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刘晓波病逝:自由的探路者,专制主义的囚徒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7月13日 转载)
    更多文章请看专栏
    刘晓波更多文章请看刘晓波专栏
    
    2010年,奥斯陆诺贝尔和平中心,一名男子站在刘晓波的海报前。


    2010年,奥斯陆诺贝尔和平中心,一名男子站在刘晓波的海报前。
    
    北京——中国民主人士刘晓波于本周四逝世,享年61岁。刘晓波是一位离经叛道的知识分子。1989年学生运动中,他曾守在天安门广场,军队逼近之际,救护了现场的抗议者。因为起草并传播一份呼唤民主的宣言,他被判处11年有期徒刑。2010年,刘晓波在狱中获得诺贝尔和平奖。
    
    刘晓波是因肝癌离世。中国政府于6月末才披露这个诊断,那时他的病情已经基本医治无望。从官方的角度来说,刘晓波获得了保外就医。但即便是住进东北一家医院、面临死亡的时候,刘晓波仍被禁言,始终有人看押。他几十年来与这个专制政权的牢笼斗争,临死时仍然是它的囚徒。
    
    刘晓波的妻子刘霞一直被警方软禁,并处于严密监视之下。警方不允许她就丈夫的死和迟到的癌症治疗发表言论。
    
    刘晓波危及生命的病情被公开时,刘霞在一段对朋友的简短的视频中这样描述他的情况:“不能手术、不能放疗、不能化疗。”这段视频迅速在网上传播开来。
    
    刘晓波的病况引起了朋友、中国人权活动人士以及国际团体的广泛同情。在他们看来,刘晓波是一名无畏的和平民主改革倡导者。他是1935年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1938年在监狱医院中死亡的德国和平主义者、纳粹的敌人卡尔·冯·奥西茨基(Carl von Ossietzky)——以来,第一位在国家监控下死亡的诺贝尔和平奖得主。
    “人们对他病情的反应说明了他受到了多大的尊重,”现居洛杉矶、一名认识刘晓波的前北京文学教授崔卫平说。“各界人士——朋友、陌生人、年轻人——在听说有癌症晚期患者被关押至死,都相当愤怒。”
    
    刘晓波最后一次被捕是在2008年,在他参与起草《零八宪章》之后。那是一份呼吁民主、法治以及结束审查制度的大胆的请愿书。
    
    一年后,北京一座法院审理了刘晓波的案子,并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对其判刑。判决书引用了《零八宪章》和刘晓波批评、戏谑中国政府的文章。面对沉重的判决,刘晓波回以一个对中国未来的警告。
    
    “仇恨会腐蚀一个人的智慧和良知,”刘晓波在一项为审判而准备的陈述中写道:“敌人意识将毒化一个民族的精神,煽动起你死我活的残酷斗争,毁掉一个社会的宽容和人性,阻碍一个国家走向自由民主的进程。”
    
    受审当时,刘晓波已是中国最出名的异见者。在2010年获得诺贝尔奖之后,他变得更加出名。当时他被关在中国东北狱中。挪威诺贝尔奖委员会表彰他是“中国人权斗争最突出的象征人物。”
    
    刘晓波无法亲自领奖,在颁奖典礼上,本该属于他的位置摆放着一张空椅子。他为审判而准备、却未被准许宣读的法庭陈述,被人代为朗读,作为他的诺贝尔演讲。
    
    “无论是在精神还是肉体上,晓波都与中国及其命运紧紧相连,”刘晓波去世前,澳大利亚汉学家、他的好友白杰明(Geremie R. Barmé)在一篇颂词中这样写道。“到头来,他的言论与行动可能为他赢得了诺贝尔奖,但是在一个专制的体制里,在一个1989年以来不过是在残酷与无情之间摆动的体制里,那些言论与行动已经注定了他的命运。”
    
    刘晓波对抗争和监禁毫不陌生。1955年12月28日,他在中国东北的吉林省出生。他的父亲是一名忠于共产党的大学教授,他却一生顽强执拗地与专制主义抗争。
    
    “即使在异见者中间,他也是一名异见者,”刘晓波的友人余杰说道。他曾为刘晓波写过一部传记。余杰现居美国。
    
    他还说道:“刘晓波愿意作自我批评,反省自己的所作所为。就连许多民主运动中的活动人士,也做不到这一点。”
    
    余杰回忆了大约在1999年,他第一次与刘晓波通电话的情景:“他说,‘我已经读过你的书了,有很多地方我不同意,’他批评了我大约半个小时。”
    
    20世纪80年代,刘晓波在北京作为一个严厉的文学评论家出了名,被人称为“黑马”。知识界的一致顺从让他深恶痛绝,哪怕是以改革的名义。当时,邓小平拒绝进行与经济自由化匹配的政治改革,他渐渐将重心转向政治问题。
    
    1989年,在北京的学生占领天安门广场、要求民主改革并结束政党腐败时,他是哥伦比亚大学的访问学者。他回到北京支持抗议者。后来,他将该时间点描述为一个“转折点”——让他结束学术生涯,不可逆转地走上了政治反抗的人生道路。
    
