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健康生活]
   

世界色情业大调查:日欧最开放美国忙扫黄
(博讯北京时间2008年8月02日 转载)
    尽管多数国家不愿承认色情业的存在,但事实是,色情业正在世界每个角落蔓延,一些五花八门的事让有的国家难堪,也让有的国家政府一再让步:意大利正试图以全民公决的方式对卖淫合法化进行表决;美国由于绝大多数州明令禁止性交易,妓女、嫖客在与警方不断进行的猫鼠游戏中“锻炼”得手段高超;澳大利亚一家妓院发行股票上市,口号为“绝不受经济衰退影响”;信奉佛教的泰国甚至出现了有人在寺庙内进行淫秽表演的恶劣事件。如何对待色情业,让各国政府备感头疼。
    
     欧洲:徘徊在禁与不禁之间 (博讯 boxun.com)

    
    上周,意大利右翼政党前总理候选人桑塔科向国家上诉法院正式提议,要求就确认卖淫合法化、重新开放妓院问题进行全民公决。最新民调显示,提议得到了90%民众的支持;而意大利驻阿富汗维和部队前司令德尔维季奥甚至提议,组织妓女赴海外慰问该国维和部队官兵。在意大利进行这场被欧洲媒体称为争取卖淫合法化的“圣战”之前,率先在欧洲立法承认色情业的荷兰正在清理“红灯区”。两条信息传达出的是,欧洲国家多年来在禁止还是不禁止色情业之间的反复与轮回。
    
    在大多数欧洲国家,性交易并不违法。在欧洲民众看来,“从娼也是一种工作”,他们宁愿谈性也不愿谈收入。2001年诺贝尔文学奖得主、英国作家奈保尔曾通过媒体向给他性慰藉的妓女表示感谢。德国一位著名女演员的色情小说最近登上了世界畅销书排行榜之首。统计数据显示,全欧洲70%的网民访问过色情网站;德国3/4的男人当过嫖客,每天性交易成交量高达100多万起。用瑞典社会学家阿克瑟尔•曼松的话说,“欧洲男人去妓院相当于去麦当劳”。“性产业”给欧洲国家带来了丰厚收益:40万性工作者每年为德国创造超过60亿欧元税收;荷兰女王每年的新年祝词都不忘感谢妓女给社会做出的贡献;经济落后的希腊卖淫业收入每年也高达50亿欧元。
    
    在丹麦,色情业带有“福利性质”,一些单身失业或低收入人群、残障人士只要向政府提出申请,经审查合格后,就可在指定时间,到指定妓院嫖妓,由政府“埋单”;丹麦法律规定,妓女可以登广告,但嫖客不可以讨价还价。在被称为“北欧卖淫者天堂”的挪威,政府更是考虑“周到”:不仅免费为妓女提供体检、心理咨询等服务,还向初来乍到的外国妓女免费教授挪威语,政府解释说,这样可以“帮助买卖双方加强心灵上的沟通,并且避免双方在价格等方面发生误会”。
    
    
    瑞典:限制色情成学习典范
    
    
    德国社会学家乌多•盖尔海姆教授对《环球时报》记者表示,上世纪六七十年代以来,性解放浪潮和女权运动崛起使欧洲国家掀起了30余年、围绕卖淫业合法化的一场公共讨论。世纪之交前后,“卖淫合法化”浪潮开始席卷欧洲:2000年、2002年荷兰、德国先后立法保障性工作者的合法工作权利。盖尔海姆教授认为,欧洲多国允许色情合法化是出于以下目的:减少性暴力犯罪等扰乱社会安定的行为;保障公共健康;控制产业规模和有组织犯罪等。然而实际情况是,欧洲国家因嫖娼染上性病和艾滋病的人高达患者总数的15%;德国性工作者有72%遭受过暴力威胁;欧洲毒品交易近五成在红灯区内达成;红灯区成了谋杀、偷窃等犯罪的高发地带;每年被非法贩卖到欧洲的妇女达50万人。色情业泛滥带来的种种社会毒瘤,让荷兰、德国开始限制红灯区的发展。在有“性都”之称的阿姆斯特丹,市政府去年买下红灯区内多栋建筑改建为公寓或商用建筑,并对入住商户免除一年租金,该市宣称最终目标是消灭红灯区。德国北威州政府与欧盟共同出资100万欧元,对愿意离开卖淫业的性工作者进行工作培训,帮其“转型”。
    
