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蛋壳难民”在寒冬中挣扎 谁之过?
(博讯北京时间2020年12月04日 转载)
    
    

    
    今年11月开始,提供长租服务的蛋壳公寓爆出财务危机。这场政府鼓励下的创新金融游戏,在疏于监管及中国经济放缓的背景下快速崩解。卡在资金链下方的,是数十万房东及离乡背井的年轻租客。这个冬天,這些被困在蛋壳里的中国年轻人,正在面对怎样的现实?
    
    打着高端白领公寓品牌的“蛋壳公寓”,自11月初爆出运营危机,在全中国13个城市管理的超过41万套房源、上万年轻租客,正面临着寒冬无家可归的窘境。
    
    上海商小姐,22岁:边被驱赶边还贷
    
    “这是我第一次租房,选择蛋壳(公寓)的原因是因为朋友都住这个。” 在上海从事设计类工作的商小姐介绍着自己大学毕业后的“第一个家”,月付1980人民币,一个装修完整的主卧。
    
    她看中房租便宜、性价比高,应届毕业生、朋友互相推荐还有数百元的返现优惠,“蛋壳的业务员推荐很多种(付款)方式,本来每月租金是2150,一次性年缴可以降到2050。拿不出一整年的钱,他们推荐使用现金贷,降到1980,说这个付费形式便宜又安全。”
    
    但今年11月,商小姐的房子被断网,接着房东找上门,说因为没有收到中介(蛋壳公寓)的房租,要求商小姐在12月10日前搬离。
    
    “还没想到要搬去哪里的解决办法······,目前最担心的是微众租金贷的问题,还有会不会影响我个人的征信。”
    
    简单来说,蛋壳公寓是“二房东”,从各地的“大房东”处接收房源,统一装修后转手租给租客。而“微众银行”则是这场金融游戏的第四个角色,提供“租金贷”服务。
    
    “租金贷”是租客与金融机构微众银行签订的住房消费贷款合约,由微众银行替租客向蛋壳公寓支付全年房租,租客再向微众银行按月偿还租房贷款。
    
    “租金贷”陷阱——当火车不再往前跑
    
    今年1月17日,成立不到五年的蛋壳公寓(NYSE:DNK)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挂牌上市。上市前,蛋壳公寓一方面以“高进低出”的方式,高价向房东取得房源、优惠低价租给房客,扩大规模。
    
    另一方面,高度依赖“现金贷”为最大的现金流来源。以2019年前九个月为例,通过“租金贷”模式获取的租金预付款,占蛋壳公寓租金收入的80%。
    
    在经济大环境看好、市场规模做大的情况下,蛋壳公寓看起来是一个房东、租客、平台、网银四方皆赢的金融创新模式。
    
    “这个租金贷款就是一种新的金融产品,但风险高,一旦房价下跌,经济不景气,就会出问题。”中国独立智库天则经济研究所所长盛洪告诉本台。
    
    今年初,高速滚动的蛋壳迎头撞上新冠疫情,中国经济放缓、租赁市场也委靡不振。北京诸葛房地产数据公司12月2日发布的调查发现,中国40个主要城市的平均房屋租金价格,正跌至近两年来的最低水平。
    
    在美国的资深财经媒体人王剑这么形容着“租金贷”的陷阱,“有点像开火车,我只有这一截路轨,车往前跑,我就把后面的路轨拆了往前放,前提是,我车得不断往前跑才行。只要车往前跑,我手上就有现金,我规模大了,我做点别的业务,把这件事给补回来。”
    
    深圳詹先生,24岁: “谁来救救打工仔?”
    
    躺在铁轨上的,是数十万无路可走的房东与房客。11月上旬以来,房东驱赶租客、断水、断电、换锁的案例在各大城市发生。
    
    “中介不给你钱,你来找我的麻烦。”互联网上的一段视频,租户女孩向闯进房子的房东挥着刀子。
    
    “这房子是我的啊,你的中介去了哪?你去中介那里找房子。”房东声嘶力竭地喊着。
    
    “现在房东要赶我们12月6日前搬走。没有任何救济啊,都联系不上人,蛋壳客服都打爆了,微众银行也打爆,蛋壳管家也联系不上,街道办也没办法,就是不知道能怎么办!”在深圳做零售业的詹先生也被房东下了逐客令。
    
    24岁的他把自己的社媒头像换成了一个黄色笑脸,P字写上“谁来救救打工仔”,这已经是他住在蛋壳公寓的第二年。他每月租金贷2100,照合约要缴到明年五月。
    
    微众银行在12月2日晚间公布了一个应急方案,公告称,将为16万蛋壳租户提供不扣钱、不记息的救助计划,还款期延至2023年底。
    
    “三年也是一笔账啊,就是拖,还有我的2100押金呢?”詹先生问。
    
    北京贝小姐,24岁: “求拉,有北京的救济群吗?”
    
