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江苏盐城市中级法院撤销阜宁县法院难得公正的一审判决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1月28日 转载)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19年1月27日,本网获悉:近日,在一审这赢得了由村霸恶意提起的解除合同纠纷之诉的盐城市阜宁县三灶镇沿渠村村民刘必卫,收到了盐城市中级法院的(2018)苏09民终5448号“撤销原判,发回重审”二审裁定书,这真是应了访民中流传的那句话:中国特色是越上越黑!
    
    2011年,盐城市阜宁县三灶镇沿渠村村民刘必卫与村委会签订禽类林地养殖合同一份,合同开宗明义是“为了大力发展规模养殖业,提高土地产出效率”,由刘必卫承包13.2亩林地,从事养殖业。同年,领养残疾女童的爱心妈妈汪静通过与刘必卫协商,转包了这13.2亩林地,从事禽类养殖业。
    
    在转承包经营至今的7年期间,汪静从未拖欠一分钱承包费。由于2017年发生村主任刘德福唆使其他养殖村民,将因禽流感而死亡的鸡鸭丢弃在汪静的养殖场不远处,导致汪静养殖场惨重经济损失,及滥用职权故意毁坏鸭苗棚导致大批鸭苗淋雨死亡的破坏生产经营的事件,汪静向有关部门提起对刘德福追责,又引发了村霸刘德福唆使手下嵇为台、李秀梅、嵇宝余、嵇维楼等人,对养殖场的农作物打除草剂,多次拆除养殖场大棚等蓄意破坏生产经营事件。
    
    汪静虽就刘德福等人的破坏生产经营犯罪行为,持续向阜宁县县委书记、县长进行投诉反映,但阜宁县公安局只是避重就轻,于2018年6月1日对这些人仅作出行政拘留、甚至不予执行的“处罚”。
    
    正是公安机关的包庇纵容,村霸刘德福更加胆大妄为,先是用村集体资金5000元聘请律师,以名誉受到侵权为由,对汪静的投诉进行滥诉。败诉后,又以村委会名义提起解除村委会与刘必卫签订的林间养禽合同。在刘德福请求法院判决解除村委会与刘必卫签订的林间养禽合同的诉状中,其理由分别是刘必卫拒不在约定时间缴纳租金,二是养殖场污染环境。
    
    其实,刘德福的这两个理由完全是无厘头的耍无赖,汪静早就把约定的租金交给了刘必卫,刘必卫也在约定缴纳租金日期前,就按原来履约的方式送到涉地村民小组的村组长家中,但因村主任刘德福不允许其接收,村民小组长不敢接收,刘必卫就将租金直接交到了部分农户手中。
    
    至于养殖场污染环境,完全是刘德福的胡说八道与栽赃陷害了,汪静的养鸭不同于其他养殖场采用的喂饲料圈养方式,而是在每年的9月份从当地购进鸭苗,等10月份北方广袤农田上收割完稻子后,再将在鸭苗棚里稍微长大一些的小鸭子运送到北方,在割完稻子的稻田里放养,到第二年5月份稻田又要耕作时,再将开始进入产蛋期的鸭子运回养殖场,鸭粪直接做有机肥料,整个过程基本上没有污染,且这样养鸭子不用人工饲料,放养的鸭子因为在旷野中觅食而非常健壮,鸭子和鸭蛋完全属于无药物残留的绿色健康食品。关键是,村委会对其他6~7个养殖户都没有提出要求解除合同。
    
    阜宁县法院经过开庭审理,认为以刘德福为村委会在起诉状中的理由根本不能成立,作出(2018)苏0923民初636号“驳回诉讼请求”的一审判决。刘德福不服阜宁县的一审判决,向盐城市中级法院提起了上诉。
    
    2018年12月6日上午9点,盐城市中级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该案,在法庭门口居然上演一场村霸派人,阻止刚刚从宁夏赶回来的实际承包人汪静入庭的闹剧。汪静和刘必卫刚到盐城市中级法院门口,见延渠村的村支书洪兵、村主任刘德福、村会计刘德忠、小组长嵇为台等人都到了,还有一个叫唐露晨的人,和他老婆两口子拉住汪静,说汪静是诈骗犯,期间唐露晨还出示警官证,说是阜宁县公安局领导派他来的,并对汪静实施暴力殴打。
    
