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王军涛:国共两党领袖过去不能见面是卡在哪儿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2月10日 转载)
    
    王军涛


    王军涛
    
    中国研究院第22次研讨会:习马会握手 过後全照旧?(4)
    
    11月7日,中国大陆和台湾的政治领导人习近平、马英九,在新加坡香格里拉大酒店历史性的会晤,在海内外引起了巨大的震动。中国研究院当天在纽约举行了2013年成立以来的第22次研讨会,邀请来自纽约、新泽西和康涅迪克州的学者、作家,讨论“习马会”的缘由和意义,以及对两岸关系和岛内政治的影响;有些学者不克出席,提前写来了书面发言。
    
     《大事件》记者沈峻、高伐林根据录音整理了研讨会全部发言文稿,并经绝大多数发言者审定。现全文刊载如下。
    
    国共两党领袖过去不能见面是卡在哪儿
    
    王军涛(哥伦比亚大学政治学博士):
    
    这次“习马会”,许多人有误解,以为过去是中共想会见而台湾方面不想会见,所以议论说这次马英九同意见面,是冒了什麽什麽风险,还有人批评他“吃错药了”。其实呢,一开始就不是这样的,民进党也罢,国民党也罢,新党也罢,其实他们都希望去见大陆领导人,也都见到了。但台湾的政府领导人以国家元首与大陆国家元首平等对等见面,一直未能实现。因为是中共不见他们,中共不承认台湾是与大陆平等的独立政治实体;大陆只接受将台湾作为大陆下面的特殊地区这麽一种名义。最早中共错过的机会是因为国民党当时提出见面的时候有一些附加条件,大陆不能接受。後来是国民党下台不是执政党了——原来大陆想绕开的,就是“两党对等谈判”来谈两岸前途,因为国民党和共产党都是执政党麽——後来台湾民主化了,国民党不再代表台湾,大陆搞了个海协会和海基会的民间会谈。这些年我也一直在跟台湾方面讨论一些问题,他们一直在问:有没有大陆领导人跟台湾领导人会谈的这种可能、这个空间?这至少谈了三年了。
    
     我记得陈水扁刚上台的时候,孟玄做过一个判断:也许两岸问题在陈水扁这里就可以实现了——不是统一,而是签订一个和平协议——和平的格局就可以奠定了。大陆在这之前,对台湾就是不能接受对等,因为“你是我的一个地区”。刚才有人讲到,可以让台湾领导人到大陆来参与执政,这大陆早就说过了嘛:你台湾领导人来了,给你国家副主席,不用选;还说了,台湾你自己管你自己的事,大陆不进入台湾,外交、军事,都还让你保持相对独立;然後呢,两边商量着进入国际体系。但前提就是:你得说你台湾是我中国的一部分,最後要走向统一。台湾不能接受这个东西,所以就一直卡在这里。简单说,中共的口径就是:在一个中国的前提下,什麽都可以谈,甚至国号也可以。
    
    当时最大的障碍是,在谈判的资格上,台湾领导人希望是以中华民国的总统的身分——你不以这个名义谈,你在台湾中华民国还有什麽合法性、有什麽权威性?如果不是以中华民国的总统身分,那台湾政治领导人早就去过大陆了。像连战,不是早就去了嘛。但是如果你要以中华民国总统这个名义谈,大陆就不能接受。这次他们找到了一个词,彼此称先生,公开信息称两岸政治领导人。两党原来就是可以对等的嘛,包括中国共产党和民进党,也不是没谈。我九几年去台湾的时候,民进党、新党和国民党,私下去大陆的人我都见了、都跟他们谈过了嘛。其实台湾一直渴望,李登辉也渴望,还有当时从美国回去的那个代表民进党与李登辉竞选总统的彭明敏,他们都希望跟大陆谈。但是他代表民进党强调的,是以台湾,一个独立主体这麽一个名义,与大陆政权对等去谈。他们并不敌视大陆,而是想在独立平等的前提下与大陆建立最亲密的“兄弟国家关系”。
    
    因此,我们讨论马英九现在出於什麽考虑要与大陆谈——这个问题是个假问题。台湾方面是一直想谈的,是中共不接受那个名义的谈判,因为他怕给人一个印象:我承认台湾是一个独立的谈判实体了。
    
