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李文足徒步寻夫之旅连续两天遭公安强行拦截并遣送
请看博讯热点:709大抓捕

(博讯北京时间2018年4月12日 转载)
     709王全璋律师亲属李文足徒步寻夫之旅连续两天遭公安强行拦截并遣送
    
    2018年4月4日,709王全璋律师的妻子李文足在王峭岭(709李和平律师妻子)、刘二敏(709翟岩民妻子)以及贾刚(河北霸州公民)从北京丰台红寺村最高人民法院信访接待处出发,开始了“徒步寻夫”行动。他们计划用大约10天的时间,从北京徒步到天津,追寻王全璋。2018年4月9日和4月10日,他们一行在天津市武清县境内连续两天遭遇大批公安、便衣(以国保为主)控制,最终被强制遣返回北京。
    
    王全璋,现年42岁,山东五莲县人,失联前为北京锋锐律师事务所律师。2015年7月10日与亲属失去联系。另有消息说,王全璋是2015年8月被警方以涉嫌寻衅滋事、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抓捕,后被天津市公安局河西分局指定居所监视居住6个月。2016年1月8日天津市公安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了王全璋,羁押于天津市第二看守所。2016年8月7日移送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审查起诉,经两次退补,2017年2月14日天津市检察院第二分院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将王全璋起诉至天津市第二中级法院。
    
    截至2018年4月5日,王全璋失联或被抓捕整整1000天,被起诉到法院一年多,当局对其不审、不判,也不允许亲属聘请的律师会见,亲友非常担心其身体和精神状况。
    
    近三年来,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承受了巨大的压力为营救王全璋奔走呼吁。对亲友来说,王全璋是唯一外界不知其任何消息的709在押人员。
    
    4月9日遭到短暂抓捕拦截
    
    4月9日上午10:50分许,北京维权人士野靖环发布消息:“刚刚我正在跟王峭岭打电话 ,她们在大厅退房。突然,电话中传来国保的声音。峭岭说,黑压压一片国保站在大厅里,有天津的国保头目戈繁恕。”
    
    野靖环听到王峭岭喊:“别抢我背包。不用你帮忙!我自己拿的了!”“(警号)621603拖我,你别拖我,我会走!”
    
    野靖环说:“乱哄哄的声音从电话里传来。听见有女的叫。”
    
    几乎在同时,李文足发出了仅有4秒的视频。视频中,有一便衣男子抢她的手机。
    
    随后,李文足、王峭岭等失联。
    
    11时左右,李文足发出消息:“豆张庄派出所,武清”。
    
    12:53,709戈平妻子樊丽丽发出消息:“刘二敏已经被国保绑架回家,我刚刚下高速,很快就到派出所。”
    
    就在戈平夫妻赶往豆张庄派出所的过程中,709谢燕益律师妻子原珊珊也从北京密云家中出发赶往天津武清豆张庄派出所。
    
    几乎同时,许多人都在给豆张庄派出所打电话询问709亲属的情况。
    
    12:59,野靖环:“王峭岭回来了。”“王峭岭被带回芳园里。手机刚刚还她。手机屏幕裂了。国宝要跟她推心置腹谈一谈。峭岭不谈。我让峭岭先吃饭。峭岭说:都气饱了,不吃了。我说:好不容易这几天辛苦走了减肥了,又被气胖了。”
    
    15:11,李文足给刘二敏打电话说:“下午三点十一分,李文足打电话到刘二敏的手机上,说:“我在豆张庄派出所。国保要送我回家。我说,我可不敢坐你们的车。我让自己的朋友来接我。”
    
    王峭岭立即联系李文足说:“我们已经在路上了。等着我们。我们不到,你别走!”王峭岭随即联系刘二敏,与原珊珊汇合去接文足。
    
    16:30,樊丽丽和戈平从豆张庄派出所接出李文足,到附近一家饭店休息等待王峭岭、刘二敏、原珊珊。
    
    晚上,李文足、王峭岭、刘二敏、原珊珊、樊丽丽、戈平,还有赶来的李和平一起吃饭。
    
    上午他们被公安、便衣控制后,连续5天一直陪同李文足等徒步的“护花使者”贾刚一直处于在失联中。李文足等也一直在焦急地与当地公安、国保联系询问。网友们也纷纷发消息,呼吁关注寻找。直到当晚20时左右,得到贾刚被送回河北霸州家中的消息。不过,贾刚的手机和身上穿的“释放全璋”的文化衫被警方扣押。
    
