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国际新闻]
   

中国人你是我们的好朋友:陈维明赴叙来信之(5)
(博讯北京时间2012年12月02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你是我们的好朋友)
    中国人你是我们的好朋友:陈维明赴叙来信之(5)


    朋友们:
    当我写出第四封信到现在已有三个多星期过去了,相信这段时间你们一直在为我的安全担心。但这三周多的时间内我是处在安全地带,当然这些安全地带也并非真的安全地带,我去的那几个地方,前后都遭到轰炸,在叙利亚前方与后方是没有真正差别的。
    三周以前,当我随着自由军攻下那所城镇后,我希望随着部队推进,但负责我安全的玛哈迪医生没有批准我的要求。他说你有更重要的工作要做,你现在是阿拉伯世界一个相当知名的人了。不但阿拉伯的新闻媒体,西方媒体,英语、法语、荷兰语都对你作了报导。我接到上面通知,要你立即返回伊斯坦布尔参加一个重要的国际活动。后来我才知道是一个国际马拉松的宣传活动。在我参加宣传活动期间,叙利亚的形势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叙利亚反对派在国际社会的支持下已基本联合成统一阵线,产生了新的领导人,国际社会对反对派支持的力度也进一步加强。
    参加“马拉松”国际宣传活动后,我又再次进入叙利亚,我依然想与部队继续推进,但是没有批准。我说,我不是一个来这里作秀的外国人,我是一个战士,我要象一个普通的叙利亚民众,一个战士一样,为叙利亚的自由民主而战斗的。他们说你已经参与过战斗,我们更需要你的影响力,让国际社会对我们有更多的关怀,而国际社会的多一份关怀,将使我们少一份牺牲。而你作为艺术家,你也接触了不同的群体,看到了战争的残酷,看到战火波及的村庄与和平的村庄的对比,已经有足够的体验。
    (我参加叙利亚国际马拉松宣传活动)
    中国人你是我们的好朋友:陈维明赴叙来信之(5)


    (我参加运送物资)
    中国人你是我们的好朋友:陈维明赴叙来信之(5)


    接下来的时间,我随着物资运输车到达难民营与医疗营。到难民营的那一天,天正好下着小雨,满地泥泞,他们用气油桶在烧水,水是由水灌车运来的,孩子们就勺着水洗脚。整个难民营物资 奇缺,连帐蓬都 不够,晚上叙利亚非常地寒冷,不知失去家园的孩子们如何地度过。当我们起程离开这些孩子们时,在泥泞的路上他们跟着我们一程,又一程,面对一张张小脸,面对一双双期待的眼睛,可是我口袋里连一颗糖都没有。我感到特别的难受,眼眶都湿了。
    (与难民营的孩子们)
    中国人你是我们的好朋友:陈维明赴叙来信之(5)


    (难民营洗脚孩子)
    中国人你是我们的好朋友:陈维明赴叙来信之(5)


    跟着物资运输车我还到了素有泉水之称的塞雷德卡尼,是我刚结识的朋友屋劳特的家乡,前些天我们还在一起庆祝他的家乡解放,自由军完全控制了这个城市,但由于没有制空能力,不久遭到政府军飞机的轰炸,死了60多人,由于该城市在土尔其边境,土尔其的村镇也被波及了。他们给我看了手机拍下的照片,房屋完全被炸毁了。我跟马哈迪谈到制空的问题,他说利比亚战事一起,欧美不久就设立了禁 飞区,而我们这里已有大量的平民死于飞机轰炸,大马士革、阿拉颇、塞雷卡都有,但是欧美还是没有提出这一法案。马哈迪说到此神色黯然,我想到西藏已有80多藏人自焚,欧美国家的也没有提出强烈的抗议,一时也无语以对。
    在运送物资过程中,我们碰到一队来自利比亚的访问团。他们一行4人,在卡扎菲时代全都坐过牢,一个是10年,一个是7年,一个是4年还有一个是4个月。我们讨论阿萨德与卡扎菲的下场是否一样,大家认为是一致的,阿萨德不会有更好的下场。他们给我看了卡扎菲被打死的录像,我说已看过了,那天我正在外州做雕塑,得了卡扎菲之死的消息,一个人买了醉。我说很想知道是那位英雄打死卡扎菲的,他们说为了他的安全被保护了起来,欧美媒体也没有能采访到。希望世界上所有的独裁者都会得到同样的下场。
    我去了一个医疗营慰问伤员,碰上了一个不久前见过面的自由军战士,他激动地握着我的手说,我们又见面了。我感 到他的手冰凉冰冷,软弱无力。我第一次见他时,他的手是那样的有力具有温度。在战争中人是那么地无常无测。我说,你大难不死,我有缘与你再次相见,相信我们还会再见面的。我说话时泪水在脸上滚,因为他伤得很重,到叙利亚胜利的那一天,只要他活着,我相信我们会有第三次相会。在医疗营我还抽空为他们画了几张人物速写,我用一截炭精条,在几分钟之内把他们的形象维妙维肖地跃于纸上,都啧啧称奇。
    (受伤的战友)
    中国人你是我们的好朋友:陈维明赴叙来信之(5)