    现在我注意到了:第一,会见是在第三地,第二,对外是说“两岸的政治领导人”,这个词好像是谁都能接受,用这样一个含混的方式解决了。至於谈什麽呢,现在不好说。我上一次去台湾的时候,2013年10月,我见到阿扁时期主管对大陆交往的一个政界关键人物,他说,都说是阿扁、民进党“破坏两岸关系”,实际上我们执政期间签署的两岸协议,比之前的李登辉时期签的多啦!都是很现实的东西,他说两岸的交流啊、沟通啊,都没有问题。民进党维护的就是一个,就是邓小平说的“国格”问题——当然民进党不用这个词啦——就是维持这个东西,其它的,无所谓。
    
     大陆和台湾的服贸协定出来的时候,是台湾的年轻人,关心台湾的安全,担心会不会经济交往太多之後,会丧失了台湾的经济独立性,会影响国家政治的独立自主,把未来前景拴死在大陆。这个忧虑出来了,民进党对它的回应也不好——那些发动太阳花学运的人我也认识,他们对民进党也很不满意,抱怨民进党日益政客化,远离理念,对大陆妥协太多。他们当时觉得,实际上自己做的是超越两党政治的东西,现在的年轻学生,以及现在台湾的一批年轻学者出面,试图搞第三力量。
    
    里应外合的把戏玩不起来
    
     两岸下一步会怎麽样?蔡英文之所以对习马会那样表态,反对马英九,一个是台湾选举的需要;再一个,可能她希望由她去见,等她当上总统的时候去见习近平。她可能并不是真的反对台湾领导人去见习近平。
    
     我们一开始就应该搞清楚:第一,将来两岸以什麽样的名义去沟通,沟通的架构是什麽?第二,会在哪些领域中互动,在哪些领域中继续保留?最後,民进党几代领导人都跟我说过这话:他们希望中共在承认台湾独立之後,跟大陆发展“特殊的兄弟般的国与国”之间的关系。至於民运,他们认为,那都是你们大陆人自己的内部斗争。其实民进党这个情结比国民党还强。国民党还有一个情结,认为民运人士是“搅局”——不是“搅局”,真的是满含热泪啊,就是“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勿忘告乃翁”啊,真是这样一种期待着国民党能回大陆去的心态。但是以国民党现在的心态来说:你们这种想法、说法是捣乱的,而我们是要与中共发展一个现实的关系。
    
     我们讨论最好不偏题,猜测马英九为什麽会去谈——蔡英文也会去谈,台湾各派都愿意谈,只要大陆愿意,他们都会谈。
    
     胜平说苏台德的德侨协助希特勒。不必扯那麽远的实例,克里米亚就是一个例子嘛!很简单,国际社不会接受这种方式。再往前就是科索沃、南斯拉夫解体,不也是例子吗?国际社会也不会接受的。这些例子都是不成立的:你会玩这个猫腻,人家也会玩。
    
     我觉得阎淮说的非常对:台湾不存在那种台侨,去给你中国大陆当内应。许文龙、张荣发,这些企业家都是台独大企业家,为了与大陆做生意,公开姿态模糊。不过,跟大陆做生意归做生意,你真以为他会改变他的台独理念?不会嘛。台湾人的尊严他还是要的,而且台湾人跟大陆人不一样,大陆人现在好多是“经济动物”,很投机;台湾人现在却是越来越有这种自尊心,小人物也有那种大的ego、大的自尊心,他不可能接受。经济实惠,我要;另一方面,我也不会让你来欺负我。而且他还有一种优越感,要在其他方面表现出来:正因为在经济上我可能依赖了你大陆,我在其他方面就要表现出一种更强势的优越感,来弥补我在经济上的弱势。
    
    做一代雄主 打自己印记
    
     习近平为什麽这时候会接受了会谈呢?我觉得习近平可能听了胜平所说的那一些说法吧,要做一代雄主嘛,领导一个大国,他要展示王道——王道里面也要有霸道,他就想把台湾问题搞定。一个对美关系,一个对台关系,能够搞定这两个关系,实际是判断作为中国大陆的领导人是不是合格的标准——至少在共产党的官场上是这麽认为的。官场上,你这个领导人是不是合格,最终你能作为一个领导人被历史怎麽记载,当上领导人的,不得不想这些。对习近平来说,他要做完整的一代雄主,一个开创新时代的人,他需要像邓小平、江泽民那样,打下自己的印记,江泽民都知道还要有一个江八点呢,然後他才能算是在国内政治上完成了一个政治领导人的身份转换。习近平到美国访问了,虽然不算成功,但也算是把最紧张的阶段给度过来了嘛;到英国得到了“酋长般”的待遇,很荣耀嘛,英国把古老的仪式都搬出来了,本来坐英国国家最高级轿车就好,却让他坐黄金马车。他们这些现代国家的领导人去······(张艾枚:江泽民和胡锦涛都坐过了。)这些都是专制领导人呀,我不是讲嘛,那些就是迎接这些专制大国领袖的东西。习近平对英国的访问,本来是工作性的,谈的都是实际的事务,也不必在乎你英国王室是什麽态度,但他要面子嘛,好,英国人就给你面子,本来掌管实权的是首相,他却去跟象徵性的皇室打交道。英国皇室就像日本的天皇,他为什麽不跟天皇打交道?他看不起日本人,或者不敢跟日本人有太密切的关系嘛。
    
