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国际新闻]
   

金三角:一代毒枭坤沙虽死 毒品勾当长存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11月02日 转载)
    
    来源:亚洲时报
     世人所知的“金三角之王”坤沙(Khun Sa)终年73岁。作为世界最知名的毒枭之一,他在缅甸以及其它国家,有著非常牢靠的保护人和关系。 (博讯 boxun.com)

    
    坤沙在1996年向缅甸当局缴械投降,之后就在缅甸秘密情报机构保护的一所房子里与世隔绝,度过了人生的最后一段时间。这说明缅甸执政的军阀非常想让他闭口。虽然他投降了,但缅甸的毒品继续流向世界各地,这说明他所创建的贩毒网络,即使没有了他仍完好无缺。
    
    坤沙也许是缅甸贩毒界最丰富多彩、也是最有争议的人物之一。早在1990年1月,纽约布鲁克林区联邦大陪审团就判定他贩毒,但他仍在靠近泰缅边界、就在泰国湄宏顺(Mae Hong Son)对面的贺蒙(Homong)大本营,过著舒适的生活。笔者曾在贺蒙会见过他两次。事实上,媒体经常所说的“这个臭名昭著的毒贩”,并未受到追捕。
    
    跟媒体在1980年代和1990年代初描述的不同,贺蒙并非是外界想象中的那种“丛林藏匿之地”。事实上它是个繁华的城镇,有商品充足的商店、宽阔的市场以及路况良好的公路。超过1万人居住在果树丛中的木屋和混凝土房子里。篱笆和花园受到精心修建。
    
    这里有几所学校,一座佛教寺庙,一家配备有X光机和手术室的医院。这所医院由来自中国大陆的合格医生经营。这里还有录像厅,卡拉OK,两家旅馆,一家迪斯科舞厅,甚至还有一个具有小路、板凳和中国风格亭子的公园。这里有可拨打国际长途的两个商业电话亭。
    
    这儿有一座“文化博物馆”,展览当地手工艺品、历史绘画和照片。还有一座在建中的水力发电站,以取代向贺蒙供电的柴油发电机,但从来没有完工。其它不同寻常的建设项目,包括一个18洞的高尔夫球场,供那些来坤沙经营的珠宝中心购买宝石的泰国、台湾、新加坡、香港、马来西亚、韩国和日本商人使用。坤沙年轻时酷爱高尔夫球,在高尔夫球场上结识了好些有重要影响力的朋友。
    
    当时他是世界上最重要的通缉犯,但事实上没有人追捕他。他住在一所单层的混凝土房子里,周围是受到精心照料的花园,花园里有兰花、松树和草莓。他的房子周围自然也不乏碉堡和防空武器以及全副武装的士兵。有一次他在接受采访期间告诉我说,“我有一支军队,所以我是自由的。瞧瞧可怜的昂山素季(缅甸反对派领导人),她没有军队所以受到软禁。”
    
    自组民兵对抗国民党军
    
    坤沙1934年生于掸邦北部的一个小村落,母亲是掸族人,父亲是华人。3岁时,父亲去世,母亲改嫁。但2年后母亲也去世。
    
    他的三个同母异父的兄弟上教会学校,年幼的坤沙由他的华人祖父抚养。他祖父在掸邦北部罗伊莫(Loi Maw)山区种植鸦片。他仅有的正式教育,就是在一所佛教寺庙当小僧那几年。有一次我采访他时注意到,他所有信件都要让别人念给他听,回信则是口授,由别人记录。
    
    坤沙最初的战斗经验,来自跟中国国民党部队的小规模冲突。1949年当毛泽东在中国大陆取胜时,有数千名国民党士兵退到缅甸境内,1950年代初在罗伊莫建立新基地。他们想靠在缅甸取得的新庇护所“解放”大陆。
    
    这支国民党部队的到来,在当地人中引起了恐慌,因为它向当地人征税、强迫他们服兵役,并鼓励他们种植鸦片以资助他们的“秘密”军队。坤沙16岁时组建了自己的武装,对抗入侵者。到1960年代初,他那支小型私人军队甚至得到官方承认,并在名义上受缅甸军队节制。
    
    仰光政府当时想出的对付国民党部队以及分离主义者的方法,就是组建地方民兵组织。政府的计划是拉拢尽可能多的地方军阀(主要是没有政治野心的土匪和私人军队指挥官),支持缅甸军队,而政府给他们的好处是,准许他们使用政府控制的掸邦公路和城镇走私鸦片。缅甸政府希望,地方民兵组织能依靠鸦片贸易自给自足。
    
    这些原本应打击叛乱的军阀,遂利用鸦片贸易所得,加强自己的私人军队,在泰国和老挝的黑市上购买军事装备。他们中的一些,包括坤沙的军队,很快比缅甸军队自身装备得更精良。
    