    很快,盐城市公安局新都派出所接警后出警现场,将受害者汪静与施暴者唐露晨带到了派出所做调查笔录,只有刘必卫一个人进入了法庭。法庭上,刘必卫告诉法官本案与汪静有利害关系,应当让汪静参加庭审,而村支书洪兵代替审判长发言,吓唬刘必卫,说汪静已经被抓起来了。
    
    没有文化的刘必卫在法庭上,坚持认为一审法院作出的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准确,程序正当合法,而且村委会没有要求其他几家统一解除合同,完全属于打击报复。法官虞忠和问刘必卫,下雨会不会造成环境污染?刘必卫请求合议庭成员到实地查看。
    
    作为中级法院,在二审中没有新的证据出现,尤其是村霸未同等提出解除其他养殖户合同,唯独针对刘必卫的承包合同的情况下,盐城市中级法院撤销一审难得的公正判决,如此枉法裁判,显然有不可告人的内情。
    
    而且,在盐城市中级法院作出的“撤销原判,发回重审”的二审裁定书中,依照的是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第三项规定,而这二项规定显然在本案中是不能组合引用的,属于明显的枉法裁判行为。
    
    对江苏省盐城市中级法院作出的“撤销原判,发回重审”的二审枉法裁定,本网将对重新审理继续关注,希望一审法院坚持司法公正的原则。
    
    汪静电话:15950274703。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19年1月27日,本网获悉:近日,在一审这赢得了由村霸恶意提起的解除合同纠纷之诉的盐城市阜宁县三灶镇沿渠村村民刘必卫,收到了盐城市中级法院的(2018)苏09民终5448号“撤销原判,发回重审”二审裁定书,这真是应了访民中流传的那句话:中国特色是越上越黑!
    
    2011年,盐城市阜宁县三灶镇沿渠村村民刘必卫与村委会签订禽类林地养殖合同一份,合同开宗明义是“为了大力发展规模养殖业,提高土地产出效率”,由刘必卫承包13.2亩林地,从事养殖业。同年,领养残疾女童的爱心妈妈汪静通过与刘必卫协商,转包了这13.2亩林地,从事禽类养殖业。
    
    在转承包经营至今的7年期间,汪静从未拖欠一分钱承包费。由于2017年发生村主任刘德福唆使其他养殖村民,将因禽流感而死亡的鸡鸭丢弃在汪静的养殖场不远处,导致汪静养殖场惨重经济损失,及滥用职权故意毁坏鸭苗棚导致大批鸭苗淋雨死亡的破坏生产经营的事件,汪静向有关部门提起对刘德福追责,又引发了村霸刘德福唆使手下嵇为台、李秀梅、嵇宝余、嵇维楼等人,对养殖场的农作物打除草剂,多次拆除养殖场大棚等蓄意破坏生产经营事件。
    
    汪静虽就刘德福等人的破坏生产经营犯罪行为,持续向阜宁县县委书记、县长进行投诉反映,但阜宁县公安局只是避重就轻,于2018年6月1日对这些人仅作出行政拘留、甚至不予执行的“处罚”。
    
    正是公安机关的包庇纵容,村霸刘德福更加胆大妄为,先是用村集体资金5000元聘请律师,以名誉受到侵权为由,对汪静的投诉进行滥诉。败诉后,又以村委会名义提起解除村委会与刘必卫签订的林间养禽合同。在刘德福请求法院判决解除村委会与刘必卫签订的林间养禽合同的诉状中,其理由分别是刘必卫拒不在约定时间缴纳租金,二是养殖场污染环境。
    
    其实,刘德福的这两个理由完全是无厘头的耍无赖,汪静早就把约定的租金交给了刘必卫,刘必卫也在约定缴纳租金日期前,就按原来履约的方式送到涉地村民小组的村组长家中,但因村主任刘德福不允许其接收,村民小组长不敢接收,刘必卫就将租金直接交到了部分农户手中。
    
