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武汉肺炎疫情民间系列报道一
(博讯北京时间2020年2月06日 转载)
    
    【民生观察2020年2月5日消息】自2019年12月8日武汉肺炎疫情爆发以来,从初发至扩散再至疯狂,目前疫情扩散至全球,作为疫区中心的武汉,每天都有新增病例,因感染人数众多,有的甚至是一家一家的感染,而医院的接受能力有限,只有确诊患者才会收治住院治疗,那些疑似患者只能带着病毒四处求生,更有走投无路的患者在网上发文求助,而关注和转发疫情消息的网友却遭到警方的处罚。
     一、近期因武汉肺炎疫情死亡和求救的信息:

    1、据美丽日报消息,1月30日网传视频。有爆料者称,黄梅县一男子因为紧急情況需要通过封锁路口时被打死。黄梅县隶属湖北省黄冈市,是目前仅此于武汉的第二重疫区。
    
    2、一名危在旦夕的武汉考研大学生的最后求救
    一名来自武汉的考研大学生,因得武汉肺炎!当下正在住院,马上就要撑不住了!医院不给药、不输液!她主动隔离,没想到隔离病房就是人间炼狱!因为说了实话,还要被警察“喝茶”恐吓!她的遗书已经写好了!
    2月1日伯曼儿:昨天我挺过来了,医院见到我没死,直接把我的氧气掐断了,里面没有氧气,我好不容易挺过来了,现在直接把我的氧气掐断,我说我要输液增强抵抗力,从来没想过我会这么挣扎!我以为我会凭借自己的意志力好起来,没想到,他们联合起来谋杀我!我死不瞑目!我的父母还被蒙在鼓里,医院一直说给我最好的方案,其实什么都没做过!从来没有相信过白衣天使是这样的!一定会有人觉得我还能玩手机就没事,我是真的在求救!没有人会拿生命来蹭热度!我到现在还没确诊!我一定要挣扎,我死不瞑目!
    
    3、希望大家帮帮我们!真的是没有办法了!本人吴晓泉,家住武汉市江岸区百步亭。
     我老公胡彬32岁,我婆婆54岁,从1月23日持续发烧至今,前期在社区医院吃药治疗自行在家隔离,但是一直不见好转。后来凌晨四五点起来到汉口医院和协和医院排队看病打针,依然没有好转,情况是每况愈下。
     cT和查血结果都显示高度疑似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但是核酸检测尚未有结果。今天他们已经开始呼吸非常困难了,已经无法自行前往医院就医,情况非常危急。这十几天的时间里眼睁睁的看着他们从轻症转变成现在重症还依然无法得到敕治,我真的是无能为力,除了照顾他们的饮食,我还要照顾我们前天才满7个月的小宝宝,我还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被感染,但是现在已经无暇顾及那么多了。
     医院现在不收病人,都让找社区安排,社区网格员电话都打了无数次,但是给与的回复依然是我们已经上报了,但是现在没有床位,只能等。
     你们能等,但是病人已经等不起了!真的不敢想象后面的日子,如果他们有什么不测,我和宝宝真不知道后面的日子该怎么过,他们还这么年轻,我不能眼看着他们就这样离开!希望大家能够救救我们这个家!本人吴晓泉,联系电话:13476837896
    
    4、微博名(落花死去也曾温柔)
    肺炎患者求助:刚刚我和孩子爸爸已经拍完ct,医生说中招了,但是应该还没有特别严重,但是家里目前三个大人已经持续发热九天,我今天发热至39.1,爷爷虽然没有症状但是一级盲人,无法照顾宝宝,家里人要照顾宝宝,又生病身体也有点吃不消,也怕宝宝接触感染,希望能有办法安置宝宝,宝宝才刚三个月。联系方式:徐蓉13588059485 武汉百步亭花园文卉苑
    
    5、张老师朋友圈:
     今晚的司门口,除了我,还有一位拾荒的老人,再也看不见第三个人行走。江边的灯光不再闪烁,天空如同被蝙蝠的翅膀笼罩般,让人踹不过气。原来,国泰民安就是车水马龙,人声鼎沸,霓虹闪烁,就是从汉口堵车一直堵到武昌再堵到汉阳。
     就在刚才17:30分,有一个人从司门口的桥上跳下来了,生前他一直站在桥上哭,哭的很忧伤,很绝望······在这条寂静的街道上,他的哭声和呐喊声竭斯底里,每一声都刺痛到了路人的心底。他哭诉的大意是:自己被感染了冠状病毒,家里不能呆,怕传染给妻小,医院也没有床位了,在外面暂且租的房子去看病却没有公交车,要走很远很远,人的体力跟不上,现在连吃的都没有了,生不如死啊!
     那纵身一跃,了却了世间所有的恩怨,鲜血模糊了他的脸庞也打湿了我的双眼。
     正准备报警,不远处来了一辆警车,我向逝者三鞠躬。
     离开时,警察再三叮嘱我:不要在网上发布消息,我含着泪水笑了······
    