    中国人你是我们的好朋友:陈维明赴叙来信之(5)


    中国人你是我们的好朋友:陈维明赴叙来信之(5)


    在访问期间我还参加了一个叙利亚人的婚礼。他是马哈迪叙利亚大学的一个同学,药剂师南索拉特。当新娘亲郎入场时,我竟然听到了熟悉的音乐“好朋友再见”。这是南斯 拉夫电影“桥”的主题歌。这个音乐一下子让我与这个婚礼进入一个共同的境界,它也让这个婚礼充满了一种悲壮与英雄式的情调。我按奈不住激动,如它乡遇知已,踏着旋律,唱着舞着起来。在场的人都很惊讶,这个中国人竟然会唱他们喜欢的歌曲。我告诉他们不仅仅我会唱,几乎我这样年龄的中国人都会唱这首歌。
    婚礼中他们还唱起了叙利亚民歌,马哈迪告诉我歌词大意是:
    妈妈,妈妈,我要上战场,上战场
    我的朋友都已上了战场
    我还留在家里不是个好男儿
    我要上战场
    妈妈,妈妈我要上战场!
    于是我们挽起手来,和着音乐唱了起来“妈妈,妈妈我要上战场……”
    他们还给我看了这首民歌的录像,我看到了唱歌的人中有穿着政府军服的人。他们说这首歌在我们这里彼此都爱的歌曲。它使我想起了天安门广场的学生唱“血染的风采”,这首歌不也是屠杀学生的军人与学生共同唱的歌曲吗?一个专制社会无论民族有多么的不同,但都会有一样的社会现象。由于任务在身,我们没等婚礼结束就离开了,外面还时不时地传来炮声,战争再残酷,也没有让人们生活的脚步停顿下来,炮声成了婚礼的礼炮。
    中国人你是我们的好朋友:陈维明赴叙来信之(5)


