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赵正永的在职研究生学历都比习近平的硬气
(博讯北京时间2019年1月22日 转载)
    

    在本专栏的上次节目中播出的《习近平靠录音磁带“修“成”法学博士“》一文中,笔者向读者和听众们介绍了习近平虽然在自己的简历中声称是“清华大学人文社会学院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专业毕业,在职研究生学历,法学博士学位”,但他日后以中央政治局常委和国家副主席之尊回到母校视察后,无论是中共官媒新华社的“通稿”还是清华自己的新闻网站,虽然都声称”清华大学是习近平的母校“,但却统一口径,只强调他是1975-1979年在清华大学化工系基本有机合成专业学习“,对他在清华获取的最高学位”法学博士“以及获取这一“最高学历”的院系“清华大学人文社会学院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专业”只字不提,完全回避。而在习近平的视察过程中宁可把部分时间花在清华大学的“竹简研究成果”上,也不愿意去他的”毕业“地点清华大学人文社会学院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专业“故地重游”。两天时间里的陪同视察及被”亲切接见“者中更没有他当年的清华“博导”刘美珣的踪影。
    
    为什么呢?是习近平已经打心底里已经为自己的“注水博士”头衔颇有耻感了吗?应该不是!唯一能够解释的原因就是所谓“皇帝不急太监急”,手下人等在注意到外界已经对他习近平的“法学博士”学位强烈质疑,讽刺和痛批声不绝于耳之后,担心习近平这次“母校”重游后被外界再揭疮疤,所以才只允许媒体单提习近平的化工系“大学学历”,也只允许校方安排化工系学生称他为“学长”,完全回避他习近平“清华博士“的学历和经历。
    
    与之形成显明对比的是,无论是中共官方还是北大校方的媒体上对李克强以总理之尊“回母校视察“的报道中,都特别强调他在北大的硕士和博士学历,详细介绍了”克强总理来到自己硕士、博士期间就读的经济学院······1988年—1994年,克强总理在北京大学经济学院经济学专业学习。
    
    为什么李克强不介意官方媒体和北大内部新闻网站对他的博士学历大肆张扬,上篇文章中提及的那位当年在李克强手下工作的“团派”人士介绍说,在北大读博的这段时间里的李克强还在团中央任职。到地方任职是获取博士学位之后的事情。而且李克强虽然是读的“在职研究生”,但是是那种半脱产的“课堂博士”,不是所谓的“论文博士“。这是其一。其二,李克强的“在职研究生”攻读过程是先硕士,再博士,而习近平则根本没有经历过硕士阶段,所以说即使承认“论文博士”的“博种“本身是合理合法,习近平获此殊荣的资格也还是可以被依”法“置疑。
    
    完成上篇文章后,笔者又多方查证了中国大陆的“在职研究生”的分类以及清华大学对“论文博士“的招生制度,答案是:凡是进校需要经过考试程序,被录取后来需要到校在课堂上完成规定时间课业的在职研究生可以是“脱产”,也可以是“半脱产”或者“不脱产”。所谓不“脱产”者,上课时间都会安排在周末,夜晚或者假期但是必须到校学习。这一类的在职研究生,毕业后可以获得双证,即毕业证和学位证。而进校不需要通过考试的“论文博士“或者“论文硕士”,因为只是靠一篇”论文“获取学位,所以原则上学校不应在授予其学位的同时还颁发毕业证。这就和所谓的”名誉博士“一样,某人因为声誉或者成就被某校授予了”名誉博士学位“,这在古今中外皆属正常,但这位名誉博士不会声称自己”毕业“于这个他或者她没有去上过课的的这位授予他或者名誉博士学位的学校的博士班。所以根本没有到清华大学人文社会学院马克思主义理论与思想政治教育专业的课堂上上过课的习近平即使因为自己的”重大研究成果“被该专业授予博士学位”合 法“,该专业同时颁发给他”毕业证书“实属非法。而习近平显然是因为手中持有这样一张“毕业证书”,所以才在自己的简历中不但突出自己是这个专业的“法学博士”,同时还特别强调了自己是从这个专业“毕业“。
    
    另外需要强调的是,虽然清华大学是中国大陆最早试点所谓“论文博士“招收制度的,并专门出台过”论文博士“的招生简章,但该简章中却有规定该”论文博士“的招收对象除了拥护共产党和社会主义制度的硬性规定之外,还要求是“获硕士学位后有五年以上实际工作经历者,个别获学士学位后有八年以上实际工作经历的优秀人才;基本达到或接近博士学位水平”。
    
    如此说来,他习近平的“论文博士“的获得的”合法性“又有待商榷了。首先,他习近平肯定没有经历过硕士学位的攻读过程。其次,即便他习近平是所谓”优秀人才“,没被清华录取为”论文博士研究生“之”前的水平已经“基本达到或者接近博士学位水平”,实属“个别”,那他的“学士”学位在哪呢?
    