    6、武汉中心医院疼痛科蔡毅:
    今天本来还蛮开心的,带领小伙伴们查完房后,所有重症患者,都还行,其它患者,心态阳光,斗志昂扬,我的小伙伴,更熟练的和各自患者群沟通治疗,愈发融洽,科室消毒防护,越来越规范,甚至得到了来查重患者的呼吸科胡主任高度肯定,正心情蛮好,准备去18楼清洁区工作,接到我们科一个小护士电话,电话那边在哭,心里一咯噔,匆匆脱了防护服下去。
    看了她刚拍的CT,看到这几天都看到的那块熟悉的该死的肺部白块,看着她哭着的脸,我不知道说啥,也不知道如何安慰。所有进来的同事,估计也知道了,绕开她走。绕开她走!昨天的同事,今天就仿佛我知道按照制度,我也应该绕开她,但我没有不怕的,我加了层口罩,开着玩笑想让她情绪稳定。问她,回家隔离,还是住院?她慢慢稳定下来,说家里有父母,也不想住院,想在外面租房子隔离,离家近一点的,还不想通知父母。
    我说好,我们去跟你弄口服药,走吧,去找住的地方。
    很自觉,她很快从我们医疗职工在医院集中居住的如家酒店迅速撤出来,我背着她,向组织上报,通知她的住所马上消毒。
    我说我也有点怕,你去清东西,我去洗个热水澡,我开车送你。洗热水澡,杀病毒,没啥不能说的。
    路上好不容易做通工作,跟她妈妈打了个电话,通知情况。还是个孩子啊,我就听着她父母疯了一样的要往这边赶,来看她,她却哭着坚持不让父母来,我不知道心里啥滋味。
    到她家楼下,父母和她男朋友远远见她一下,还没说句鼓励的话语,我打断了,身份证快点拿来,你们走!
    我的同事也冷静下来了,嘱咐她的男朋友,快点带她父母去医院做检查,排查。
    结果作死的,一家酒店都没开,正无计可施,想着只能回家,和父母分房隔离时,她的男朋友打来了一个电话,发来了一张片子,父亲估计被她感染,但片子比她更重!
    活生生的例子,就这么一天一天,在身边发生,当你昨天的战友,马上就有可能变成自己患者群的群友,个中滋味,如何形容?
    不要说我们自己不注意防护,我们不是傻子,当外面患者一拥而入,我们经验不足的进入刚改,或者没怎么改的病区,穿着不是那么标准的防护服,戴着不如仁爱医院的口罩,给超标准的新型肺炎患者,展开工作,如何规避风险?
    不要说我们不讲原则,按原则,我们昨天接触了她,我们都应该被隔离14天,我愿意,我们都愿意,那我们管理的32位患者,是否愿意?
    我们医疗人员,一起并肩作战,还要防范身边的战友,是否可能是疑似潜伏期的带毒者,这个该死的病毒,潜伏期都会传染,这么高压的医疗环境,这么紧缺的医疗人员,这么久的工作时间 如何防护医疗人员之间,潜伏期人传人,谁告诉我?
    我的心情,没办法开朗,但我是老大,我要顶着,我还要逗他们笑,鼓励他们冲上前线,甚至轻伤不下火线,都不知道自己是为了患者,还是在害他们。
    都是孩子啊!我们都是父母的孩子!
    我希望,武汉市的市民,请你们配合国家,配合我们,自觉隔离自己,不要出来。
    将好不容易局限化的武汉疫情,控制住!
    两周,黄金两周,大家顶住,好吗?
    不要对不起医疗人员的牺牲,不要辜负我们的眼泪!
    补充一句,欢迎大家转发,希望大家能让医疗人员的眼泪,转变为武汉市民,对抗疫情的勇气,拜托!
    可以用我实名转发!我们多做一点,武汉更好一点!防止疫情,靠我们武汉人自己,加油吧,老铁们!
    各位,晚安!
    
