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中国的法律“黑洞”:从天而降的陨石属于谁?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4月12日 转载)
    
    2011年,朱曼·热阿玛扎恩的大儿子和陨石合影。


    2011年,朱曼·热阿玛扎恩的大儿子和陨石合影。
    
    北京——一个夏日,中国西北地区的一位哈萨克牧民,在自己放养羊牛的草场上,看到一块夜间降临的黑色巨石。他没有动它,20多年来,那块石头一直呆在那里。
    但2011年,当地官员宣布那块石头是陨石,把它运走了,他们说自然资源是国家财产。牧民和他的儿子决定起诉。
    
    “陨石不是地上长出来的,都不是属于地球上的东西,”该家的代理律师孙毅从上海接受电话采访时说。“是太空产物,所以它应该属于第一个发现它的人。”
    
    多年的法律纠纷之后,这个案件已于上月在新疆自治区一家法庭开庭审理,预计裁决会在六个月内做出。法律专家说,此案凸显了土地使用权私有化中存在的问题,在中国,土地归国家所有,执政的中国共产党在20世纪80年代引入了土地使用权私有的概念,但什么东西归国家所有的定义过于广泛,经常制造混乱。
    
    但专家说,这个案例也是独特的,因为它揭示了法律上存在的一个黑洞:中国法律对具有来自外星特征的财产并没有明确规定归谁所有。
    
    “我们面对一个空白、一个真空,中国法律没有给自然资源下定义,对陨石是否属于国家没有明确的说法,”北京律师张利宾说,他在能源和矿产业的法律改革上为政府出谋划策。
    
    据中国新闻媒体援引一家官方研究中心的话报道,这块新疆陨石重达17.8吨,主要成分是菱铁、既碳酸铁。
    
    孙毅表示,根据他对商业陨石市场的了解,这块陨石的估价接近3.2亿美元。但陨石收藏家佟先平(音)从新疆首府乌鲁木齐市通过电话表示,这块陨石更现实的价值为2400万美元,这是在他对该陨石每克价格约为1.45美元的基础上做的估价。
    
    总部设在美国的在线商场陨石市场(Meteorite Market)创始人埃里克·特韦尔克(Eric Twelker)说,他对新疆那块陨石的价值数以百万美元计持怀疑态度,因为他几乎没见过售价远超3万美元的陨石,无论大小。
    
    “一旦遇到的是17.8吨的东西,你的市场就非常小,”特韦尔克在位于华盛顿州汤森港的家中接受电话采访时说。
    
    中国不是唯一一个陨石所有权主张引发官司的国家。
    
    据2006年出版的《陨石学历史和关键的陨石收藏:火球、坠落与发现》(The History of Meteoritics and Key Meteorite Collections: Fireballs, Falls and Finds)介绍,在美国,艾奥瓦州最高法院在1892年做出的一份判决确立了陨石不属于探矿者,而属于土地所有者。
    
    另一份具有里程碑意义的法院判决把一名探矿者在加利福尼亚州老妪山的联邦土地上发现的一块陨石判归政府。后来,这块名为老妪陨石的石头送至华盛顿的史密森尼学会(Smithsonian Institution)。特韦尔克说,该案算是给当代探矿者确立了一个法律框架。
    
    “在哪里它都是寻宝人和政府的故事,”他说。“政府如果能够拿走你的财宝,他们就会这么做。”
    
    据新疆这桩官司中的牧民朱曼·热阿玛扎恩(Juman  Reamazhaen)之子泰列武别凯·朱曼(Teliewubieke Juman)称,1986年,当地官员对朱曼·热阿玛扎恩表示,他可以把陨石留着。但2011年,一群政府工作人员去他们家位于阔勒特克村的地里没收了石头。
    
    朱曼说,热阿玛扎恩和两个儿子坚称石头是他们的,并在整个夏天和初秋24小时轮班保护石头。但几个月后,在他们因为天气冷而结束昼夜守护后,工作人员发起了突袭。
    
    那块石头现保存在附近的阿勒泰市某政府机构外面的一个木头箱子里。前述律师孙毅说,据他所知,政府还没对陨石进行任何科学检测。当地官员未回复记者通过传真发送的置评请求。
    
    法律专家称,这名牧民的案子可归结为中国法律中把自然资源界定为国有财产的条款——在此条款中,包括山岭、草原和湿地在内的自然资源后面加了一个“等”字——是否适用于来自外太空的物品。
    
    “双方似乎都有道理,但没有明确的答案,”前述法律顾问张利宾说。“政府说如果法律说了‘等’,那肯定包括陨石。但又涉及如何界定自然资源的问题。“
    
    张利宾说,随着中国政府授予更多煤炭、地热和油气公司国有土地的特许权,一定会出现尽管不是一模一样,但却类似的问题。他说,政府未来可能会通过让有关矿产和自然资源的法律更加严厉来避免出现产权纠纷。
    
