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03761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从耀邦逝世到六四:鲍彤谈必须分清“两次学生上街”(二)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4月16日 转载)
    从耀邦逝世到六四:鲍彤谈必须分清“两次学生上街”(二)


    鲍彤(右)与赵紫阳(左)1986年合影网络
    
    (法广RFI 肖曼)1989年4月15日,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逝世,胡耀邦逝世引发大学生自发悼念并成为“六四”天安门惨案的导火索。但这中间50天时间中,中共高层发生了什么?谁是“六四”镇压的决策人?学生运动是否过激而遭致镇压?我们今天继续播出对鲍彤先生的采访:
    
    鲍彤先生在上次节目中谈到:胡耀邦逝世追悼会后,大部分学生陆续回到学校上课,第一次学生上街进入尾声。赵紫阳4月23日访问朝鲜前,在中央常委会上提出:开展“社会协商对话”的方式来解决学生诉求等三点建议,得到包括李鹏在内的中央常委会同意。而这也符合中共13大决议的内容。
    
    但诡异的是,开展“社会协商对话”的决定并未执行,4月26日人民日报社论还将学生运动定性为“动乱”,被激怒的学生第二次走上街头,而且人数更多。
    
    鲍彤先生认为:如果想真正了解从耀邦逝世到六四间50天中,中共决策高层的内幕,就要分清两次学生上街的不同背景,特别是研究在1989年4月23日到30日,赵紫阳访朝期间,中共高层邓李杨三人的所作所为,以下是对鲍彤先生采访内容:
    
    赵紫阳当时讲这个话,是根据13大决定。紫阳的以上三条,当时很多人并不知道,但常委是知道的,邓小平是知道的。谁透露出来的呢?有一个人叫李鹏,是他后来透露出来的。
    
    李鹏有个日记,叫“六四日记”,他是这样记得:“4月23日下午,我去送紫阳(访问朝鲜),我问他还有什么要交代的,他说没有什么别的,就是我在常委会上提出的三条,就坚持这三条。”原来,当其他常委同意这三条的时候,李鹏也是同意的。
    
    李鹏不仅同意,而且在日记中记下以下内容:“我送了紫阳上火车,就把乔石同志找到一起,两人起草一个文件贯彻赵紫阳的提议”,也就是政治局常委的决议。
    
    紫阳的三条是根据13大方针提出来的,而具体在这个问题上,又是得到常委的支持。不仅得到常委支持,也得到李鹏的支持。赵紫阳到朝鲜去的时候,常委有个决定要李鹏代理主持常委会的工作。这个时候,李鹏和紫阳有什么矛盾吗?没有什么矛盾。他和乔石起草的文件就讲了这三条,发到个省市自治区党委,再发到各个地方,成为全党统一的认识。
    
    学生回去了,或者在连续回去的过程中,这时肯定有一个人惟恐天下不乱,他觉得如果学生回去了就没有文章好作了,他就决定要激怒学生,他就说学生是“动乱”。
    
    学生受到这种无端指责当然气愤,不仅那些曾经到天安门悼念胡耀邦的学生气愤,而且原来没到广场来的学生也气愤了,也出来了。后来说这是有组织有领导有纲领的“动乱”,再后来是“暴乱”,其实,学生没有领导没有组织,学生就是基于义愤,不同意4月26日的社论,不同意邓小平“动乱”的提法。也就是说:本来按照赵紫阳的三条,是可以解决的问题,邓小平觉得非要把学生找出来不可。
    
    所以26日社论一发表,27日的时候,那学生不仅去天安门了,而是整个北京。并不是所有大学生都出来,而是所有大学都有大量大批的学生出来,几乎在大街小巷都有游行。
    
    天安门我去过两次,第一次看大家追悼耀邦,气氛平静但很沉痛坚毅,觉得耀邦这么好的人被人搞下去了,耀邦去世了是中国的一大损失。大家是爱戴耀邦,大家关心国家的前途。
    
    4月26日社论说学生是“动乱”,这是谁的意思呢?后来有人说:“是赵紫阳泄露了这个机密。”什么时候泄露的?据说是赵紫阳在5月16日和戈尔巴乔夫谈话时泄露的。这完全是恍惚奇谈。
    
    4月26日的社论是根据邓小平旨意写的,这个话是谁告诉大家的?是李鹏,他已经告诉所有大学校长和党委书记;4月26日社论是根据邓小平旨意写的。但后来一些无知的人在那里胡说,目的是嫁祸于赵紫阳。还用得着赵紫阳吗?全中国的大学生都知道4月26日社论传达的是邓小平的声音,而这个话是李鹏证实的。还用得着过了20天通过和戈尔巴乔夫谈话再来说吗?根本是开玩笑,完全不尊重事实。
    
    所以学生上街是两次,两次都是没人领导没人组织的,如果有纲领,那就是共同的意志,共同意志是有的,前一段就是当年耀邦,抗议耀邦这样好的总书记被邓小平搞下来了,这是大家的共识。
    
