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谢阳和蔺其磊律师要求会见王全璋被拒绝
请看博讯热点:709大抓捕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4月20日 转载)
    
    
    2018年4月19日上午,谢阳和蔺其磊律师在王全璋妻子李文足以及其他709家属王峭岭、原珊珊、刘二敏陪同下来到天津市第一看守所要求会见王全璋,结果再次被拒绝。这一天是王全璋失联1014天。
    
    在看守所接待室,王全璋的辩护律师谢阳、蔺其磊被阻止进入看守所内。接待人员说:“知道你的手续合法,但是得向领导请示。”而其他案件的代理律师就非常顺利地进去了。
    
    谢阳律师随即向长沙司法局律管处王处长打电话,要求对方为长沙谢阳律师维权。接着,谢阳律师又拨打了天津市公安局监管总队的电话,投诉天津第一看守所阻挠律师会见。
    
    在等待过程中,709亲属们发现一个拿着手机对着亲属和律师的便衣男子,当他发现亲属和律师注意到他时,他立即开门走了。
    
    后来,天津监管总队用天津话一本正经地回复:“经初步调查,看守所没有违法之处。”
    
    长沙司法局王处长回复:“谁让你去接王全璋的案子?帮不了你!”
    
    谢阳律师所在的律所主任贺小电也紧急打来电话:“签合同了吗?交钱了吗?不要发网络!”
    
    谢阳律师说:“我没发网络。”
    
    从上午9:20一直到11:45分,律师和亲属一直在交涉等待,但最终仍不安排会见。谢阳律师打了一上午的各方投诉电话,也没有作用。
    
    一个警察曾跑出来制止亲属们拍摄,另一个警察见状赶紧把他拽走。
    
    李文足为王全璋存钱同样还是老套路,需要自书“自愿”的条子。
    
    李文足问接待警察:您能给我解释一下,为什么存钱再常规不过的事,我就得每次写个“自愿”的条子?
    
    警察回答:“因为没有电话通知你。”
    
    王峭岭我闻言问李文足:“王全璋被抓1014天了,天津警方通知过你几次?”
    
    李文足用她的大眼睛翻了个白眼:“一次都没有!”
    
    

    

    

    

    

    

    

    

    

    

    

    
    来源:律师权益关注网 (博讯 boxun.com)
115102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陈建刚遭国安以公安名义签发的通知书就王全璋案询问 (图)
·天津警方就王全璋案要求维权律师陈建刚接受询问
·被捕千日无音信,王全璋案当局再“搜证” (图)
·被捕千日无音信 王全璋案当局再“搜证” (图)
·委托律师遭警方询问 推测王全璋人活着 (图)
·失踪律师王全璋妻子李文足绝望的呐喊 (图)
·徒步到天津计划受挫 王全璋妻子一度被国保扣留 (图)
·709案最后一人 王全璋妻徒步天津寻夫遭拘
·王全璋709失联一千天其妻天津寻夫遭遣京 (图)
·程海和蔺其磊律师:王全璋颠覆国家政权案一审辩护词 (图)
·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千里寻夫徒步第1——3天 (图)
·王全璋“失踪”一千天 妻子徒步“千里寻夫” (图)
·王全璋失踪将满千日 妻李文足徒步赴天津寻夫 (图)
·王全璋“被失踪”千日 妻徒步百余公里赴天津寻夫
·709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千里寻夫”昨日启程 天降大雪 (图)
·王全璋仍“失联”近千日 李文足徒步游行 (图)
·709事件最后一人 王全璋妻徒步天津寻夫
·王全璋被抓捕失踪近千日 妻称不放弃寻夫 (图)
·“709”王全璋律师失踪980天 妻李文足再去最高法投诉无果 (图)
·王全璋律师失踪980天 妻李文足最高院投诉无果 (图)
·李文足徒步寻夫王全璋
·王峭岭:法官周虹,害惨王全璋 (图)
·高洪明:什么叫有党无法?王全璋律师案就是铁证如山
·曹雅学:王全璋——杳无音讯的最后一位709律师 (图)
·蔺其磊:立即释放王全璋律师,给法律留一点尊严吧
·李文足(王全璋妻子):我替你们累得慌
·支持李文足拒绝陈有西担任王全璋辩护人/李蔚
·伍雷:盛世当看王全璋
·陈泰和:我的民决团挚友王全璋
·高智晟:王全璋律师可能的命运情形 (图)
·让看望王全璋父母成为一股浩荡之流/刘跃
·王全璋,你在哪里?/徐琳
·芷荷:又是一年春暖花开时 写给身陷囹圄的王全璋律师
·高洪明:警方剥夺王全璋父母北京租住权成了官道流氓
·高智晟:再问习共当局:王全璋律师是死是活?
·我的朋友王全璋律师/山东律师李对龙
·高洪明:王全璋是死是活是健在是重病警方必须回答!
·高洪明:王全璋律师,你在哪里?
·终于“自由”了/王全璋律师妻子李文足
·清云:无私才能无畏——写给王全璋、王宇律师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