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华邮:雷洋之死触到中国中产阶级痛处
(博讯北京时间2017年1月03日 转载)
    来源:voa
    
    雷洋(右图)和所谓他接受性服务的足疗店(左图)(网络图片)
    

    
    美国《华盛顿邮报》纸媒版星期一刊登该报记者丹耶尔(Simon Denyer)发自北京的报道说,雷洋之死触到中国中产阶级的痛处(hits home)。
    
    这篇报道说,在中国,警察实施酷刑的指称几乎是家常便饭,但对中国日益壮大的中产阶级来说,这些消息似乎都很遥远,受害者一般是政治异议人士、贫穷的访民以及中共党内的失势成员,他们的遭遇在中产阶级中间甚至在法律界都激不起太大的共鸣。
    
    然而报道说,29岁的雷洋毕业于著名的人民大学,在官方支持的环境机构工作,他的死以及当局对涉案警察不予起诉的决定让城市专业人士们觉得人人自危,他们“罕见地表达了愤怒”。报道提到,虽然当局在宣布不起诉涉案警察后在网站和社交媒体实行了内容审查,大量删贴,但这并没有阻止人民大学和其他大学的校友征集签名,法律、学术和工商界的领袖也纷纷公开发声。
    
    《华盛顿邮报》援引社会评论家章文(Zhang Wen)的话说:”如果这事发生在农村地区,就不会有反应。但很多人跟雷洋一样。如果这事可以发生在他身上,难道不会也发生在他们身上吗?”
    
    前清华大学教师吴强(Wu Qiang)在雷洋死后帮助起草了一封请愿书,他对《华邮》说,他希望能把民众的不满引向更为广泛的运动,维护公民权利并限制警察权力。他提到了1989年的天安门民主运动,只不过目标更为有限。他对《华邮》说:“我们受过高等教育,从好大学毕业。那些走入天安门广场的学生们也有同样的使命感,不过这一次我们的目标更低。”
    
    不过,苏州西郊利物浦大学中国研究系主任古德曼(David Goodman)认为,雷洋事件不会让中国的中产阶级造反。他指出,中国中产阶级基本是党国(party-state)体制的一部分,多数人的权力、声望和财富都来自他们在党国体制中的地位。
    
    《华邮》援引古德曼的话说:“当人们抗议时,多数人并不是想结束党国体制,而是让党国体制更为有效地运转。” (博讯 boxun.com)
439100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雷洋案数千万元赔款的背后
·确认雷洋家属拿到近4000万赔偿
·雷洋案大博弈:习近平选的王小洪是冤假错案的制造狂 (图)
·中国当局不起诉雷洋案警官引公众不满
·北京竭力控制雷洋案引发的公愤
·吴强: 雷洋案没有结束──人民大学与中国校友运动的兴起 (图)
·中产阶级愤怒未平 雷洋家属放弃诉讼 (图)
·雷洋家属迫于压力放弃追诉 涉案警员从轻发落 (图)
·雷洋家属放弃诉讼 校友抗议检方裁决 (图)
·雷洋案疑终止 家属与警方传1200万元庭外和解 (图)
·雷洋案涉案警务人员和相关责任人受到党政纪处理 (图)
·雷洋事件:律师确认家属放弃所有诉讼 (图)
·雷洋案曲终人散,移民公司成最大赢家
·中国人民大学部分校友就雷洋案的声明
·习近平爱将坐镇指挥 保利扫黄与雷洋有关
·雷洋事件启示录:中国是否会爆发暴力革命 (图)
·传习核心钦定雷洋案:家属已放弃,校友逼写保证书 (图)
·雷洋家属接受1200万赔偿 决定不起诉警方 (图)
·人大校友就“雷洋案不起诉决定”与当局和解声明 (图)
·雷洋案重创中共海外招才计划 拟回国学者纷纷失联 (图)
·「雷洋案」第二季开篇:《雷洋案”和解赔偿”,合法吗?》
·雷洋案不起诉,习中央完败于北京警方/吴祚来 
·习近平对雷洋案的怂包处理 正引发民权运动 /曾节明
·雷洋案的处理是维稳还是自焚?/任迺俊
·即便家属和解,“雷洋案”远没有终结/谭敏涛
·吴祚来:雷洋案不起诉,习中央完败于北京警方
·“雷洋案”不会再审,直至拍板“不起诉”者倒下/丘岳首
·高洪明:祝愿雷洋妻女顽强生活,光明在前!
·郭宝胜谈雷洋案:中国中产阶级已经觉醒
·郭宝胜:雷洋案或成为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从概率角度看雷洋案:小概率事件
·陈东升:对不起,雷洋案我又一次误导了大家
·要鼓励警察卖命,就必须让雷洋蒙冤/杜阳明
·雷洋案带给我们深深的恐怖和绝望
·雷洋案不起诉是老大力不从心 凑合将就 (图)
·廖祖笙:雷洋之死是廖梦君之死的复制
·网络评论:雷洋案有一则评论比较到位
·点赞不起诉雷洋案警察 雷洋就是吃饱撑死的
·高洪明:北京警方冤死雷洋,中国法与理何在?
·高洪明:雷洋案,北京检方枉法!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