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实名举报獐子岛当事人:“冷水团”事件是弥天大谎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12月17日 转载)
    在獐子岛人看来,海岛的不幸爆发自5年前的扇贝“跑路”。
    
    2014年10月,獐子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獐子岛公司)突然宣布其海洋牧场遭遇黄海“冷水团”袭击,致使百万亩底播虾夷扇贝绝收,且“活不见贝死不见壳”,公司瞬间由盈利变为亏损约8亿元。
    
    岛民没料到的是,獐子岛的“扇贝大戏”竟能连演四场:2018年1月,因“降水减少导致饵料生物数量下降”扇贝被“饿死”;2019年1季度,“底播虾夷扇贝受灾”;2019年11月,“底播扇贝出现大比例死亡”。
    
    如今的獐子岛居民对扇贝再发生何种意外都已经见怪不怪,“我们已经心灰意冷了,2014年那会岛民们知道记者来了,白天不敢去找,晚上都偷偷打听记者住哪想去爆料。可是几年来,獐子岛的问题似乎没得到什么改变。”
    
    2015年2月,2000名獐子岛居民实名举报了獐子岛公司。他们称2014年的“冷水团”事件是獐子岛公司与当地镇政府共同导演的一场 “弥天大谎”。如今4年过去,参与举报的不少老渔民已经过世,澎湃新闻记者获得了当年的举报材料,再次登岛寻访当年的联名举报人。
    
    “受灾海域出事前曾偷捕”
    
    “冷水团”公告转天,2014年10月31日,獐子岛公司便迅速组织了“灾害说明会”,公司高管以及中科院海洋所专家悉数到场。会上,时任中科院海洋所所长助理刘鹰(现大连海洋大学教授)发布了北黄海冷水团当年被监测到的异动数据,并判定该次受灾原因就是冷水团。
    
    时任獐子岛镇党委书记、大股东代表石敬信则在会上称,当年长海县全县都受了影响,除獐子岛确权海域,其他海域也有受灾情况,亩产均出现较大幅度下滑。
    
    但獐子岛上却有2000民岛民并不认同公司、专家、当地政府给出的说法。2015年,他们写下一封联名举报信,每个人都签字摁下手印,寻找相关部门讲述他们的诉求。
    实名举报獐子岛当事人:“冷水团”事件是弥天大谎


    獐子岛岛民联名举报签字,这样的签字表共有百余张
    
    老秦是当年的举报人之一,他此前在獐子岛公司捕捞扇贝的船只上工作了十余年。本次采访时他对澎湃新闻记者表示,“这些话当年我已经讲过一遍了。什么‘冷水团’,我在岛上生活50多年了,从未听说有过什么‘冷水团’。实际情况是,自从2013年11月份,公司就叫我们几条船在后来的所谓‘受灾’海域偷捕扇贝。”
    
    “正常扇贝的养殖周期是3年,2011年投下的苗,要2014年收才够大。提前一年采捕肯定个头就小。我当时还问领导,这么小的贝为什么要拉上来?领导哈哈一笑。”老秦说。
    
    在老秦看来,既然扇贝已经提前被偷捕走了,2014年又从何而来扇贝能收获呢?公司这才导演了一出“冷水团”灾情。“没有产品可以捕捞,企业资金链就要断,只能找一个借口掩盖内部事实,就制造了这个‘冷水团’。”
    
    另一位当年参与举报的渔民老赵对记者表示,2014年有关方面对獐子岛“冷水团”事件的调查结果称未发现獐子岛苗种采购、底播过程存在虚假。这让他们感到“极度失望”,之后决意举报。
    
    令岛民们愤怒的还有在“冷水团”公告发布同时出面为公司背书的专家与公司的关系。獐子岛公司在其受灾公告中透露,2014年10月21日,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召集相关专家开会探讨了獐子岛海域底播虾夷扇贝亩产下降的原因,并形成了《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会议纪要》。
    
    根据会议纪要,受北黄海冷水团和辽南沿岸流锋面影响,獐子岛西部底播海域的底层水温在6至8月下旬波动很大,日较差达4℃左右。水温日变化频繁且幅度较大将对虾夷扇贝生长、存活产生较大影响。
    实名举报獐子岛当事人:“冷水团”事件是弥天大谎


    举报岛民认为,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与獐子岛长期拥有合作关系,不应由他们来分析“灾害”原因。澎湃新闻记者查阅了当时参与会议的14名专家名单,发现其中的前中国科学院海洋研究所副所长张国范正是时任獐子岛公司常务副总裁、海洋牧场业务群执行总裁梁峻的博士生导师。
    
    “为了让大家知道知道,在我们这个偏远的小岛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曾经风靡全国的首富海岛乡镇,是如何被侵蚀、挥霍,逐渐变成一个断壁残垣的冷落海岛的。”老赵激动地说。
    
    2016年11月,獐子岛公司收到深交所问询函,要求说明2000人实名举报的相关情况。公司随后回复称,“经自查,公司历年均按照采捕计划在指定的海域组织进行播苗和采捕,不存在‘提前采捕’行为。”
    
    “这种事情怎么能让公司自查?”老赵质疑道。
    
    “洒向海里的扇贝苗,半箱是石子”
    
    老秦还对记者讲述了另一个岛上“人尽皆知”的传闻,举报者认为2014年的“扇贝绝收”事件背后除“提前偷捕”外,更大的猫腻出在扇贝苗本身上。
    
    “2014年应收扇贝正是2011年、2012年播下的苗,当时正是獐子岛公司董事长吴厚刚的弟弟吴厚记负责整个集团扇贝苗采购。他的贪污是岛上每个人都知道的。”老赵说。
    
