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上海集体申请裁决案 第16次到国务院法制办要答复仍无果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2月23日 转载)
     (维权网信息中心报道)本网获悉:上海维权人士孙证明、毛菊华、杨秀婷于2018年12月17日代表上海57位申请人第16次到北京向国务院法制办询问上海集体申请裁决一案的办理进展情况。他们向国务院法制办接待窗口的接待员询问该案办理进展情况的内容如下:
    
    申请人:“国家信访局2016年1月1曰至2016年9月30曰向上海市交办信访积案22件,我们就向上海市政府申请公开“2016年1月1日至2016年9月30日,上海市上报国家信访局的信访积案数,以及对应上报的信访积案的信访人名单”信息,上海市政府以国家秘密为由不公开该信息,我们收到后不服,依法向上海市政府申请行政复议。上海市政府受理行政复议申请后,于2017年7月17日沒有按照行政复议法的规定作出复议决定。我们收到后不服,依法向国务院申请裁决。”
    
    法制办:“你们交过材料?第一申请人是谁?”
    
    申请人:“我们是57个人。我们已于2017年8月10曰寄往国务院法制办。国务院法制办于2017年8月13曰签收的,我们今天已经第16次来询问案子进展情况。”
    
    法制办:“第一申请人是蔡孝敏是吗?是57人是吗?你们来的目的是问案子进展情况是吗?我现在帮你们查案子。蔡孝敏案子好多。57个人案子就一个·········”
    
    申请人:“对的,就是这个案子进展怎样?”
    
    法制办:“我已看见了,还有其它事情吗?”
    
    申请人:“国务院法制办按照行政复议法的相关规定履行职责,那么包括延长期限最多90天也应该作出答复,现在己一年多了,为啥没有任何说法?”
    
    法制办:“我只能讲帮你们催一下。我们做出来的是终极判决。所以我们必须严格审查。而且全国案子特别多,邮过来到立案2个月也达不到。我们还要不同的地方去跑,去查。否则你们要认为我们不公。”
    
    申请人:“那你总要给我们一个期限吧······,这个案子已经拖了一年多了。”
    
    法制办:“我不能告诉时间,我也不知道承办人是谁?我只能帮你们催,让承办人尽快帮你们作出。”
    
    申请人:“你们总不能让我们无休止的等啊。”
    
    法制办:“你们每次来,我网都能到,也帮你们督办了。在说你们案子压在我们这里也沒意思,我们也有人督办的。我也理解你们心情,我能做到的催办。快点给你们案子做出来。我解释得清楚吗?”
    
    申请人:“问题是无休止的让我们等,我们也是走的法律程序,也不是过份要求。”
    
    法制办:“我理解。”
    
    据了解:上海57位维权人士通过网络得知这个信息:“2016年10月11日全国信访工作专题会议在南昌召开,国务院副秘书长、国家信访局局长舒晓琴通报了化解信访积案集中攻坚工作情况,截至2016年9月30日,各地共排查上报信访积案7.4万余件,结案化解率92.3%;国家信访局向各地交办信访积案876件,结案化解率96.2%;排查“三跨三分离”积案654件,结案化解率86.4%。”
    
    57位维权人士怀疑上述数据的真实性。众所周知,上海市的信访人数一直居高不下,近年来反而有上升的趋势。事实上,国家信访局于2016年1月1日至2016年9月30日只向上海市交办了22件信访积案。那么上海市究竟向国家信访局上报了多少信访积案呢?上海市政府为了掩盖信访骗局,针对上海维权人士申请公开的“2016年1月1日至2016年9月30日,上海市上报国家信访局的信访积案数,以及对应上报的信访积案的信访人名单”信息,上海市政府作出编号:SQ002420017020170126001、002、003三份政府信息公开告知书,以国家秘密为由不予公开该信息。所谓国家秘密是指关系国家的安全和利益,依照法定程序确定,在一定时间内只限一定范围的人员知情的事项。公开“上海市上报国家信访局的信访积案数”居然能造成国家安全和利益遭受损害?收到这种荒谬之极的信息公开答复的上海57位申请人依法向上海市政府提出行政复议申请。上海市政府于2017年5月26日受理了这57位申请人的行政复议申请。但是上海市政府法制办却于2017年7月17日作出了一份不伦不类的“盖有信访专用章”的复议告知书,称:“你们的行政复议申请不属于行政复议范围,不再按照复议程序处理。”57位申请人收到该复议告知书后,于2017年8月10日以书面邮寄的方式依法向国务院法制办提出行政裁决申请。国务院法制办于2017年8月13日签收《行政裁决申请书》。57位申请人的代表从2018年1月24日开始向国务院法制办询问该行政裁决申请的结果。但国务院法制办没有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的相关规定依法履行职责。57位申请人的代表已第16次从上海千里迢迢到北京向国务院法制办询问案子进展情况,至今仍无结果!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复议法》第十四条规定:对国务院部门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的具体行政行为不服的,向作出该具体行政行为的国务院部门或者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对行政复议决定不服的,可以向人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也可以向国务院申请裁决,国务院依照本法的规定作出最终裁决。第三十一条规定:行政复议机关应当自受理申请之日起六十日内作出行政复议决定;但是法律规定的行政复议期限少于六十日的除外。情况复杂,不能在规定期限内作出行政复议决定的,经行政复议机关的负责人批准,可以适当延长,并告知申请人和被申请人;但是延长期限最多不超过三十日。国务院法制办于2017年8月13日签收上海57位申请人的裁决申请书,至今仍未作出书面答复。
    