    7、大家好,我是武汉市中心医院医生李文亮。12月30日,我看到一份病人的检测报告,检出SARS冠状病毒高置信度阳性指标,出于提醒同学注意防护的角度,因为我同学也都是临床医生,所以在群里发布了消息说“确诊了7例SARS”。消息发出后,1月3日,公安局找到我并签了训诫书。之后我一直正常工作,在接诊了新冠病毒肺炎患者后,1月10号我开始出现咳嗽症状,11号发热,12号住院。
     那时候我还在想通报怎么还在说没有人传人,没有医护感染,后来住进了RCU,之前做了一次核酸检测,但一直没出结果。经过治疗最近又进行一次检测,我的核酸显示为阴性了,但目前仍然呼吸困难,无法活动。我的父母也在住院中。
     在病房里,我也看到很多网友对我的支持和鼓励,我的心情也会轻松一些,谢谢大家的支持。再次我想特别澄清,我没有被吊销执照请大家放心,我一定积极配合治疗,争取早日出院!
    
    因发布疫情被训诫的医生李文亮,于2020年2月1日被确诊为新冠肺炎。
    据健康时报报道:这名抗击新型肺炎的一线医生,是此前武汉公布疫情被训诫的8名医生之一。据2020年1月1日武汉警方公告:已传唤8名违法人员,并依法进行了处理。
    据李文亮回忆,12月30日,他看到一份病人的检测报告,显示检出SARS冠状病毒高置信度阳性指标,出于提醒同为临床医生的同学注意防护的角度,所以在群里发布消息说“确诊了7例SARS”。
    据媒体报道,当时有3个医学交流群发布相关的消息,群名分别是:武汉大学临床04级群、协和红会神内、肿瘤中心。疫情初期,这些信息尚未引起足够的重视。
    1月1日,武汉警方发布通告:一些网民在不经核实的情况下,在网络上发布、转发不实信息,造成不良社会影响。公安机关经调查核实,已传唤8名违法人员,并依法进行处理。
    据李文亮回忆,1月3日,公安局找到他,要求他签了训诫书,此后他一直在医院正常工作。在接诊了新冠病毒肺炎患者后,1月10号他开始出现咳嗽症状,11号发热,12号住院。
    “那时候我还在想通报怎么还在说没有人传人,没有医护感染”。他后来住进ICU,之前做了一次核酸检测,但一直没出结果。
    此前经过治疗,他的核酸显示为阴性,不过仍呼吸困难,无法活动,父母也在住院中。
    让他感动的是,病房里看到很多网友支持和鼓励,“我的心情也会轻松一些”。发文最后,李文亮再次澄清,“我没有被吊销执照,请大家放心,我一定积极配合治疗,争取早日出院!”
    
    二、近期因转发武汉肺炎消息被拘留情况
    1、2020年2月2日,河北省石家庄独立时评人朱欣欣老师被石家庄市长安公安分局作出行政拘留10天的处罚。朱欣欣老师是国际中文笔会会员,为人谦虚、低调、温和,朋友圈从未发表过不当言论,不过是转发一些有关疫情的消息,就被处罚。
    朱欣欣,学者,编辑,基督徒。前年voa采访他评论日本成田机场中国旅客飞机晚点唱国歌事件中(YouTube可以搜到)堪称经典。自前年开始,当局严控他接受境外媒体采访并处于监控之中。
    
    三、网友就关于武汉肺炎的举报和建议
    1、微博名方方:按专家所料,这几天进入爆发期。感染病毒而住不进医院的病人已开始有人崩溃。昨天有一人撞墙,晚上一男子在司门口跳桥。其惨烈不能不让人泪奔。先还想社区怎么不管呢?今早见一位社区负责人的呼吁,讲述他们的艰难。其中提到一家人全染病,住不进医院,现已死了一人,全家在绝望中准备都死掉算了。
     武汉现状闻之知之见之,莫不揪心,莫不痛苦。现在的关键是那些住不进医院的疑似者和确诊者。他们都只能活动着继续传染。刚才看到一个建议,我以为有价值,特在此全文转发。如下:
     鉴于目前无法有效隔离疑似和密切接触者等,有人建议征用宾馆作为隔离使用。我认为此计不妥。
     一是商业区,二是空调系统交叉感染,三是系统紊乱不好调动。但是我郑重提议,征用全国各级党校用于此途,好处:一、各地党校普及且当前基本空闲。二、多远离市区,空间大,条件好。三、垂直体系,党纪约束,易于管理。四、大难当头,责无旁贷,体现D党的确为民···最佳选择,没有之一。欢迎转发,呼吁中央采纳。否则随着返城潮,疫情会更严重!
     我不知道是谁建议的。但我知道湖北有不少党校。省党校左边是协和医院,右边是同济医院。距离都近。医护人员调配方便。特转发未名者建议。
    
