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财经与科技]
   

彭博社:国企窃家庭财富,想改就得动根基
(博讯北京时间2013年9月27日 转载)
    来源:彭博社  
    
     过去十年,中国国有企业凭藉人为压低的利率得以存活。但是生产效率低下和坏账的代价转移到普通老百姓头上。家庭收入在GDP当中所占份额惊人的低。彭博社9月26日发表迈克尔•佩提斯的文章说,中共当局声称要调整经济结构,也就是再平衡,但是国企在这个过程中将受到最大冲击。学者质疑:共产党会愿意摧毁它的政治基础吗?

    
    迈克尔•佩提斯(Michael Pettis)是卡内基国际和平基金的高级研究员和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金融学教授。本文是他的新书《避免沉沦:中国经济结构调整》的节选。
    

  国营企业负回报
    
    文章说,在了解中国增长模式的时候,人们需要记住金融抑制(financial repression)的影响。它是中国快速扩张和极度不平衡的根本原因。国营企业,就像其他大型投资者一样,受益于人为压低的利率,并且很容易证明,在过去十年里,他们是大规模的价值破坏者。
    
    由北京天则经济研究所做的研究表明,在过去十年,超过100%,也许接近200%的中国国营企业的总盈利可以用价格垄断和直接补贴来解释。如果没有这些补贴,根据天则研究所,国营企业获得的是6~7%负回报率。
    
    价格垄断和直接补贴代表着收入从家庭领域转移到经济活动。价格垄断通过收取消费者更高的价格的实现。直接补贴通过不同的方式实现:比如补贴土地和能源价格是通过不同形式的税收或通过压低利率的政府借贷来支付,通过压低储蓄利率的方式,它们有效的把成本转移到家庭。
    

  利率补贴是国企盈利好几倍
    
    文章说,比上面两者更重要的是间接补贴。其中最重要的是对于大型的有政治关系的企业压低的借贷成本。香港金融管理局属下一个研究机构在2009年做的研究发现,在过去十年,中国整个国营企业的总的盈利可以用隐含国家担保造成的低至1%的借贷成本来解释。
    
    由于利率被人为压低至少5~6个百分点,甚至更多,仅利率补贴这一项就达到国营企业总盈利的好几倍。这些非常低廉的利率鼓励对投资的傲慢态度,导致十年前银行系统显着的不良贷款,也可能导致今天同样的情况。
    
    老百姓给坏账买单
    
    文章说,在上一个银行危机之后,中国老百姓用两种方式来给这些坏账买单:首先和最明显的是,央行操控的在储蓄利率和借贷利率之间的相当大的差距保证了银行领域的可观利润。这些利润允许银行吸收不良贷款。
    
    更重要的是,通过人为压低利率到远远低于名义GDP增长速度以下,甚至达到负实际利率,过去十年央行每年有效的授予企业大量的债务减免。如果利息设定的足够低而本金可以不断滚动的话,破产企业可以轻松的继续还本付息。
    
    家庭收入占GDP份额非常低
    
    文章说,我们知道家庭为所有这些坏账买单,因为在经过了20年的快速GDP增长和快速家庭收入增长之后,中国十年前的家庭收入占据GDP的份额非常低。在2000年,家庭消费占GDP的46%。
    
    在2000年之后,家庭的财富占据GDP的份额以前所未有的速度继续下降。从2000年到2010年,家庭消费从GDP的46%下降到惊人低的34%。
    
    如果不消除这些补贴—它基本上意味着放弃现有增长模式—它将不可能提高家庭和消费在GDP当中的份额并维持中国的高GDP增长。换句话说,中国必须停止从家庭转移收入到国家并且实际上必须逆转这些转移。随着中国家庭收入和财富在整体经济当中的份额提高,中国消费也将提高。
    
    再平衡将让国营企业受到冲击
    
    文章说,再平衡的真实代价将落在国营企业身上,当我们考虑中国必须做出的选择的时候,我们将不得不记住这点。
    
    在过去十年, 在迅速扩大的经济馅饼当中,国家和企业的份额也在扩大,这意味着国营企业和经济精英控制的资产价值的巨大增长。当然,家庭在扩大的经济馅饼当中的份额收缩了。但是不管怎样,这个馅饼迅速的扩大还是确保家庭收入增长相当迅速,即使家庭在整体收入当中的份额下降。
    
    当我们逆转这个过程的时候—如果要再平衡我们必须这样做—任何GDP增长的减缓可能在家庭领域感受到的是最小的(如果再平衡是得到有序的管理)。但是即使非常高GDP增长的情形也必然带来国营企业收入和资产增长放缓。当然,如果GDP增长实际上急剧放缓的话,就像我预计的那样,国营企业资产的价值增长将下降的更加急剧,并可能变成负值。
    
    这是困境所在。国营企业增长速度的改变将几乎肯定处于北京在未来几年被迫对付的困难的核心。当国营企业价值以双位数增长的时候总是很容易让政治领导人高兴,就像过去十年那样。随着GDP增长放缓和国营企业放缓的更多,一位数增长甚至收缩,它可能将变得更加困难。
    

