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绿色情报员:“摸金符盗爪 穿山甲的红色恐惧”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5月03日 转载)
    

    穿山甲是全球走私最多的哺乳动物,随着中国市场需求增长,红色恐惧不断升温
    
    “广东、广西不是靠越南很近嘛,那时候走私穿山甲都是用汽车拉、用军车拉呀,我当时心想这样搞就完了。”吴诗宝描述看到的触目惊心场景,他是中国华南师范大学生命科学院教授,那年在广东做研究,“这样下去就会灭绝了!”他预见了穿山甲的多舛命运。
    
    二十多年来,穿山甲的走私风暴不减,火线从东南亚猛烈烧向非洲。“早期查缉到穿山甲个体和鳞片,源头大多来自东南亚,尤其是马来西亚和印尼,十年前,非洲走私开始增加。”台湾屏东科技大学的穿山甲研究员孙敬闵说,东南亚的穿山甲被抓的差不多了,非洲成为盗猎者的新大陆。
    
    这阵子,穿山甲又成为新闻热词。非洲喀麦隆、中国、香港、马来西亚、新加坡,接连查获大规模的穿山甲走私案,光是四月,新加坡破获两起穿山甲鳞片走私,加起来数量将近26吨,估计有4万只穿山甲受害,货船由非洲启程,预计陈仓暗渡运往越南。
    
    从走私路线的大数据来看,孙敬闵指出,穿山甲主要流向华人市场,目的地以中国、越南为主,而走私路线也指向美国,因为不少华人居住在当地,拥有稳定的消费市场。
    
    “穿山甲是全球走私最多的哺乳动物。”吴诗宝点出残酷的事实,“最近走私大案不断,最根本的原因是市场对穿山甲的需求增加、没有减少。”在巨大的需求链下,孙敬闵说,“从2006至2016年,十年来光是查缉到的非法穿山甲已经超过100万只,这还不包括没被逮到的走私案,依照这样的数字,穿山甲数量下降非常可怕。”
    
    说穿了,穿山甲肉和鳞片大多为了满足中国人的药用和食用需求。孙敬闵说,中国的药典、古医书就有穿山甲的入药传统,目前中华穿山甲和马来穿山甲的野外族群大幅锐减9成,从科学角度来看,鳞片的成分如同头发、指甲,主要是角质,现代医学发达,替代的药品选择多且便宜,同时经过检验管控,品质相对安全,没有必要对穿山甲下毒手。
    
    不过,穿山甲始终难逃劫数,近年在盗墓剧推波助澜下,摸金符传说让穿山甲的爪子沦为中国人觊觎的目标,红色恐惧再度升温。孙敬闵说,摸金符是以穿山甲的前爪,制作成戒指或挂饰,透过戏剧赋予神秘传说,以及趋吉避凶的商业化语言,成为文玩和古玩市场的发烧货。
    
    看在专家的眼里,这是一出荒谬剧。吴诗宝无奈说,“摸金符无可避免又刺激了穿山甲的利用。”这也很反讽,穿山甲为了挖洞,演化出锐利的爪子和粗短的四只,遇到危险,跑不快无法开溜,只能蜷缩成一团,以鳞片作为保护罩,孙敬闵说,“没想到,遇到人类就没辄了,鳞片、爪子成为穿山甲的致命伤。”
    
    全球穿山甲总共有8个种类,亚洲和非洲各有4个品种,全数面临生存危机。吴诗宝说,国际自然保护联盟(International Union for Conservation of Nature and Natural Resources)将中华穿山甲、马来穿山甲列为极度濒危,印度穿山甲、菲律宾穿山甲为濒危等级,非洲的穿山甲则是易危,归根究底,穿山甲的过度利用是最大关键,此外,土地开垦、现代化建设导致栖息地破坏,污染引发的气候变迁也让穿山甲的食物受到影响。
    
    “穿山甲远比大熊猫还要濒危!”吴诗宝提出警讯,“大熊猫目前的保育评级是易危,比穿山甲低了两个级别。”不过,中国将大熊猫视为一级保护动物,穿山甲反而只列入二级保护动物,“这样的保育力度不够,有必要再提升。”
    
    吴诗宝打从1995年投身穿山甲研究,足迹深入广东、广西、云南、海南、江西、安徽、湖南、浙江等地区,几乎走遍穿山甲的栖息地,“90年代还可以看到穿山甲的新鲜洞穴,现在要看到很难了,几乎是看不到。”他亲眼见证中华穿山甲的消逝速度。
    
    穿山甲禁不起疯狂的猎杀,孙敬闵表示,“穿山甲繁殖力很低,每次只生一胎,怀孕期加哺乳期长达一年。”吴诗宝说,“穿山甲一生大概只能产十多只幼崽,不像老鼠、猪一窝生好多只。”
    