    至于养殖场污染环境,完全是刘德福的胡说八道与栽赃陷害了,汪静的养鸭不同于其他养殖场采用的喂饲料圈养方式,而是在每年的9月份从当地购进鸭苗,等10月份北方广袤农田上收割完稻子后,再将在鸭苗棚里稍微长大一些的小鸭子运送到北方,在割完稻子的稻田里放养,到第二年5月份稻田又要耕作时,再将开始进入产蛋期的鸭子运回养殖场,鸭粪直接做有机肥料,整个过程基本上没有污染,且这样养鸭子不用人工饲料,放养的鸭子因为在旷野中觅食而非常健壮,鸭子和鸭蛋完全属于无药物残留的绿色健康食品。关键是,村委会对其他6~7个养殖户都没有提出要求解除合同。
    
    阜宁县法院经过开庭审理,认为以刘德福为村委会在起诉状中的理由根本不能成立,作出(2018)苏0923民初636号“驳回诉讼请求”的一审判决。刘德福不服阜宁县的一审判决,向盐城市中级法院提起了上诉。
    
    2018年12月6日上午9点,盐城市中级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该案,在法庭门口居然上演一场村霸派人,阻止刚刚从宁夏赶回来的实际承包人汪静入庭的闹剧。汪静和刘必卫刚到盐城市中级法院门口,见延渠村的村支书洪兵、村主任刘德福、村会计刘德忠、小组长嵇为台等人都到了,还有一个叫唐露晨的人,和他老婆两口子拉住汪静,说汪静是诈骗犯,期间唐露晨还出示警官证,说是阜宁县公安局领导派他来的,并对汪静实施暴力殴打。
    
    很快,盐城市公安局新都派出所接警后出警现场,将受害者汪静与施暴者唐露晨带到了派出所做调查笔录,只有刘必卫一个人进入了法庭。法庭上,刘必卫告诉法官本案与汪静有利害关系,应当让汪静参加庭审,而村支书洪兵代替审判长发言,吓唬刘必卫,说汪静已经被抓起来了。
    
    没有文化的刘必卫在法庭上,坚持认为一审法院作出的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准确,程序正当合法,而且村委会没有要求其他几家统一解除合同,完全属于打击报复。法官虞忠和问刘必卫,下雨会不会造成环境污染?刘必卫请求合议庭成员到实地查看。
    
    作为中级法院,在二审中没有新的证据出现,尤其是村霸未同等提出解除其他养殖户合同,唯独针对刘必卫的承包合同的情况下,盐城市中级法院撤销一审难得的公正判决,如此枉法裁判,显然有不可告人的内情。
    
    而且,在盐城市中级法院作出的“撤销原判,发回重审”的二审裁定书中,依照的是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第三项规定,而这二项规定显然在本案中是不能组合引用的,属于明显的枉法裁判行为。
    
    对江苏省盐城市中级法院作出的“撤销原判,发回重审”的二审枉法裁定,本网将对重新审理继续关注,希望一审法院坚持司法公正的原则。
    
    汪静电话:15950274703。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2019年1月27日,本网获悉:近日,在一审这赢得了由村霸恶意提起的解除合同纠纷之诉的盐城市阜宁县三灶镇沿渠村村民刘必卫,收到了盐城市中级法院的(2018)苏09民终5448号“撤销原判,发回重审”二审裁定书,这真是应了访民中流传的那句话:中国特色是越上越黑!
    
