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杭州保姆纵火案4年后被重提 保姆律师发声质疑遭封号
(博讯北京时间2021年7月07日 综合报道)
     杭州保姆纵火案4年后被重提 保姆律师发声质疑遭封号


    
    杭州保姆纵火案因痛失妻儿被关注的林生斌,6月30日宣告再婚生女,引来网络围剿,也令发生在4年前的那桩惨案被重提,传闻、爆料、质疑如洪水猛兽般一波接一波,颠覆了林生斌存于大众印象里的美好幻影,吞噬着网民对林生斌、朱小贞曾经那个幸福家庭勾画出的“海市蜃楼”。
    
    2017年最悲惨的事莫过于“杭州保姆纵火案”。6月22日凌晨5点左右,保姆莫焕晶用打火机点燃雇主林生斌家客厅内书籍,导致杭州上城区鲲鹏路蓝色钱江小区2幢1单元1802室发生火灾,造成林生斌的妻子朱小贞及其3名幼子死亡,林生斌因事发时未在家逃过一劫。
     杭州保姆纵火案4年后被重提 保姆律师发声质疑遭封号


    
    4年后,林生斌的悄然“重生”,勾起的远不止是大众的愤怒,曾经的杭州保姆纵火案被指出疑点重重。7月4日,曾作为放火保姆莫焕晶辩护律师的党琳山发布微博,表示“没想到4年过去了,事情似乎要反转!我相信网友们都是善良的,眼睛里都是雪亮的!”他随后又发布了一段自拍视频,呼吁杭州公安部门对当初的原告林生斌立案调查,并质疑林与4年前的纵火案或有关联,配图文字更直指林“后台硬”。然而,就在党琳山发布相关微博后,其微博账号很快就被封禁。
    
    党琳山4年前曾因替纵火案凶手、保姆莫焕晶做辩护律师一度被网曝,2017年12月21日,党琳山又因在杭州保姆纵火案庭审过程中,擅自离庭被吊销律师证。
    
    近日当林生斌宣称再婚生女引爆舆论后,党琳山在个人微博账号发布了一段请杭州警方对林生斌立案调查的视频,再次引发关注。党琳山在视频中喊话林生斌:“你终于翻车了”,并直指林和他的团队这几年的所作所为,已经构成了网络寻衅滋事罪,社会危害性巨大,犯罪的主观恶性,呼吁相关部门应追究林生斌的刑事责任,并希望杭州公安部门对其立案调查。
    
    然而就在视频发出后不久,党琳山的微博账号被封禁。对于党的微博被如此迅速被封,有分析人士指,党琳山律师所有的全部微博拉开了社会能见度,且言论笃定有力,他所发布的言论,都是他从专业角度发出的疑问,这过程中应该涉及到了某些高干的铁饭碗。他之前写给审判官的信,和他这几天的言论,都是一致的,请求理顺案子、理清各方责任而已,依然遭受前几年一样被无故封号的遭遇。
    
    有网友说,“重新立案?你这不是要把以前审判的公安、法官全一锅端,不封你封谁?”“党的原则:“一个人(四个人也是)的生死不应影响整个社会的大好和谐气氛。少挑刺、多传播正能量”。
    
    正如网友所想,重新立案并不现实。党琳山当年曾在受访中就已提到,“这个案子受到了很大的干扰”。
    
    党琳山在受访中指,检察院对纵火案审查起诉的时间仅仅用了五个工作日,远远低于法定的一个月时间。
    
    “按照要求检察院应该要征求辩护律师的意见,应该是我看过案卷后,对案件有比较全面的判断以后,你再征求我的意见,但是检察院没有这么做。我和检察院的张处长见面的时候,我就问他,我说这个案子诉讼程序进行的比较快,会不会很快就提起公诉,他说应该会,我说大概需要多久,他说可能就两周吧、20天的样子。8月14日上午,林生斌也问他同样的问题,他(张处长)说最快半个月,也就是8月底。当我正准备向检察院提交我的书面意见的时候,8月21日,最高人民检察院的网站上就公布已经提起公诉了。也就是说,8月10日,公安把案卷移送审查起诉 ,8月11日,我就给检察院打电话,我就预约阅卷,检察院说你随时来都可以 然后12号和13号是周末,14号(星期一)一大早,我就到了检察院去拿案卷。这个流程下来,检察院实际上只用了五个工作日就审查起诉,我最终都没来得及提交书面意见。”党琳山说。
    
     杭州保姆纵火案4年后被重提 保姆律师发声质疑遭封号


    
    党琳山还提到,“检察院张处长和我见面沟通的时候,我说消防内块我还没看到案卷,我没有其他途径了解。他告诉我‘消防这方面你就不要纠缠了,莫焕晶放了火,死了4个人,肯定死刑了,一审不要费劲儿了,如果你想救她一命,就在二审和复核程序上下功夫吧’。我当时听到这个心里就很吃惊,我就在想这个案子还在审查起诉阶段,法院还没开庭,就让我不要再花费精力了。”
    
    被问到没来得及提交的书面意见是什么,党琳山说:“就是要求补充侦查消防这一块,最起码消防的现场指挥人员,消防自己的接线员第一批到达现场的人员 证言要采集要收集。”被问“这个部分如果公安机关没有采集,你自己可以去采集吗?” 党琳山惊笑回道:“怎么可能?不可能。”主持人说:“但法律上有规定,被告的律师是有采集证据的权力的,但是你觉得在现实生活中落实这项权利和法律之间还是有很大距离,是吗?”党琳山无奈点头,“是的”。
    
