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黄琦85岁母亲忧儿被整死在看守所疾呼关注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11月19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黄琦母亲蒲文清为儿奔走
    
    遭中国当局关押近两年的六四天网和天网人权事务中心创始人黄琦85岁高龄的母亲11月18日发表声明,呼吁国际社会关注身患多种严重疾病的黄琦在看守所的生命权、医疗权和其他基本人权,誓言尽管受到跟踪和人身威胁,但绝不放弃为黄琦的冤案上访。
    
    近年一直为儿子黄琦奔走的蒲文清在声明中表示,自黄琦两年前被构陷被抓后,便走上艰难的上访之路,呼吁无罪释放,让患上肾绝症的黄琦回家治病,但都没有结果。
    
    而同时,当局投入大量警力、人力物力随时随地监控她的行踪,并威胁她的人身安全。蒲文清强调,她绝不放弃上访。如果她失踪、致伤、致残、死亡,责任全在当局,希望国际社会关注。
    
黄琦母亲蒲文清的亲笔声明
    
    蒲文清因担心儿子死在看守所,今年10月前往北京到多个中央部门上访,敦促当局释放黄琦,但都毫无音信。
    
    今年55岁的黄琦是公民记者、社会公益和异议人士,曾因持续披露公共事件、人权讯息,遭当局报复,两次被捕判刑,共坐牢8年。2016年11月28日,黄琦因将一份 “中共绵阳市游仙区委政法委员会关于陈天茂信访报告” 所谓内部文件曝光,被控“非法为境外提供国家机密罪”,第三次被警方带走,后被批捕。
    
    黄琦案原定今年6月20日在四川绵阳中院开庭审理,但被取消,当局没有解释任何原因。
    
    黄琦的律师从少数几次会见中得到的情况是,黄琦多次被殴打,而尽管身患多种疾病的黄琦,健康状况恶化却得不到治疗。
    
    黄琦今年9月曾向律师控告,检察官一个月内15次连续提审,逼迫他认罪,遭到拒绝后,对他进行报复性殴打,导致全身疼痛,每天只能睡两个小时。
    
    今年10月23日,黄琦告诉律师,医生和看守官员就他的血压数据作假,使他未能接受适当治疗。54岁的黄琦患有严重肾病、脑积水和心肺疾病等。
    
    黄琦在11月12日的会见中告知,看守所不给他服用医生开出的降压药,导致他病情持续恶化。
    
    `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博讯 boxun.com)
23062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看守所扣起药物 黄琦重病垂危 (图)
·林生亮于看守所内发出的的呼吁与心声 (图)
·狱中来信:林生亮于看守所内发出的的呼吁与心声 (图)
·新疆再教育营还不够 中国花四倍建看守所 (图)
·朱承志已被羁押于苏州市第一看守所
·女律师孙世华被警察殴打案 证人张五洲在看守所遭虐待
·黄琦遭看守所法西斯式迫害 伪造血压数据掩病情 (图)
·重庆访民朋友看守所探望看望韩良:查无此人! (图)
·大庆看守所脱逃者和冒充律师者均已被抓
·访民看守所探望潘兵,送钱被狱警拒绝 (图)
·多位访民朋友前往看守所探望唐淑云 (图)
·广西杨前在看守所遭电击和性侵
·余文生律师妻子许艳:今天给余文生律师存冬衣遭看守所警察刁难
·709大抓捕 余文生律师家属存冬衣 遭看守所刁难
·709大抓捕:余文生律师家属存冬衣 遭看守所刁难
·那里都造假 安徽看守所“自杀救人戏”内幕被曝 (图)
·陈进学律师今在荆门市看守所会见了许光利
·四川维权人士黄琦看守所内遭迫害 (图)
·中国看守所:出口大蒜之源 (图)
·深圳公民林生亮出狱刚一个月又被警方拘捕 现关押宝安看守所
·代理成都看守所吴太勇死亡案件遭“被嫖娼”迫害
·被关西城看守所2年时我有个外号叫大仙 /徐永海
·长诗:成都市第一看守所纪实 (图)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节选:归途)
·唐夫:中国看守所角落
·李蔚:胡石根长老在看守所是否有钱用、有衣穿?
·陈光诚:中国看守所成人间地狱:强迫劳动与酷刑
·刘荻:不锈钢老鼠的第一看守所大冒险
·郭宝胜:大学生政治犯的看守所生涯(二)
·郭宝胜:大学生政治犯的看守所生涯
·黄子(黄文勋)在看守所向外界写的信
·郭宝胜:大学生政治犯的看守所生涯(一)
·殷玉生:看守所一月记
·刘浩律师:记郑州市第三看守所辩护律师会见难
·吴金圣:我的北京看守所经历实录
·河南平顶山张耀花因去天安门撒传单,现在关押在东城看守所 (图)
·杜导斌:北京第一看守所杂忆
·挺许志永,沈阳宋合义在第三看守所 因病倒没被拘留 (图)
·贪官出庭受审为什么不穿看守所号服?
·黄晓敏:在看守所内为六四亡灵烧纸!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