    2011年,盐城市阜宁县三灶镇沿渠村村民刘必卫与村委会签订禽类林地养殖合同一份,合同开宗明义是“为了大力发展规模养殖业,提高土地产出效率”,由刘必卫承包13.2亩林地,从事养殖业。同年,领养残疾女童的爱心妈妈汪静通过与刘必卫协商,转包了这13.2亩林地,从事禽类养殖业。
    
    在转承包经营至今的7年期间,汪静从未拖欠一分钱承包费。由于2017年发生村主任刘德福唆使其他养殖村民,将因禽流感而死亡的鸡鸭丢弃在汪静的养殖场不远处,导致汪静养殖场惨重经济损失,及滥用职权故意毁坏鸭苗棚导致大批鸭苗淋雨死亡的破坏生产经营的事件,汪静向有关部门提起对刘德福追责,又引发了村霸刘德福唆使手下嵇为台、李秀梅、嵇宝余、嵇维楼等人,对养殖场的农作物打除草剂,多次拆除养殖场大棚等蓄意破坏生产经营事件。
    
    汪静虽就刘德福等人的破坏生产经营犯罪行为,持续向阜宁县县委书记、县长进行投诉反映,但阜宁县公安局只是避重就轻,于2018年6月1日对这些人仅作出行政拘留、甚至不予执行的“处罚”。
    
    正是公安机关的包庇纵容,村霸刘德福更加胆大妄为,先是用村集体资金5000元聘请律师,以名誉受到侵权为由,对汪静的投诉进行滥诉。败诉后,又以村委会名义提起解除村委会与刘必卫签订的林间养禽合同。在刘德福请求法院判决解除村委会与刘必卫签订的林间养禽合同的诉状中,其理由分别是刘必卫拒不在约定时间缴纳租金,二是养殖场污染环境。
    
    其实,刘德福的这两个理由完全是无厘头的耍无赖,汪静早就把约定的租金交给了刘必卫,刘必卫也在约定缴纳租金日期前,就按原来履约的方式送到涉地村民小组的村组长家中,但因村主任刘德福不允许其接收,村民小组长不敢接收,刘必卫就将租金直接交到了部分农户手中。
    
    至于养殖场污染环境,完全是刘德福的胡说八道与栽赃陷害了,汪静的养鸭不同于其他养殖场采用的喂饲料圈养方式,而是在每年的9月份从当地购进鸭苗,等10月份北方广袤农田上收割完稻子后,再将在鸭苗棚里稍微长大一些的小鸭子运送到北方,在割完稻子的稻田里放养,到第二年5月份稻田又要耕作时,再将开始进入产蛋期的鸭子运回养殖场,鸭粪直接做有机肥料,整个过程基本上没有污染,且这样养鸭子不用人工饲料,放养的鸭子因为在旷野中觅食而非常健壮,鸭子和鸭蛋完全属于无药物残留的绿色健康食品。关键是,村委会对其他6~7个养殖户都没有提出要求解除合同。
    
    阜宁县法院经过开庭审理,认为以刘德福为村委会在起诉状中的理由根本不能成立,作出(2018)苏0923民初636号“驳回诉讼请求”的一审判决。刘德福不服阜宁县的一审判决,向盐城市中级法院提起了上诉。
    
    2018年12月6日上午9点,盐城市中级法院公开开庭审理了该案,在法庭门口居然上演一场村霸派人,阻止刚刚从宁夏赶回来的实际承包人汪静入庭的闹剧。汪静和刘必卫刚到盐城市中级法院门口,见延渠村的村支书洪兵、村主任刘德福、村会计刘德忠、小组长嵇为台等人都到了,还有一个叫唐露晨的人,和他老婆两口子拉住汪静,说汪静是诈骗犯,期间唐露晨还出示警官证,说是阜宁县公安局领导派他来的,并对汪静实施暴力殴打。
    
    很快,盐城市公安局新都派出所接警后出警现场,将受害者汪静与施暴者唐露晨带到了派出所做调查笔录,只有刘必卫一个人进入了法庭。法庭上,刘必卫告诉法官本案与汪静有利害关系,应当让汪静参加庭审,而村支书洪兵代替审判长发言,吓唬刘必卫,说汪静已经被抓起来了。
    
    没有文化的刘必卫在法庭上,坚持认为一审法院作出的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准确,程序正当合法,而且村委会没有要求其他几家统一解除合同,完全属于打击报复。法官虞忠和问刘必卫,下雨会不会造成环境污染?刘必卫请求合议庭成员到实地查看。
    
