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武汉真实口述:“父亲的肺已经全白了,但医生仍说没有权力确诊”
请看博讯热点:新非典

(博讯北京时间2020年1月26日 转载)
     李涵:79岁父亲双肺全部感染,求治无门
    
     我父亲今年79岁。1月18日晚上,他在南京路的武汉市中心医院,就是武汉的原二医院,被查出疑似感染新型冠状病毒肺炎。但医院说隔离病房床位满了,进不去。我们后续接连跑了几家医院,都不接收。经过努力,父亲现在有了病床,但不是专门的隔离病房,我们这些家属,也都处在暴露的环境中。现在,家里其他4口人都出现感冒症状了。

    
    我是武汉人,嫁到了上海。1月18日,我们一家三口高高兴兴地回武汉过年。我看父亲精神不大好,问他怎么了,他说只是发烧而已,没关系。一家人团聚,老人很高兴。傍晚他出门给我们买菜,骑自行车,结果半路上腿软,倒在街上,被人送到社区医院。
    
    父亲是很坚强的人,他们平时不想麻烦我们,压根就没跟我们提。那时候病毒肺炎疫情多严重,武汉也没有宣传,一直没人说,老人自然不太关注。我们当时觉得可能已经压下去了,因为新闻说只有四五例,而且没什么问题了,还说没有SARS严重。如果12月8日爆发的时候就提醒我们,我们早就把我爸妈接出去了。问题是他们一直说防控得很好,没事,我就没在意。老年人快80岁了,现在已经不可能接到上海去了。
    
    https://i.guancha.cn/bbs/2020/01/25/20200125133600267?imageView2/2/w/500/format/jpg
    
    在社区医院,医生说我父亲不大对劲,但社区医院只有X光片,建议我们赶紧去大医院看急诊,拍个CT。我们立刻去了武汉市中心医院后湖院区,发现急诊科里全是这样的病人。我们下午5点多挂号,排队排到10点多才看上医生。医生说拍CT要排队到凌晨两点多。老人说受不了,第二天再来。晚上十二点多我们才回去。
    
    1月19日我们到中心医院总院,按医生指引挂了呼吸门诊,门诊室里还是人山人海,全是咳嗽发烧的。九点多钟打完针,才轮到他拍CT。一般报告要第2天才能拿到,但晚上9点,医生就跟我说,片子不太好,赶紧去看急诊。去了急诊,挂号要等6个小时,我怕人受不了,决定第二天再来。医生给我爸开了三天的针。
    
    1月20日,我们又来了,我拿到了诊断报告,医生说我父亲60%的肺已经感染,疑似新型病毒性肺炎,但这里不是传染病院,有一项筛查指标不能做,无法确诊。我说那赶紧转入隔离病房吧,他说没有隔离病房,又说没权力确诊,要上报,还说要请专家会诊。说了很多理由,把我推到发热门诊。
    
    发热门诊医生一看,也说可能是新型病毒肺炎,但是他们现在没床位,进不去,建议我们回家,明天再来打针,每天跑。我当时一听就火了。我说这么严重,是疑似病例了,却不给我们确诊,还让我们回家,等于把我们的病毒源全部带到家里去,到处散播。他说:“我们没办法”。傍晚6点,站在那没用,我们就回去了。
    
    晚上八九点,我爸开始发烧,烧得脸都红了,呼吸困难,喘不上气来。接下来两三天都是这样,晚上烧,白天退。我们吓着了,打了120。电话里,我说老人疑似冠状病毒,能不能送到金银潭医院去? 120说做不到,要我们自己联系好金银潭,他们再出车。我就蒙了。过了一会儿120还是来了,他们说试试看。我们就跨越了半个武汉,从汉口跑到金银潭。金银潭外面排满了救护车,全是我们这样自己送去的。
    
    金银潭医院说,没有床位,不接收,还说,“哪里确诊的,去哪家医院治疗,让他们发转院通知单,我们才接收。”没办法,我让120帮我找医院,120就帮我联系了武汉六医院。途中120的人又跟我说,六医院进不去,已经封掉了。
    