    当晚,李文足、王峭岭和刘二敏没有离开武清,仍住在上午被警方控制带走的那个宾馆,打算第二天继续徒步寻找王全璋的旅程。
    
    王峭岭事后发出当天情况的介绍:
    
    #李文足千里寻夫#第六天,上午十一点,在东马圈卫生院旁的宾馆大厅里,四五十个国保涌进来。有北京石景山的陆凯、李谷,还有天津的国保头子戈繁恕,709专案组的。这些人如狼似虎,把我们推到不停的车上。推搡过程中,我的手机被甩到空中,啪地落到地上!我想:这得摔成啥样?我被一个警号031867的叫刘栋的国保(这是两年多来第一个敢亮工作证的国保,朝阳区的),一路试图跟我推心置腹说几句,还说到我家附近的芳园里社区待一会儿,一起吃饭,聊一聊。我说,你既然敢亮工作证,我也钦佩你的磊落。一码归一码,你们把我们拖回北京这事,一点都不光明磊落。有文书,谈。没文书,不谈。
    
    他们我放在芳园里社区的路边,他们走了。我的手机他们还给我了,屏幕被摔的裂了好几道纹。我的确认是屏保坏了,还是屏幕坏了。还有,我在宾馆住宿的押金400块,还没退国保就把我们拖走了。刘栋说要找人要过来,发个红包给我。我说:打住!我自己去要,不给我就报警。你们国保的钱,我一分都不敢沾!
    
    李文足发出当天情况的介绍:
    
    #李文足千里寻夫#徒步第六天被失踪
    
    上午10点55左右,我们刚到宾馆一楼大厅退房,突然看到一群人涌进大厅,把我们团团围住。其中一人(后来知道是天津市局国宝处长刘亚军)一声令下,控制手机!我的手机立马被抢走,只录了四秒的视频。随后,一男一女两胖子上前狠狠揪住我的胳膊,刘亚军在我背后猛推狠搡结果,不到一分钟,我就被塞到了一辆轿车上。
    
    他们把我带到了武清豆张庄派出所。在一小会议室里,椭圆形的会议桌旁,四个男人一个女人看守着我。
    
    天津国保刘亚军说,我们一直没有跟你沟通的机会,今天就是找个机会跟你沟通一下。
    
    我奇怪道:你们就是这样找机会的?!几十个人冲上来把我抓到派出所来?
    
    刘亚军赶紧解释:我没抓你
    
    我更奇怪了:那这算怎么回事?!
    
    刘亚军:我们就是找个机会跟你沟通一下。
    
    我盯着刘亚军说:你们把我丈夫抓了一千多天了,生死不明。我这个做妻子的,走出来寻找丈夫的下落,哪里违法了?你告诉我,我改!你们没有任何手续把我抓到派出所,这是沟通??你们这是违法,我不跟你们这些违法分子说。
    
    你们要么把我放了,我出去继续找我的丈夫。要么我就小命一条放这儿,要杀要剐随便!!
    
    四男一女无语沉默中······
    
    午饭时间,刘亚军给我端来了一盘饭菜。本来不想吃派出所的饭菜,但是为了保持体力就顾不了那么多,把半盘白米饭吃掉了(没吃菜,米饭至少是干净的)。
    
    吃完饭,刘亚军没再进来,留下了不敢说话的三男一女国保看守我。他们互相之间也不敢聊天,都选择了各自舒服的姿势闭上眼睛打盹儿。我也趴在桌子上休息。不一会儿,旁边传来了呼噜声,吵死个人!我抬起头翻了个白眼,趴到桌子上继续打盹。
    
    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刘亚军进来叫醒我,说:领导来了,跟你谈话。
    
    一位穿着蓝色衣服的人在桌前坐下。我要求他出示证件,他拿着证件在我眼前晃了一下,我根本就没看清,模糊看着是天津市公安局盛(音)彤。
    
    他自称是709专案组的,来跟我谈谈,看我有什么目的。我说:你这话说错了,我一切行为都是我正当的权利,合理的诉求。他说好,那你说说你有些什么诉求,我们往上汇报商量一下。我说,这是正当的程序,你们还要商量算怎么回事,你们就是一群骗子!
    
    他说你不就是为了王全璋的事嘛,你不就是要见法官吗?你不是说“有罪审判,无罪放人”吗?我就是来跟你谈谈这些事!你说,我记着!
    