    刘晓波对学生展现了无保留的同情。他最终敦促他们离开天安门广场,回到校园。越来越多迹象表明,共产党领导层将动用武力结束抗议活动;这时,刘晓波和他的三个朋友(包括歌手侯德健)在广场上一边绝食声援学生,一边劝导他们撤离。
    
    “如果我们没有加入广场上的学生并且面对同样的危险,我们就没有资格发言,”侯德健引述了刘晓波的话。
    
    当军队进来时,在通向天安门广场的路上,有成百上千示威者死在枪弹下和混乱中。但如果没有刘晓波和他的朋友,流血事件的后果可能更加惨重。6月3日夜晚,当坦克、装甲车以及解放军官兵朝天安门方向推进合围时,刘晓波和他的朋友们也守在广场。
    
    刘晓波和他的朋友与逼近的军队协商,要求为留在广场的示威者开放一条安全的通道以便他们撤离,并说服惊慌的学生离开,避免冲突。
    
    “你们的心情我理解。但是你们想过没有,这枪一响,天安门广场将血流成河?”根据刘晓波撰写的有关1989年的回忆录,他当时在天安门广场上这样说。
    
    “如果他没有在现场,我相信会有人死在广场上。那是他的和平主义行动,”6月3日那晚同刘晓波留在天安门广场上的友人刘苏里表示。“晓波有一种从未消失的英雄主义情结。”
    
    军方镇压动乱之后不久,刘晓波因支持抗议而被捕,在狱中度过了21个月。他失去了大学讲师的工作、著作被禁,共产党把他贴上煽动民运的“黑手”的标签。他随后支持包括入侵伊拉克在内的美国政府政策的行为也招来鄙视。
    
    但他没有为此屈服。1996年,因为呼吁释放因参与示威而仍被囚禁的人士,刘晓波被判处劳教三年。
    
    刘晓波不是《零八宪章》的发起人,但他后来参与了公开发布这份声明之前的准备,并且让它能被尽可能多的人所接受。他还在北京挨家挨户地敲门,动员知名人物签字。
    
    这一请愿书一开始吸引了303人签字,其中包括刘晓波动员的许多中国着名作家、学者、律师和卸任官员。截至2009年5月,签字人数已达8600多人,包括海外支持者。
    “他能兼顾体制内外的人,”刘晓波的朋友、同样也签署了《零八宪章》的崔卫平说: “他还把来自不同世代的反对派运动联系起来。我不认为除了刘晓波还有人可以做到这一点。”
    
    刘晓波和大多数其他签署者对可能受到严惩的风险不以为然。但他的妻子刘霞担心政府会严加报复。在刘晓波的审判陈述中,他感谢刘霞的“无私的爱”。
    “即使我被碾成粉末,我也会用灰烬拥抱你,”他写道:“亲爱的,有你的爱,我就会坦然面对即将到来的审判,无悔于自己的选择,乐观地期待着明天。”
    来源:纽约时报
     (博讯 boxun.com)
312230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白宫担忧刘晓波 促北京准自由选择治疗 (图)
·肝癌晚期的刘晓波 为何执意要出国
·挺刘晓波 大陆异议人士在沈阳举布条 (图)
·要求释放刘晓波 港支联会接力静坐 (图)
·德美专家探视刘晓波 同意他目前受到的治疗?
·杨建利:美德驻北京使馆医生已到沈阳探视刘晓波 (图)
·德医生据报已见刘晓波 美驻华使馆促北京放人
·海外就医游说持续 中国决邀国际专家会诊刘晓波 (图)
·数以万计港人吁放刘晓波 林郑月娥拒向北京反映 (图)
·刘霞等被允许短暂探视刘晓波
·赵紫阳秘书鲍彤被公安登门禁言 涉刘晓波
·周舵在北京呼吁当局释放刘晓波 (图)
·德媒:惧怕刘晓波 (图)
·放不放走刘晓波 北京似在犹豫 (图)
·香港记者寻找刘晓波 医院:查无此人
·高敬文:刘晓波 案“让香港人再度为自己的前途担忧” (图)
·纽约异议人士抗议中国当局迫害刘晓波
·悲惨刘晓波 仅他有两个“唯一” (图)
·海外八方声援刘晓波 (图)
·北京称八名知名肿瘤专家救治刘晓波 (图)
·怕去沈阳看刘晓波 高智晟:所有人的人道处境息息相关
·习近平访德送熊猫而人权组织要刘晓波 (图)
·徐文立推荐:谁害的刘晓波
·王丹:历史一定会记住刘晓波 (图)
·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 自由之死 (图)
·刘晓波 身可亡 精神不可灭
·中共即将释放刘晓波 为习近平访美打前站
·曹长青:从魏京生到刘晓波
·曹长青:撕裂的刘晓波
·刘晓波 – 一个能承担个体责任的获奖者/陈凯
·不被人理解的刘晓波
·格丘山 :螃蟹倾巢全出动 一齐咬住刘晓波
·李劼:回忆刘晓波
·七律-------颂赞刘晓波 西鹤
·街上还有千千万万个刘晓波
·沙叶新:谈《零八宪章》与刘晓波
·维权中国网站强烈要求立即释放刘晓波
·鲁扬:让我们发出最后的吼声!——强烈抗议北京当局逮捕刘晓波
·呼吁释放我的丈夫刘晓波 /刘霞
·高瑜:公民刘晓波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