    坤沙33岁时决定挑战国民党军队的支配地位。1967年5月,他从掸邦北部的山区出发,带著大批士兵护送16吨鸦片,前往老挝一个叫班坤(Ban Khwan)的小村落。途中还有更多的毒贩加入他的队伍,当到达掸邦东部的景栋(Kengtung)市时,他那支由500士兵和300头驴子组成的队伍,绵延超过一哩。
    
    他的护送队跨过湄公河时,国民党军队紧急出动进行拦截。双方之间的激烈交火持续了几天,但战斗结果至今外人也不清楚。当时老挝皇家军队总司令在附近有几个加工海洛因的工厂,派遣老挝空军轰炸了当时双方交火的地方。有人说,他骗过了坤沙和国民党军队,卷走了那批鸦片。其它消息来源告诉笔者说,那批鸦片早已售出,坤沙随后在泰国进行第一批重要投资。
    
    1969年他试图与掸邦叛乱组织联系,也许是想倒戈,却被逮捕并被监禁在曼德勒,他的部下转入地下活动。当局给他定的罪名是试图与叛乱分子联系和叛国,而不是走私毒品。因为当时政府非正式同意他从事毒品交易。
    
    1973年4月,他的部下在丛林绑架了两名在掸邦首府东枝(Taunggyi)工作的苏联医生,缅甸政府出动一个师的兵力营救他们。但营救行动并未达到目的,直到1974年8月这两名人质据说才被无条件释放。非常奇怪而且非常巧合的是,坤沙不久后也出狱。后来有人披露说,在泰国北方军司令的帮助下,双方谈判交换俘虏。
    
    广泛结识名人
    
    坤沙后来潜到泰国北部清莱(Chiang Rai)省的满星迭(Ban Hin Taek)建立了新总部。
    
    他的所谓“掸邦统一军”(SUA)名义上是为掸邦脱离缅甸独立而战,但实际上只不过是护送鸦片走私和保护海洛因加工厂的毒品军队。1982年,泰国军队决定对他采取行动,坤沙及其军队被赶出满星迭。但他们不久又建立了一个新基地,这次是在缅甸的贺蒙。
    
    此时他已经成为世界上最重要的通缉犯之一。美国时任驻泰国大使布朗(William Brown)称他是“世界面临的最坏的敌人”。尽管如此,到他那并不神秘的大本营拜访他的名人,还是络绎不绝。
    
    这些拜访者包括美国模特儿布罗克特夫人(Lady Brockett)和她的丈夫布罗克特勋爵。布罗克特勋爵曾跟英国的查理斯王子有交往。坤沙甚至送给布罗克特夫人一双他自己设计的镶嵌有红宝石的鞋子。
    
    坤沙在美国也有重要的朋友,其中包括越战英雄格里兹(James "Bo" Gritz)。此人大多数时间,都在寻找美国战俘和那些在印度支那失踪的美国人。格里兹到贺蒙的旅行,据说得到了曾经以独立身份竞选总统的美国德州石油大亨佩罗(Ross Perot)的资助。
    
    在泰国,坤沙的代表与该国情报机构有非常密切的关系,而在缅甸这边,他的组织在东枝设有正式的贸易办公室。
    
    现任缅甸军政府中二号人物貌埃将军(Maung Aye)在担任缅甸军队东部指挥官时,从未跟坤沙的军队交火。也许正是因为坤沙在缅甸高层中有关系,他才在1996年1月缴械投降,解散自己的私人军队。他随后跟他的情妇、4名年轻的掸族女子,迁到仰光退隐。
    
    坤沙是主动投降的,他并不是“被抓”,而他这么做是为他自己及其家人着想。缅甸政府对给他的回报是,准许他的3个女儿和5个儿子在缅甸经商。他一个儿子现在于边境经营赌场酒店,一个女儿则稳站于曼德勒商界。
    
    他向政府投诚的举动,对掸邦民族主义者造成了毁灭性的打击。他们加入他的组织,是因为他们相信他是掸族虔诚的爱国者。他的2万军队中有一些残余成员,拒绝遵守他跟政府达成的协议,转入地下,组建了新的军队,继续为掸邦独立而战。
    
    缅甸的毒品贸易并未减少。如果说坤沙投降证明了什么事情的话,那就是他所建立的毒品网络,即使没有所谓的“首领”也能运转。
    
    在1960年代和1970年代初,罗兴汉(Lo Hsing-han)是公认的“金三角之王”。1973年他被抓后,坤沙取而代之。如今佤邦联军的首领魏学刚(Wei Xuegang),控制著缅甸的大部分毒品交易。
    
    归根结底,要是没有缅甸和泰国等国官方的参与或默许,金三角的毒品贸易不可能那么猖獗。坤沙死了还是没死都不重要。金三角的毒品贸易还会照旧,只是由新的毒枭来控制。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大毒枭坤沙:熟读《三国》,不讲脏话
  • 七十四岁的坤沙去世(图)
  • 金三角毒王坤沙在缅甸死亡 死因不明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