    这就是为什么李克强在自己的简历中不但突出自己的“在职研究生”是先硕士,再博士,而且更是强调自己北京法学院的学士学历。
    
    与李克强一样的还有李源潮,此人虽是文革中的“工农兵学员”,但恢复高考后重新读了大学本科,获得复旦大学数学学士学位,担任共青团中央书记处书记期间,他于1988-1991年北京大学经济管理科学中心在职学习,获理学硕士学位,继而又在中央外宣办工作期间,于1991-1995年在中央党校研究生部科学社会主义专业在职学习,也是获取的法学博士学位。
    
    算下来,李源潮的在职研究生硕士加博士,总共花了七年时间,人家习近平却只费三年多点的时间就直接把“博士”拿下来了。
    
    笔者上文中介绍的那位前团中央人士介绍说,无论是李源潮还是李克强,他们这批在恢复高考后凭本事进入名校本科的“老三届”或者“小五届”不怵的就是考试,与他们相反,习近平这样的“工农兵学员“出身者,怕的就是考试。虽然习近平的马列和思想政治教育专业的“专业”考试 内容大都是习近平的擅长,诸如马列原著什么的,但无论是李克强还是李源潮那样的北大在职研究生,入学前都是要考外语的,而李克强和李源潮读本科期间的英语能力已经是同班甚至同届中的皎皎者,他习近平行吗?
    
    这位“团系”人士还介绍说,那些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初中期从工农兵学员中提拔上去的团干部,一样也都怕考试,特别是理工农医科的工农兵学员,不但大都没有可能通过研究生入学的外语考试,就是对社科类的考试内容也都怕怕。所以他们中的不少人都只能走捷径,弄个不需要通过外语考试,“专业”课考试也都是纯属问事儿的各级党校学历充门面。比如前几天刚刚被宣布“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的前陕西省委书记赵正永。
    
    说起这位赵正永,笔者早在他从安徽调入陕西之前即已经注意到了他简历中的“学历“内容有明显的错误。
    
    从百度百科中查找到的赵正永简历中介绍他是:······1983年05月至1985年09月,安徽省马鞍山市委常委、团市委书记(其间:1983年09月至1985年07月,在中央党校第一期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学习)。
    
    因为笔者当时正在撰写相关书籍中关于胡锦涛的部分,知道胡锦涛是中央学校第二期中青年干部培训班学员,而且肯定是早于1983年,所以特别查证了当时的中央党校前几期中青年干部培训班的学员名单,发现当时的中央学校中有所谓“一年制中青年干部培训班,一期学员有尉健行,田纪云等,时段是1980-1981,第二期有胡锦涛,王忠禹,程维高等,时段是1981-1982,第三期是1982-1983,第四期和第五期······都是1987年以后的事情了。
    
    而这个一年制培训班的第三期结束后,中央党校培训部即开办了一个两年制培训班,赵正永就是这个两年制培训班的学员,学员在两年时间里都是“ 在职脱产”学习。
    
    赵正永的简历中称他是“中央党校研究生学历”,没有象习近平和李克强及李源潮等人的简历中还要在“研究生”三个字前面加注“在职”两个字,可能就就是因为人家赵正永当时的这两年虽然仍然“挂职”,但却是“全脱产”的全日制学习。另外,当时的中央党校的这个两年制班规定的就是学员毕业后授予研究生班毕业证,但该班只是“研究生普通班”,不是“硕士研究生班“,所以一律不授学位。中央党校只有研究生部才有资格授予硕士和博士学位。
    
    如此说来,人家赵正永的这个中央党校的研究生学历相比于习近平的清华大学法学博士要来得硬气多了。
    
    去年八月即已经身陷囹圄的赵正永直到几天前即才被公开宣布涉嫌违纪违法接受审查后,有好事者挥笔草就的《史记•赵正永列传》被中国大陆境内网民争相追捧,其中的一段是“正永长十又七岁,方大举之年,然文革渐兴,高考见废。正永乃以良家子外放宣城,为知青。文革中,迁马钢就车间工。居数年,大乱始息,邓公拨乱反正,革新伊始,乃复高考,入中南矿冶学堂。学业毕,授马钢巡按······。”
    
    该“列传”作者此处有一大错,那就是“恢复高考”和赵正永毛关系都没有,他的简历中清楚记载他是:“1968年11月至1970年11月为安徽省宣城地区水阳公社知青;1970年11月至1974年10月为安徽省马钢公司修建部机动车间工人,后任秘书科秘书;1974年10月至1977年8月在中南矿冶学院材料系金属物理专业学习······。
    
    却原来,人家赵正永和当今圣上庆丰帝一样都是光荣的插队知青和工农兵学员出身,比习近平年长两岁的赵正永当年入党的时间比习近平早一年,被推荐为工农兵大学生的时间也比习近平早两年。就在李克强等人凭高考成为当时的七七级和七八级大学生日夜在校苦读的时候,习近平已经是中央军委秘书长及国防部长耿飙的正营职秘书,赵正永已经是安徽马钢公司的团委副书记,官至副处相当于军队的副团。
    