    在筹集与运输物资过程中,我们还去了一些村镇,拜访了一些人权与反对派机构。随着运输车,我们还来到库尔德人村镇,我拜会了那里的长老并住了几天。库尔德人历史上在阿拉伯世界中,一直是一个多灾多难的民族,他被分割在几个不同的阿拉伯国家内,他们追求自由独立的愿望没有停止过,但西方世界为了阿拉伯世界的稳定,少有支持这个民族的正义独立斗争。
    这次我有机会参加一个库尔德人的会议,并与长老交上朋友,使我对这个民族的过去,现在有了一些了解,特别是在这一次叙利亚反对阿萨德独裁的自由战争中,库尔德人所扮演的角色。库尔德人骁勇善战,又心地善良,我和他们同起同睡,盖的是毛毯吃的是麦饼、橄榄、酸奶还有黄瓜西红柿,喝加糖的茶。每到一处,他们必定端茶待客,我每天都会喝上好几杯。当介绍我认识后,他们都 会竖起大母指,发出“新新新”的声音,这个声音在阿拉伯语中就是Chinese。库尔德人都 是穆斯 林,很爱干净,如厕不用手纸,用水冲洗,然后用肥皂把手洗干净。他们每天要向真主作五次祈祷,祈祷前不但手脚要洗干净,还要将口漱洗干净,否则会被认为对真主的不敬。
    我参加过库尔德人的会议,谈得最多的是建立库尔德人自由军与争取独立的问题。长老说,我们是一个非常不幸的民族,这个世界几乎所有的民族独立都得到了结果,没有结果的也在受到西方世界的支持,我们是一个不幸的例外。但这并不能使我们放弃独立的愿望,民族的独立是一个民族的生命,如果我们放弃了,作为一个民族他的生命也就停止了。
    这次阿拉伯民主浪潮,使我们有了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由于叙利亚反对派与叙利亚阿萨德政权处在交火之中,阿萨德政府派人与我们接触,希望我们能在这个关键时刻,站在政府这一边,政府为此将考虑战后库尔德的独立问题。但我们绝不与阿萨德这个独裁政府结盟。我们所有的库尔德组织都有一个共识,我们不能为了独立而出卖正义。我们要与叙利亚自由军结盟,在反对独裁的战争中赢得我们民族的独立。现在我们库尔德的各个组织营地,与叙利亚的各自由军营地结成了反阿萨德独裁联盟。当然也有为数很少的库尔德人,受了阿萨德的诱惑,在帮阿萨德政权。
    长老说随着我们与叙利亚反对派在战场上的推进,许多库尔德人的村落已不为政府所控制,已处在实际的库尔德人自治的状态,就象我们这个村镇一样,这样的状态将会越来越多的库尔德村所有,我们几个世纪的梦想正在成为,已经成为现实。
    库尔德人的独立运动,让我很容易联想到西藏民族,这个民族在与我们汉民族遭受中共暴政的迫害的同时,更多了一份民族压迫。与库尔德人不同的是,藏人作为一个以慈悲为怀的佛教 民族,他们不是拿起武器反抗,而是以自焚的方式,反抗着中共的民族压迫。但是冷血的中共政权对此,仍然无动于衷。我想这个世界上的独裁者可能唯有懂得的语言就是武力。但是一个少数民族的力量实在微小,他们只有与整个自由民主的力量结合起来,成为一个分子,才能显出力量来。
    库尔德人几乎个个都是会使枪的战士。我在库尔德营地,长老教我切实的实弹射击,以及种种有关军事训练。这些训练不但使我作为一个战士有了应有的能力,更重要的是在训练中让我感到,自由不仅仅是一种思想,一种权力,自由还有着一个与它密不可分的拿 枪的权力与用枪的能力。
    中国人你是我们的好朋友:陈维明赴叙来信之(5)


    中国人你是我们的好朋友:陈维明赴叙来信之(5)


    我所到之处,当介绍我这个中国人,不但给他们许多帮助,不久前曾经到过前线,与他们一起参加战斗,许多人都感激地与我拥抱,称:“你真的是我们的好朋友!”
    朋友们:三周多的时间在平常的生活中是一个很短的时间,但每天都在经历一个国家,一个民族的自由战争中的我,太多的画面,太多的故事,太多的感情,让我的时空有了不同的感觉,有时,一个画面停留在我的眼框内也许只有弹指一刹,但它仿佛已是几个小时,几天,更长的时间。所以在叙利亚的时间虽然不长,但于我来说是生命中一个小站,人生中的一个阶段。
    这一封信就写到这里,在写这封信的过程中,不知如何心里老是回响着那晚婚礼上的歌,这首歌曾经燃烧过我当年轻之时的心,相信你们,我的朋友们也是同样。我把能回忆出来的歌词与朋友们共同来结束这封信。
    啊好朋友再见!
    好朋友再见!
    那一天早晨,从睡梦中醒来
    侵略者闯进我的家
    啊游击队啊!快带我走吧!
    我实在不能再忍受
    
    好朋友再见!
    好朋友再见!
    如果我在战斗中牺牲
    你一定要把我埋葬
    请把我埋葬在高高的山岗上
    再插上一朵美丽的花
    
    啊好朋友再见!
    啊好朋友再见!
    当人们从这里经过都说是一朵美丽的花。
    
    向一切关心我的朋友们及我的家人问好,并因我给你们带来的不安,致以深深的歉意。
    想着你们的朋友陈维明于叙利亚
    2012、12、2
    中国人你是我们的好朋友:陈维明赴叙来信之(5)