    在此背景下,瑞典成了管制色情业泛滥的“标兵国家”,英国、挪威等国纷纷组团赴瑞典考察学习其“抓嫖客不抓妓女”的经验。其实,上世纪70年代,瑞典政府及社会对性行为采取了最大的宽容态度,甚至有人建议对情节轻微的强奸犯罚款了事。但随着瑞典女权运动的兴起,主张废除色情业的呼声越来越高。最终,瑞典在1999年实施法律,规定男人嫖妓将受到法律惩罚。惩罚的方式是罚款或判有期徒刑,最长监禁期是6个月。瑞典的政治家们希望通过限制消费市场,逐渐自然淘汰娼妓市场。但很多人认为,这过于“乌托邦”,只能是把妓女赶到地下黑市去。瑞典妓女也声称,这条法律的真正受益人是丹麦妓女,因为瑞典男人只要跑到邻国丹麦去嫖妓就不会被追究法律责任。而从这几年的实践来看,瑞典的色情业表面上看起来似乎消失了,但对熟悉这个国家的“买春者”来说,找到妓女也并非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美国:妓女嫖客与警察玩猫鼠大战
    
    
    美国加州洛杉矶一名警官对《环球时报》记者说:“谁卖淫嫖娼,我们就抓谁!但话说回来,有的老鼠被猫捉住了,但其他老鼠仍在繁殖,而且还会采取更隐蔽的方式和猫捉迷藏。”这就是美国卖淫业的现状:尽管官方严格控制,但收效甚微。
    
    在美国,除内华达州的几个县以外,卖淫都属违法,其38个州通过了禁止性交易的法律;44个州和哥伦比亚特区有禁止拉客法;其他州则利用流浪罪限制卖淫。即使在内华达州,妓院也只能在人口仅数万人的小镇开业,像赌城拉斯韦加斯等大城市是不允许卖淫的。美国其他地方的卖淫业与内华达州唯一不同的,就是一切在地下秘密进行,他们严守约定俗成的行规,不谙此道者往往摸不到门道,但只要有“高人”指点,就能找到各种肤色的妓女。他们在与警方的周旋中花样不断翻新。在首都华盛顿,每逢岁末年初是警方扫黄的“热季”。妓女们不敢随便上街,而是雇一辆出租车在闹市区转圈,皮条客则手执特殊的小旗,冲着出租车一挥,司机便心领神会,立刻停车,妓女们就下车揽活。洛杉矶警察也常扮成妓女或嫖客,引诱目标上钩后将他们逮捕。但这种办法费时耗力。不久前,洛杉矶警方捣毁了一家从事卖淫的美容店,就是警员装扮成顾客卧底,历经两年才收集到确凿证据。
    
    为惩戒违法者,警方绞尽脑汁。华盛顿警察会将皮条客的照片在网上公开,让他们丢脸。警方还给皮条客开办学习班,让“从良”妓女向其哭诉色情业的危害。但卖淫在美国法律中是轻罪,只判罚款或30-90天监禁,而且在处理具体案例时,法官往往不当回事,草草了之。警察抱怨说,抓进去的色情业者很少有在拘留所里待够24小时的。
    
