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国际新闻]
   

贝岭纽西兰文学演讲朗诵会(图)
(博讯2007年4月17日 来稿)
    贝岭纽西兰文学演讲朗诵会
    飘逸在大海波涛上的诗人
    贝岭纽西兰文学演讲朗诵会
    四月十四日,过了夏日的奥克兰时睛时雨,不时的出现转瞬即逝的彩虹,空气显得湿润而又清澈。这一天的傍晚,在奥克兰的“新报”编辑部,在黄昏的余辉中点亮着灯,新报为到访纽西兰的诗人贝岭举办“诗人贝岭文学演讲朗诵会”。新报编辑部那幢带有古典韵味的小楼,由着诗人的到来显得更为典雅。在散发出温馨的木质墙上,贴着遒劲的行楷横幅“诗人贝岭文学演讲朗诵会”。在其椭圆型的会议桌上放着贝岭的诗集和贝岭创建的“倾向”出版社出版的书籍。这些装祯精美的书籍,有着比装祯更为精美的人类思想情感,它们放在桌上像是金光闪闪的,从阿里巴巴山洞里发掘出来的宝藏一样让人旋目。
    贝岭纽西兰文学演讲朗诵会


     贝岭比于会者更早来到了会场,他等待着他的听众和读者,那种急切和跳动,像是一个初恋的少年等待着情人出现一样,虽然他已是诗坛老将驰骋在国际文坛,但是他依然不改他的羞涩,脸上还浮出几丝红晕,像是一个怀春的少女,以少女来形容他并不过份,他的脸容清丽,秀美的长发柔软地披在肩上,时而又把那一袭长发随意地挽在脑后,像是蓬松的马尾巴,和着他那披在肩头的围巾,只要有风他就会象一匹骏马一样飞舞起来、他的衣裳色泽暗褐亚麻的质料衣袖宽大,他的裤子象女人的裙子一样飘洒着,看着他的这一身打扮,如道似仙,真是仙风道骨。
     演讲会由新报社长,雕塑艺术家陈维明主持,他对新报能请到贝岭这样著名的诗人,为读者演讲感到十分地高兴,他简短地介绍了贝岭的生平和文学成就以及当年和他在纽约的邂逅之缘。
    贝岭演讲题是“国际文学大师和中国文学的困境”。贝岭在出国以后和许多诺贝尔文学奖得主和当代文学大师有很近距离的交往,作为普通读者来说,他们能够与文学大师,在他们的书中神情交流,但是作为现实中的文学大师来说,又离他们十分地遥远。贝岭在演讲会上谈了他和几位文学大师的交往,一个是波兰流亡诗人切斯瓦夫 .米沃什Czeslaw Milosz1982年诺贝尔文学奖、苏珊.桑塔格〈Susan Sontag,2001年耶路撒冷国际文学奖得主,以及著名的捷克剧作家和总统哈威尔。苏珊•桑塔格是诗人贝岭的救难恩人,当年是她以自己的影响力联络国际社会,将贝岭从中共的监狱中拯救出来。这位曾救助过无数中国异见人士的文学家现已去世,但是她的名字将永远地和中国异见人士和中国自由民主运动相连在一起。贝岭感怀她的恩情,写了一本回忆她的书,这本书贝岭为她进行了精心的设计,是“倾向”出版社出版的众多书籍中最为精致的一本。贝岭几次拿起这本书说,我们对于她这样的文学大师是有歉愧的,她作为一个美国人,如此身体力行地关怀着我们中国的作家,但是我们中国的作家又曾几何时关怀过他们呢?贝岭在向于会者谈到为中国读者最熟悉的捷克总统哈威尔时,沉醉在一种忘年交的幸福之中。他说早在九五年哈威尔到哈佛讲学时就认识了这位原在他少年时期就崇拜的文学大师,后来又成为一个总统的人。没有想到他来到美国后,在哈佛这个文学大师和文学爱好者、总统和贫民平等的校园里,与他萍水相逢了。这二位来自不同的国度,但有着共产专制下共同经历的一老一少,大有相见恨晚之意。当时贝岭贸然地向哈威尔约稿,竟然被哈威尔欣然接受,并授权贝岭和他的“倾向”出版社翻译编辑他的七本书。其中第一本出版的就是著名的《狱中书》。贝岭说这一本狱中书和所有的狱中书不同,他真实地记录了他在狱中写下的他与妻子相逢和分离的感受。其中有不少章节记录了他对妻子的误解。贝岭说这本书既是一个文学大师和一个民主战士在狱中的心路历程,又是一本难得的讲述夫妻之道的案头书,当夫妻之间发生不和时,读一读这本“狱中书”是会有很大的帮助的。
    政治学者王军涛是专程赶来参加贝岭演讲会的,王军涛和贝岭早在“七九”民运期间就已建立深厚的友情。在贝岭演讲之后王军涛作了发言。他说贝岭能有今天的成就,是和他对文学孜孜不倦的追求分不开的,即使在专制政权对他进行迫害的困境下,他对诗的痴情依然不改,他是一个为诗而生活的人,作为一个追求自由的诗人,专制政权就是他的天敌。因此,贝岭在追求一个诗人的自由的同时,也在和中共专制政权作着不懈的斗争。对于贝岭谈到西方社会中的作家们对中国作家的关注和帮助时,他也不无感慨地说,我们很多异见人士包括自己在内,总是一味地强调西方人士对我们中国的关注不够,而我们又对他们的关注作了什么呢?他说前些日子他在墨尔本澳洲支持中国民主论坛上讲话时,遇到一位来自苏丹的人士,他说:“王先生,我很为你们在天安门事件中的英雄行为所感动,但是你们天安门事件才死了多少人,就获得了国际社会这样大的支持,而我们,正在达尔富尔所发生的几十万人被大屠杀的事件,又得到国际社会多大的关注呢。你们是不是也能关注一下我们达尔富尔?”王军涛说他当时一时无语,确实他关心的只是自己的祖国,却很少甚至没有关心过其他国家的事。
    在座的纽西兰民主运动负责人潘睛和独立笔会的作家丁强和新报专栏作家程农,达尔和其他于会者都作了精彩的发言。最后贝岭为大家朗诵了他的三首诗,他那圆润的嗓音,富有感染力的肢体语言,使于会者在诗的韵律和诗的意境中流连忘返。雕塑家陈维明拿出他的一件富有毛利色彩的雕塑作品送给贝岭表达对他的感谢。演讲会结束后,于会者纷纷购买贝岭带来的多达十几个种类的书籍,放在桌子上的近百本书被抢购一空。贝岭在给读者签名留念时,激动地说:没想到在天涯海角的纽西兰能遇到那么多的知音。是的,中国的诗人与纽西兰这块南太平洋的神奇的土地似乎有着不懈之缘,当年诗人顾城、杨炼都流亡在这块土地上,顾城最后又魂断激流岛,现在黄翔、贝岭又来到了这块土地。黄翔到了纽西兰,面对如茵的牧场,他说:“我找到了心中的梦巢”,贝岭在去激流岛的船上扶栏凭望着波涛的大海,则不无幽默地说:“我想作纽西兰的女婿。”
    新报作为海外的一家中文报纸,这些年来一直从事弘扬中华文化的活动,新报在继诗人黄翔、作家王力雄、诗人贝岭以后,还将邀请更多的文化名人、思想家、学者、诗人,来纽向公众演讲与新报读者见面座谈。
    新报讯 [博讯来稿] (博讯 boxun.com)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