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项俊波支持郭文贵骗贷32亿 9成负债被抹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4月27日 转载)
    
    来源:新京报
    
    今年4月9日,中纪委官网发布消息,保监会主席项俊波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审查。据新京报记者多方查证,项俊波落马或跟其在担任中国农业银行董事长期间,支持郭文贵骗取农行32亿元开发性贷款有关。
    
    盘古公司财务经理解洪淋表示,在得到贷款前,“2009年年底,公司账户内不过一千万元的可支配资金,所以这32亿元对于我们老板和公司特别重要。”
    
    据多名盘古公司高管证实,通过采用伪造印章、伪造合同、购买假发票等方式,郭文贵涉嫌骗取农行32亿元贷款。在国家审计署审计农行时发现这笔贷款的问题后,为了逃避调查,郭文贵以“以贷补贷”的方式提前还了这笔贷款。
    
    “我就是郭文贵的傀儡。”对于为何在向农业银行的贷款合同上签字,时任盘古公司法人代表杨克森在接受采访时说,这笔贷款的手续全是郭文贵指使做的,“郭文贵让我签字我就签。
    
    
项俊波支持郭文贵骗贷32亿 9成负债被抹
    
    项俊波
    
    “贷款由项俊波支持”
    
    时任盘古公司法人代表杨克森介绍,在2009年到2010年,郭文贵的公司资金紧张,主要是之前的工程欠款、多笔贷款的还款还息,急需用钱。
    
    “我记得当时四合院的装修,商场筹备开业,还有郭文贵在境外的经营也遇到一些问题。” 杨克森说。
    
    另外还有多笔工程款也让郭文贵颇感棘手,多方债主频繁来要欠款。
    
    盘古公司财务总监杨英表示,2010年春节后,郭文贵找她,要用盘古公司从银行贷款50亿元,“当时我觉得不可行,很惊讶地看着郭文贵,我说做不了,郭文贵说你照做就行了。”
    
    按照杨英的说法,以当时盘古公司的资产信贷状况,绝对不可能从银行贷这么多钱。
    
    至少有三名盘古公司高管证实,郭文贵对他们说,这笔贷款得到时任中国农业银行董事长项俊波的支持。
    
    盘古公司副总经理吕涛介绍, 2010年6、7月份,在郭文贵办公室,他和杨英听郭文贵说这次申请贷款的事是农行董事长项俊波支持的,所以北京分行的行长等人会支持。
    
    盘古公司借款理由是,北京盘古大观精装修工程、南北联结体精装修工程、A座及公寓公共区域精装修工程、屋顶四合院装修工程。
    
    而据吕涛等人证实,盘古后续工程都已经近尾声,不可能再需要这么多钱。
    
    随后,农行北京分行下属两个支行分别到盘古公司考察。第一个支行考察后,认为不可行。后来郭文贵找到了农行一支行。
    
    吕涛介绍,当时听说来公司考察的农行这个支行行长被抓了,好像是因为他在原来任职的支行工作期间有某些问题。后来过了些日子,听郭文贵说那个行长被他救了出来,是农行北京分行的相关负责人找的他,并说“这次农行欠他一个人情,贷款一定能办成功。”
    
    假公章与假扮监理人员签字
    
    盘古公司财务总监杨英表示,农行的这笔贷款属于开发贷款,需要专款专用,只能用于工程款的支付。为此,就需要找一家建设公司配合。
    
    随后,郭文贵找到了北京城建五建设工程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城建五公司)配合签了一份施工合同。
    
    而事实上,北京城建五公司并未给盘古施工及装修,“就是为了在农行亚运村支行贷款才制定的一份假施工合同。”杨英说。
    
    杨英介绍,所谓开发贷款,指的是银行借钱给房地产公司开发工程用的,抵押物是土地证和地上的在建工程,只能用于项目建设,相当于盘古欠城建五公司工程款,银行帮助盘古付款给城建五公司。
    
    在房地产开发过程中,开发商没有房产证的情况下只能用开发贷款。
    
    “这需要跟施工单位商量好,如果没有商量好谁也不敢做。”杨英说。
    
    但是在随后的审核中,这份施工合同中的付款方式满足不了贷款的提款条件,工程的开工时间也有问题等,如果直接将合同交给银行,无法批贷。
    
    杨英说,她和财务经理解洪淋研究,决定利用分区域、分时间等方式将合同拆分为四份合同,再找城建五公司盖章后报给农行。她向郭文贵汇报此事,郭文贵听后就火了,说此事协调不了,没有办法再找城建五公司了,但这事必须要做好。
    