    当时我有个朋友提议,可以去省人民医院看看。我们就掉头,准备去武昌的省人民医院。120的师傅说,现在送去他们肯定不收,不如你去重新挂个号,别说你确诊了。那时候已经12点了,我说不行,我们一进去,120就走了,万一又不收,我不就傻眼了?我让120的人陪我进去看一下什么情况。
    
    拖着老人进了省人医的发热门诊,里面人山人海,我一看就傻眼了,这样排到明天还不一定看得上,老人不折腾死啦。我当机立断,说,我不管,你不能走,你再把我就送到二医院去,我在二医院看的确诊了,片子也是他拍的,就去二医院。
    
    120的师傅也挺好的,就又把我们拉到了二医院的急诊部。二医院当然还是不收。我和我老公急了,真的跟他们发火了,骂了他们,也砸了东西,他们也打了110。我说请你们理解一下,我拖着老人跑了武汉4个医院,都不收,你们要再不收,我爸就肯定没了。他们仍然不收。
    
    我们就不走了,赖在急诊室,父亲那一天的针已经打完了,我给我爸找了一张急救车床躺着。我又去求医生。我说所有检查都做了,血也抽了,CT也做了,抗生素也打了,吊针也打了,还可以做什么治疗?他说没什么了,只能等明天医生来了再说。
    
    我和我老公就坐在旁边,熬了一晚上。急诊室里面全是我们这样的家属,医生还穿着防护服,我们没有任何隔离措施,我们自己买了口罩,戴个眼镜,每天在医院里跟病人接触。
    
    ​1月21日我去问医生,有什么治疗方法?医生跟我说,没有抗病毒药物,新型冠状病毒的药物还没有研究出来,只能常规治疗。然后他建议,如果经济条件好,就打球蛋白。后面三天,我每天给我爸打8瓶球蛋白。球蛋白一瓶570,其他花费每天1000块钱,每天要花去近7000块。我们也住进了普通病房。
    
    但还是按照常规方法治疗。我觉得这样不行,我们也很危险。21日听说增加了几家定点医院,我到处打市长热线,打市建委、区卫健委电话,所有人都在踢皮球。我看二医院隔壁病房的病人已经转移走了,要求进去。他又说,现在不是定点医院了,隔离病房取消了。没有了。我要求把我们送去定点医院,他说他们没有权力转院,要么我们自己去找。
    
    这三天里,我每天心急如焚。今天急诊室又去世了2个人。正常人的血氧饱和度应该是95,我爸肺不行了,只到80多。但我父亲是可以救过来的,他能吃,人也清醒,打了球蛋白,退烧了,但还是呼吸困难,情况一天比一天差。
    
    第一天进来的时候,他还可以把呼吸罩拿下来,自己去上厕所。第二天就喘不上气了。第三天更喘了,今天就不行了,穿着成人纸尿裤,根本不能离开呼吸机。现在官方统计的确诊、疑似病例,我们是不在里面的。现在所有的政策,隔离、免费治疗什么的,都跟我们无关。
    
    四五天了,我天天问主治医生,打院办电话,他们说他们没权力、没接到通知。我每天忙得团团转,我隔壁的一个女士却清闲得很。我问她,她说她爸的血氧饱和度不到70,老人太痛苦了,家人已经放弃,就在那里等着父亲死。
    
    父亲住院,我跟老公轮流倒班照顾,我早上他晚上。家里还有80岁的老妈妈,还有我女儿。回家后,我们用消毒水把衣服擦一遍,把衣服拎到阳台上去,洗脸洗澡。但这几天,我女儿感冒了,老妈感冒了,我和老公也感冒了。过几天我们准备都去拍个片子。我们不确定是不是在医院被传染了,但急诊室天天人山人海,全是这种病人。你说这种环境我们能好吗?
    
    我父亲的肺恶化得很快。看片子,我父亲的双肺感染的面积,之前只有60%,现在几乎全白了。但我们还是得不到确诊,不能转院,不能隔离。两个医生私下跟我说,要做好心理准备,病情发展很快,可能只有四五天了。我当时就哭了。
    
    谁能告诉我,我要怎么样才能救我爸?怎样保护自己和家人?
    