    我说:
    
    一,立刻让家属聘请的律师会见王全璋。 二,我要同律师一起见主审法官。
    
    三,有罪审判,无罪放人。
    
    接下去,我就被迫又开始听他说着跟刘亚军一样的话。
    
    车轱辘话,车轱辘说。这里不哆嗦了。。。:smile:
    
    我也就奇怪了,怎么级别这么高的人,算是相当有水平的人,怎么这么啰嗦!!!!!!我掐断他的话头,几次都掐不断!
    
    下午4点多,他们提出要送我回石景山,我不答应。去哪儿,要干什么,是我的自由,警察该管的没管好,不该管的倒是管的挺宽!为此又斗争了半个小时。
    
    最后,我和一直在派出所外等着我的709戈平和709樊丽丽一起离开了派出所。我们都饿坏了,在派出所附近的饭馆狼吞虎咽的时候,接我们的王峭岭、刘二敏、原姗姗三个姐姐到了!和平哥也到了!
    
    709李文足
    
    2018年4月9日晚十点
    
    推特网友“我来自赵国2”:二千年前孟姜女千里寻夫,秦始皇没有派人骚扰她;今天李文足千里寻夫,中共派人骚扰她,抓她!抓人家老公快三年了,不审、不判、不放,也不让见,连寻夫也不行!
    
    李文足千里寻夫搧了谁的脸?——搧了签署了《联合国人权公约》,号称“人权比美国好5倍”的中共国的脸!这个党国正在全人类面前努力“裸奔”!
    
    4月10日第二次被控制和强制遣返
    
    4月10日是李文足徒步寻夫的第七天。
    
    9时左右,李文足和王峭岭发出消息:还是昨天被抓的酒店,现在又来了一大群人。她们认出其中有北京石景山、朝阳的国保。其中,还有多次打交道的石景山国保陆凯(警号:044331)
    
    不久,李文足发出消息:“李文足、王峭岭、刘二敏被几十个国保分开了,强行送我们回各自的区域。”
    
    中午12时左右,网友汇总消息:“709亲属李文足已经到家,王峭岭马上到昌平住处,刘二敏会与被旅游到河北易县的翟岩民汇合。”
    
    王峭岭晚些时候发出当天情况通报:
    
    #李文足千里寻夫 #徒步第七天。上午九点半。我们昨晚接到李文足后,就住在被抓走的宾馆,准备今天再接着步行去天津。没想到,一大早,北京石景山,朝阳的国保来了一大群。今天没有实施暴力,但是,以陆凯为首的警察对我们纠缠不休,一口一个姐,你是我亲姐!并且试图把我们推搡到车边。不跟他们走就实行软暴力!我们今天看样子是躲不过去了。我们要找他们要回贾刚的衣服和手机。
    
    

    

    

    

    

    

    

    

    

    

    

    

    
    来源:律师权益关注网 (博讯 boxun.com)
439135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维稳新现象:朝阳大妈参与监控李文足 (图)
·国保百人围困李文足 李美青陈艳华被打伤住院 (图)
·709大抓捕:李文足徒步寻夫遭拦截 被迫返京 (图)
·李文足:千里寻夫被失踪记
·徒步赴天津寻夫反被拘 李文足获释返京
·徒步赴天津寻夫 李文足被警方带走半小时获释
·徒步前往天津寻夫 李文足传被天津国保警察带走
·千里寻夫:李文足和王峭岭刘二敏在天津武清县被抓 (图)
·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千里寻夫徒步第1——3天 (图)
·王全璋失踪将满千日 妻李文足徒步赴天津寻夫 (图)
·709王全璋妻子李文足“千里寻夫”昨日启程 天降大雪 (图)
·王全璋仍“失联”近千日 李文足徒步游行 (图)
·王峭岭:向抗争的前辈和李文足致敬 (图)
·“709”王全璋律师失踪980天 妻李文足再去最高法投诉无果 (图)
·王全璋律师失踪980天 妻李文足最高院投诉无果 (图)
·709王全璋妻李文足被北京国保骚扰 被告知不要偷渡 (图)
·王全璋妻子李文足起诉官媒环球时报侵犯名誉权
·709亲属李文足向法院起诉环球时报名誉侵权 (图)
·李文足状告胡锡进侵犯名誉权 (图)
·祝贺李文足女士获“杰出公民奖”
·李文足徒步寻夫王全璋
·观察:李文足们将笑倒长城
·高洪明:中国依法治国的笑话:两高PK李文足女士
·李文足(王全璋妻子):我替你们累得慌
·支持李文足拒绝陈有西担任王全璋辩护人/李蔚
·高洪明:支持李文足女士上访,这是做妻子的情分!
·终于“自由”了/王全璋律师妻子李文足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