    后来的共识是什么?就是抗议邓小平把学生的正义行动说成是“动乱”,谁能组织多少万甚至几十万的学生?哪一个人有这个本事?如果要说有组织者,组织者就是邓小平!他通过人民日报来激怒全北京的学生,全中国的学生,首先是大学生,也包括中学生。
    
    现在很多人已经忘记了,好像学生一出来就怎么怎么的?没有的。学生刚出来就是追悼耀邦,是自发的,因为耀邦人格的力量跟耀邦下台的悲剧。后来第二次上街呢?是对邓小平定性的抗议,他把学生的爱国行动和对国家前途的关心说成是“动乱”。
    
    如果当时说是“动乱”“暴乱”,我说唯恐天下不乱的组织者领导者只有一个人,就是:邓小平。连李鹏本人在23日自己日记中还写;把紫阳送走后他立即找乔石,积极地把常委决议写成文件,而且该文件确实是发了。这些都是历历在案可以复查的。在4月23日李鹏送紫阳回来,他还没有想到过要说学生是“动乱”,还没有想到过以后的事情。
    
    问题发生在后来,现在我只能这样说:恐怕只有邓小平一个人是心里有数的。这就非常像文化大革命,文革时,谁知道文革是什么东西啊?我看没有一个人知道,林彪不知道,陈伯达不知道,要被打倒的刘少奇也不知道。全国只有一个人知道,就是它的发动者领导者组织者,毛泽东,他知道。
    
    听众朋友;以上是对鲍彤先生采访的部分内容,谈1989年胡耀邦逝世到六四屠杀间两次学生运动的情况。有关对鲍彤先生采访的其他内容,请留意以后的六四30年纪念专题节目。 (博讯 boxun.com)
206164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座谈会就是坐探会
  • 国民党引进了共产党专政的话语体系,国共两党将同归于尽
  • 清宫戏扼杀鲜活的生命
  • 康德不懂哲学
  • 軍閥、漢奸翻案是由於「史盲」太多
  • 来自中国来的柏斯女人(连载)
  • 法国一再战败只有打猎出气
  • PanopticismwithChineseCharacteristics
  • 军队接管香港的条件已经成熟了
  • “小粉红”是无所谓真相的,兼论对付小粉红的诀窍
  • 美国移民局并未歧视亚洲人
  • 没有基督教就讲不好中国故事
  • 以越南地名命名的香港街道
  • 刘蔚:就身心健康而言,美国人人过的是中共地方省长,部长
  • 中共即将攻台,台湾宜早做准备
  • 民主不是万能的但没有民主是万万不能的
  • 博客最新文章:
  • 曾节明暴力抗争的价值,暨胡平绝对推崇和理非的荒谬
  • 谢选骏杀人犯为什么自己却不愿意死
  • 陈泱潮9.民主墻運動40周年,2019年【建民論推墻】的感嘆
  • 少不丁弘扬中华文化,须从理解中共和反共开始
  • 谢选骏贿赂的另面是叛国
  • 徐永海北京基督徒良心犯徐永海谈基督信仰与自然科学(1)
  • 胡志伟台灣總統府褒揚董浩雲抒忠報國
  • 陈泱潮8.《特權論》揭示了今日及未來中共國問題之癥結
  • 滕彪FREESPEECHINAMERICANUNIVERSITIESUNDERATTACKFROMBEIJING
  • 谢选骏天安门亡灵激发了香港学生的勇武
  • 明暗經緯錄九十九年成大錯,共產黨分裂祖國中國花落春猶在,習近平,
  • 陈泱潮7.從中國學術思想界看《特權論》的理論價值和歷史地位
  • 吴倩救恩之母︰若你们不要求,我的圣子怎能帮助你们呢?
  • 徐文立贺信彤徐文立緊急呼籲全世界大學生,共同抗議香港警察圍攻大學暴
  • 李芳敏14400016耶和華的臉敵對作惡的人,要把他們的名從世上除掉。
  • 谢选骏墨西哥为何吸引摩门教
  • 李芳敏14400015耶和華的眼睛看顧義人,他的耳朵垂聽他們的呼求。
    论坛最新文章:
  • 玻利维亚冲突釀5死 临时总统威胁司法追究前总统
  • 瑞典笔会授奖桂民海文化部长颁奖 北京威胁报复
  • 香港相对平静 出现集会撑警
  • 伊朗上调油价引发示威活动
  • 以色列军队周六轰炸了加沙地带的哈马斯目标
  • 驻港部队反送中以来首现身清路障 被疑违反基本法驻军法
  • 法国黄背心运动1周年 卷土重来为哪般?
  • “中国就香港问题提出的唯一选项是强化警察国家”
  • 香港经济十年首现衰退 今年料缩1.3% 较市场预期严重
  • 抗争者撤出大学 市面仍有示威 警方发催泪弹驱散
  • 港警发近万枚催泪弹 有记者染二恶英类病 学者称是公共卫生
  • 中国人民银行年底可能再降准
  • 日本共产党发表声明:立即停止在香港的打压
  • 暴力升温 七成港人认为港府警方须负主责
  • 中国水墨手法绘制的法国地图大获成功
  • 塞尔维亚:中国游客的伊甸园
  • 香港九所大学校长发表联合声明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