    10多位维权人士气愤地上街举牌责问:“中国法治在哪里?”。她们强烈抗议国务院法制办有法不依,拖延1年多仍未给上海57位申请人作出最终裁决的书面答复。
    
    

    
    
(博讯 boxun.com)
328111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国大力发展海军 上海一造船厂10年来扩大64% (图)
·上海维权人士周海龙、刘国芳夫妇被非法拘禁已第6天 (图)
·紧急关注:上海市浦东新区川沙镇金妹珍被刑事拘留
·上海团135人来台 创歷届纪录
·双城论坛 周波:谱写美好双城故事 上海见
·双城论坛今登场 上海、台北签署3协议
·上海自贸区扩区 临港新区有望全部纳入
·上海维权人士周海龙刘国芳夫妇被绑架到派出所已第四天 (图)
·上海首富不好当 郭广昌小心翼翼 (图)
·特斯拉上海工厂总投资500亿元人民币
·上海维权人士季孝龙案庭审突遭取消
·上海浦东新区法院突然取消原定季孝龙案的开庭审理 (图)
·上海市浦东新区法院突然取消原定季孝龙案的开庭审理
·上海大鲨鱼球迷喊出南京大屠杀侮辱性词句引发争议
·吴宝春面包店被指台独上海民众淡定以对 (图)
·上海服装店试身镜倒下压死6岁女童 (图)
·上海交大何炎平获“船舶设计大师”称号
·上海民主维权人士季孝龙在浦东新区看守所遭折磨 (图)
·跟着老上海 品尝浇头麵
·邀成人片演员戴红领巾 上海一公司被指不当使用共罚130万人民币
·上海锦江饭店:原妓女创办,做了政协委员 (图)
·上海名媛送5 成功躲过家族覆灭 (图)
·裴毅然《党史真相》14:“红色摇篮”的上海大学和著名红色女生
·朱镕基上海讲话:坦陈三点不如江泽民 (图)
·上海“黄金大劫案” 毛泽东耿耿于怀18年 (图)
·清末老照片亮相伦敦 展示当时上海市民鲜活群像 (图)
·金融巨子陈光甫:民国摩根还是上海“滑头”? (图)
·历史资料:淞沪会战时期满目疮痍的上海
·北京与上海:百年前的新文化运动双城记
·“黑二代”自述:“文革”中的上海市委机关大院
·上海滩华人帮会百年沉浮录 (图)
·金大陆研究上海文革史:拿不到第一手的东西
·大官嫖名妓是国粹 旧上海名媛也玩车震 (图)
·钱定榕:想起了66年前的往事——“太子”蒋经国在上海“打老虎”
·上海解放后第一大案:康平路1号凶杀案
·蒋介石上海搞政变 曾请黑社会刺杀周恩来
·对毛的评价 政治局常委有个上海决议
·上海化工厂反右运动 (图)
·上海旧照中的女性 (图)
·李源潮父曾任上海副市长 母亲二婚是老革命 (图)
·上海公共租界:东亚唯一的自治城邦(克念) (图)
·北京男人和上海男人
·习近平和江泽民水平高低 上海养老金850元遥遥领先
·张杰:上海进博会习近平明批川普暗喻中共惨淡结局 (图)
·崔永元怒怼中科院院长 上海司法教父陈旭被审
·习近平家族香港藏富 小崔与上海警方杠上了
·孟宏伟事件告诉习近平少用东北干部多用上海人
·上海一餐吃掉四十万元真的很奢侈吗?内幕是什么?
·斯伟江、徐昕:上海疫苗案声明 (图)
·给上海市政府的一封信:解决停车难而贵的现状
·毛泽东思想绝不能丢/上海任迺俊
·房贷利息抵税有多美好 20年前上海就试过 (图)
·彭小明:上海公安朝令夕改已给北京敲响了警钟
·上海领导是浙江人历史上很常见/汉评
·评曼哈顿上演的上海歌舞团舞剧《朱鹮》/王澄 (图)
·北京这回彻底傻眼 看人家上海悄悄清理 (图)
·高洪明:向上海冯正虎先生致敬!
·中国对上海的殖民统治
·上海地价“暴跌”84%!王健林、李嘉诚、潘石屹都“逃跑”了! (图)
·居纽约上海被强拆户葛丽芳论郭文贵爆料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