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国际新闻]
   

新报纪念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座谈会:五十年血泪浇心史不能忘记(图)
请看博讯热点:反右50周年

(博讯北京时间2007年7月03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连续几天的绵密的细雨,让奥克兰这个天涯海角的城市,蒙上了厚厚一层挥之不去的阴霾。六月三十日,也是五十年前的这一个月,中共展开了“阳谋”已久的“反右”运动,为此,五十五万知识份子蒙冤落难。五十年后的今天,大多数右派已在那场劫难中含冤去世,至今为止还生活于世的右派大约十万左右。其中有不少人士离开祖国在海外定居。在反右运动五十周年来到之际,“新报”作为一份缅怀祖国的华文媒体,举办了“纪念反右五十周年座谈会”。
    
     座谈会是六时半开始的,六时左右“新报”编辑部已经坐满了来宾,他们大多已是发如雪鬓如霜的老人。编辑部的正面墙上贴着“新报纪念反右五十周年座谈会”的标题,它的左角挂着一个厚重的镜框,框内是右派林昭的一幅肖像。镜框的左右是林昭的诗句“生命如佳树,爱情若丽花,自由昭临处,欣欣迎日华”。座谈会是以放映这位反右运动中不屈的圣女,《寻找林昭》的纪录片开始的。于会者通过胡杰的纪录片《寻找林昭》回到那个恐怖荒唐的年代。当影片放映到林昭在息园的骨灰盒,从发黄的报纸中捧出几咎花白的青丝时,多数于会者都已泪流满面,甚至泣不成声。悱恻的悲情窒息了编辑部。影片在凄婉的音乐声中结束, 新报社长陈维明先生面带泪痕宣布全体起立,为所有含冤去世的右派默哀。那一分钟的默哀,无声地向逝去的灵魂飘去。
    默哀完毕陈社长说,首先感谢大家能来参加这个座谈会,因为还有许多右派,由于心中的恐惧不能前来参加。他们在给新报打来电话时,满肚子的冤屈哽咽地放不下话筒,但却没有勇气来参加这样一个座谈会。五十年过去了,右派帽子虽然被摘掉了,得到了改正,但是他们的内心依然充满了恐惧,这是非常悲哀的。
     座谈会首先发言的是林昭生前的北大校友孙文铄先生,这位昔日与林昭同窗的班长,一个多月前才从中国来到纽西兰探望他的女儿。作为右派,他和林昭一样共同承担着那个岁月的压迫。他说五十年过去了,林昭的音容笑貌依然存在,林昭的文思才情、思想活力以及她的大爱大恨、率真敢为的性格依然为同学们所爱。去年他与几位同学相约去林昭的墓地凭吊。林昭的墓地在苏州灵岩山墓园,一九八零年林昭平反后,北京的老师和同学们为她建了一个衣冠冢,二零零四年林昭的骨灰被找到,这骨灰盒一直由林昭的弟弟保存着。他和另二位同学去墓园寻找林昭的墓碑时,就有人来问:你们是不是找林昭的墓,我可以带你们去,但要收一点带路费。可见来此寻访林昭的人已经为数不少,带路已成为一种职业。当他们到林昭的墓地时,墓地上已放满了鲜花。孙先生在座谈中还回答了影片最后的一个疑问,即“林昭到底是由谁命令枪毙的”。孙先生说命令枪毙林昭的不是别人,就是制造反右运动的罪恶魁首毛泽东。当时毛泽东在上海的干将柯庆施主管林昭的案子,柯在向毛汇报工作时,谈起林昭这个人,说这个林昭年轻漂亮又有才,但却是个坚决不认错的死硬份子。毛说“我倒要看看这个黄毛丫头到底有多硬”。从此,林昭就成了“钦犯”。因此才有了张元勋去狱中看她的那一幕,十几个全副武装的军人押解着她而来,而林昭却对他“嫣然一笑”,头上用手绢系着,写着一个“怨”字,而她的神情则变得“更加圣洁”,她在押解他的军人面前吃蛋糕时,竟然大声地命令他们“拿水来”而狱吏不敢违命的情节。孙先生说林昭应该知道她的命系在毛的手里,所以林昭在狱中的抗争,实际上就是跟毛在抗争。虽然毛掌握着全国十几亿人上到国家主席下到平头百姓的性命,但是毛没有能斗过林昭这个“黄毛小丫头”,毛能消灭她的肉体,却无法消灭她那种坚持真理,宁死不屈的精神。孙先生说,我们作为林昭的同学,都为有这样一个同学而感到自豪。孙先生还谈到他对反右运动的一点看法。他说现在许多人都认为是邓小平改正了我们右派,让我们回到社会生活中来,其实这是错误的观点。实际上反右运动虽然是毛发起的,但是整个操盘是邓小平,他是那场运动的总指挥,他即使不是罪魁祸首,也是“二首”,而且死不认错,在右派改正中还要留下几个不予改正,来证明那场运动没有错。以百分之零点零几的正确,来否定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的错,也实在是太荒唐了。他说如果我们要感谢的话,是感谢胡耀邦而不是邓小平,因为改正右派的是胡而不是邓,但他又说,实际上我们谁都不需要感谢,因为我们的所谓“罪行”本来就是无中生有的。