    中国经济学者张林在英国《金融时报》撰文写道,蛋壳公寓所代表的金融模式失败,首先伤害的就是初入职场、储蓄较低的年轻就业人口,他们正位于陷阱的中心。
    
    网友扒出了2019年为蛋壳背书的共青团中央、党媒党报,《环球时报》及环球网还将2019年的“年度责任践行奖”颁给蛋壳公寓,央视也做了大篇幅的报导。
    
    “这么大的事情,政府在里面疏于监管是一个重要的因素。” 在纽约新学院(The New School)任教的中国人权律师滕彪说,过去几年中国也发生过多场金融P2P骗局,但随著政治局势及监控更加紧张,受害者维权也只能自我调整,“很难再把政府作为主要的抗议对象,尤其是那些牵头组织抗争的人,会被维稳部门打压,中国政府擅长的维稳逻辑就是抓人。”
    
    一家专门监控跟分析中国网络平台的公司研究发现,在11月蛋壳事件爆发后,中国官方首先透过社媒平台的审查,删除那些质疑中国政府为何没有监管法规的帖子,还特别对一则关于租户在压力下计划自杀的帖子限流。不过,11月底以来,中国官媒开始出现文章,宣传政府正在采取行动,为人们排忧解难,还一起批斗起资本市场。
    
     “我的房东终于上门了,求拉,有北京的救济群吗?”北京的贝小姐在网路论坛上发出微弱的呼喊,与近十位跟本台分享经历的受害租户一样,他们都因安全原因不愿意全名受访,或只愿意接受文字采访。
    
    贝小姐在体检业工作,今年九月才从另一家爆雷的长租公寓自如,搬到蛋壳公寓,一个月租金3000,已先付半年。她说,几个礼拜来,维权群里已渐渐冷却,大家心照不宣的是,“只能等等官方说法吧,我们是弱势群体啊。”她给记者的文字回复中写道,房东给她到明年一月底的搬家期限。
    
    另一位也称自己是“弱势群体”、网名“仙女味的小果子”的女孩就没那么幸运了。她在微博分享两张疑似在寒风中搬家的照片,写到“哎,蛋壳就可以逍遥法外了吗,弱势群体没有人保护。”
    
    不过,“小果子”在今年五月批评武汉日记作者方方、甚至扬言要割掉方方舌头的贴文被翻出,引来网络一阵嘲讽。
    
    “共青团联手蛋壳,亲手把自己用过的小红粉活埋了”,一则留言写到。
    
    盛洪则表示同情,“她很可怜,她的精神也住在蛋壳里,现在蛋壳破了。”
    
    来源于自由亚洲电台 (博讯 boxun.com)
74123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华涌经历折射出滞留泰国的中国难民困境
·华涌:"营救中国难民邢鉴"访中国难民柳学红、张维
·中秋节无家可归,湖北省被强拆难民李忠秀辗转北戴河给中央领导邮信 (图)
·北京施压 土耳其维吾尔难民担心被“曲线”遣返 (图)
·一中国籍哈萨克难民失踪 美方关注
·阿富汗邻国担心出现难民潮 (图)
·一维族难民遭德国遣返后 被中国指控分裂国家
·也门难民申请韩国庇护 仅获人道居留 (图)
·中国接收了几十万难民安排到这些地方 (图)
·维吾尔难民被遣返后 迄今下落不明 (图)
·天津P2P难民跳楼自杀 近百万血本无归 (图)
·P2P受害者之死,中国金融难民的悲歌
·滞泰难民、高智晟关注组两成员遭羁押 (图)
·错误遣返维吾尔难民 梅克尔曾向中国讨人
·金融难民聚上海斐讯总部讨钱 受害人激愤
·北京严查手机 全力围堵金融难民上访 (图)
·数千金融难民包围银监会 警察拦截抓捕 (图)
·草场不是他们的,牦牛送进屠宰场,藏人成为“自己家园的难民” (图)
·中国计划在中朝边境建朝鲜难民营 (图)
·中国拟在朝中边境建5座难民营
·《蒋委员长赞》之殇:日侨难民-何处是归程/鸿路 (图)
·国际难民张学良/曾景忠
·侵华日军细菌战内幕:10万粤港难民命丧杀人工场(图)
·疫情升高 难民恐被迫卖淫或童婚 (图)
·呼吁中国领导人认真对待被维稳广大金融难民的正当诉求
·艾伦∙库尔迪号营救40名难民
·美墨高墙之下:洪都拉斯难民的恐惧与希望/大世木
·中国接收30万国际难民被安排到这些地方 (图)
·走投无路,越来越多的旅泰联合国中国难民被迫回国0 (图)
·泰国有多险恶?作为一个难民的亲身经历/于艳华
·地球村下难民和移民来了怎么办? (图)
·难民政策:德国基民盟/基社盟争吵白热化 (图)
·谢选骏:百年内战造成了十三四亿的中国难民潮
·滞泰中国难民哎乌、杨崇:说出我们的故事 (图)
·专家:等待习近平在缅甸难民危机上发挥领导作用 (图)
·视频:艾未未纪录片《人流》专访-难民现象的背后
·中国不应该是难民输出国 (图)
·欧非难民峰会:欧洲拿方案 非洲要更多援金 (图)
·默克尔难民政策两年后的反思 (图)
·北木观察:遣返朝鲜难民 严重伤害中国的国际形象
·中国不应接受难民/施卫江
·对难民的歧视 暴露的是中国人的自私! (图)
·谢选骏:欧洲难民危机回归地中海一体化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