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六四30年中共一路封杀回避淡化遗忘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5月02日 转载)
    

    六四镇压发生后,在北京街道上的装甲车与坦克车。(档案照片/美联社)
    
    30年前,「六四」事件仿佛一道利斧,劈向许多中国人的心灵深处。但30年来,挥舞利斧的中共始终不愿直面伤口,而是以强压为基础,反覆地将六四「封杀、回避、淡化、遗忘」。
    
    这30年来,在中共眼中,任何对当局强力镇压学生提出质疑、要求平反的人,都被视为想要撕开伤口的居心叵测者。对于海外的质疑,一贯保持充耳不闻;至于内部的反思,除了反射性的提防与压制,不见其它。
    
    然而,中共这样的一贯反应,让这道巨大伤口即使看似结痂,里头的脓,却始终无法化开。
    
    1989年6月4日凌晨镇压发生后,中共官方迅速将整起事件定性为「反革命暴乱」。几年后,用词先缓和成「动乱」,后来淡化成「事件」,乃至于如今使用的「风波」一词。于是,成千上万人死伤的事件,便被轻描淡写成一句「1989年政治风波」。
    
    根据「邓小平文选」里披露的内容,邓小平在同年6月9日接见「首都戒严部队」的军级以上干部时说,「这场风波迟早要来」,党内的老同志是「支持对暴乱采取坚决行动」的。
    
    邓小平还说,学生们的根本口号,一是「打倒共产党」,一是「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目的是要建立「完全西方附庸化的资产阶级共和国」。那些「别有用心的人」提出的「反腐败」的口号,仅仅是「陪衬」。
    
    从当时仍担任中共中央军委主席、掌握全党大权的邓小平口中说出这番话,可说是对六四最典型、最权威的定调,且影响持续至今。30年过去,中共至今对六四的态度,始终是视为「打倒共产党」及「推翻社会主义制度」的行动。
    
    确保执政,一向是中共的「底线思维」;而「社会主义制度」,又是中共紧抱不放的意识形态。既然认为六四两者兼具,中共对此保持30年的压制手段,自不意外。
    
    

    民众用自行车、三轮车把中弹的学生和市民送往医院。(档案照片/美联社)
    
    尽管六四的真相不断被披露,但中共对国内始终以划一的宣传口径,淡化甚至否认天安门广场上的惨重伤亡。其中,已故中国国务院发言人袁木接受美国媒体专访时,声称部队当天清场时「没有死一个人」,成为全球哄传至今的黑色笑料。
    
    另一方面,在邓小平定调下,事发当初,中共在全国大举搜捕涉事学生及民间人士。但不少学运成员在获得各界暗助及公开声援下,陆续逃往海外。对这些学生,中共除了抓,也有意让他们出国,意在防止学运死灰复燃,再度危及政权,充满了一贯的「维稳」思维。
    
    从1990年代起,中共面对六四,始终采取着一套投机主义的思维。有人曾归纳出4个要素:「封杀、回避、淡化、遗忘」。但这4个要素,则建立在强力的压制手段上。
    
    这30年来,中国公开的官方文件、官员讲话、媒体报导、艺文创作,乃至于民间意见表达,甚至在网路上,始终不允许出现任何涉及「六四」的字眼及内容。其中,艺文创作及民间意见表达,一直有同情者以隐晦的方式加以声援。然而,无一幸免地遭到了封杀,最后归于沉寂。
    
    

    4名民众2016因在酒瓶贴上「铭记八酒六四」商标后遭捕,香港支联会4月1日发起集会要求北京当局释放。(中央社档案照片)
    
    至于每年的6月4日,中国各地公安便进入紧戒状态,许多积极为六四平反的罹难子女家长及支持者,30年来不断坚持发声,但也导致他们从每年5月起就被会强力监控。
    
    近年来,官方监控对象更扩及各地维权者及自由派人士,不是被上门问话、就是被软禁在家,还有人被带去外地旅游,有人则被拘留。2014年4月,浦志强、郝建、徐友渔等人更因举办六四25周年纪念研讨会被捕,曾参与1989年学运的浦志强,还被判刑入狱。
    
    藉由强力封杀、全力回避及大力淡化,30年过去,中国整整一代人对「六四」的认知,几乎是一片空白,可说在形式上达到了中共官方设定的「遗忘」目标。然而,中共内部对六四的处理,似乎不是完全一致。
    
    邓小平在前述接见「首都戒严部队」军级以上干部时提到,「虽然『有一些同志』一时还不理解,但最终是会理解的,会支持中央这个决定(镇压)的」,中共党内当时对六四镇压的意见分歧,可见一斑。
    
    多次写信要求平反六四的中国退休军医蒋彦永,在2004年还在任时写的信中提到,已故中国国家主席杨尚昆曾告诉他,六四事件是「我党历史上犯下的最严重的错误,现在他已经无力去纠正,但将来是一定会得到纠正的」。
    