    黄海波:求了6家医院都不收,我在门诊室熬命
    
    我是武汉人,36岁。我发烧已经12天了,疑似新型冠状病毒肺炎。天天跑医院,但还是得不到确诊和隔离治疗。
    
    1月11日,我感冒了,我以为是一般的感冒,去医院开了点药吃,几天都不见效。我就换到湖北省人民医院复查,拍片子,诊断是肺炎。我抽了血,把22种病毒都查完了,都不是,没有别的可能了,就是新型冠状病毒。
    
    测试的话,一个核酸检测试剂盒就行了,很简单,但是医院不给测。我找协和医院的朋友问了,99.9999%就是,没什么好怀疑的。做不做最后的核酸试剂盒,意义也不大。但是他们不给我确诊。我觉得他们是要人为控制病例的数量,才这样。
    
    这十几天时间里,我每天去门诊排队,等五六个小时,才能打一针。现在人民医院已经不收病毒性肺炎病人了,让我们自己找医院去。但别的医院都满了,没床位,都是不收,让我们自己回家,自己找医院。
    
    我的病症反应,就是发高烧,38.8度,咳嗽,呼吸困难,浑身无力,CT片子显示双肺感染。我觉得我是1月初带6岁的孩子预约去医院取脸上的痣时,在医院感染的。发现的时候没说是肺炎,那时候政府说不传人的,大家没重视。
    
    之前感冒的时候,我回家自己在一个房间就行了。现在我每天都住在附近的宾馆,回家我怕传染给孩子、老婆。我每天一个人跑医院,打抗生素,自己照顾自己。难受的时候,我的呼吸跟不上。我现在就是熬,熬命。
    
    医院的疑似病例很多,但都得不到确诊和住院隔离。很多家属都在医院打起架来了。现在我来到武汉市武昌医院门诊部,这是定点收治医院,但他们也不收。在此之前,我已经去了省人医、同济、7医院、5医院,这是第6家医院了,都不收。
    
    现在我说话无力,能活命就不错了。武汉目前的医院的这些床位,真的根本收治不了。现在我在门诊这边,周围有100多个人。我决定不回宾馆,就待在这里。
    
    隔着一道玻璃,我看着别人在抢救,就在我后面。我心里很难受。
    
    武汉医疗缺口巨大 各地驰援加速
    
    大量病患无法收治,背后是武汉医疗资源的巨大缺口。
    
    武汉肺炎疫情形势迅速升级,引起了全国各省市对此次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高度关注。武汉多家医院出现口罩、防护服、试剂盒等医疗物资和药物短缺的状况,并建立了捐助渠道。许多海内外企业和公益组织积极加入了援助对接队伍。
    
    武汉医疗观察人士李明称,医生、医疗设施和药物是三个治疗要素,现在武汉缺乏的,不仅是物资和药物,医生数量也极度短缺。“现在光是调口罩、试剂盒,已经是很低级的阶段了。”
    
    1月23日下午,包括瑞金医院、华山医院、复旦大学附属中山医院等在内的上海多家医院重症医学科、呼吸科、感染科等科室的医生护士组成上海医疗队,援助湖北,抗击疫情。
    
    李明认为,现在还不够。“病患大量涌入医院,医生、护士都是满负荷工作,既然是八方支援,希望全国各地更多的医务人员志愿者能来支持武汉。”
    
    但更重要的是,李明看到,在目前统计的500多确诊、疑似病例以外,武汉的各大医院门诊、急诊部门,挤满了大量发烧、肺炎的疑似患者。因为床位缺乏等原因,他们得不到及时确诊,也没有被隔离治疗,很多都被要求回家自我隔离治疗。
    
    “这些移动病人,或者说‘流浪病人’,每天行走在家庭和医院之间,许多高度疑似了,不仅自己的生命安全得不到保障,身边陪护的家属也没有防护措施,每天来回于家中和医院之间,对整个环境都是很大的隐患。”李明说,这样的“流浪病人”大量存在,家属们的诉求也很强烈,却求治无门,一床难求。这意味着目前武汉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收治缺口还很大,防控能力还严重不足,防控漏洞也很大。
    
    23日晚间,据央视采访的武汉一线医生反馈:发热病人数量众多,无法得到及时救治;收治的病人无法进行及时的病原检测(需要总体协调采样送到省疾控统一监测),导致交叉感染现象存在;目前尚未要求定点医院的医务人员集中食宿,医务人员下班后回家,被外界感染的传播渠道也未切断。
    
