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评论]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财经与科技]
   

30亿元资金如何陷入格林柯尔科龙的联体迷魂阵
(博讯2005年8月11日)
    

    宽大的眼镜片背后,顾雏军双眼看到的,是一堆数字纷飞的世界。一如他酷爱的“拖拉机”扑克游戏,虽然从来不赌钱,但是在抢分与送分的数字博弈之间,他领悟出了让外界看似高深莫测的“资金腾挪术”。

     收购科龙的钱从哪里来?支撑一系列庞大收购行动的神秘资金又从何冒出?这个既笼统,又神秘的谜,始终对外界产生着强烈的诱惑。 但是接近顾雏军的人,却经常能够听他洋洋自得地讲述着自己的资本故事。 (博讯 boxun.com)

    某个下午,正当与格林柯尔张细汉等几个高层聊得兴起的时候,顾雏军诡秘地一笑:“你们知道什么叫资本运作吗?过来,我给你们看看什么叫做资本运作。”举起手中的笔,在一张白纸上,他自己连比带划的解开那个神秘的谜团。现在,正是其中的一位当事人为本报记者揭开了那段并不如烟的往事。

    江西科龙成为顾氏提款机

    “工程是帮格林柯尔做的,但为何开给我的票是科龙的呢?”手持科龙开出的100多万元工程款,李某一脸茫然。2004年,他为江西格林柯尔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江西格林柯尔”)承建一个工程项目,到2005年项目结算的时候,到手的却是江西科龙开出的银行承兑汇票。

    耗资2980万元在江西南昌注册的江西科龙实业发展有限公司(下称“江西科龙”),是上市公司科龙电器(行情 - 留言)控股60%的子公司。2002年江西格林柯尔和江西科龙投资3.6亿美元,在南昌经济技术开发区圈下2500亩地,建设“格林柯尔??科龙”工业园,作为高端空调生产基地。那么江西格林柯尔花的钱,为何要江西科龙替它埋单?

    “都是一家人,两个牌子,同个办公室,账目都是混在一起的。”顾雏军的密友帮记者捅破了那张遮掩的“窗纸”。

    记者获得有关方面的最新消息,在7月29日顾雏军等人被拘数天后,江西科龙董事长兼总经理张宏也被警方带走。张宏其人在顾雏军一案中,出演着重要角色。

    2003年,科龙倾力推出其电器新品牌“康拜恩”,主旨是占领农村的低端市场,但真正的意图是进行利润转移。“康拜恩每卖出1台,格林柯尔将收取50元的品牌使用费,当时顾雏军的设想是年产100万台。”对于那些只售价1000元以下一台的家用冰箱,50元的品牌使用费占据了大部分的利润空间。

    而按照顾雏军100万台的年产量计算,格林柯尔一年可以获得5000万元的品牌使用费收入。但是事与愿违,康拜恩的实际销售情况并不佳,这引起了顾雏军资金链的紧张。

    为缓解资金压力,顾雏军使出了“移花接木”的伎俩。“2004年开始,在顾雏军的授意之下,把上市公司科龙电器华东区6省1市所有的销售收入都转入江西科龙的账上,而这个账与江西格林柯尔的账几乎是混在一块的。”知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自此,江西科龙成为了顾雏军的提款机。

    联体运作模糊控制

    “中国证监会调查科龙时发现,科龙与格林柯尔之间存在联体运作、模糊控制的问题。”有关人士告诉记者:“联体运作、模糊控制所特指的,就是江西科龙和格林柯尔的问题。”

    2004年科龙电器公布的年报显示,公司国内地区主营业务收入为49.8亿元左右。而科龙有关人士表示,其中华东区的销售收入占了国内市场的60%~70%左右,以此估算,2004年转入江西科龙账上的资金可能达到30亿元以上。

    “顾雏军之所以这么做,目的是方便调度资金,如果钱是在上市公司账上的,则要左审批右审批,到了江西科龙,基本上是跟格林柯尔的账目混在一块的,真正成为了他自己的钱包。”知情人士表示。