    然而,迫于现实压力,30年来,中共大小官员干部里,像蒋彦永般敢在任内公开要求平反六四者,有如凤毛麟角。如今,蒋彦永早已退休,但今年4月间,他一如往年般被列为监控对象,还「被住进」了医院。
    
    如今,六四事件30周年即将到来,平反六四及正视中国人权现况的声音,始终不断。然而,中共至今却如临大敌,坚持在「封杀、回避、淡化、遗忘」的老路上,踽踽独行,离普世价值越走越远。
    
    
    
    
    中央社 (博讯 boxun.com)
353195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抖音视频引热议:神似当年六四坦克人 (图)
·六四临近抖音忽传坦克人引缝隙猜想 (图)
·89六四逼近 习近平五四将发表讲话压惊 (图)
·《我的六四》:“天安门纠察总长”用连环画纪念六四 (图)
·“六四酒案”三公民,遭即时监控 (图)
·六四天安门血案30年后 中国虎视眈眈 (图)
·成都“六四酒案"三君子被“三个代表" (图)
·徕卡宣传片影射六四中共急删华为恐无端遭殃 (图)
·网上流传含“六四坦克人”短片引发中共五毛谩骂 (图)
·网上流传含“六四坦克人”短片引发五毛谩骂 (图)
·中共军医蒋彦永吁正名六四被住院严控 (图)
·曾多次呼吁平反六四 揭沙士疫情军医蒋彦永失联 (图)
·法国出版连环画纪念六四3周年 亲历者张伦教授现身说法 (图)
·六四30周年在即 天安门母亲继续抗争要求为六四正名 (图)
·六四临近,揭萨斯疫情军医蒋彦永被失联 (图)
·专访:鲍彤谈六四:李鹏非法将我排除在外的4-24政治局常委会 (图)
·中国抹去蜡烛表情包 仅为掩盖六四历史?
·抹去六四历史中共九年删文逾千 连蜡烛表情包都被移除 (图)
·从耀邦逝世到六四:鲍彤谈必须分清“两次学生上街”(二) (图)
·从耀邦逝世到六四:鲍彤谈必须分清“两次学生上街”(二) (图)
·六四那天 那个阻挡坦克的男子在哪里? (图)
·回顾六四现场 邓小平立新第三代中央集体领导称不再见外宾 (图)
·回顾六四现场 是否撤离学生无共识血腥清场难避免 (图)
·回顾六四现场 清场军队就定位开始平息反革命暴乱 (图)
·回顾六四现场 官媒称认清动乱实质戒严清场进入倒数 (图)
·回顾六四现场 刘晓波宣布绝食戒严部队完成清场准备 (图)
·回顾六四现场 元老面试江泽民新集体领导要五湖四海 (图)
·回顾六四现场 邓开常委会撤紫阳职务李鹏签北京戒严令 (图)
·回顾六四现场 紫阳现身广场对话邓小平决意调军队戒严 (图)
·回顾六四现场 局势骤变​​提戒严紫阳披露邓小平幕后掌舵 (图)
·回顾六四现场 戈巴契夫访北京知识界上街声援绝食学生 (图)
·回顾六四现场 紫阳亚银发表不同声音五四游行和平结束 (图)
·我的六四:飞虎队、医院的尸臭味和检举揭发 (图)
·回顾六四现场 市民支持大游行中共元老不安谋新策 (图)
·回顾六四现场 人民日报社论定性动乱学生决定游行抗议 (图)
·回顾六四现场 耀邦追悼会悲愤北京学生声言全国大罢课 (图)
·重回六四现场 北京高校悼念转至天安门中共中央起疑心 (图)
·六四反官倒 掀翻红色家族邓小平:先从我们家开刀 (图)
·我的六四故事:清华学生89年国庆跳楼自杀 (图)
·我的六四:清华学生89年国庆跳楼自杀 (图)
·缅怀六四英雄张健先生仗义执言救助落难管桂林 (图)
·抗议对“六四酒案”人的持续迫害
·六四与占中 正义的审判何时到来 (图)
·美前官员:六四导致美中冷战战略合作的终结 (图)
·纽时:“六四”造就了今日的中国
·六四30周年 周锋锁:中国仍在专制奴役下 (图)
·李伟东:由“六四”造就的今日中国
·“六四”三十周年纪念与反思学术讨论会在法拉盛举行
·判处“六四酒”,拉开斗争序幕
·胡耀邦逝世三十周年暨"六四"三十周年研讨会通知
·北京国保三名干警到陈小雅家谈“六四” (图)
·廖亦武:曾接待六四流亡学生的法国今何在? (图)
·关于“六四”有没有见好就收,我的看法/李伟东
·葫芦:六四纪念馆重新对外 中国对土耳其经济恐吓
·六四学运领袖周锋锁 希望硅谷在数字极权时代坚持原则
·六四学运领袖周锋锁:希望硅谷在数字极权时代坚持原则
·高洪明:袁木死了但制造六四事件的谎言还笼罩着中国
·多维网:重评六四”让新时代改革开放轻装上阵
·2018年中秋节前基督徒看望六四死刑犯王连禧/徐永海
·“六四”是邓小平一手策划的政变?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