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西安一环保局领导集体被免后:有人加班到凌晨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2月21日 转载)
     李小兵说话音调有些颤抖,在西安广播电视台2月8日的舆论监督直播节目“问政时刻”中,他最后在镜头前欠了欠身子。
    
     两天后,他被免去西安市户县环保局局长的职务,同批被免的还有该局副局长和纪检组长。

    
    从问题曝光到责任单位领导班子全员被免,电视问政的威力很少显现得如此迅疾,被密集关注的户县环保局遭受着前所未有的震动。
    
    一些跟随李小兵工作多年的下属对上述人事变动难以立刻接受,而新任环保局长郭庭平还是很快到任接手并展开工作。2月13日到2月17日,短短5天内,户县环保局密集召开多次会议统一干部职工思想,并新建了名为“环保卫士”的微信工作群。
    
    2月18日凌晨3时,工作群里仍有职工不时发来开会的照片,并附上一句:“工作第19个小时”。
    
    遭遇电视问政点名批评后,等待户县环保局的将是新一年更严格的考验。
    
    震动
    
    2月17日,又一个星期五。
    
    距离“问政时刻”节目播出已过一周,但紧张的气氛仍弥漫在户县环保局4层大楼的各个办公室里。除了局领导和若干环境监察中队外出下乡视察,多数在岗员工对一周以来的这场“地震”皆选择回避。
    
    “虽然想到有人要承担责任,但没想到这么快,整个班子都被换掉了。”户县环保局工作人员李明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说,“同事在一起工作那么长时间,有感情了,但工作没有做到位,必须要接受这个结果。”
    
    “工作没有做到位”指的是户县环保局辖区范围内接连被曝光了淀粉厂排污超标、养鸭场废水污染河道等10多个环境污染问题。在2月8日时长2个小时的“问政时刻”节目中,围绕着户县展开的内容就占了近一半时间。
    
    国维淀粉厂在夜间的河道排污数据被指是白天的4倍之多,沿河养鸭场、生活污水排放长年污染河道均未得到妥善治理······这些问题,令户县环保局时任局长李小兵在问政现场饱受质疑。
    
    他的回答显然没有让现场观众感到满意。一片沉默中,李小兵紧锁眉头一再组织语言、反复解释。
    
    “你要管不好,有人能管。”节目现场,有观众颇为直接。
    
    这名环保干部随后对工作失职坦承,“确实没有管理到位,前面情况不是很了解”。他还对接下来的工作做了保证,包括对淀粉厂夜间排放超标问题“立即开展调查,对涉嫌违法行为从严从重执法,让违法者付出沉重的代价”,对污水直排河道的养鸭场“坚决取缔”。
    
    “很惭愧、很内疚。”节目接近尾声时,西安市环保局党委书记、局长陈松林表示,将立即召开党委会,逐一查排责令整改,对问题涉及单位和个人,“严肃追责,绝不姑息”。
    
    2天后,西安市环保局下发文件,免去李小兵户县环保局长、党组书记职务;免去崔荣旗户县环保局副局长、党组成员职务;免去程建峰户县环保局纪检组长、党组成员职务。
    
    一时间舆论哗然。在这档节目的历史上,管理不力的官员立即被免还是头一次。
    
    节目现场的特邀观察员、陕西省社科院政治与法律研究所所长郭兴全事后在接受《华商报》采访时称,就地免职户县环保局领导班子的决定,证明原来局领导班子还是有失职行为,发现问题后没有采取有力措施就是渎职,失职、渎职就应该问责、追责,局领导班子就地免职显示这种问政有力。
    
    不过,也有舆论提出,复杂的环境问题并非一日之寒,地方有经济增长的诉求,“先污染、后治理”往往成为常态,环境治理也不是单一部门的事情,而是涉及到工商、税务等多个部门的联合治理,因此,由地方环保部门来承担所有的责任,并非完全公平。
    
    压力
    
    “感觉对不起自己的努力。”提到那场电视问政,李明不无遗憾。
    
    “去年环保部督查陕西的时候一个月没有放假,一直在加班。”李明觉得在过往的工作中,全局上下也曾有过努力,“我住到企业里,每天都要定时检测各项数据。”
    
    2016年11月28日,中央第六环境保护督察组进驻陕西省开展环境保护督察工作,作为基层环保单位,户县环保局全员上下一直处于高度紧张的工作状态。
    
    李明回忆起2月11日上级部门到户县环保局开会任命新领导时同事们的反应,“不少人都哭了,新局长看到大家这样,也不好受。”
    
    新任环保局长郭庭平2月17日上午对澎湃新闻表示,原领导班子与下面的工作人员共事多年,很多人情绪上一时无法接受变动,是完全可以理解的。
    
    2月13日,郭庭平到任两天后,户县环保局召开了以“统一思想、振奋精神、追赶超越、再创一流”为主题的全体干部职工大会。会上,郭庭平要求全局干部职工“客观看待问题、理性分析问题、借力解决问题,切实把思想和行动统一到市局党委的决策部署上来,打造环保铁军,奋力追赶超越”。
    
