用深邃而凌厉的目光瞪了我一眼,你得为我保密,这涉及到国家的前途和民族的兴衰,不是一件小事!

    我郑重其事地点点头,刚刚想对天发誓,他挥手制止了我。不必了,我信任你。

    他信任我?我心里热乎乎的。这时他补充了一句:这个世界上如果还有值得信任的人,那就是你。我们其实是一类人,甚至可以说,我们是一样的。

    我当时的感动可想而知,但感动是感动,我还是有自知之明的。“006,我怎么能和你相比,你是伟大的独行大侠,你不受他们约束,更不会被人家欺负,你的职业是如此神秘和伟大——”

    我的职业?他脸上出现不解。

    “是呀,我是说,我到现在还是一名朝不保夕的打工仔,可是你的职业是间谍,为国为民深入虎穴的孤胆英雄——”

    间谍不是一种职业!他毅然地打断我,间谍是一种理想!

    一种理想!我听得心里更加热乎乎的,没有想到,今天在深圳的一角,竟然有人和我谈起理想。我不正是一直在为自己心中的理想而窝囊地活着吗!我不正是把心中的理想作为自己终身的职业而痴心不改吗!

    但不知出于什么心理,我继续嘀咕道:“你当初选择的单位好,竟然让自己的理想和职业重合了,他们派遣你到国外去当间谍——”

    没有人派遣我到国外,我也没有被分配到国家安全部。他冷冷地说,显然对我的不解有些不满。十年前,我为了理想背井离乡远赴重洋留学,完全是自己的选择——

    “你到海外留学?你选择学习什么专业?”我忍不住再次打断他。

    当然是选择学习文科,学习政治经济和哲学!他平静地说,在学子们都蜂拥而出学习科学技术知识的时候,我知道,只有先进的科学技术并不能救中国,当初孙中山先生留学美国,弃医从政,吸取美国三权分立的学说,创立了具有中国特色的三民主义,提出五权分立理论;当初留学欧洲的周恩来和邓小平协助毛泽东主席,吸收德国人马克思的社会科学和哲学理论,推翻三座大山,建立了新中国。他们都是吸取了西方的先进的政治和哲学思想。

    这些话从006嘴巴里平静地流出,在我心中激起了千层涟漪。我激动得嘴巴都微微颤抖起来。此人是谁?他为什么——我急于想知道关于他的真相,我开口问道:“这和你的职业,不,这和你的理想有什么关系吗?”

    在远处霓虹灯的映照下,我清清楚楚看出他脸上的表情有了明显的变化,是一种忧郁,还是一种深思?这时他的意思又传进我心里。

    出国之前,我对西方充满了向往,对自己的国家很多事情都非常不满意。但到了西方,特别是在那里站稳脚跟后,通过自己的观察,通过自己的耳闻目睹,我看到了很多以前没有看到的,正是这种见识让我越来越热爱离开的祖国。而且,在学习和工作中,我也了解到,西方对中国的种种刁难,以及他们借助自己经济实力建立起来的国际经济和政治秩序剥削中国和其他第三世界的情况。作为一个为了祖国强大而负笈留学的海外游子,我开始思考如何报效祖国。后来,我想到,有一个便捷的方法,那就是为祖国提供情报,给祖国提供有用的信息——于是,我走上了这条我一直称为理想的不归路——

    “你一定非常优秀,取得了巨大的成绩。”我由衷地赞叹道,“不然你不会得到006这个代号,而且,海外那些情报机关也不会一路追杀你到深圳!”

    不对,不是他们追杀我!


    你可不可以不要打断我,我的时间不多了。他恳求道,随即在假装看手表时,拿那双机灵的眼睛警惕地四下扫了一遍。

    我这才感到事态的严重性,我也马上警惕地四下扫视了一周,然后闭上了自己的嘴巴,用心听他的讲述。

    

    那些年我提供了很多对我们国家和民族有用的情报,其中大多是揭露了西方反华势力对中国进行和平演变的阴谋诡计。我的很多情报对于提醒我们国家和人民警惕西方的颠覆和破坏具有极其重要的作用,这点也得到国安部高层的肯定,你看,我的006编号不是浪得虚名。我刚才告诉过你,我选择的是一种理想,而不是充当间谍这种职业。我不为钱不为名不为利,只为理想,愿意作默默无闻的无名英雄。这里我得强调一点,我不是出卖灵魂的那种间谍,更不是被人利用的间谍,我对很多问题有自己独立的看法,我的精神也一直是自由的,热爱中国热爱人民,这种爱不是盲目的,也没有被爱蒙住我的眼睛。