    但目前,执拗的农民和大权在握的官方之间的财产纠纷颇为常见。随着中国以惊人的速度城镇化,它们看上去可能会继续下去。
    
    北京大学设在南方城市深圳的国际法学院驻校学者苏珊·范德(Susan Finder)说,中国财产纠纷中一个普遍的趋势是,法院支持官方而非普通百姓。
    
    “都和国家权力巨大与个体保护自己财产权的范围有限之间的对立关系有关,”她说。
    
    在新疆这起案件中,代理律师称,如果中国当局断定那块17.8吨重的陨石可用于科研,热阿玛扎恩会考虑通过谈判争取赔偿金。
    
    然而,他的儿子似乎不那么愿意妥协。
    
    “我去过我们本地的政府机构多次,看到一些警卫站在陨石周围,”他在电话上说。“他们是在保护它吗?难说。无论如何,我们都对他们处理这件事的方式不满,我们会一直起诉政府,直到得到一个满意的结果。”
    
    Karoline Kan自北京、Mike Ives自香港报道。
    来源:纽约时报中文网 (博讯 boxun.com)
105002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刘京生:从高瑜“泄密案”看中国的法律制度
·中国的法律规定与现实之差别
·联合国承认外蒙古属于中国的法律依据在此
·非韩:中国的法律不是官民的共同语言 (图)
·中国的法律在那里————北京市东城法院勾结被告 (图)
·李广庆:中国的法律是欺骗老百姓的?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畫「天下第一馬」的旅德神醫沈其昭大師
  • 教授就是剽窃惯犯
  • 杜月笙曾要求中共放一馬
  • 顧竹軒深受周恩來讚揚
  •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 金山是杜月笙關山門徒弟
  • 黑社會奉行「狡兔三窟」
  • 汽车是最大的杀人凶器
  • 蔡楚:美国是什么党?
  • 英国和以色列政府比新冠病毒还毒
  • “灵机一动”的生物基础
  • 英国和以色列政府比新冠病毒还毒
  • 习近平发狠提前根除香港自由,是核大战的危险信号
  • 《北京之春》胡平没有根据乱说之二――薛明德
  • 中国孤岛正在酝酿整合世界的能量
  • 疫情期间献词哈佛女博士后之五毕汝谐(纽约作家)
  • 博客最新文章:
  • 江中学子(视频)江西宜黄官员棚改拆迁暗箱操作导致邹引娇家破人亡
  • 李芳敏14400017我必使你的名被萬代記念;因此萬民都必稱讚你,直到永永
  • 王星星中共毒害澳洲
  • 李芳敏14400014她身穿刺繡的衣服,被引到王的面前;她後面伴隨的童女,也
  • 王巨烛光之夜
  • 金光鸿金光鸿律师YOUTUBE视频“革命改变中国”,欢迎访问
  • 李芳敏1440009你的貴妃中有眾君王的女兒;王后佩戴著俄斐的金飾,站在你
  • 蔡楚蔡楚:谈谈四川的赶场和摆地摊(多图)
  • 李芳敏1440006神啊!你的寶座是永永遠遠的,你國的權杖是公平的權杖。
  • 人民最大美方觊觎香港金融地位,中央撑腰坚定一国两制
  • 李芳敏14400025我們俯伏在塵土之上;我們的身體緊貼地面。
  • 谢选骏博讯20年博客遭到锁喉断气——损失过亿!
  • 李芳敏14400024你為甚麼掩面,忘記了我們的苦難和壓迫呢?
    谢选骏美国加速了香港的灭亡
    李芳敏14400022為你的緣故,我們終日被置於死地;人看我們如同將宰的羊
    张千帆张千帆:吴淦(“超级低俗屠夫”)案中的法律问题
  • 胡志伟「生為明人,死為明鬼」
    论坛最新文章:
  • 红通三号人物乔建军被引渡到美国面临洗钱等指控
  • 非裔示威蔓延美140城 多个华埠遭暴徒打砸抢
  • 法国经济萎缩11% 创历史新低
  • 香港民调:66%受访市民指中国处理六四事件不当
  • 《北京中医药条例》草案:诋毁、污蔑中医药将依法追责
  • 离开中国西方是否可以依然故我?
  • 奥巴马评美国时局:和平示威参与投票才是改变正途
  • 解禁后东京感染者骤增 拉响“东京警报”
  • 尽管未获最后审批大陆已一窝蜂赶建武肺疫苗生产设施
  • 国际卫生组织总干事称日本新冠抗疫取得成功
  • 龙飞船升天 爱国者翻车
  • 李克强提中国6亿人月入仅1000元 专家受官媒访问强调是平均
  • 六四31周年将至 “天安门母亲”或无法集体祭拜
  • 郦英杰:台湾与世界交流不应由国际组织领导阶层任意决定
  • 日本政府拟对四国重开国门
  • 是否可以刺激法国人消费比想花的更多?
  • 新冠疫情在拉美继续延烧 确诊病例突破100万例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