    2、实名带可靠证据作为线索举报武汉病毒研究所
    举报人:徐波,男,多益网络董事长,游戏策划,企业家,一个百亿身家的富豪实名举报,有担当。
    不论此次疫情是否与武汉病毒研究所有关,此类研究方向都存在极大的公共安全隐患,需要绝对禁止。
    我们不信谣不传谣,中科院武汉病毒研究所需要做出科学慎密的回应,有关部门应该彻查此事,以正视听。
    基于以下事实与证据作为线索,因疫情防疫事关重大,我怀疑武汉病毒研究所对实验动物管理不善而病毒实验动物流出,导致2019新冠状病毒疫情。
    我决定向国家举报武汉病毒研究所,希望国家彻查该研究所实验动物管理情况,及相关蝙蝠冠状病毒改造为可感染人类的研究情况。
    基本事实如下
    1、没有证据证明野生蝙蝠所携带的冠状病毒能感染人类。(缺乏中间宿主,缺乏进化演绎证据)
    2、武汉病毒研究所存在过【联合美国研制SARS转基因病毒,促使新转基因病毒(嵌合病毒)可以感染人类】。
    这是一种把原本不伤害人类的冠状病毒用转基因技术转变为可以伤害人类的转基因新型冠状SARS病毒的研究
    在2015年前就开始,武汉病毒研究所联合美国把原本不感染人的蝙蝠冠状病毒及小鼠的SARS病毒组,用病毒基因重组技术,通过修改蛋白的ACE2开关,【把原本不感染人类的蝙蝠冠状病毒,改造成能感染人类的新冠状病毒】。他们2015年的自然杂志论文说已经做了老鼠实验,证实损害了老鼠肺部,还继续做猴子实验。
    (我认为这种通过转基因技术人为制造感染人类的病毒,还把病毒及研究数据共享给美国,属于联合美国研究【转基因病毒】,有泄露风险,有被美国转变为转基因生化武器的风险,应当严格审查。)
    3、武汉华南海鲜市场有出售活猴
    4、2019年武汉华南海鲜市场相关病人中,首次发现能感染人造成肺炎的2019新冠状病毒。(在繁华都市首发,而并非偏僻乡镇首发)
    5、武汉病毒研究所手上有大量种类蝙蝠的冠状病毒样本,且至少有一种与2019导致疫情的新型冠状病毒高度相似,相似度达96%
    6、武汉病毒研究所,是类似SARS病毒的相关病毒疫苗研制的利益相关体。
    有类似杀毒软件行业自研病毒自解的可能
    7、武汉病毒研究所至少在2020年1月2日,就已经确定了2019新冠状病毒的全基因序列。(根据他们以前对S蛋白及ACE2受体的了解,这时可能已知2019新冠状病毒存在人感染人。)
    8、上海研究员发现,武汉冠状病毒是通过S蛋白与人的ACE2结合,这恰好是2015年石正丽团队改造蝙蝠冠状病毒传染给人的研究目的。
    9、ACE2受体主要存在于人的肺和肠道中(所以武汉新冠状病毒症状有人有腹泻症状),既然蝙蝠粪便里可能带这些病毒,中国人以中药治疗,重点收集吃了上千年蝙蝠粪便(夜明砂)都没有导致冠状病毒肺炎瘟疫,近期短期变异迅猛概率极低,短期多次爆发不同的蝙蝠来源病毒疫情?这很可能是转基因病毒技术产物。
    10、石正丽团队认为蝙蝠携带的冠状病毒可能传染给人,而抓蝙蝠时却不戴防护装备??
    人类自古百万年都吃野生动物,这怎么是不文明呢?
    不戴防护装备的钻山洞抓蝙蝠,是否文明?蝙蝠到底危险不危险?
    (有石正丽团队接受采访公布的照片为证)
    (所以真相很可能是他们知道蝙蝠的冠状病毒不会感染人,需要中间宿主。而实验室转基因改造跳过自然进化的过程,是蝙蝠病毒感染人的最可能的途径)
    以上事实证据如下
    1、武汉病毒研究所的石正丽为作者2015年在自然期刊发布的相关论文
    这篇论文说,他们医学研究发现,由于野生蝙蝠身上的冠状病毒几乎都不能感染人类,但只要把蝙蝠身上的S蛋白里的ACE2这个受体开关一调,这个病毒马上就可以传染给人类。他们利用病毒基因重组技术将蝙蝠的S蛋白和小老鼠的Sars病毒重组,得到的新病毒可以和人体的血管紧张素转化酶2(ACE2)结合,能很有效地感染人类的呼吸道细胞,毒性巨大。他们发现新病毒明显地损害了老鼠的肺部,所有疫苗管失去作用。于是,石正丽团队继续用猴子做实验,模拟病毒在人体上的效果。
    