    “户县环保局严肃查处企业违法排污”、“户县环保局采取得力措施加大环境执法监察力度”、“户县环保局采取三项措施全力解决环境执法中遇到的难题,抓住治理环境污染关键”······2月13日后密集的会议和整治举措,一时间,整个环保局的工作节奏快了起来。
    
    “上任到现在,局长没回过家。”户县环保局办公室主任同讲元对澎湃新闻表示,针对电视问政中暴露的各项问题,郭庭平一直在加班加点地带人一项项视察、整改、订立计划。
    
    郭庭平很快意识到,户县环境问题有历史欠账,存在大量没有建档不够规范的规模以下企业,排查治理起来困难重重。
    
    另一方面,该局环境监察、治理人手不多,这让郭庭平颇感压力,“监察队伍正式和聘用的加起来一共16个人,无法做到24小时全方位监管。”
    
    这位从事环保工作十多年,曾担任西安市环保局治污减霾办副主任的干部直言,环境治理有时候好似警察抓小偷,“就像国维淀粉厂偷排,以前户县环保局也抓住处罚过,但如果每个 小偷 都能被发现的话,就不叫偷排了。”
    
    近几年,郭庭平明显感觉到了大众对环保部门的期待在上升,“关注度空前的高”。作为一线工作的环保人,他也感到紧张,“就担心出问题”。
    
    在他看来,很多表象暴露的环境问题背后是综合性的复杂因素,治理起来依靠多部门联动,需要一步一步来,“病来如山倒,病去如抽丝”。
    
    治污
    
    户县环保局5公里外的国维淀粉厂,因夜间排放数据超标,在2月8日电视问政后被县环保局拟处以50万罚款。该厂是户县招商引进的民营企业,也是陕西省龙头企业。建厂10多年以来,国维淀粉厂不仅是当地“纳税大户”,也解决了附近不少居民的就业问题。
    
    不过,淀粉生产造成的污染问题持续已久。澎湃新闻注意到,早在2011年,国维淀粉厂废水超标排放的问题就曾被陕西省环保厅通报并立案查处。2013年,该厂又因物料废渣露天堆放被陕西省环保厅要求限期整改。2015年,多位居民向投诉该厂排放异味气体,省环保厅责成该厂建成臭气治理设施。
    
    与国维淀粉厂多次被环保部门点名不同,户县境内的渭河支流——沣河河岸养鸭场直接排污的问题长期缺乏控制。
    
    2月20日下午,秦渡镇(养鸭场所在地)镇政府一名工作人员称,曾有环保部门来处理过,但“力度不太大,没有明确要求要取缔”。
    
    他表示,在这次电视问政之后,秦渡镇方面跟户县水务局合作,“上周将曝光的2个鸭场彻底取缔了”。
    
    作为被取缔的养殖户之一,每只价值58到60元的鸭子,养殖户姜同只卖出了不到一半的价格——大约24元,5000多只鸭子让他一次赔了10多万。
    
    “没办法,上面提环保,只能配合工作。”2月17日下午,另一位养殖户张元提起同行的遭遇时,不无同情地说道。
    
    在张元看来,养殖户现在都积极地配合政府工作,“过去好多养鸡的都在自己家里养,现在最少也在离家一公里外了,搬到外面气味也少了。”
    
    “环保是大趋势,任何人都不能说把河水污染了。”他戴着口罩,一边打扫着鸭饲料,一边说道。“这几年(沣河)水还可以,比过去好多了,我小时候水质不太好,现在不是都把沿河造纸厂关停了吗?”
    
    造纸业一度是户县的支柱产业,其废水污染也是长期困扰户县环保工作的“老大难”问题。2011年,陕西省委、省政府着手渭河流域陕西段“铁腕治理”工作,力争3年内使渭河水变清,户县境内沣河、涝河等渭河支流也加大了治理力度。
    
    “早先有100多家造纸厂,现在基本全部关完,只剩一家零排放的。”2月17日下午,同讲元对澎湃新闻表示,这是他们过去的成绩之一。
    
    新起点
    
    户县这个地处西安西南端,刚刚撤县设区改名为“鄠邑区”的地方,与全国很多小城区类似,一直受到经济增速和财政税收的压力,不少企业的环境污染问题长年积累、反复性大,一些作坊式的中小企业排放不达标,甚至很多都未办齐营业手续。
    
    “看了西安市环保局的电视问政,对我触动很大。”据《华商报》2月17日报道,陕西省环保厅召开2017年全省环境保护工作会议,环保厅厅长王成文在讲话中多次提到了西安市环保局电视问政,要求加强一线的执法,“不能再出现电视问政中的典型事件。”
    
    面对来自舆论各方的期待和压力,郭庭平将户县的环境治理比作“山里娃考学”。他连连说,希望“能给我们一些时间”。
    
    “很多普遍性的问题,那么大量的工作,不是说没干过,如果立马就能干好,那环保也太容易干了。”眼下,郭庭平需要先全面熟悉户县的企业情况,排查建档,下一步形成制度化治理模式。
    