    同时,央视采访的医学专家提出几点建议:成立中央指挥部的专家参谋部;CPR(细胞色素P450氧化还原酶)试剂应尽快发到各基层单位做筛查;以及应尽快确定定点医院的医务人员集中食宿,切断医务人员被外界传染的渠道;安排医护人员在医院附近宾馆集中住宿,方便上下班等。
    
    1月24日,武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官方微博“武汉发布”发布消息称,武汉市政府为加强对新冠肺炎患者的救治,将参照北京小汤山医院模式建设专门医院,建筑面积达2.5万平方米,可容纳1000张病床,计划将在2月3日前建成。
    
    这无疑是一个好消息,但不知道那些严重的患者们,能不能坚持到住进医院那一天。
    
    来源于观察者网 (博讯 boxun.com)
312123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大众是没法参与讨论的
  • 英雄都是被狗熊害死的
  • 主权国家控制全球化过程必定车毁人亡
  • 背本趨末、頭足倒置的編輯手法
  • 普希金:上尉的女儿毕汝谐(纽约作家)
  • 陳長捷是不堪紅衛兵淩辱,先殺妻子而後自殺
  • 明朝大學士張居正出席中國國民黨四屆六中全會
  • 余程萬死於警匪槍戰,並非被蔣介石槍斃
  • 140万件防弹衣的信号:台湾该作紧急战争动员了!
  • GTV频频掉线直打脸郭瘟鬼强作欢颜终落败
  • 文史叢刊掛名者多出力者少
  • 西方世界培育了武汉病毒
  • 九.一八與七.七事變的禍首
  • 美国联邦制度溃败于全球化过程
  • 顧維鈞口述史料不幸被刪
  • 博客最新文章:
  • 胡志伟張文達及其父祖張叔平張百熙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仙性
  • 胡志伟秉筆直書確是很使人痛苦的事
  • 走向大自然病毒盖不住人性
  • 胡志伟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 中华正国借疫煽獨越紅線,始作俑者終遭棄
  • 胡志伟軍閥的後代花錢出書為其先人塗脂抹粉
  • 谢选骏朱门酒肉臭、地铁病死骨
  • 胡志伟《新民會會歌》就是左派報紙常常謳歌的台籍作曲家江文也創
  • 生命禅院【英汉对照版】生命篇——生命的意义(LIFE——TheMeaning
  • 胡志伟一窩蜂為周作人唱讚歌是「美麗的誤會」
  • 谢选骏美国官员和中国官员一样的黑
  • 台湾小小妮打台灣之前先打選戰吧!哈哈😄
  • 胡志伟周作人著軍裝斜佩皮帶檢閱北平市數萬名「新民青少年團」,
  • 谢选骏独裁制度创造从无到有的魔法
  • 台湾小小妮中共倒台最佳方案!!!哈哈😄
  • 曾节明中共进攻台湾最有可能的方案
    论坛最新文章:
  • 美国新型肺炎死亡人数破万 科莫:“我们低估了疫情 正在付
  • 法国新冠肺炎死亡将近9000 将展开大规模排查
  • 北京严防在俄华人从陆地口岸返国
  • 约翰逊病情恶化转入重症监护室 指示外交大臣拉布必要时暂
  • 中巴再爆争议 巴西部长指中国是瘟疫大流行之源
  • 勒梅尔:法国今年面临二战后最为严重的经济衰退
  • 反叛与解构的智者 米歇尔·福柯第十六节 规训与监视之五
  • 回应财务造假 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我个人非常自责
  • 中国查处1120万件不合格出口防疫物资 含994.1万只口罩
  • 受新冠疫情冲击 中国首季度46万家公司倒闭
  • 方方日记英文版《武汉日记》预计8月18日上市
  • 新冠病毒:中国已出口近40亿副口罩
  • 两名警察疑共用警署厕所中招122个同袍需隔离测试
  • 民调:对警察不满根深蒂固疫情后运动或愈滚愈大
  • 袁国勇批评港官抗疫“不见棺材不流泪”承认用词过激
  • 德国政府:疫情最严重时刻尚未到来
  • 违反限足令去滑雪: 法国一男子勃朗峰滑雪坠落死亡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