    近年中国加强穿山甲的查缉力道,并展开人工繁殖和保育工作,不过,个中弊端丛生。孙敬闵指出,中国接受人工繁殖的穿山甲合法利用,衍生很多问题,由于无法认定市面的穿山甲产制品是否来自合法的人工繁殖,很多野外盗捕的个体间接就漂白了。
    
    很多人企图透过人工饲养穿山甲,填补市场需求。孙敬闵认为,即便未来人工繁殖技术成熟,鳞片成本远高于野外捕捉,这条路并不可行。吴诗宝指出,全球穿山甲专家组织曾讨论穿山甲的商业养殖议题,不论在保护层面或市场需求都无法解决,商业模式要格外慎重。
    
    这些人工繁殖机构也担任穿山甲救护工作,死亡案例频传。孙敬闵表示,走私的穿山甲经过长途运输,健康情形不佳,甚至为了增加体重、卖出好价钱,穿山甲被灌食玉米泥,肠道系统跟着出状况,救护单位的专业、设备都不足,死亡率高可以想见。
    
    台湾复育穿山甲的经验,可以做为各国借镜参考。孙敬闵长期在台东鸾山部落调查研究,同时推动生态产业,他指出,“我们曾在鸾山进行小规模调查,100公顷的栖地大约有10只野生穿山甲,相对于其他国家所做的调查,这样的数量非常高,吸引各国来台取经。”
    
    当地人封孙敬闵为“捡大便的研究员”,他津津乐道说,“穿山甲的生态角色很特殊,牠爱吃蚂蚁、白蚁,每天可以吃2至5万只不等,当环境中少了穿山甲,动态平衡连带被打破了。”他借由追踪穿山甲的排泄物,让居民了解穿山甲在生态链的重要性,“有了在地人参与,保育工作才能长久永续。”
    
    来源:RFA
    
    ` (博讯 boxun.com)
322073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只传播淫秽色情短视频 深圳龙岗公安侦破“成人版抖音”案
·专栏 l 绿色情报员:疯狂的中国海洋馆 鲸豚再教育营(下) (图)
·被指低俗色情 《我的世界》游戏运营公司被上海多部门联合约谈
·绿色情报员:“疯狂的中国海洋馆:白鲸越狱大逃亡(上)” (图)
·传大学学生干部看色情视频被开除 校方回应 (图)
·绿色情报员:中国制造!假蓝天的黑幕 (图)
·绿色情报员:厉害了!世界最高垃圾山 (图)
·绿色情报员:这头大白象吞掉白海豚 (图)
·百度、大麦网传播色情等有害信息被罚 最高5万人民币
·绿色情报员:地球没流浪 海鲜先中枪 (图)
·绿色情报员:海上新长城 候鸟的坟场 (图)
·中国扫黄打非办公室:去年破获最大色情直播涉案金额2.5亿人民币
·考研名师与学生玩多P兼拍色情片 (图)
·【百度被罚】发布含淫秽、色情、迷信广告被北京法院罚67万 (图)
·微信“漂流瓶” 色情藏在里面
·涉传播色情低俗产品 今日头条被罚款兼停频道1个月 (图)
·跨國色情直播集團 女主播日賺15.8萬元 母親攜小孩出鏡 (图)
·通过妻子攀附周永康 郭文贵给他色情设局 (图)
·今日头条凤凰新闻手机传播色情低俗存在导向问题遭约谈
·销售VR眼镜送色情片 迎19大已抄6万色情网站
·美苏都想用色情录像勒索的领导人:苏加诺 (图)
·本·拉登被击毙前的隐居生活:喝壮阳药 看色情电影 (图)
·维多利亚女王近似“色情狂” 没日没夜向丈夫索取 (图)
·蔡慎坤:北京色情娱乐场所为何扫不完?
·曹长青:王丹涉嫌“儿童色情”
·长平:纪委的「八卦」:官员是否看色情光碟
·李湘宁:色情推动互联网 (图)
·李银河:围绕淫秽色情品的论争史
·刘逸明:央视炮轰微信色情是当局打击微信前戏?
·有能力的都会贪婪色情/巴克
·评李化平色情视频风波:颠覆女人等于颠覆政府?
·浅析中国色情业的规模和现状
·父母做爱时我装睡不是色情是生活/蒋方舟
·北京观察:艾未未“色情照”与官员聚众淫乱 (图)
·色情与生活只在一线之间
·女子10天赤身坐铁笼人体艺术还是色情 (图)
·围堵小区内色情夜总会,为何女的比男的积极?(图)
·缘何中国“色情成灾情”?/孙义
·刘逸明:美女试睡员会不会成为色情陪睡员?(图)
·部级嫖客,厅级情妇,色情提高了档次?
·小聪明打不过色情网站/西风独自凉
·有些官员为何只看蜗居色情而忽视现实/王志顺
·为何只看蜗居的色情而忽视现实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