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鲍彤谈六四(四):围绕4-26社论我与紫阳的谈话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5月03日 转载)
    鲍彤谈六四(四):围绕4-26社论我与紫阳的谈话


    前中共中央委员赵紫阳助手鲍彤先生
    
    (法广RFI 肖曼)在上次的访谈节目中,鲍彤先生回忆了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赵紫阳出访朝鲜,总理李鹏代理领导中央工作期间,邓小平李鹏等人密谋出台人民日报4-26社论,将学生激怒导致第二次上街前后的情况。他认为特别值得关注的是:李鹏日记有关4月23日晚上的记载提到:李鹏自己与杨尚昆去见了邓小平,但一语带过,语焉不详。
    这之后,时任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政治秘书的鲍彤未接到参加4月24日政治局常委会议的通知,而该会内容是:听取北京市委的汇报并立即决定:中央成立制止动乱小组。时任中央办公厅主任温家宝后来告诉鲍彤:是李鹏不让他通知鲍彤与会。而鲍彤先生认为这应当是出自邓小平的决定。对于此事,鲍彤先生过去从未在文章里写过,但随着当事者渐渐故去,他觉得有必要在李鹏温家宝两位当事者健在时说出,以免被人诟病。
    
    在今天的节目中,鲍彤先生首先回忆了赵紫阳从朝鲜回来后,他第一时间面见赵紫阳,明确提出对4-26社论的批评意见,反对给学生第一次上街的活动扣上“动乱”的帽子。赵紫阳听完鲍彤意见后一言未发,几天后才正式对鲍彤说:你的意见是对的,我已经找了许多领导人谈话。
    
    这之后,记者提问:赵紫阳是否知道鲍彤未被通知参加4月24日常委会一事?鲍彤先生的回答是否定的,他说从未告诉赵紫阳这件事,可能他一直都不知道,因为他认为自己是否与会并不重要。他与赵紫阳间从来只谈政治大事,绝不提个人之事。对于鲍彤先生自己来说:这是他一以贯之的规矩,文革前在中央组织部工作时就是如此。下面请听鲍彤先生的回忆:
    
    围绕4-26社论我与紫阳的谈话
    
    鲍彤:赵紫阳从朝鲜回来,我是第一个去的。我去的时候,赵紫阳屋里有人,谁?当时我不知道。后来我知道是乔石。这是4月30日晚上,我跟赵紫阳只讲了一件事情,我说4月26日这篇社论不好,27日星期天,北京全市大游行,是这篇社论激起的。我说:这篇社论李鹏说是根据小平的意见写的,我认为:一定是没有把问题说清楚,而激起了社会矛盾。我说我自己到街上去看,看了以后非常痛心,这上面的标语是这样写的:“反对垂帘听政”,“邓小平教导我们说:让大家说话,天不会塌下来”。我跟紫阳说:27日游行大街小巷统统是学生,有大学生,但是我认为:支持学生的是市民干部包括警察。紫阳当时一句话没说。
    
    我和紫阳只讲了这个事,我只讲大事,不讲鸡毛蒜皮,没讲李鹏不通知我参加4月24日政治局常委会议的事,紫阳可能一直都不知道此事。
    
    两三天后,紫阳跟我说:“我找了很多领导人谈了话,也找了民主党派的人,你的意见是对的,那篇社论是有问题的。” 赵紫阳是过了几天以后才跟我说这话,他很慎重,并没有在我说以后马上表态说我对还是不对,没有,赵紫阳要调查研究,要了解情况。
    
    作为常委政治秘书,我只谈政治问题
    
    我作为常委政治秘书,我只谈政治问题,只谈大问题。鸡毛蒜皮的事情不在我的脑子里边,因为我认为常委会不应该讨论鸡毛蒜皮的事情。我没有在文章里写过这件事。但是我想:现在活着知道这件事的人不多了,那时的常委现在活着只有温家宝李鹏了。也可能他们哪天不在的时候,我早就不在了,就不可能说这个话了。我如果在他们也不在的时候再来说这个话,会有人问我:为什么你不在温家宝李鹏在世的时候说这件事?所以我觉得现在应该说这个话,如果不符合事实,李鹏可以说:鲍彤造谣!温家宝可以说:鲍彤是瞎说的。所以我想我现在跟你说一下这个情况,是需要的。这不是什么秘密,鲍彤不参加什么会,算是什么秘密?
    
