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国际新闻]
   

薛乃印生死未卜 薛千寻的悲剧才刚刚开始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9月24日 转载)
    
    千寻的悲剧似乎是永远失去了母亲,父亲目前生死未卜,结局不明朗,但更让人担心的是千寻未来抚养权问题,种种迹像显示,这个问题处理不好将会对千寻今后一生带来灾难性影响。
     (博讯 boxun.com)

    同为媒体人,我与薛乃印在各公开场合相见次数颇多,做为竞争对手,我也曾一直关注他报纸的内容,最后一次见到他是案发前一周在奥克兰东区银锺超市门口,他开着那部印有[新闻]字样的车在送刚出版的周刊。
    
    剥夺了一个无辜的生命的确天理难容,不过,我多少也同情薛乃印,他中年移民,背负沉重的生存压力,婚姻不如意。
    
    连续两晚看了电视一台对薛乃印与前妻所生女儿的采访后深感不安,Grace对父亲的评价是不是有点不近人情,那毕竟是生她养她的父亲呀。
    
    我到现在都不认为薛乃印是蓄意谋杀,他有可能是一念之差而发生悲剧,最终仓惶逃往美国。在火车站与小千寻分手的那一刻,我猜想薛乃印心中应该清楚,他今生恐怕不能再照顾小女儿了。如果薛乃印还是个男人,如果他还自认是武朮大师,如果他还念与刘安安昔日的旧情,他应该自我了结,到黄泉路上去陪伴孤独的彼岸花。毕竟藏一时,躲不了一世。
    
    在新西兰,从顾城杀妻至今已有类以的家庭悲剧不下五起,它们的共同特点是惨案都发生在中年移民家庭中。
    
    中年家庭移民新西兰是选择了一条不归路,很难再回头,当他们在新西兰生存及家庭遇到挫折后,这些中老年移民很容易走极端, 薛乃印案不是第一起,肯定也不是最后一起。无论如何希望那些有同样困境的中年男人引以为戒,削夺他人的生命天理不容!!
    
    千寻抚养权的问题变量增加让人担忧,薛乃印大女儿Grace两度高姿态上节目表明了争取抚养权的意图,但问题是,一个20岁刚成年的女孩子,一个未婚先孕已有一刚一岁的年轻母亲有能力抚养千寻,让她健康成长吗?, Grace的婚姻关系是否稳定不得而知, Grace的经济能力和心理素质能否胜任抚养千寻让人怀疑, Grace案发前并不知道有了同父异母妹妹,彼此没有任何接触,也没有任何感情,很难想象作为一个和父亲关系不好的女儿,会和自己二妈的女儿有很好的私人关系。这对老夫少妻的结合从一开始就埋下了悲剧的种子,如今,将千寻交给大近20岁的同父异母姐姐照顾,让她和小两岁的外甥在一起生长,这种畸形亲情关系对千寻心身健康发展不会有利。当然,最重要的一点是,我们为什么要残忍剥夺刘安安父母对外孙女的抚养权,他们已失去了唯一的女儿,难道还要再在他们的伤口上撒一把盐,让他们再失去孙女吗? 刘安安父母和外孙女曾长时间在一起生活过,彼此都有深厚感情,当然,我承认,千寻最理想的生活环境不应在中国,也不应在新西兰,她不应再受旧环境的影响,可这个的前提应是得到千寻外祖父母的同意。
    
    黄徐毓芳曾向媒体表示: “我认为,薛千寻的家人是她最好的归宿。现在千寻失去了母亲,又遭父亲遗弃,她的外祖母应该是最合适的抚养人。我已经同薛千寻的外祖母取得联系,正帮助她办理来新西兰事宜。”
    
    有人将千寻与顾城遗孤木耳抚养权相提并论实在滑稽, 顾城生前就将木耳遗弃,送给了岛民家庭抚养,94年,西风瘦马我曾登上激流岛采访过这个家庭,看到了木耳与这个家庭的关系是非常和谐,当年木耳抚养权的判决无论从法律上或是情理上都无可指责。
    
    千寻可爱的容貌引起了澳洲和新西兰主流社会的广泛同情,两国人民为千寻的捐款定将成为天文数字,相信无论是谁夺得抚养权,千寻今后的生活保障都不会是大问题,但可怕的是,往往钱会起到坏作用,它能将简单的事情变的复杂,让善意生出恶果。 由此看来,薛千寻的悲剧也许才刚刚开始。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小南瓜案件:美国、新西兰警方对逮捕薛乃印发生争执
  • 薛乃印洛杉矶有情人,刘安安为情夫立了3本相簿
  • 五年前失踪的薛乃印与前妻所生20岁女儿与警方联络 (图)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