    “2010年11月底或12月初的一天,郭文贵把我叫到盘古公司他的办公室,当时杨英也在,郭文贵和我说杨英那里办业务需要城建五公司和另外一家公司的章,让我去刻。”吕涛说,贷款需要虚构出一套盘古项目后续工程建设和装修手续,刻假公章是关键的一步。
    
    “我就害怕了,”据吕涛描述,他跟郭文贵说,这么做是违法的,据他了解郭文贵和城建五公司之前有沟通,直接找城建公司再做一套施工合同不就可以了。
    
    但是郭文贵和杨英当场表示,城建五公司不会再给盖章的,即使能盖,时间上也可能来不及。
    
    郭文贵就催吕涛“你就去办吧,刻完给杨英就行,出了问题一切责任由我承担。”
    
    吕涛记得,当时郭文贵表情很严肃,还用眼睛盯着他,最后郭文贵还说,吕涛和杨英是公司里他最信任的人,这次贷款必须要成功。
    
    随后,盘古公司财务经理解洪淋将要刻的样章复印件交给吕涛,吕涛让人在外面找刻章小广告联系,两三天假章就刻好了。解洪淋对比发现城建五公司的印章比原来的小一些,需要重新刻,于是吕涛又找人重新刻了两个交给财务。
    
    吕涛记得,他们在外面刻的三枚公章,一枚城建公司公章,是圆的;一枚城建公司老总廖某的人名章,是方的;一枚监理公司公章是圆的。
    
    另外,吕涛记得,2010年12月份,亚运村支行开始放贷,一共分三笔共放款32亿元。
    
    但是这笔贷款,每次放款前都需要施工方和监理方的人当着银行人员的面,盖章确认才能放款。
    
    为此,杨英和吕涛承认,由于贷款使用的合同是假的,监理公司根本不知情,吕涛找郭文贵公司人员钱蕾和肖勇,在监理公司临时办公室里假扮监理公司的人,并在给农行提供的材料上签字并盖章,签的字和盖的监理公司公章都是假的。
    
    假报表抹掉九成负债
    
    杨英介绍,申请贷款需要提供财务报表,而且是连续三年盈利,但是提供给工商税务的财务报表因无法体现盈利,在提供给银行后无法申请下来贷款。
    
    郭文贵听后,就让杨英去做了一套资产负债率低、利润高能体现公司盈利的假财务报表。
    
    之后,财务部门制作了盘古公司2008年到2010年的财务报表。
    
    根据会计鉴定意见书,2007年度、2008年度、2009年度,盘古公司提交给银行的负债分别为3.8亿元、2.96亿元、8.02亿元,比工商年检报表上少25.9亿元、44.39亿元、49.25亿元。也就是说,盘古公司提供给银行的三年的财务报表,“抹掉”了近九成的负债。
    
    除了造假负债,公司利润也是假的。上述鉴定意见书显示,2008年和2009年盘古公司报给银行的年度利润分别为2987.8万元和4397万元。而工商年检报表和公司留存报表都显示,公司在两个年度都处于亏损状态。
    
    杨英自称,在造假材料骗取贷款的全过程,她的心情始终很忐忑。银行方面也不愿担责,对流程要求很严格,同时保持了一种微妙的默契,并不追问申请材料细节。
    
    实际上农行在审批贷款时,和其委托的第三方国盛评估公司已发现一些问题。
    
    当时发现有五个问题,其中包括:盘古大观项目面积超规划、项目手续不齐(盘古四合院、南北连体无规划手续)、开发资质问题等。
    
    对此,郭文贵又安排解洪淋等人制作一份书面回复报给农行。后来评估报告出来,告知盘古大观的项目总价值大概80亿元,可以贷款32亿元。
    
    但郭文贵并不满意,又委托另一家公司评估为140亿元交给农行,而农行未认可。
    
    就这样,盘古公司换来农行32亿元贷款。
    
    杨英表示,因为贷款不能直接打进盘古公司账户,而是要打进城建五公司,城建五公司再将这笔贷款打回给盘古公司。在城建五公司收到贷款,给盘古公司打款时,其负责人担心,这么大笔款打进来又打回去说不清理由,不符合财务制度,要盘古公司出具文件说明。
    
    对此,杨英回忆,他们公司又出具了相关的转款函,大致内容是盘古公司早已将工程款先行付给了城建五公司,而后又将工程承包给其他公司,所以要求其返还款项。
    
    随后,这笔32亿元贷款直接从城建五公司转进了郭文贵公司的相关账户。
    
    杨英称,按照郭文贵的安排,32亿元中有16亿元用于收购民族证券股份,6亿元通过地下钱庄转往香港,4亿元转往郑州用于归还借款,有7000万元用于郭文贵购买香港南湾别墅。
    