    1982年夏李克强等刚刚获得学士学位的时候,赵正永已经是马钢团委一把手,官至正处,习近平则自愿外放,担任县委副书记,相当于副处。
    
    1983年年中,担任县委副书记不满一年时间的习近平即升任县委一把手,相当于国家机关的正处。与此同时,赵正永则从正处级升格为马马鞍山市委常委兼团市委书记,官至副厅局级。还是压了习近平半头。
    
    再往后,赵正永的被提拔速度就被骤然降了下来,这和因为与日后官至中央政治局委员,书记处书记兼中宣部长刘奇葆竞争共青团安徽省委书记未果有直接关系。
    
    这位刘奇葆也是工农兵学员出身,十八岁当知青时即已经入党,十九岁就被推荐为工农兵大学生······。
    
    1977年万里受邓小平之命到安徽当省委第一书记后,刘奇葆被从当时的团省委抽调到万里手下的省委秘书处成为万里欣赏的笔杆子之一,万里1980年离开安徽后,刘奇葆重操旧业,回到团省委担任宣传部副部长,提拔至副处级的时间较长正永晚了一年。
    
    1983年在省委讨论团省委书记人选时,有人特别举荐“有基层工作经验“的赵正永,有人认为刘奇葆理论水平高。最终刘奇葆出线时,赵正永倍感失落。日后的赵正永如何为了追求一纸中央党校的研究生学历,选择”脱产学习“两年的下策,因此耽误了从团系快速晋升的大好时光的故事,留待下篇文章介绍。
    
    来源:RFA
    
    ` (博讯 boxun.com)
465063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共产党哀嚎蒋介石铜像连夜被拆是否虚情假意
  • 共产党自己给自己准备了“民主”这口棺材
  • 苏轼的汉奸哲学
  • 中國維權運動這條路三博士三款命
  • 极权防疫:武汉封城恰如长春围城
  • 严家祺2020-1-20写好298页新书博客报道
  • 蔡楚:我看改革开放四十年
  • 武昌起义的传人只剩下武汉病毒了
  • 欣赏“我们一定要解放台湾”
  • 爱是战胜恐惧的基本元素
  • 蔣介石座機機長曾駕機轟炸出雲號
  • 丧失记忆的人类还不如禽兽
  • 陶涵的蔣傳鞭闢入裡
  • 2019岁末游香港
  • 中国是全球瘟疫的策源地
  • 八国联军互相杀入各自的首都
  • 博客最新文章:
  • 独往独来猛料来了,武汉肺炎的来龙去脉
  • 谢选骏瘟疫瓦解社会结构
  • 少不丁如何禁止野生动物交易?
  • 谢选骏武昌起义与武汉起疫的地理基础
  • 生命禅院面对瘟神008疫情每日祈祷心经/雪峰
  • 谢选骏大陆和台湾都别吵了,快坐下来听上帝一课吧
  • 刘蔚刘蔚WeiLiu:武汉封城,全民起义,推翻中共—唤醒国人之56
  • 曾节明丧失修错能力的末路专制狂奔:封城正把中国推向全面的社会
  • 谢选骏海外华人捐1000万口罩驰援中国各省
  • 李芳敏14400026他常常慷慨借給人;他的後裔必定蒙福。
  • 陈泱潮紫薇聖人(人子/彌勒)痛斥匪共無神論邪惡文章
  • 谢选骏瘟疫使人的生活回归正常
  • 陈泱潮中共國八刀革命目錄
  • 谢选骏人一死了病就没有了
  • 曾节明曾节明接受赵岩采访:一错再错,封城把中国推向社会危机
  • 谢选骏2020年的武汉就是1976年的唐山
  • 张杰博闻习近平为什么不敢去武汉慰问?
    论坛最新文章:
  • 武汉新冠病毒:潜伏期体温正常也能传染
  • 肺炎肆虐:北京婴儿感染上海首死 京津沪长途客运全停
  • 中国政府宣布暂时禁止买卖野生动物
  • 武汉医院物资告急 劣质防护服“一穿就裂”
  • 武汉医院病人苦苦等候向法新社倾诉绝望和无奈
  • 反叛与解构的智者米歇尔·福柯(六)理性与疯癫之三
  • 欧伯:日本为居民免费发口罩,中国呢?
  • 武汉新冠病毒死亡升至56人 感染者超2000人
  • 台湾宣布湖北返台及接触者可能面临拘捕强制隔离
  • 研究指武汉肺炎1传2或3+ 钟南山称快临床试新药
  • 武汉肺炎扩至加拿大 澳门新增3人南韩也拟撤侨
  • 香港提升疫情应对至最高级别 被批过慢过少
  • 法国卫生部:三名感染新型肺炎患者“情况良好”
  • 冠状病毒:德国专家呼吁德国做好治疗准备
  • 美据报包机飞武汉撤侨 法俄或采类似陆路行动
  • 法国防传染:出现症状拨打15等人来处理 切勿自己出门
  • 法一ONG4员工巴格达失踪 3名伊拉克示威者丧生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