     回过头来想,习近平就是想完成这麽一个被尊敬为大国领袖的仪式。政治领导人有这个特点,特别是专制政权的领导人,他不是我“特别需要”某个东西,我才去做某件事;而是我作为一个专制大国的领导人,作为一个称职的领导人,我必须得做某件事。我认为习近平就是这样。他真的在对台关系上有什麽深思熟虑的想法吗?我不这麽认为。
     当然,还有一个可能性,就是抓权的需要。通过把一个原来边缘化的议题提升为核心议题,然後设立新机构任命自己人掌控,以统合国内各原有的国家机构。专制领导人就是这样,比如斯大林,他抓权最早是抓共产国际,苏联要赢得国际空间、输出革命,就要抓一批实际资源。习近平可能也是这麽想:对美、对台工作重要,我可以通过这个方式再把一些权力抓到手里,台湾选举不是提到议事日程上了嘛,我们需要整合一些资源,再设置一些机构,再安插一些我的人,这些人再由此进入下一届的中委,或者政治局、书记处,然後再把这些人转到别的岗位······政治就是这样嘛!我最近看了几本官场小说,就写到共产党提拔官员的时候,先占住一个级别,然後在这个级别上,由边缘部门转入核心部门,控制更多的资源。习近平可能有这个需要。
    
    但是这些东西是宫廷政治啦,我就没办法去做比较专业的分析了!(未完待续。选自明镜出版社 《中国再入险境》) 来源:明镜新闻
     (博讯 boxun.com)
147211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夏业良、王军涛: 习近平如何“引领世界经济新航程”
·王军涛:令计划被判无期真实原因和习政治洗牌
·时事聚焦:夏业良、王军涛谈李源潮大秘被抓/视频
·王军涛:判浦志强三年缓三年是给他六年“紧箍咒” (图)
·王军涛:相识30年 高瑜矢志不渝
·王军涛:习近平反腐搞连坐 给自己的人腾交椅
·王军涛谈习近平“党管法理直气壮”
·视频:王军涛、王丹等人在美国国会山发布《六四幸存者25周年重聚宣言》
·异议人士魏京生王军涛拟阻击六四帮凶马云在纽约上市
·王军涛:习近平的战时统制体制
·王军涛:宋彬彬道歉真诚但应深刻承担应有的责任
·王军涛:中国当权者从“接轨国际规则”到“修改国际规则”
·《国庆贺礼---魏京生王有才王军涛等310位中国公民弹劾周强下台》
·rfi:王军涛十一说“梦”
·王军涛:薄的领袖地位取决于判刑轻重
·北京观察:王军涛父逝不得归
·民运领袖王军涛父亲离世 中共不让其回家奔丧
·中国茉莉花革命周年专访王军涛:有着重要意义
·陈奎德、王军涛:习近平访英纵横谈
·王军涛:推动中国在大变革中结束“一党专政”——破局与转型理论研讨会(视频)
·王军涛:政局演变:占中、香港与中国 (图)
·王军涛:失去子明,我感到悲怆
·王军涛:追思子明 精神永存
·坊间关注点始终被习近平反腐和权力斗争牵动/王军涛
·香港占中风潮:邓小平发展模式的重大危机/王军涛
·王军涛谈“六四”后知识界分化与反思
·与政敌生死较量中 习近平可能被迫改革/王军涛 (图)
·王军涛: 西方 俄罗斯和中国在克里米亚问题上的处境都很尴尬
·混乱执政信息中,习近平的人心基础轰然崩溃 /王军涛
·中国茉莉花革命与政治民主化策略/王军涛
·王军涛十一说“梦”
·王军涛:改革失敗的關鍵原因是權力失控 (图)
·王军涛:高层政治斗争继续进行
·王军涛:中国大变革的动力将来自民间
·纪念“六四”21周年:我推荐《天安门对峙》/王军涛
·王军涛:中国借海地地震提升民族主义情绪
·“七•五”定性最高层意见不一/王军涛
·王军涛:纪念六四二十周年的新特点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