  遏制国企等于摧毁共产党政治基础
    
    文章说,加州克莱蒙特•麦肯纳学院政府学教授裴敏欣说,缩小国营企业的权力“将使得中国经济远远更加有效和充满活力。”“但是很难想像,一党专制政权将愿意摧毁它的政治基础。”
    
    当预测中国的未来的时候,太多的分析家们系统地过分强调了中共领导层的意图。如果政府宣布,它计划达到某个特定目标,比如提高消费在GDP当中的份额,或者让铁路长度翻番,或者让家庭收入在未来十年翻番,分析家往往迅速的把这些目标纳入他们的预测,即使完全不清楚北京统治者要如何达到它。
    
    佩提斯认为,人们可以尽情讨论中共宣称的计划,但是它实际上所作的将会受到经济可能性的限制。裴敏欣说,人们可以尽情讨论中共将遵循的经济政策,但是它实际上所作的将受到政治可能性的限制。如果把裴敏欣的政治局限性加上佩提斯的经济局限性,人们将得到一个中国将发生什么的更加准确的预测。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2622869093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海外专家:中国企业债台高筑 一场违约将引雪崩
·美国企业将首次发射火箭到ISS
·德国企业仍忽视中国市场
·大学生最佳雇主调查报告:国企成大学生就业首选
·美国承诺公平对待中国企业赴美投资
·李克强路线:掌劈银行剑指国企
·国企利润上缴岂可形同虚设
·欧盟多领域密集发难中国企业 中国反制呼声高涨
·中国企业向东南亚出口陷入低迷
·十大巨亏企业1年亏500亿 全是央企或地方国企
·年亏500亿 全是央企或地方国企
·跨国企业使用意愿有限,阻人民币国际化 (图)
·“:国企盛宴将散,十年后是民企收购良机”
·任志强回应质疑连爆粗口 称华远地产并非国企 (图)
·最高检与最高法首次明确渎职罪主体含国企领导
·调查称78%中国企业在欧盟遇困
·朱镕基完成了大国企和国有机构新联盟
·国企不改革 中国股市弹涨难持久
·刘植荣:从公积金差距看国企高管隐性收入
·任志强回应华远贿赂:做国企老总不易 (图)
·王瑛:中国企业家的自救与担当
·德银行主席:国企应拿出20万亿解决社保 (图)
·国资委前主任:政府干预过多,国企搞不好 (图)
·曾庆红周永康提拔 蒋洁敏掌万亿国企大权
·国资委摸底国企职工薪酬:直面隐性收入
·动真格了 国企老总贪污百斤黄金获死刑 (图)
·内蒙古国企老总贪污百斤黄金终审获死刑
·国企高管犯罪逃亡十余年 不堪癌症折磨自首 (图)
·五部门要求不得使用国企资金捧大腕明星
·中宣部等五部门要求不得使用国企资金捧明星大腕
·中国龙头国企中石化大门前的维权人士/视频 (图)
·“国企高管裸身求性爱”女爆料人:写好遗书欲自杀 (图)
·官媒斥动摇国本 三中全会不推国企改革
·浙江国企干部网络视频中裸体索求发生性关系
·国企高管别墅违建 遭举报后找领导摆平 (图)
·成都3名国企高管宣布免职 或涉及李春城案
·银行前员工示威凸显国企买断工龄后遗症
·中国企业家们谈对政治的看法
·天涯爆:一国企女老板"光环"背后的肮脏
·中华人民共和国企业军转干部《维权宣言》
·拯救桂松运动的实质,就是中国企业家的维权运动 /姚小远
·国企违规操作、工人阶级应有合法权益被严重侵害!!!
·温州茶厂法人邹永周国企改制中饱私囊/陈开频
·国企高官将爆破工人逼上绝路/武汉丰亚军
·一位国企退休职工细说被国家算计的一生
·5000千万国企退休职工己不再沉默  
·五粮春与国企领导及亲属违规经商责令辞职
·泪书:10月9日,获悉我们的国企被卖掉……
·看国营企业是怎么样被改造垮的:关于国企内部情况的调查报告
·大量上市国企巨亏究竟是谁的错?
·中国企业离世界水平还有多远/欧阳君山
·要国企分红无异于水中捞月
·德国企业为什么这样强?/杨佩昌
·美国为何阻击中国企业/郎咸平 (图)
·民航是国企改革里最虚伪的/郎咸平
·某些学者鼓吹卖掉国企的想法太天真/郎咸平
·李成瑞:维护宪法尊严 立即制止国企进一步私有化
·国企能不能私有化?银行能不能私有化?
·谢选骏:社会主义入侵美国企业
·国企老板被劫案精彩看点
·冼岩:异哉所谓“国企领导任免新规”者
·土地有偿使用先瞄准垄断国企
·郎咸平:燃油费凭什么涨价 国企就不该盈利
·郎咸平:国企改革不是国有资产瓜分
·我的中国梦:土地、国企民有化
·简仁山:国企改革仍在错误的轨道上慢跑
·法国国企:左手挣钱,右手服务
·从国企改制看今天的大陆/子乙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