    审计暴露32亿元假发票
    
    杨英介绍,农行从发贷后多次要求盘古公司补交城建五公司的收款发票。郭文贵最开始想找农行的领导协调能不能不要发票,但未果。郭文贵就让问城建五公司可否给开发票。
    
    “我说开发票要交税,城建五公司实际并未参与工程建设,肯定不会给开发票。郭文贵说不行就去买发票。”杨英说, 32亿元的单张发票票面太大,任何公司都开具不了。
    
    2011年3月份左右,郭文贵给了杨英4、5张发票,发票是机打的,在地税网上查询后,发票是真的,开具单位也是城建五公司,但是显示不出买发票的单位信息。财务部分送到了银行。
    
    而在2012年六七月份,国家审计署对农行进行审计,发现了这笔32亿元贷款的问题。
    
    吕涛透露,当时,郭文贵听说审计署去农行查贷款的事情后有点紧张,问杨英查到了什么,杨英说查出了贷款用途不符。郭文贵又问查到发票了吗,杨英说还没有。随后,郭文贵让吕涛马上将假公章找出来处理掉。
    
    吕涛随后用小刀划掉了章上的字,下班时将几枚假公章扔到了亚运村附近的路边的垃圾桶。
    
    过了一段时间,在吕涛的办公室,杨英告诉吕涛,目前还没有查到假章合同的问题,但查出了发票的问题。
    
    “银行工作人员告诉我们,审计查出这32亿的发票是假的。”杨英说。
    
    杨英证实,银行的人告诉她,收到发票的时候他们也在网上核实了,发票是真的才收下,现在系统升级了,通过发票号查出盘古公司给银行的发票不是城建五公司的,发票和开票单位不一致,审计单位认为发票是假的。
    
    此后,审计部门也在城建五公司展开了调查。
    
    发现问题后,郭文贵授意吕涛、杨英等人把32亿元发票的相关材料全部销毁。公司财务经理解洪淋说,她自己还销毁了四份假合同原件和施工工程发票。
    
    杨英分析,32亿元贷款正常还款是2018年还清,他们于2014年年底多方筹资提前还清了这笔贷款。“主要是因为审计署的审查,害怕查出更多违规和违法操作。”
    
    不过,用于还款的资金大部分仍是来自其他机构的借贷,通过新的融资还款。
    
    杨英说,盘古公司那时分别向平安银行贷款20亿元,其中3亿元归还农行贷款;利用政泉公司的开发的金泉广场的部分物业作抵押向方正东亚信托等一系列贷款中,使用了3.7亿元归还农行贷款;向中泰信托融资10亿元,全部用于归还农行贷款;向平安银行上海自贸区分行贷款15亿元,其中14亿多元归还农行贷款;剩下的一部分是盘古写字楼、公寓经营收入归还。
    
    “我们所有人都觉得这就是个雷。”杨英表示,作为一个专业的财务人员,也都知道这是骗贷,可却不敢不做,“公司当时有一个总指挥说这就是骗贷,后来那个人就被郭文贵开除了。”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130050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夏业良谈金融腐败浪潮中的项俊波、朱镕基和刘云山子女
·杨家才失联项俊波落马,银监会盯上官太太俱乐部
·保监会主席项俊波落马,中国启动金融反腐年?
·独家:项俊波落马只是开始 哪些金融老虎即将被抓?
·项俊波被查,重头戏恐怕还在后头 (图)
·揭秘:项俊波喜欢有夫之妇,推荐摩根“密友的女儿”是情人
·项俊波倒台金融反腐突入高潮 为何关乎每个人利益
·肖建华举报开始见效 项俊波落马撞开中国金融腐败冰山
·项俊波“落马”:反腐不收官 绝非说说 (图)
·项俊波落马!别急,好戏还在后头 (图)
·项俊波被双规?郭文贵爆胡舒立李友猛料 (图)
·"金融大老虎"项俊波被查 被逼与情妇结婚 (图)
·陆金融反腐 项俊波之后 又见银行高层落马
·项俊波落马之际 赵薇又传遭中证监立案 新罪名顶风作案 (图)
·中国保监会主席项俊波被调查 (图)
·保监会主席项俊波受查 中国势掀金融反腐风云 (图)
·项俊波因何被查?郭文贵否认其与盘古大观项目有关 (图)
·中国保监会主席项俊波涉嫌严重违纪 接受组织审查
·财新网报道”项俊波助郭文贵骗贷32亿“后急删稿
·保监会主席项俊波:绝不能把保险办成富豪俱乐部 (图)
·美女经济学家揭评保监会主席项俊波落马内幕
·与金融大鳄勾结 项俊波是会议室内鬼么 (图)
·项俊波是一只老虎/波罗蜜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