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广西维权人李燕军上访遭拘留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7月02日 转载)
    广西维权人李燕军在数日前出门上访遭警方拘留。
    
     据李燕军的好友,在京访民谭爱军介绍,昨天他收到广西维权人李燕军夫人韦英梅的信息说,她的丈夫李燕军又被拘留了。随后,谭爱军向李夫人了解得知,李燕军在3天前出门去上访,昨天上午10点,她的父亲(李燕军的岳父)接到李燕军打来的电话,说自己又被警察拘留了。当父亲正要询问李燕军为什么事情被拘留、拘留的地点时,电话里传来一阵呵斥声,之后就被强行挂断了,现在他因何被拘留及拘留的地点仍未明朗。目前,李燕军的夫人希望有知情者告知其下落,查找到李燕军被拘留的地方地址,以便给他寄送生活费。

    
     谭爱军反映,广西维权人是广西南宁郊区的一位村民,在2007年因计划生育问题被南宁市“计生联合大执法"人员殴打致残,之后李燕军就开始上访及参与维权活动,在此过程中李燕军又多次被拘留、判刑。
    
     李燕军曾告诉他,在2007年4月13日凌晨,天刚放亮,李燕军一家还未起床,即被一阵很大的拍门声惊醒。他起床后从2楼阳台看到大门外站着10多个人,这些人中有男、有女、有警察、有保安,并有人手里拿着电棒,李燕军知道来者不善,马上胡乱的穿上衣服,脚上只套一对拖鞋,马上听话地跟他们走了。当时他一点也没有想到,这一走就是15天,更没想到危险正在向他逼近,还天真的认为去一下就可回家了。随后,李燕军夫妇被押到南宁市仙葫开发区管委会大院内一个很大的体育场馆内,并被分在了六组(被押来的农民,被分成很多组,每组都有专门的人看管)那里已有很多从各个村屯押来违反计生政策的农民。人数可能在一百人以上,青秀区政府的领导、青秀区法院的领导、开发区的领导、法警、保安的人数,是农民的数倍以上。
    
     20分钟后,李燕军看到有人拉出一张办公台。放在靠近大门的地方,并大声说谁交了钱,就可以回去。李燕军就对看管六组的人说:“我没有钱,我们村被低价征用了很多的田地,我仅有的四亩良田被污染。政府也不管,几年来我一直是借钱生活的”。几个穿迷彩服的人就冲过来说:拉他去阉割生殖器!而李燕军则把胸一挺,并向前一步说:“阉吧!”李燕军的妻子(从99年生第二个孩子后已在市第一人民医院做过节育措施)见状,立刻拉住丈夫不让阉割,并大声说:“不能阉,不能阉啊!”就在这时,一群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李燕军按在墙角的地上拳打脚踢,并叫来一群人围在外面,挡着人们的视线(从这点就看出其是有预谋的),并有一群人围在外面,挡着人的视线(从这点就看出其是有预谋的),李燕军的妻子见后大哭,即向周围人群大喊救命,但无一领导出面阻止。之后,李燕军又被铐了起来,押到了大厅中央示众,而李燕军就不断高喊要状告他们,并让在场的人们给他作证,期间有人拿了一瓶矿泉水给他,并拉一张椅子给他到墙边坐,还叫他老婆劝他别喊了,对此李燕军没有坐,并把水丢到一边,有一领导模样的人看见后恶狠狠的说:“好,你等着瞧!”。
    
     过了约20多分钟,一班人从外面进来。青秀区法院一个执行庭的庭长(女)就走到大厅中间来,有人喊一声“把他押上来。”于是,李燕军的左右手即被两个警察按住押到了女法官面前。那个女法官就宣读拘留决定书说:“李燕军殴打执法人员,要处以拘留15天。”,李燕军闻言后马上用方言大叫:“我没有打,你们一定要给我作证。”不一会儿,李燕军就看到原仙葫开发区的领导莫克真,他一边冲上来一边说:“做他”。(用白话说的)随即,就有一帮人冲上来对李燕军进行第二次殴打,而那个颠倒黑白的法官却退到一旁冷眼旁观殴打现场,并且,她更在数天后无中生有地对李燕军的亲属说“李燕军当时不配合执法公正,喊打喊杀的,并说她当时不在场,应该没人打到了李燕军,并说李燕军的伤情是他在押上车的时候,自己想自杀才自行撞伤造成的”,李燕军气愤的质问:这是什么法官啊?两次殴打,造成我满嘴是血,两颗门牙松动,到今天4月30日我的右眼周围还是乌黑,右手无名指还不能伸直,右脑部麻木,怎么睡也不够,右边上下偔骨还有疼痛,右眼上部有个鸡蛋大的包,医生抽皮内血时说是里面的血管破裂造成的。当时感当时李燕军感到非常痛,并对医生说自己非常怕,医生说“我也怕呀!”并叫李燕军不要说话,不然血管的血流出来更多。李燕军以为自己要死了,向法警提出要见亲属,以便有个交待,并说自己有这样的权利,法警开始答应了,但当他们请示领导后,就转而不许了,之后李燕军又提出要拍伤情照片,法警又不许。在拘留所,李燕军也提出过同样的要求,并向管教说起事情的经过,但他们即说:“我们无能为力,请体谅我们。”在茅桥拘留所期间,李燕军被南宁青秀区法院的警察数次送去茅桥医院治疗,医疗病历从来都在他们手中。李燕军觉得“天下警察是一家!”在这里得到了充分的体现。在茅桥拘留所,李燕军的伤势之严重,每天都令所有在押人员为之侧目,并有管教干部大声质问:“这是谁打的?怎么如此残忍把人打成这样?查一查是谁打的?”他误以为李燕军是在拘留所里面被打了。
    