    我历来不跟紫阳说什么个人(的事情),和你说一个笑话:中央组织部决定我到紫阳那里去(工作),紫阳和中组部说:听说过这个人,让他来吧。我去了以后见赵紫阳,他甚至不问我:“你是什么地方人?你多大年纪?过去做过什么工作?你现在住在什么地方?”一句这样的问话也没有,直接就问我:“我现在在考虑一个企业问题,如果促进企业联合,发展竞争,你觉得对不对?”
    
    紫阳和我讲的是工作,从来没有谈过个人问题。我的老伴当时是中央编译局文献研究室的主任,所以中央开会后翻译成外文是我老伴组织的。13大以后,紫阳接见翻译工作者的时候,有人介绍说:“这是鲍彤的老伴”,紫阳说:“嗷,第一次见面,第一次见面”!
    我个人的事情从来不向紫阳说。我对所有的中央领导人,常委会领导人,家里边的事情我从来不管。中央政治局里的常委政治秘书管鸡毛蒜皮的事,这个党一定要灭亡!我只管政治,只管大事,只管我的职责,历来如此。文革前我当中组部研究室副主任时也是如此,对部长副部长,从来不说个人的事。
    
    听众朋友,以上是鲍彤先生谈六四的第四部分,谈1989年胡耀邦逝世到“六四”之前,时任中共总书记赵紫阳出访朝鲜期间,邓小平李鹏等人密谋出台人民日报4-26社论,将学生激怒,导致第二次上街前后的情况。
    
    (未完待续) (博讯 boxun.com)
157170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没有基督教就讲不好中国故事
  • 以越南地名命名的香港街道
  • 刘蔚:就身心健康而言,美国人人过的是中共地方省长,部长
  • 中共即将攻台,台湾宜早做准备
  • 民主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民主是万万不能的
  • 柏林墙的倒塌与“信息柏林墙”的建立
  • 民主党的报应就是川普
  • 美国将会输掉第二次冷战
  • 世界上最美丽的未嫁公主是破鞋里的破鞋
  • 聶華苓翻譯毛詩詞登在淫刊“花花公子”
  • 人工智能的致命缺陷
  • 台湾绿营承认两个中国的南北朝格局百年
  • 为拍照而拍照的摄影师才是好摄影师
  • 为什么海外一再出现小粉红欺压港人的邪压正现象?
  • 少先队共青团抢劫受到法律保护
  • 人类真是下流坯子
  • 博客最新文章:
  • 孟泳新质疑余英时欧阳哲生新文化运动“论”史观(十六)
  • 点滴人生港事隨筆:無能的香港警察
  • 陈泱潮6.從國際學術思想界看《特權論》的理論價值和歷史地位
  • 张杰博闻金一南少将透露了那些中共打击香港的机密?谁是真正的白眼
  • 谢选骏系列爆炸在一片静默中席卷欧洲
  • 苏明张健评论中国人想要解放自己,首先要铲除共匪政权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虚荣、虚伪
  • 谢选骏香港正在购买进入中国的门票
  • 北京周末诗会70年代我们的女神/丁朗父
  • 谢选骏只有更野蛮的才能战胜野蛮
  • 曾节明拿香港人权做交易,特朗普与中共下一步的勾兑暨港、台的凶
  • 张杰博闻清流铺:共产党崩溃中国会天下大乱吗?
  • 谢选骏共产党侮辱了中国
  • 陈泱潮5.從官方看《特权论》的理論價值和歷史地位
  • 胡志伟周恩來勸周佛海太太交還蔣氏手跡
  • 生命禅院【禅院百科】忌妒、嫉妒
  • 曾节明特朗普绥靖形势下香港人如何自救?
    论坛最新文章:
  • 中国两大经济数据露疲态
  • 从香港撤回后有大陆学生吐槽环时报道不实
  • 美国佛州柑橘九成染中国“柑橘艾滋黄龙病”
  • 中国解除美国禽肉进口限制
  • 柬埔寨总理有条件释放反对人士
  • 报告:气候变迁衍生问题多 伤害一整个世代健康
  • 中国泳星孙杨面临2-8年禁赛
  • 美国大豆滞港没地方存 中国再购7船美国大豆
  • 澳大利亚立新规防范外国干预大学 针对中国?
  • 陆指台拒延春节加班机时间 台称运量足否认拒绝
  • 香港周末宵禁?消息很快被撤掉
  • 香港冲突加剧 两岸和外地大学生纷离港
  • 警发逾三千防暴弹 但法庭拒颁令禁警入校园
  • 香港暴力急速升级 谁之罪?
  • 港三大提早今起结束本学期 各大学续停课
  • 新丝绸之路覆盖德国吕根岛
  • 美失业率低 现有问题是有工作找不到人做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