    时间,对这个基层环保局而言,是机会,也是压力。
    
    就任新职一周以来,在与同事的相处中,郭庭平并没有太多的不适应。“说实话,这里的人对我太好了。”他表示,户县环保局全局上下的工作积极性都很高,也直言“同志们真不容易,连轴转”。
    
    问责的力度之大,让西安市环保局也承受了来自外界不小的压力。17日,该局一名工作人员对澎湃新闻表示,虽然免职决定出于问责的必要,但希望能尽可能减小此事对几位环保干部的影响,避免打击一线环保工作者的积极性。
    
    17日中午1时许,郭庭平从秦渡镇督察现场回到办公室,花5分钟吃完了食堂打的一份菠菜面,接着带着手下工作人员到基层视察。按照计划,次日上午,他将不休周末,而是沿户县境内的几条主要河道再走一圈,一一排查沿岸废水排放的情况。
    
    (应受访者要求,李明、姜同、张元等均为化名)
    
    来源:澎湃新闻网 (博讯 boxun.com)
3331246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天津问责“调料造假事件”:12官员被党纪政纪处分
·河北官员家中搜出上亿现金:其弟羁押再延期3个月
·南昌一官员内部讲话走红:我年轻时讲话也"弱弱的"
·家藏2亿现金官员受贿细节:商人分3次送900万 (图)
·官员被二奶举报 疑似嫖娼现场曝光 (图)
·海口职业资格认证恢复?官员回应:这是海口规矩 (图)
·网曝陕西一官员在二奶面前嫖娼 被二奶抓拍举报 (图)
·中国民政部贪腐窝案多名官员被查处 (图)
·温州一官员开房信息被曝后自杀 泄密警察被判缓刑 (图)
·开会睡觉 湖北6名官员遭严肃处理 (图)
·中国湖北襄阳开会治“懒” 官员睡一片 (图)
·中国官员:或仍有人使用死囚器官做器官移植 (图)
·落马官员被公诉:表面穿布鞋吃剩饭 私下收黄金 (图)
·林业局回应"官员请吃穿山甲":若属实食用者将担责
·官员儿子看中百万豪车 行贿人刷卡付55万购车款 (图)
·官员醉驾宝马肇事逃逸8个月没结果 警方:绝不护短 (图)
·河南一官员醉驾肇事逃逸 途中又逆行连撞多人 (图)
·"卡"在年关的省部级官员 有人腊月二十九被降级 (图)
·去年中国公诉腐败官员5年来首次减少
·落马官员5年"协调"1700万 家中保险柜装48根金条 (图)
·乾隆反腐给力:五十多名朝廷官员人头落地
·前官员:毛泽东参加斯大林寿宴鼓掌鼓到手疼 (图)
·八十年代末国务院部分官员工作日记(二) (图)
·博讯镜头 八十年代末国务院部分官员工作日记 (图)
·唐太宗评隋炀帝:他把官员的口封了才导致败亡 (图)
·揭秘:三十年来中共历届全会官员被免情况
·揭秘“四大家族”真相 和现在官员比是毛毛雨
·清代官员“小秘”知多少(图)
·“大跃进”时期的官员造假/李若建
·晚清荒唐外交:驻英大使馆官员疯狂内斗(图)
·有枪又如何?民国学生痛殴国民党士兵、官员实录
·摄影记者撞了官员的腰——影响重大的“左叶”事件 (图)
·中国国民党起义投诚官员及家属的悲惨境遇
·毛泽东亲批处死的七个犯罪官员 (图)
·台湾官员澄清日抗战史实:毛泽东鲜少直接与日本军队作战
·国民党政府高级官员的私人财产
·北京媒体披露二十年前共军官员企图劫机赴台
·遒真言实:举世震惊的中共党国官员权贵们的“五公消费”
·聂树斌案真凶:比官员诚实坦荡的王书金赢了谁 (图)
·余杰:从香港宣誓风波看中共官员向宪法宣誓
·中国官员纷纷自杀,不和王歧山玩了/姜维平
·叶明星:官员玩美女的中医根据-采阴补阳 (图)
·为什么与律师不共戴天的官员也请律师?
·点评:士气降至冰点的中国官员
·点评中国:士气降至冰点的中国官员 (图)
·学者观察:“709”被捕者妻子与官员阔太太之间的距离 (图)
·“迷信”官员究竟迷什么信什么? (图)
·程凯:不可信以为真——解读中联办官员对中共越境绑架香港书商案的首次表态
·池墨:原来延迟退休官员也不喜欢? (图)
·杨清浩:中共官员何其多,百姓负担何其重
·继续与共青团官员论战 贺卫方就信息公开问题发回应 (图)
·叛逃到美国的中国官员都说了啥/杨恒均
·中国官员频繁(跳楼)自杀为哪般?/郭永丰
·吴志森:伤亡比作伤风,官员塞责凉薄
·何清涟:从官员贪懒与坐等出事看制度之弊 (图)
·冼岩:政府官员是社会管理者,不是“人民公仆”
·中南海官员:习近平与对手对决已到白热化程度/紫荆来鸿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