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国际新闻]
   

欧洲议会选举 新自由主义被弃
(博讯北京时间2009年6月14日 转载)
    
    来源:法国国际广播电台
     刚结束的欧洲议会选举,瑞典的“盗版党”(Pirate Party)以支持盗版为政纲,在瑞典的18个席位中偷袭得手,历史性取得第一个欧洲议席;“拿着蓝旗反蓝旗”的英国的英伦民族党(British National Party)成绩更是骄人,取得两个议席……选举结束了,在野党,政治取态偏右的政党取得了重大的胜利,欧盟执行委员会主席巴洛佐指那是“欧洲拥护者的胜利”。但在这些如足球比分的“胜、负、和”背后,这次选举却点出了两个欧洲发展的重大障碍。 (博讯 boxun.com)

    
    永远的第二名:欧洲选举作为本土政治的次级选举
    
    西谚有云:“There’s nothing wrong to be No.2”,但假如每次都是别人的嫁衣裳,这似乎有点问题。套用在欧洲议会选举上,这却是一个活生生的写照。虽然欧洲议会是欧盟内唯一可以由市民直接参与的机关,但市民对这个覆盖整个欧洲的议会却不感兴趣。自1979年第一次欧洲议会选举开始,投票率不断下降,由62%降至今年的43%。事实上,与其说市民把欧洲议会选举视为选出自己欧洲代表的选举,倒不如说是一个本土政治的中期检讨。由于欧洲议会的议席任期为5年,市民往往会借欧洲议会选举来表达他们对政府的满意程度,分析家也会视之为政府表现的成绩表。此外,政府也会把一些地方市议会选举与欧洲选举挂单,进一步淡化了欧洲议会的独特性。以英国为例,今次欧洲议会选举和部分地区市议会一同举行,结果成为了布朗的民望调查。按英国传媒的街访,部分选民的投票取态为“向政府说不”,至于哪个政党赢得了哪个议席,会组成一个什么样的议会,他们却不太在乎。同样地,政党对于这些欧洲议会选举也不太热衷。较大的政府出选的人士大都是一些在本土无心恋战或临近退休的政客,或是一些略有名气的专业人士参选之起点,同时所做的文宣工作也不如本土议会的多。在大党半力出战的情况下,一些意识形态极右及极左的小党往往可以突围而出,法国的勒庞父女及是次的“盗版党”便是最好的佐证。最终,欧洲议会成为了民众及政党心目中永远的第二名,欧盟与民众的距离愈走愈远。
    
    “Less is More”:左翼的本土与向右转的欧洲
    
    然而,撇除了那些只为“向政府说不”的民众外,欧洲议会那右倾的结果却点出了欧盟政治与本土政治的分别。自金融海啸以来,各国政府均由资本主义的自由市场经济,慢慢走到凯恩斯学派的政府主导经济。在这个后资本主义年代,政府选择以主动出击的形式,投放大量的金钱来刺激本土经济。这些左翼经济思想的重新兴起,却没有转化为左翼政党在欧洲议会的资产。反之,疑似带有种族主义色彩的右翼政党英伦民族党却顺利取得两个席位,可以在欧盟内反对英国加入欧盟。归根究底,旧欧洲的市民觉得新欧洲的市民抢了他们的饭碗,旧欧洲的社会觉得新欧洲的金融体系残缺不全,但在欧洲市场一体化的情况下却不能坐视不理,结果不是“我们”的人却拿了“我们”的钱,自然相当的不高兴。于是,他们选择了一些右倾甚至排外的政党,宣泄他们对欧洲进一步深化融合的不满。所以,这次结果不尽如巴洛佐所指的“欧洲拥护者的胜利”,反之笑到最后的却是“疑欧派”的一众右翼团体。由此可见,未来欧洲的路走向政治之间的合作多于超国家个体的整合,由深化并扩大欧洲执行委员会的权力退回以主权国家为主导的合作模式。更重要的是,市民透过是次欧洲议会选举反映了对欧洲以往左翼政策的不满,在现时欧洲各国还是以左翼政府执政的时期,为免出不可预料的乱子,确认《里斯本条约》的时间也许会被拖长甚至要求条约再作修改后才出台,欧盟的改革道路只会更见崎岖。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印尼泛左翼组新政党抗衡新自由主义
  • 从救灾行动看自由主义的教条
  • 一周新闻聚焦:纪念王小波逝世十周年,其意义依然是自由主义
  • 欧洲议会选举 新自由主义被弃/陈伟信
  • 中共的新(不)自由主义也必失败/陈叶军
  • 汪晖:一九八九年和“新自由主义”的历史根源
  • 从自由主义民主到世界主义民主/王晶宇
  • 自由主义民主之反思/翟小波
  • 世界范围的反新自由主义浪潮/郑彪 
  • 对中国新自由主义的批判/卢麒元
  • 新自由主义30年祭/刘炎
  • 奥巴马新政与新自由主义的终结/严海波
  • 新自由主义为何不能成普遍模式
  • 新自由主义与女性廉价劳动力市场的形成/佟新
  • 仲大军:中国的新自由主义仅仅是一小部分人的自由和主义
  • 自由主义与社群主义之争的儒家视角/郑志宝
  • 论伪自由主义者和伪道德家/张星水
  • 新自由主义进入危机和终结阶段/大卫·M.科茨
  • 没有“进步”的自由主义/高全喜
  • 红卫兵诗人郭路生被“自由主义”绑架
  • 后现代主义、新自由主义、文化和人性/马歇尔·萨林斯
  • 社会乱象是“新自由主义”之祸/彭安玉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