    作为中级法院,在二审中没有新的证据出现,尤其是村霸未同等提出解除其他养殖户合同,唯独针对刘必卫的承包合同的情况下,盐城市中级法院撤销一审难得的公正判决,如此枉法裁判,显然有不可告人的内情。
    
    而且,在盐城市中级法院作出的“撤销原判,发回重审”的二审裁定书中,依照的是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第三项规定,而这二项规定显然在本案中是不能组合引用的,属于明显的枉法裁判行为。
    
    对江苏省盐城市中级法院作出的“撤销原判,发回重审”的二审枉法裁定,本网将对重新审理继续关注,希望一审法院坚持司法公正的原则。
    
    汪静电话:15950274703。
    
    

    
    

    
    
(博讯 boxun.com)
173112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湖北荆门民主人士刘艳丽因言获罪案将于2019年1月31日湖北荆门东宝法院开庭
·卢廷阁律师:我在会理法院被打事件维权第22步
·刘艳丽因言获罪案2019年1月31日湖北荆门东宝法院开庭 (图)
·郑州中原区法院晚96分钟才开庭,庭审过程一片乱象
·傀儡、盗贼和帮凶:中共最高法院三张面孔 (图)
·南通老军人陶忠泉请求人大罢免徇私枉法的法院院长王平 (图)
·卢廷阁律师:我在会理法院被打事件“节外生枝”的重大进展(2019年1月18日) (图)
·卢廷阁律师:我在会理法院被打事件的重大进展 (图)
·中国最高法院院长港媒:传应勇将接替周强
·南通开发区法院判决强拆违法 双方当事人都提起上诉
·周强主持党组会议破最高人民法院院长易帅传言 (图)
·《环时》社评:武断的是加拿大方面 而非大连法院
·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布加拿大人谢伦伯格涉毒案庭审信息
·封锁消息 四川法院秘审黄琦 (图)
·千亿矿权案高法院长涉案?周强出席中纪委三中全会 (图)
·黄琦泄露国家秘密案传今开审绵阳法院未有公告 (图)
·紧急扩散声援:明天下午围观广东省惠州市惠东县法院 占友超 六四游行案
·加籍男1亿毒品上诉案大连法院下周一公开审理 (图)
·中国最高法院党组人事变动:高憬宏任最高法党组成员 (图)
·众多访民朋友联名签字呼吁陕西汉中法院刀下留人 (图)
·何兵:文革军管下的法院如何审案 (图)
·云南兵团奸污女知青干部286人 法院判枪毙数人 (图)
·从最高法到上海普陀区法院接连发生失窃事件意味着什么/宋嘉鸿 (图)
·夏业良:崔永元揭开最高法院黑幕的保护伞是王岐山
·钟锦化:最高法院案卷神秘失踪揭开中国司法重重黑幕 (图)
·最高法院案卷离奇丢失 明打赵乐际暗逼宫习近平
·高洪明:律师妻子可剃发无发但法院法官岂能枉法无法
·葫芦:俞敏洪言论激怒妇女 香港法院开审占中领袖
·拆迁户呼吁对参与强制拆迁的个人国企和法院实施针对个人及家属的制裁
·严家祺“三要三不要” 央视主播刘芳菲不满法院判决
·川普:立即驱逐非法移民,不经法院审理 (图)
·张文中案最高法院刑事判决书全文
·会理县法院非法搜查殴打律师案举行法庭听证/黎雄兵
·牟传珩姜福祯:请公开2月5日青岛中级法院行政庭庭审录像
·牟传珩:致青岛中级法院高沛沛法官的公开信
·严家祺:伟大的法治,伟大的香港人民-为香港终审法院推翻黄之锋三人入狱判决而作
·斯伟江:当央视法院响起锤声时
·给山东长岛法院聂洪川院长的公开信:是我信访不信法 还是法院有法不依 (图)
·陈思明:长沙“法院”围观江天勇案 (图)
·高洪明:面对两个弱女子,中国最高法院为啥不讲法啦?
·蔡瑛律师:致广东省高级人民法院龚稼立院长公开信
·美国上诉法院维持冻结川普旅行禁令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