    接着孙先生发言的是周素子女士,周女士最近几年来,发表了上百篇有关右派份子的文章,她以生动的文笔描述了众多右派的生与死,为那个时代作了记录。最近她与同为右派的丈夫陈朗先生接受了BBC广播电台的专访。今天她的发言显得略有激动,作为当年一个音乐系的学生,在懵懂中被打成右派后,她的生命几乎是伴随着右派过来的,她不但嫁给了右派,无数右派还成了她的师长学友。在她五十年的生活历程中,无数个知名和不知名的右派,从她的生活中走过去,在她的记忆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她说在今天这个纪念日里,太多的故事一下子把她堵住了,她不知从何说起。她说:我已经写出了他们的全部故事,我的《右派情踪》一书即将出版,请大家留下姓名,作为今天的纪念,我将分送给大家。程先生是新报的专栏作家,他说:我们现在大都将右派的数字定在五十五万,实际上这是一个显然缩小了的数字。一九五八年政治局扩大会议上宣传伟大胜利的材料是:反右集团22071个,右倾集团17433个,反党集团4127个,右派份子3178470人,列为中右的是1437562人,可见光右派就有三百多万。而这三百多万右派一半葬身在“北大荒”、“夹边沟”、“峨边沙坪劳改农场” 、“南瓜山劳改农场” 、“大渡河劳改农场” 、“雷马屏劳改农场”,还有千百万人死在农村。于会者大多都作了发言,无论是右派,还是右派的家属都发表了感言。有的说看了林昭的纪录片,我们深感作为一个男人的耻辱,本应由男人去担当的正义,却由林昭这样一个弱女子去担当了。有的说当年我被划为右派,完全没有林昭这样的思想,真的觉得自己犯了错误,对不起党,对不起人民。有的说右派不应该仅仅是“改正”而应该是“平反”,应该补偿我们的损失。有的说补偿能补偿得了吗?我划为右派的时候,正值人生最好的青春时期都给葬送了,这不是钱可以补偿得了的。在于会者中有一对父子让人瞩目,那位父亲说:我今天带来了这里最小的于会者我的儿子,他还在读大学,我带他来要让他了解历史,要不然我们的下一代就不会知道,我们的国家曾经发生过这样一场以“阳谋”的方式来镇压知识份子的运动。
    座谈会还邀请了纽西兰的民主运动负责人潘晴先生。他说,在看完林昭的纪录片后,他的心情十分地沉重,他在想着一个问题,反右运动过去了五十年,但是中共对自由的声音的镇压依然没有过去,许多为自由民主发出声音的异见知识份子,仍然面对着牢狱之灾。他说,我不知道这样的黑暗还要维持多久,难道还要五十年?他说,我们必须纠正一个看法,为什么党可以这样任意地剥夺人民的自由权利,为什么人民就不可以剥夺党的执政权利呢?他的发言得到了热烈的掌声。另外,新报的二位资深作家,丁强和达尔也发了言。丁强从法律的角度剖析反右运动剥夺人民应有的自由言论的权利,已经违反了他在宪法中对人民许下的诺言。达尔发表了对林昭记录片的感言,他说自由和民主是要靠争取的,林昭是争取自由民主的榜样。最后压轴发言的是中国著名的政治学者王军涛博士。他说反右运动已经过去了五十年,但是我们的社会和政治不但没有进步,反而倒退了。在反右时,那些打右派的人,除毛邓的极个别的人以外,大多数人确实认为右派份子是反党反社会主义,反人民的敌人。在文革时期也同样,那些红卫兵打老师,斗走资派,也真的认为他们是要搞资本主义复辟的坏人。而现在不同了,现在的人,打异见份子也好,打民运人士也好,他们心里知道这些人是好人,他们所宣传的所做的是为国家为人民着想。但是他们依然打你。过去人们跟党走,认为这个党是一个伟大光荣正确的党。而现在跟党走,则已经完全清楚,这个党既不伟大,也不正确,而是一个坏人当道的有罪恶的党,但是他们依然要跟党走。他们完全不管共产党好还是坏,只要跟党走有好处就跟党走。打好人只要有利,也照打不误。而社会到了如此功利的地步,是反右运动把正直的知识份子打下去的结果。要改变目前这种社会状况,只有改变形成它的制度。