    (蝙蝠冠状病毒传染到人,需要一个到多个中间宿主,而石正丽的之前的实验,恰好是完成了这些,小鼠和非人类灵长目动物的猴子就是其实验的中间宿主)
    
    另一相关中文报道见
    触目惊心,中美科学家5年前曾制造出类SARS新冠病毒
    
    2、美国医学专家在2015年发表在自然期刊的质疑文章
    
    3、媒体对2019新冠状病毒,与武汉病毒研究所手上蝙蝠病毒有96%一致的高度相似报道。
    
    宿主可能是蝙蝠 武汉病毒所石正丽团队研究成果在NATURE在线刊出
    
    4、媒体对华南海鲜市场野味店出售活猴的报道。
    
    5、武汉病毒研究所2020年1月2日就确定2019新冠状病毒基因全序列的报道
    
     武汉病毒研究所正开展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研发等工作
    
    6、媒体报道: 武汉病毒研究所正开展新型冠状病毒疫苗研发等工作
    1月21日,中国科学院上海巴斯德研究所郝沛研究员、军事医学研究院国家应急防控药物工程技术研究中心钟武研究员和中科院分子植物卓越中心合成生物学重点实验室李轩研究员合作发文,论文内容之一是对武汉新型冠状病毒感染人的机制和通路进行了分析。
    他们认为,尽管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的新结构与ACE2蛋白互作能力,由于丢失的少数氢键有所下降(相比SARS病毒S-蛋白与ACE2的作用有下降),但仍然达到很强的结合自由能(-50.6kcal/mol)。这一结果说明武汉冠状病毒是通过S-蛋白与人ACE2互作的分子机制,来感染人的呼吸道上皮细胞。
    ——————————————
    以上事实清楚、证据充分,
    证据真实性、合法性、相关性明显,逻辑合理周密,
    所以我认为这很可能导致2019新冠状病毒的原因,应当彻查,以便控制疫情及防范避免未来类似疫情。
    因为事关重大,影响严重,我认为即便99%是误解,1%有可能如上,也应该仔细调查。
    找到原因,才好解决问题。
    研发病毒疫苗和查阅以前的研究记录,可以同步进行,可以不造成影响,
    【可以是在不干扰石正丽研究的基础上,国家专业部门根据以往的研究记录来调查】
    
    另外意见
    1、难道不明肺炎患者不应该被收治吗?没有确诊但不能排除是武汉新冠状病毒的肺炎患者,都应该收治隔离。
    2、必须非常警惕针对亚裔的转基因生化武器风险。
    上海同济大学左为团队研究发现,亚裔的ACE2受体(导致感染新冠状病毒和SRSA病毒的关键受体),是白种人、非裔平均水平的5倍,即亚裔是这两类病毒的更易感人群。
    因样本数量少,所以还需要进一步多样本研究更清晰证实
    虽然有反驳者称这样样本少不说明问题,但这虽然目前不足够说明明显种族差异,但已经明显证明了DNA导致的个体差异。
    DNA遗传特性也必然导致家族差异,也必然导致血缘族群差异,只是是否会有明显的肤色族群区的整体分差异而已。
    所以针对DNA基因致病受体不同,制作转基因生化武器,是明显被证实可能的。
    可以制造转基因病毒可以只感染某一些人,而难以感染另一些人,这是已经被理论和实践所证实的。
    所以我们必须对这类风险警惕慎重,这关系到中华民族的生存。
    3、为何早知道SARS冠状病毒针对ACE2攻击,而武汉病毒与SARS80%左右相似,ACE2主要分布在肺部肠道,为什么这么晚才做粪口传播途径的检查?
    4、我支持转基因技术研究,但我认为必须警惕和先谨慎选择方向,对可能对我国利益造成重大风险的转基因研究,必须特别警惕。否则若一旦管理不善,很可能对国家造成重大损失,给中华民族生存发展带来巨大伤害。
    真相需要调查、需要证据,科学家更应该用事实和科学证据来说话,而不能靠利益冲突者“生命发誓”及让别人“闭上臭嘴”
    我很惊讶,如此风险巨大的事情,是要只靠信任科研人员的人品及发誓吗?不应该充分监督审查?中央哪个部门监督审查了,确保这次武汉病毒疫情,不是来源于实验室泄露?
    只有充分调查,才能还科研人员清白及确保超高风险的事情不存在管理漏洞。
    