    我说自己对很多事情有自己的看法,这里可以举个例子,对于和平演变,我就有自己的看法。中国改革开放了十年,特别是苏联东欧解体后,西方反华势力决定要对中国进行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也就是和平演变。但实际情况是什么呢?实际情况是,他们要中国快速融入国际新秩序,要中国按照他们的方式方法进行改朝换代而不是渐进式的政治体制改革,他们这样做受到一些人的欢呼。可是大家也没有想想,以当时中国的国力和人口素质,任何和平演变都将造成不可收拾的局面,中国分裂还不是最大灾难,中国有可能永远沦为向西方输送原材料的二等国家。所以,我当时是反对和平演变的,这也是我为什么出全力收集西方反华势力试图颠覆中国的企图和计划。现在的所谓国际秩序和游戏规则是西方人完全在自己利益基础上建立的,中国必须强大到可以参与修订甚至建立新的国际秩序的时候,才能够一股脑儿地融入。

    后来情况渐渐发生了变化,这其中最重要的因素,就是我们国家经济发展迅速,国力也日益上升。加上我们国门打开,人员出入自由,资信流通顺畅。正是在这诸多因素下,我渐渐发现一些问题,例如,中国出现了大面积的弱势群体,中国的贫富悬殊、城乡差距(10倍)竟然超过了世界上所有的资本主义国家,贪污腐败情况已经在全世界遥遥领先,把所有资本主义国家甩在后面——

    你可能不知道这些消息对一个置身海外,躲在阴暗的角落里为共和国卖力也卖命的间谍的影响。当我从报纸杂志上看到一个个贪官污吏腰缠万贯移民海外,或者潜逃到西方的时候,我的心情是灰暗的,我心中在问:中国到底怎么了?

    这些表面现象是促成我思考的主要原因,但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因素也不能不提。那就是这些年,我一直在搜集西方对中国的和平演变政策和策略,可以说,我的工作是卓有成效的,和共和国卫士们一起一次次阻止了西方的图谋。到如今中国不但经济上日益强大,政府也通过各种改革措施加强了国家安全保障。这时,我开始思考另外一个问题,那就是,一个强大的中国,一个拥有十三亿人民的古老而现代化的中国,一个拥有世界上最多军队的强大的国家,是否还有必要害怕一些西方国家的和平演变?

    于是,我对自己再继续提供揭露和平演变的情报失去了信心,或者说,我不再认为自己的情报对共和国的安全和人民利益有那么大的作用。

    我开始接触从中国出来的新移民,留学生和官员,我为此到处走访唐人街,也到了美国富人最集中的纽约长岛等处实地考察和采访,我所见所闻,和我心中或者说和我从数字统计看到的中国如此天差地别。无论是中国自己还是联合国的统计,中国都是一个人均收入排名远远落后,仍然可以用贫穷来称呼的国家,可是我看到的这些官员,这些新移民却富可敌国,让美国富人自愧不如。我想来想去,结论只有一个:我们的国家又回到了人剥削人,贫富严重分化的年代。

    我继续深入研究这些表象。大家都知道,有改革就有痛苦,要实行市场经济就一定有一部分人先富起来,再退一步说,贫富悬殊不可取,但也绝对比共同贫穷要前进了一小步。可是,杨文峰先生,你听我说。问题的症结不在这里,事情的真相也远不止于此。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杨恒均【百日谈】之001:谍影重重(一至五)
  • [百日谈]之002:叛逃(二十四、尾声)
  • [百日谈]之015:台风,来吧!
  • [百日谈]之020:最后一个汉奸
  • [百日谈]之002:叛逃(二十二、二十三)
  • [百日谈]之002:叛逃(二十、二十一)
  • [百日谈]之002:叛逃(十八、十九)
  • [百日谈]之030:祥林嫂(故事新编)
  • [百日谈]之002:叛逃(十六、十七)
  • [百日谈]之002:叛逃(十四、十五)
  • [百日谈]之002:叛逃(十二、十三)
  • [百日谈]之002:叛逃(十、十一)
  • [百日谈]之002:叛逃(八、九)
  • [百日谈]之002:叛逃(六、七)
  • [百日谈]之003:我的老师(散文)
  • [百日谈]之002:叛逃(四、五)
  • [百日谈]之002:叛逃(二、三)
  • 杨恒均[百日谈]之002:叛逃(引子,1)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