    座谈会一直持续到十一点多才结束。在反右五十周年里,在整个中国大陆还不能召开这样的纪念会时,新报能有这样一个让人的情感和思想都能得到自由抒发的座谈会,这是对劫难后生者的一点慰籍和对死者的一个纪念。
    陈维健于纽西兰
    
    新报纪念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座谈会:五十年血泪浇心史不能忘记
    新报纪念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座谈会:五十年血泪浇心史不能忘记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洛杉矶举行反右50年国际研讨会
  • 紐西蘭《新报》纪念“反右”五十周年座谈会
  • 普林斯顿大学举办6月6-7日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学术研讨会
  • 美国旧金山评论会纪念“鸣放”---“反右”五十周年
  • 反右50周年征文启事/民主中国编辑部
  • 反右运动幸存者反思当代中国知识分子的命运
  • 反右运动五十年 反右阴影仍未散
  • 一周新闻聚焦记住1957年6月8日,纪念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下)(图)
  • 一周新闻聚焦记住1957年6月8日,纪念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上)(图)
  • ——独立中文笔会关于“反右”五十周年的声明
  • 退休教师发起平反右派活动遭打压
  • “反右”五十年 北大“五.一九”/RFA张敏
  • 中宣部严令媒体不许报道反右问题
  • 中国反右运动五十年 平反仍无期
  • 与当年的右派份子及右派后人座谈反右运动五十周年(图)
  • 胡启立再上书 吁否定反右
  • 北京右派集会纪念“反右斗争”五十周年(图)
  • 中宣部禁止有关“反右”、“文革”等历史事件的出版物出版
  • 当年的右派致中共中央公开信:应宣布反右违宪予以赔偿
  • 捍卫民主,维护宪法,反右运动是完全错误的政治运动
  • 为纪念反右运动五十周年致中共中央、人大常委会、国务院的公开信
  • 一周新闻聚焦:反右运动五十年,清算呼声此起彼伏
  • 邓小平秘录:搜集反党证据展开新反右派斗争
  • 开放:反右索赔的阻力(图)
  • 赵女:反右运动,一九五七年的“黑砖窑案”(反右五十周年祭)
  • 赵女: 反右,把异党力量从政治上消灭之(反右五十周年祭)
  • 孙文广:与台湾央广杨宪宏谈反右
  • 反右要害是违宪及非法/张成觉
  • 一场反右 三代受害/马文都
  • 鲍彤:论反右派斗争的非法性-为反右派斗争五十周年作
  • 我这一辈子 (反右五十周年纪念)/孙文铄
  • 毛曾高举民族`民主主义大旗?---评刘有权《反右五十周年祭》/张成觉
  • 黄河清:这是为什么?——纪念反右50周年之七
  • 反右五十周年祭/刘有权
  • 毛发动反右的罪恶必须彻底清算/张成觉
  • 杨光:反右运动中的“两个毛泽东”
  • 赵女:反右运动”案的最后决议该由谁作? (反右五十周年祭)
  • 右派才子沈沉 ——纪念反右50周年/邓焕武
  • “大民主”、“群众运动”、反右运动/杨光
  • 北京又颳反右風/李平
  • 张鹤慈:十四岁的我眼中的反右斗争
  • 黄河清:从王实味、右派到王若望——纪念反右运动五十周年之六
  • 孔令朋: 我的厄運—「反右」追記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