    亚洲:在利益与道德中陷入两难
    
    “我们楼里有人拍色情电影,请物业公司予以制止!”《环球时报》驻泰国曼谷记者站所在的公寓里,近日有业主发出这样的警示信息。经了解,有两名美国男子和一名菲律宾女子,在短期租用的公寓中拍“三级片”。泰国是佛教国家,色情业是非法的,但记者却能感受到它的无孔不入。曼谷的色情场所非常隐蔽,除了几大知名的红灯区外,大街小巷的许多大浴室、美容店、按摩店也提供色情服务,店门口的广告上一般标明提供“特别服务”。记者前几天买了一张正版DVD,其中居然夹着一张色情声讯服务广告。当地调查显示,经常浏览色情网页的曼谷青少年比例高达62%。一个极端的例子是,沙没沙空府最近居然有人在寺庙内进行色情淫秽表演。
    
    泰国对色情业的态度很矛盾。旅游是泰国的支柱产业,每年吸引1000多万游客,“黄色”不能不说是其重要的吸引力。据统计,泰国有280万人靠卖淫为生,占全国人口的4.4%;色情业每年给泰国带来40亿美元的外汇收入。因此,泰国有“一个性工作者养活几十个人”之说。于是,泰国前些年还热烈讨论是取缔色情业还是将之合法化,但如今这样的讨论消失了,泰国人开始对其听之任之了。
    
    在性观念上,日本是亚洲国家的一个特例。日本人认为,与色情业沾边绝对算不上丢人。日本电视新闻节目中,主持人裸体播报不足为奇;著名的日本艳星还被请去给首相选举开票!从传统上来讲,日本的性观念确实很开放,江户时代女性常当街洗澡,至今日本很多地方还有男女混浴的习惯。因此,日本家庭主妇对丈夫“买春”非常宽容,认为“男人工作辛苦,需要放松”,或者“因公事需要交际,可以理解”。然而,色情业令日本深受其害,最严重的是对青少年道德的破坏。“援助交际”是在日本高中女生中广泛存在的现象。据统计,以向成年男子牺牲肉体换取物质享受的高中女生比例高达44.7%。朝日电视台等大媒体还将此制作成娱乐节目公开播放,甚至播放“援助交际女”的联系电话、价格、玉照等。在激烈的竞争中,日本色情电影业近年不得不大量推出极端暴力、变态的作品,对社会道德的破坏更是可想而知。
    
    事实上,日本法律禁止有偿性服务,也禁止放映和出售、出租暴露性器官的色情影片和照片。据说,当年设立这些规定是为了让欧美国家认为日本是“文明国家”。然而,法律限制并不能改变社会长期的性观念。日本人甚至想办法“给法律面子”。比如,现有法律限制的只是人类正常的性行为交易,很多妓院就提供更加变态的服务来打“擦边球”。执法机构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在大阪有3家脱衣舞表演剧场,每年日本政府会选择一家关闭,但第二年又准许其开放。说起来,日本的色情业每年纯收入将近1000亿美元,占国民生产总值的1%以上,这也是日本难舍“能下金蛋的老母鸡”的原因吧。
    
    甚至在非洲的埃及、突尼斯、苏丹等伊斯兰国家,被传统风气视为“洪水猛兽”的色情业也暗潮汹涌。肯尼亚五星级饭店房间里,电视成人频道不收费,妓女在其中大打广告;在突尼斯海滨城市苏斯和哈马麦特,到了夏天,一些卖淫女连三点式都懒得穿,索性光着坐在路边。在开罗,尼罗河边、五星级饭店、夜总会、赌场都是商定皮肉交易的场所。而在科特迪瓦、刚果民主共和国等多年内战的非洲国家,大量女性在惨遭强奸后开始“坦然”接受用肉体换金钱的做法,以至于近年来媒体不断爆出某些维和人员对当地女性甚至未成年少女进行性剥削、性虐待的恶劣事件。在这些贫困、民主法制不健全、社会动荡的非洲国家,色情业带给人们的是更多的无奈和痛苦。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娱乐场所“实名”就是默认色情业合法?
  • 刘蔚:唤醒国人之118—大陆色情业泛滥显示的是民不聊生
  • 中国为何不能将色情业合法化?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