    无论是现实和法律之间、还是网民和林生斌之间,人们其实更在乎的是,二者间的距离感如何能够让自己欣然接受。
    
    一夜痛失妻儿4人,林生斌成为中国网络上最可怜的男人。4年间,当外界自我式沉浸及默认着这个已到手1亿多人民币赔偿款的"好男人"以开品牌服装公司、做公益来抚平自己伤痛时,依旧如常活跃在网络上的林生斌,以一则再婚生女的微博打破所有了人想象中的“美好”,他的“再婚再生”变成了一颗掷向深水的炸弹,散发的威力之大不仅让众人顿时惊醒,更足以让陌路人发出“让人失望至极”的感慨。人们不断质问斥责林生斌,消费逝者如何做到兼顾人设和心安、又是如何在深情和贪婪间切换自如。林生斌面对所有质疑则淡定回应:“关于流言,清者自清;江湖再见,后会无期”。显然,林生斌的这番说辞不可能让自顾自愤怒着的网民满意和接受。
    
    有人说,杭州保姆纵火案后,林生斌如果在案件完成司法意义上的终结后,不管他是做服装品牌也好、做公益慈善也好,都不再打着亡妻和天堂里孩子们的旗号、过分炒作和消费已逝的亲人,那么今天他纵然再婚生子,大家也不会反应如此激烈。
    
    奈何,人性的弱点是虚荣和贪婪,面对追捧和赞誉、利益和诱惑,被众人捧杀成“影帝”的林生斌或许早已迷失在自己的表演里。
     杭州保姆纵火案4年后被重提 保姆律师发声质疑遭封号


     杭州保姆纵火案4年后被重提 保姆律师发声质疑遭封号


     杭州保姆纵火案4年后被重提 保姆律师发声质疑遭封号

[博讯综合报道] (博讯 boxun.com)
208093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贵阳仁爱归正教会长老张春雷遭拒绝会见律师 (图)
·律师提新证据 指中方强制遣返塔国维吾尔人 (图)
·律师要求ICC调查维吾尔人在塔吉克斯坦被强制遣返 (图)
·律师会见鲍乃刚案件通报⁩
·曾为十二港人案辩护的中国律师杨晖因卖旧书被当局处罚 (图)
·关于陈科云律师被殴打致伤的声明
·被捕人权律师常玮平亲属被凤县看守所违法拒绝会见,存钱不给收据 (图)
·陕西人权律师常玮平被看守所以疫情为由拒绝亲属会见 (图)
·恶俗维基案二审维持原判 律师、家长被禁出庭 (图)
·探望中国人权律师江天勇后 河南维权人士邢望力夫妇被恐吓 (图)
·牛腾宇案二审将于4月23日宣判 律师谴责法院无视酷刑逼供等违法问题
·广州陈科云律师昨遭遇不明身份人员暴力袭击 (图)
·维权律师陈科云遇袭 疑受国保骚扰 (图)
·广州陈科云律师伤势严重却无法住院治疗! (图)
·人权律师常玮平妻子陈紫鹃控告宝鸡市、高新区两级公安违法取证
·许艳和余文生律师哥哥在南京监狱视频探视余文生情况通报
·陕西律师常玮平被捕遭异地羁押 余文生狱中遭群殴 (图)
·“恶俗维基案”代理律师控告受害人遭受酷刑 (图)
·许艳和余文生律师哥哥在南京监狱视频探视余文生情况通报 (图)
·维权律师常玮平被拘逾年家属发声明责当局滥权报复 (图)
·民国第一美女杀手:集博士律师法官一身 (图)
·程骞:民国律师与社会变革 (图)
·揭秘:1920年著名律师刘崇佑为周恩来辩护始末 (图)
·揭秘毛远新辩护律师:文革时被其害得家破人亡 (图)
·中国第一位博士学位女律师为何被胡适批评不要脸
·有关毛远新的辩护律师张海妮的一封信/苏铁山
·卢庭阁律师:车辆限行,该退车船税啊? (图)
·专访余文生律师之妻许艳:我们只想得到应得的公民权利 (图)
·王光明:谎言的代价、律师的身价与政客的算计 (图)
·大律师新主席劈头直指国安法是一“羞辱令人反感” (图)
·程海:应当处罚的,是违法处罚者——吊销卢思位律师证听证代理词
·陈丹虹律师关于美国移民体制的看法
·陈丹虹律师讲解美国冠状病毒如何影响移民过程的完成
·美大选周是中国攻台“最佳时机” 12港人被拣选官派律师
·陈建刚律师就谢阳案之工作日志 (图)
·王宇:张千帆、笑蜀谈律师在法治、宪政中的角色定位
·香港拟增国安法庭 大陆律师料以言入罪将成常态 (图)
·陈建刚律师:中国人权律师的处境
·陈建刚律师:路在腳下路向何方 為唐吉田、劉巍律師吊照十年
·中国人权律师团律师:关于刘巍唐吉田律师“吊照门”事件十周年的声明
·律师谈鲍毓明案:美公民海外性侵未成年最高30年监禁 (图)
·陈建芳女士的律师会见权不容剥夺 (图)
·吊证律师的生活状况报告 ——纪念唐吉田、刘巍律师吊证十周年
·卢廷阁律师:感谢国内外朋友的关心与关注 (图)
·刘正清:广州市司法局律师管理处副长处赖文的那张脸
·张博树 : 维权律师与公共理性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