    中国人你是我们的好朋友:陈维明赴叙来信之(5)


    (陈维明叙利亚来信由中国民主女神像基金会提供)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690728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我已在前线:陈维明赴叙利亚支持反独裁自由战争来信(之4) (图)
·雕塑家陈维明赴叙利亚支持反独裁自由战争来信(之3) (图)
·雕塑家陈维明赴叙利亚支持反独裁自由战争来信(之2) (图)
·雕塑家陈维明赴叙利亚支持反独裁自由战争来信(之1) (图)
·著名雕塑家陈维明前往叙利亚前线帮助反对派 (图)
·雕塑大师陈维明讲述在台湾金门签订合同与被毁约经过
·雕塑大师陈维明起诉中华民国总统马英九新闻发布会在纽约举行(多图) (图)
·雕塑大师陈维明控告马英九新闻发布会明天举行
·民主女神创作者雕塑大师陈维明委托叶宁律师纽约起诉中华民国总统马英九
·陈维明:平反六四说法不正确 (图)
·陈维明将在纽约时报广场上演行为艺术讽刺中共专制 (图)
·陈维明的六四行为艺术:王维林挡坦克将在纽约时代广场上演
·视频:艺术家陈维明日本讲话 听众反应热烈
·雕塑家陈维明赴日宣传“民主女神像”接受樱花电视台专访 (图)
·陈维明到达台湾,机场受到特别关照
·海外发起“送民主女神像给中国” 陈维明发布暂立金门效果图 (图)
·雕塑​​家陈维明在洛演讲会 谈六四开启人权创作之路 (图)
·陈维明《自由之路》发行满月 再援艾未未言论与创作权 (图)
·文艺理论家李劼说陈维明是中国当代的罗丹 (图)
·陈维明:罪人没有资格为六四平反
·陈维明在洛声援艾未未 评艺术冲撞禁区是本份
·雕塑家陈维明《天安门大屠杀》复制品运抵北京郊区
·陈维明为"六四"二十周年制作大型浮雕泥稿完成(图)
·陈维明,未来的中国版罗丹/李劼
·陈维明“六四”雕塑测试香港“一国两制”/晨光
·陈维明妻子二幼回香港知联会的信
·陈维明创作《西藏自由之路》的雕塑过程
·我为爱得蒙.海拉雷(Edmund Hillary)雕塑大型铜像/陈维明(图)
博客最新文章:
  • 潘一丁直面公道正義和強大中國美國政客們,你哋對香港感到束手無
  • 百家姓冤满嘴胡言乱语,满眼乌烟瘴气,蚂蚁帮狗随正主郭瘟龟,终得
  • 纪念堂港大學生會為恐怖主義招魂引發公憤高校紛紛割席劃線正道直
  • 中华正国接种“复必泰疫苗”利己利人“疫苗护照”助市民出行便利
  • 江中学子(视频)江西宜黄官员棚改拆迁暗箱操作导致邹引娇家破人亡
  • 李芳敏14400017我必使你的名被萬代記念;因此萬民都必稱讚你,直到永永
  • 王星星中共毒害澳洲
  • 李芳敏14400014她身穿刺繡的衣服,被引到王的面前;她後面伴隨的童女,也
  • 王巨烛光之夜
  • 金光鸿金光鸿律师YOUTUBE视频“革命改变中国”,欢迎访问
  • 李芳敏1440009你的貴妃中有眾君王的女兒;王后佩戴著俄斐的金飾,站在你
  • 蔡楚蔡楚:谈谈四川的赶场和摆地摊(多图)
  • 李芳敏1440006神啊!你的寶座是永永遠遠的,你國的權杖是公平的權杖。
  • 人民最大美方觊觎香港金融地位,中央撑腰坚定一国两制
  • 李芳敏14400025我們俯伏在塵土之上;我們的身體緊貼地面。
  • 谢选骏博讯20年博客遭到锁喉断气——损失过亿!
  • 李芳敏14400024你為甚麼掩面,忘記了我們的苦難和壓迫呢?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