    “当时扇贝苗采购的情况已经恶劣到,从獐子岛旁边的海洋岛收购来的扇贝苗,向海里播撒的时候,半箱都是石子。贪污下来半箱的钱,全进了吴厚记的口袋。”老赵说。
    
    獐子岛公司负责播苗员工当时表示,“我在公司干了十四五年,亲自到海上去播的苗,包装一打开全是沙子。他虚报,根本没有多少苗,打比方说二十包吧,有七包到八包全是沙子。”
    
    吴厚刚共兄弟三人,大哥吴厚敬,二哥吴厚刚,三弟就是吴厚记。吴厚刚成为獐子岛公司董事长后,便陆续安排其兄弟及其他亲戚进入公司任职重要岗位。其中,哥哥吴厚敬担任山东荣成分公司负责人,弟弟吴厚记则是物资采购部门经理,一手把持扇贝苗的采购。
    
    几乎所有的采访对象都对吴厚刚任人唯亲的行为极为不满,他们对记者说道,“好好地一个獐子岛,被吴厚刚变成了他的家族企业。”
    
    据岛民介绍,2011年是吴厚记采购扇贝苗造假最为猖狂的一年,而他所酿成的恶果则体现在2014年。“根本没有什么‘冷水团’,只是为了掩盖吴厚记当年的丑闻。”老赵说。
    
    公司对吴厚记的处理方式彻底激怒了岛民。獐子岛时任董秘孙福君2014年表示,吴厚记已经在2012年因内部处理,而离开公司。
    
    老赵对记者表示,“2012年那会公司有过一次内部举报,就是举报吴厚记贪污问题。结果他的手下会计张巍被判了5年有期徒刑,吴厚记本人居然什么事都没有,只是被开除。董事长护着他,我们能怎么办?”
    
    查询相关工商资料,吴厚记在离开獐子岛公司后,又成立了一家“大连盈瑞养殖技术服务公司”,仍旧与獐子岛公司做着水产甚至扇贝苗业务。
    
    岛民称吴厚刚将獐子岛公司变为“家族企业”并非仅指“吴厚记”而言,记者查询獐子岛公司在2006年的招股书,招股书内共有吴厚敬、吴厚国、吴厚岩、吴厚元等4位与吴厚刚同辈人的名字出现。“这些全都是他的亲戚。”老赵说。
    
    2000名獐子岛岛民们在举报信中写道,“在短短的上市八年间,獐子岛由原来的全国首富乡镇、‘海底银行’一度成为负债约近百亿的贫苦乡镇,现已沦到无法偿还的局面。我们不禁要问一句:‘钱哪儿去了?’我们的祖辈给我们留下的丰厚家业绝不容许他们再继续挥霍下去,让我们的子孙后代来偿还。”
    
    本文来源:澎湃新闻 (博讯 boxun.com)
7104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因实名举报卢廷阁律师被强制传唤
·河南商城五个农场联名实名举报县政府是黑社会保护伞 (图)
·实名举报河南商城县人民政府做黑恶集团的保护伞 (图)
·高校性骚扰丑闻不断宁波大学副教授遭举报后被停课处理 (图)
·情侣吵架为争输赢互相举报对方吸毒 (图)
·七夕早午晚见三女北大副教授被举报骗感情遭解聘 (图)
·情侣因琐事纠纷为争输赢互相举报对方吸毒 (图)
·北大教师被举报与多人发生不正当关系 校方:已解聘 (图)
·北大博导"劈腿数十人"被解聘 举报人:为校方点赞 (图)
·律师受托举报官员贪腐被抓 律师成高危行业再受关注 (图)
·王雅军:关于对四川凉山州副州长兼州公安局长周述侵犯律师权利的举报信
·怀疑工友举报自己而将工友杀害 (图)
·北大博导与多人有不正当关系?举报者:校方向我求证 (图)
·从盗猎者手中夺枪并举报的宁夏志愿者获奖1500元 (图)
·首都医科大学校长饶毅举报三名科学家论文造假 (图)
·江苏多名公务员被举报参与"套路贷" (图)
·村民举报污染被抓 (图)
·河北卢廷阁律师举报石家庄市司法局副局长马剑 (图)
·实名举报: 黄乃庆视频举报河南商城县官商勾结黑恶泛滥
·黑龙江公务员发举报视频被拘 后获国赔3000多元
·昔日红卫兵忏悔:举报母亲反革命致其被枪决 (图)
·原海军副司令王守业贪污上亿 遭情妇举报案发
·公务员发举报视频被拘留 媒体:当地警方需要反省
·重庆副书记任学锋离奇出世 旅美华人钟国伟曾实名举报 (图)
·葫芦:朱镕基香港讲话被疯传 特朗普再遭情报人员举报
·齊家貞:我举报了我的爸爸 不绝入耳的枪声
·原山西省人大代表刘月发实名举报贺欣的事实真相
·广州赏万元奖金举报「非法活动」 牧师:文革时才出现 (图)
·王林清法官实名举报最高法院院长周强的公开信 (图)
·葫芦:崔永元举报上海警察 张艺谋影片触及文革退展
·张鸣:如果听任举报横行,大学里将没有一个完整的课堂 (图)
·北美《世界日报》总编谈中期选举报导
·纸上建筑: 举报被拘留,通奸无下文?
·公刘:谈谈爆料和实名举报
·查建国:举报、谴责周子瑜者卖国也(与环球时报争鸣之284)
·廖昌永:对我的举报严重失实 聘请了律师
·朱永杰:匿名举报者被收监乃法治之耻
·被举报的领导干部,请慎用“诽谤”二字
·黎则奋:实名举报港共反习反党集团
·“检察官自我举报”属于泄密?
·苏星河:该死的微博:从删帖封号到主动举报 (图)
·张鸣:令人不寒而栗的群众举报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