    “张宏和张细汉,就是格林柯尔里专门为顾雏军调钱的两个人。”这里所说的张细汉,是与顾雏军同一天被拘的在港上市的格林柯尔(8056.HK)首席运营官,主抓财务。

    张细汉与张宏两人,相当于顾雏军的左手与右手,“格林柯尔需要钱,就问科龙拿,科龙需要钱,就从格林柯尔的账上调,名义上是拆借,但实际上,到了后来谁也分不清这笔钱到底是谁的了。”

    看似高深的顾氏“资金腾挪术”,看穿了其实也很简单,甚至没有太高的技术含量,因为它把顾雏军自己也搞糊涂了。

    “到了最后,连顾雏军本人也搞不清楚钱是怎么出来的,要真正搞清楚账目的来龙去脉,可能要去一笔一笔地查银行的流水账才行。”

    科龙、格林柯尔二者生死共存

    科龙与格林柯尔二者,在顾雏军对它们联体运作之下,二者或取其一,或玉石俱焚。

    “媒体和公众都走入了一个误区,总是孤立地看格林柯尔或者科龙,实际上,二者的问题是一样的,顾雏军造成的资金缺口,是二者共同的缺口,”上述人士指出,“顾雏军如果把科龙的股权卖了,应该是可以把科龙的账做平的,但是格林柯尔的缺口就补不上了,反之亦然。”

    顾雏军其实还是在玩那个老掉牙的游戏:7个盖子和10个桶。盲目的收购和兼并,让他的资金缺口不断扩大。

    “收购科龙,顾雏军真正才打入了1.8亿元的资金,而后来这笔钱还是从科龙身上转走了,收购美菱的手法基本上是一样的。”了解内情的人士告诉记者,“格林柯尔根本没有什么银行存款,有的钱是从银行贷款来的,完成收购之后就把上市公司的土地等资产拿去做银行抵押,套出钱来再还银行的贷款。”

    顾雏军不断挖空心思搞钱,来完成他的收购兼并,“哪里需要钱就往哪里调,完事了就又把钱抽走,做别的收购,就是在玩7个盖子和10个桶的游戏,最终资金缺口是越来越大。”

    顾雏军终于盖不住了,也把自己送上了末路。

    正如顾雏军身边的人对他的评价:“他的性格具有两面性,一方面很严谨,在科龙专门成立了董事长办公室,为他收集各方面的生产信息,包括原材料价格、运营成本等方面,让其作出判断,严控成本;另一方面,在对外扩张上,他的胆子也实在太大。”

    “他追求名,要收购这个,收购那个,过分显示自己的实力。”也正因为顾雏军把一元当成两元来用,他失败了,而且是惨败。

    在截稿前,记者获得了最新消息,科龙董事长助理刘毅中日前也被警方带走,目的可能是为了调查当时格林柯尔入主科龙时的违规行为。据知情人士透露,2001年格林柯尔展开收购科龙行动中,刘从梦、姜宝军等人是收购方代表。

    截至目前,佛山市公安局已对科龙电器董事长顾雏军、董事兼副总裁严友松、财务督察姜宝军、财务副总监晏果如、财务资源部副部长刘科、深圳格林柯尔有限公司负责人张细汉,以及张宏等人采取了刑事强制措施。

    顾雏军不好赌,但其实他赌得最狠,因为他把自己也输了进去。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_(博讯记者:张君) (博讯 boxun.com)


博讯相关报道(最近20条,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 谁制造了顾雏军神话
  • 从顾雏军被捕,到“德勤危机”的提示
  • 顾雏军:我有九大教训
  • 谁把顾雏军送进监狱
  • 顾雏军被抓之前紧急告白:“我彻底绝望了”
  • 顾雏军:我没有错
  • 科龙家电总裁顾雏军传因挪用资金被捕
  • 传科龙顾雏军等高管被捕
  • 科龙真相调查:顾雏军是产业整合还是巧取豪夺
  • 传顾雏军正计划退出科龙 TCL等已抛出橄榄枝
  • 科龙电器董事长顾雏军被审查(图)
  • 顾雏军郎咸平公案反思 经济学界为何集体失语?
  • 抨击引来律师函 学者郎咸平回应企业家顾雏军
  • 张维迎何必匆忙与顾雏军划清界限
  • 是谁,把顾雏军送进监狱?


    点击这里对此新闻发表看法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