    最后总结
    我认为这是一场【转基因病毒】带来的人为灾难,造成这灾难的人确实该死。 (博讯 boxun.com)
334180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武汉市民方斌因播疫情死亡情况 再遭警方传讯 (图)
·美慈善组织防疫物资赠武汉 中共官媒讹称来自国内捐赠 (图)
·肺炎疫情 武汉副书记:很多病人没有收治 形成了「堰塞湖」 (图)
·瞒报儿子到过武汉湖南永州市人大副主任母子同确诊 (图)
·武汉出生30小时新生儿确诊新冠肺炎,专家:或存在母婴传播 (图)
·福建晋江男子武汉返乡参宴影响3000多人,律师:最高可判死刑 (图)
·黑龙江一女子泰国游往返途经武汉机场,导致一家六口被确诊
·武汉疫区中心肺炎患者吴迪全家呼救
·“武汉病毒”阴影下的中国中小企业 开工违法不开工等死 (图)
·贵州一例新冠肺炎患者死亡:年仅34岁 曾去过武汉 (图)
·福建男子隐瞒武汉旅居史吃宴席 致同村千人被监测 (图)
·男子在武汉医院持刀威胁医护人员:刑拘! (图)
·武汉协和医院被感染的14名医护人员全部出院
·武汉疫情:当国人还蒙在鼓里时中方早已通告美国 (图)
·陈维健:武汉疫情;“宁赠友邦不予家奴”
·应对武汉疫情:北京首次承认短板 强调集中统一 管控言论 (图)
·武汉周边疫情失控遭瞒报 志愿者全家受感染却求助无门 (图)
·武汉五旬义工染武汉肺炎离世 生前负责接送医护人员下班 (图)
·武汉肺炎 国家卫健委:无症状感染者也可能成为传染源 (图)
·北京称早在1月3日向美国通报武汉肺炎疫情引发网上舆论哗然 (图)
·紧急呼吁国家基金委停止发放数学类基金——要像对付武汉肺炎那样封城
·武汉肺炎入侵北京民众忆起SARS戴口罩应变
·黄埔军校武汉分校破天荒招收女兵 (图)
·武汉东湖宾馆展出毛泽东首张“眼镜照” (图)
·吴官正称当武汉市长时是月光族 家穷懒得锁门防盗
·原武汉大学校长1958年怒斥毛泽东“你脑子烧到39度” (图)
·“720事件”周恩来安排毛泽东坐飞机逃离武汉.
·文革武汉7.20事件始末
·王澄:支持石正丽!武汉肺炎病毒不是来自病毒研究所
·武汉肺炎:卷入疫情和假新闻风暴眼中的“武汉病毒研究所” (图)
·封城防疫为何大错?欲对武汉断网,习近平顽固坚持极权必引发倒逼革命
·武汉地方官主动为中共当替罪羊只会越描越黑 (图)
·论文证实:武汉病毒研究所的人员人工合成病毒
·武汉疫情 已知的和不知的 (图)
·火神山恐杯水车薪 武汉还有多少人等待急救? (图)
·王澄:强制服用中药治疗武汉肺炎就是谋财害命
·杨雷:美国制造武汉之毒的又一证据?
·万延海:2003年非典埋下武汉肺炎防治失控的祸根
·从武汉新型冠状病毒爆发看到整个国家管理力早已经空虚
·武汉大量肺炎病毒死者未进入官方公开数据
·武汉瘟疫是中共在研发针对美欧和港台的生化武器
·张杰:端午前后中国有大事发生 武汉归元寺传出神秘谶语
·中国社民党坚决反对中共当局对武汉人民和湖北人民的歧视!
·夏业良:武汉疫情升级为突发卫生事件对中国经济的打击
·武汉肺炎观察 官场、红会及其他:一场危机一面照妖镜 (图)
·德国研究:武汉肺炎恐在发病前就会传染 (图)
·中国将200多滞留海外的湖北居民送回武汉惹争议
·王澄:中医能治武汉肺炎病毒 目前世界有无特效药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