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健康生活] - [博讯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China AIDS} 不要以"防艾"之名,行"色情混乱"之实(一)
请看博讯热点:爱滋病问题

(博讯2006年12月06日)
    我认为推广"避孕套"不是艾滋病防治的最佳措施,更何况"避孕套"并不能有效的避免艾滋病的传播,所以我在博客上发表了"避孕套挡不住艾滋病"的文章,不想却引起了轩然大波,引发了一场口水大战。
      我已对外宣布将在我的博客上发表我在今年内已经收集到的46例各地民众因输血感染艾滋病的典型病例,而现实中这种情况何止千万!他们的身心健康受到疾病的严重侵害和威胁,他们的家庭生活也变得支离破碎、痛苦不堪,却没有得到国家和政府的妥善治疗和救助。试问主流社会的达官显贵们,如果你们的亲人也因输血感染了艾滋病,你们会认命吗?
       所以,对每一例输血感染艾滋病的病例,进行流行病学调查,调查事故的原因、追究责任人的责任、找到隐藏的未知感染者,是艾滋病防止的首要前提条件。对感染者进行针对性的治疗、对他们的家庭进行妥善的救助和安置才是最有效的防治措施。 (博讯 boxun.com)

       打个比方,我们只需对数以百万计的感染者,用救助政策构建起社会的免疫力,而无需笨到将十亿社会公众都用"避孕套"保护起来。
      我看了众多的评论,有一半支持我的观点,我表示感谢;有一半是反对我的观点的,多数认为存在既合理,应以现实为主。可现在是怎样一个现实!将来又会发展成什么样子!我实在没有精力和大家一一探讨,在这里,我只是希望大家说归说,做归做,一定要洁身自好,不要一失足成千古恨。我并非听不得不同观点,大家都有言论自由吗!
       但,反对者中甚至不乏有人身攻击者,想来这些人在其家中也是这样对待他们自己的父母和长辈的,我已年届八旬,是不会理会这些无知小辈的,更没有教育他们的义务。
       我最恨的是一些跳梁小丑,甘当"鹰犬"。以"防艾"之名,行"色情混乱"之实。并进一步达到攻击我所主张的中国艾滋病的传播途径主要是血液传播的观点,其用心阴险,何其卑鄙。
       这些人的观点无非是“色情”是人的“本性”,社会有需求。社会当真有需求吗?现在我国的普通百姓普遍的买不起房、看不起病、上不起学、打不起官司甚至连死都死不起了!他们会“温饱思淫欲”吗?说白了,当权者,如果不是拿出一付与民同乐的惺惺面孔,掩饰自己的荒淫无耻,会让老百姓独享“此乐”吗?
     还有人认为“色情行业合法化、产业化”是市场的需要,“妓女”和她们的家庭需要生存、“妓女”也有人权。我在解放后参加过对“妓女”的改造工作,了解她们的痛苦和无奈,她们本应该更有尊严的活着。现在是社会主义社会了,我们不去根除她们存在的社会原因,却口口声声地强调社会有需求,有市场,国家就应该加强管理,还恬不知耻地说:“保障各方面权利”、“为国家增加收入”、“提供就业机会”、“满足社会需求”。试问这些人,你们愿意自己的亲人去从事如此“工作”吗?大家都是人,没有人“生而下贱”。为什么却让别人去做如此“工作”?
     在我国的历史上就存在最高统治者面对人民大批饿死的悲惨景象,却愚昧地问大臣们灾民为什么不吃肉?这只是统治者的荒淫吗?这其实是我们整个民族的悲哀!难道我们当今的社会要再次面对生计艰难的民众,却还丧心病狂地问:“你们为什么不去卖淫”吗!
     如果社会有需求,国家就要建市场,抓管理,求效益的话,那么,吸毒贩毒、拐买人口、贩卖枪支、行贿受贿、买官卖官,在社会上都有需求,难道都可以合法化了吗?
     现在,在中国多数社会问题都是当权者大搞双重标准造成的,却把责任归咎于社会转型的代价,社会转型就该出现诸如艾滋病蔓延的现象吗?只怕是自己变质了!
     我话到此为止,请大家关注我国的血液安全问题,关注艾滋病感染者的治疗和救助问题! (博讯记者:蔡楚) [博讯首发,欢迎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张可:农村、农民、艾滋病-2004-2006河南、安徽农村艾滋病调查
  • 沈奕斐: 论艾滋病/性诡计/手淫/呼吁妓女存在
  • 1艾滋病人1年半卖血15次,染25人
  • 为艾滋病防治努力一生
  • 华北地区MSM人群艾滋病预防与关怀研讨会会议在北京召开(图)
  • 输血问题:艾滋病日来自中国的报导(图)
  • 新疆艾滋病感染者日增十七例 面临大面积发病危机
  • 驻马店市新蔡县经血感染艾滋病疫情调查报告
  • 活动人士呼吁中国全力抗击艾滋病
  • 艾滋病日民间防治工作者谈感想 (图)
  • 死亡是艾滋病患者永恒的话题---云南戒毒所调查(图)
  • 爱知行研究所关于艾滋病工作者万延海失踪事件的声明
  • VOA记者:中国艾滋病活动人士被盘问后失踪
  • 世界艾滋病日前夕 艾滋病工作者万延海失踪
  • 第二届血液安全、艾滋病和法律人权研讨会被迫取消
  • 何大一:中国艾滋病蔓延情况和非洲相似
  • 李喜阁 :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上访记(下)
  • 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上访记(中)
  • 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的上访记(上)
  • 广西艾滋病高发背后是否另有隐情?/平一捷
  • 召开艾滋病、结核病和疟疾防治工作非政府组织会议的通知
  • 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成立国务院防治艾滋病工作委员会的通知
  • 一个民族的悲哀:国产乙肝败给进口艾滋病
  • 野夫:深具中国特色的五十万艾滋病感染者之制造过程
  • 文楼村究竟有多少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 抗议中国艾滋病性病大会漠视感染者声音并避谈艾滋病血源感染
  • 1995年河南省卫生厅关闭的是发现艾滋病流行的血液中心
  • 潘一丁:艾滋病--社会在歧路上尝到的苦果
  • 建议把领导干部列为艾滋病高发人群
  • 陈永苗:我诅咒河北邢台市委书记染上艾滋病
  • 共产党得了艾滋病/知变
  • 中国“艾滋病”处于大爆炸的前夕 (图)
  • -cs- :阿拉法特死因很可能是艾滋病
  • 赵昕:2012年-中国艾滋病毒感染者将达5亿人——黑祸•黄祸•白祸与人祸
  • 言信:谈谈中国的艾滋病问题
  • 世卫忽略中国艾滋病 - 曾慧燕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