    从4月12日19时至4月14日10时,李燕军没有吃一口饭,喝一口水,右眼连续七天以上看不到一点光亮,整个脸部由上到下,由左到右全是黑色。在拘留期满回来后,就有不止一人对李燕军说,如果当时他老婆不在场,他都可能被打死,不少人看出他们是在往死里殴打李燕军的,凶手们可能已得到指示,打死了没事!李燕军也认为是妻子当时撕人肺腑的大哭大叫声才救了他一命。
    
    目前,李燕军已经因殴打致残十余年,这十多年来他的伤情持续恶化,严重的炎症及积液折磨的他彻夜难眠,但是却得不到应有的治疗。为了寻求公正,为了依法获得赔偿及惩处打人机构和个人,李燕军十余年来不断投诉上访,却始终没有结果。不但如此,还因为他不断的投诉上访,多次被维稳人员非法拦截拘禁。
    
    2018年2月12日,是广西南宁市“公安局局长接待日”,李燕军闻讯前来投诉,但接待他的韦姓副局长却一再推诿,将他反映的问题推给殴打他的辖区公安分局处理,对此李燕军极为不满。李燕军质问韦姓副局长说;“本人投诉的就是辖区公安机关和计生部门,你们公安局却将事情转交给被投诉方处理,你们觉得这合适吗?能得到公正的处理吗?当事人不用回避反而有权处理吗?”而韦姓副局长却不予理会,一直坚持要转交给辖区公安分局处理。
    
    多次交涉无果后,李燕军感到非常气愤,于是他开始在接待大厅里高喊:“打倒共产党!打倒共匪!”。随即,安保人员就赶了过来,强行把李燕军驱离了接待大厅。
    
    2018年5月11日,中国知名异议人士秦永敏“颠覆国家政权”案,在武汉中级法院开庭审理,李燕军与多名维权人士前来声援,但不久他与所有靠近的公民被警察抓走。
    
    2018年6月29日,李燕军再次出门去上访,却在7月1日被警方拘留。据李燕军的家人分析,李燕军此次可能是到北京上访,因为他是政府重点维稳对象,他每次进京上访都会被维稳警察阻扰、截访,甚至拘留。
    
    李燕军电话:13347612139
    
    来源:民生观察
    
    ` (博讯 boxun.com)
1092254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内蒙古牧民代表北京上访遭中共截访控制 (图)
·内蒙古牧民代表北京上访遭截访控制 (图)
·李淑莲进京上访遭非法拘禁身亡案 4名街道工作人员被起诉
·江苏魏桂女因进京上访被传唤
·重庆两拆迁户中南海上访开庭受审 (图)
·河南上千民办教师再次省政府维权上访
·浙江金华市70余位转业未安置士官在市政府上访维权
·计生受害者赵茂廷夫妇因上访屡遭迫害
·辽宁阜新市民代幼教师近百人到市人大常委会上访
·陕西榆林市民600多代幼教师上访维权
·真相未了:张六毛尸体将被火化、杨启茹上访18年 (图)
·新娜:请关注扎兰屯洼堤乡德格吉勒呼村来呼上访仨访民的举报!
·内蒙古自治区赤峰市阿鲁科尔沁旗民办老师上访诉求
·江苏朱永健因上访被关精神病院、群殴
·山东李玉明上访遭刑拘现被超期羁押 (图)
·四川省民代幼教师近两百人到省教育厅上访维权 (图)
·福州郭宅百民拆迁户集体上访维权
·哈尔滨史景华北京上访遭截访 途中昏迷
·江苏马玉凤上访遭暴打至今被非法拘禁在家中
·重庆维权人士北京上访遭拦截后失踪
·大饥荒年代迫害上访者史料
·断友彭真爱上访十多年屡遭迫害欺骗
·高洪明:两会上访难!因人民代表政协委员不是民选的
·綦彦臣:上访未果人已死
·高洪明:支持李文足女士上访,这是做妻子的情分!
·秦伟平:复员老兵北京上访与军队国家化(视频)
·查建国:看老兵上访谈上街(与环球时报争鸣之386)
·陆大春:罗玉瑛“三跨三分离”上访案 (图)
·铁打的信访站,流水的上访潮/杜阳明
·长平:依法维权绝望之旅 当上访信换成邮包炸弹
·联合国访民拦车上访
·徐永海:在中共建立94周年时我要说我要上访 (图)
·江天勇律师:上访者必须讨论的问题
·截访人员利用“上访族”捞了多少钱/李金龙
·维权上访被刑拘、劳教、判刑都是冤假错案2 /杜阳明
·维权上访被刑拘、劳教、判刑的都是冤假错案1/杜阳明
·北京维权人叶国强徐永海到市政府上访/徐永海 (图)
·赵国君:一位坚持上访维权的伤残警察的经历——郭少坤访谈
·曾广银:生活在水深火热中的上访族
·刘红霞:中国冤民档案馆愿接受占中者委托上访
·井悠:『上访』北京对话如履薄冰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