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习近平正在指挥这样一场大决战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8月30日 转载)
    来源:海外网-学习小组 
    
     【第二章摘要】

    
    一、如何理解只有改革才能解决能打胜仗的问题?
    
    立起打仗的体制。
    
    优化胜战的结构。
    
    刷新联合的观念。
    
    二、如何理解只有改革才能确保军队不变质不变色?
    
    党指挥枪更加强化。
    
    遏制腐败更加有力。
    
    优良作风更加彰显。
    
    三、如何理解只有改革才能赶上潮流、走在时代前列?
    
    应势而动的必然选择。
    
    战略转型的强大动力。
    
    跨越发展的有效途径。
    
    【第二章原文】
    
    军改:一场走向强军的大决战
    
    ——怎么看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是决定军队未来的关键一招
    
    历史的发展虽然漫长,但紧要处往往只有几步,而这几步往往决定着一个国家、一支军队的兴衰存亡。
    
    当年,解放战争进入关键阶段,毛主席果断实施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决战决胜,横扫千军如卷席,为建立新中国奠定了坚实基础。
    
    站在由大向强的历史关口,习主席以恢弘的战略气魄领导推开国防和军队整体性、革命性变革,谋篇布局、革弊鼎新,引领我军朝着世界一流军队坚定前行。
    
    这是设计和塑造军队未来的一手重棋,走活了、走好了,中国特色强军之路就会越走越宽广,我军将迎来更加光明的未来。
    
    一、如何理解只有改革才能解决能打胜仗的问题?
    
    能打仗、打胜仗,这是军队的最大价值,是人民群众的最大期望,也是这次改革的核心指向。从军事斗争准备实践看,能打仗、打胜仗方面存在的问题就是最大的短板、最大的弱项。许多官兵对此感同身受,都认为不改革是打不了仗、打不了胜仗的。
    
    今年初,某战区机关组织一场讨论会,有的同志谈道,“不改不知道,一改吓一跳,新旧对照比较,才知道过去的指挥体制与现代战争差距有多么大!”唯有拿起改革利器,从根本上解决这些问题,铲除制约战斗力提升的“拦路虎”“绊脚石”,才能确保部队召之即来、来之能战、战之必胜。
    
    立起打仗的体制。美联社等外媒评论说:“中国军队的这次改革,是中共几十年来对军队所作的最大规模、最具变革性的调整,体现了提升战力的迫切愿望和坚定意志。”现代战争是信息化条件下的一体化联合作战,多维战场空间融为一体,进入发现即摧毁的“秒杀”时代。
    
    领导指挥体制是作战的中枢神经,面对战争时空特性的重大变化,金字塔式的“层峦叠嶂”早已落伍,扁平精细的指挥体系成为必然。世界军事强国谋求指挥优势、升级作战体系的步伐一刻没有停止。美军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从C4IR到C4ISR,再到C4KISR,不到20年间实现了从“五位一体”到“八位一体”的跃升,并计划2030年建成C4KISRT系统。
    
    我们在联合作战指挥体制方面作了不少探索,但联不起来的问题没有从根本上解决,有事还得临时建机构、拉班子。这次改革,调整划设五大战区,构建军委、战区两级联指,打造平战一体、常态运行、专司主营、精干高效的战略战役指挥体系,使能打仗、打胜仗有了实实在在的体制依托。
    
    优化胜战的结构。结构决定功能。金刚石和石墨都是由碳元素组成的,由于排列组合上的差异,硬度却大相径庭。我军目前数量规模偏大,结构不够合理,机械化战争的模式比较明显,信息化时代的要素相对缺乏。
    
    这次改革,坚持压调并举、有增有减,压的是机关和非战斗机构人员,调的是军种比例,增的是作战部队,减的是老旧装备部队;把第二炮兵更名为火箭军;大力发展战略支援部队等新型作战力量,着力加强战略力量和非对称制衡力量建设;根据不同方向安全需要和作战任务优化部队编成,推动部队编成向充实、合成、多能、灵活方向发展,使各种要素组合更加契合信息时代战斗力生成规律,符合战争形态发展趋势,把军队搞得更加精干、编成更加科学。
    
    刷新联合的观念。信息化条件下,逢战必联,无联不胜。这次改革,既建构完善“联”的组织体系,也催生强化“联”的思想观念。2016年初夏,东南海疆组织了一场合成营模块化立体登陆突击演练,这是在联合作战大体系支撑下的作战演练行动,佩戴各军种臂章的指挥员坐镇指挥,身着各色迷彩的官兵协同行动,直升机立体投送兵力,电子力量全程攻防,特战分队渗透破袭,展现出新体制下联合训练的一个新图景。
    
    演训场上一幕幕场景、一个个变化,折射出大军区、大陆军思维定势被打破,传统机械化战争观念被拔除,联合作战、联合制胜理念深入人心。随着改革深化和实践磨砺,联战联训基因将更深植入,诸军兵种一体化联合作战思维将更加牢固,实现从“浅联”走向“深联”、从“形联”走到“神联”,真正走出军种身份、融入战区角色。
    
    二、如何理解只有改革才能确保军队不变质不变色?
    
    人民军队的性质本色是我军克敌制胜、发展壮大的法宝。从前些年军队内部暴露出来一些突出问题矛盾特别是腐败问题看,影响之劣、危害之深到了十分严重的程度。党中央、习主席以猛药去疴、壮士断腕的决心勇气正风肃纪、反腐惩恶,查处郭伯雄、徐才厚等一批“老虎”“苍蝇”,军队好传统好作风正在强势回归。治标治本要紧密结合,如果不通过改革从制度上根本解决问题,在一定条件下这些问题就可能死灰复燃,久而久之军队就有变质变色的危险。这次改革把新形势下政治建军要求贯穿始终,体现融入改革举措各方面,从体制机制上确保军魂永固、本色永葆。
    
    党指挥枪更加强化。改革开放之初,“总设计师”邓小平强调,坚持共产党领导“这个原则是不能动摇的”。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实质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军事制度自我完善和发展,是为了更好发挥我们军事制度的优势,最根本的是要牢牢守住党的领导这个“根”。这次改革,鲜明地把“强化党对军队绝对领导、全面落实军委主席负责制”标定为不可偏离的政治方向,通过一系列体制设计和制度安排,把党对军队绝对领导的根本原则和制度进一步固化下来并加以完善,强化军委集中统一领导,更好使军队最高领导权、指挥权集中于党中央、中央军委和习主席,确保人民军队坚决听党指挥、绝对忠诚可靠。
    
    遏制腐败更加有力。2016年6月以来,“军委纪委网”“军委政法委网”相继上线运行,搭建起监督执纪问责新平台,推动反腐败从线下向线上延伸拓展,这是改革后新组建的军委纪委、军委政法委加强执纪监督的一个重大举措。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中央军委坚持以改革的思路和办法推进反腐败工作,减存量成效明显、遏增量举措频出,但深层次问题还没有完全破解,这其中一个很大的问题,就是用权太任性,权力成了“自由落体”。这次改革,抓住治权这个关键,构建起严密的权力运行制约和监督体系,编密扎紧制度的笼子,从根本上铲除腐败现象滋生蔓延的土壤。
    
    优良作风更加彰显。1949年5月,第三野战军进驻上海前夕,把“不入民宅”写入《入城十项守则》,强调“无条件执行,说不入民宅就是不入,天王老子也不行”!毛泽东对此极为赞许,在电文中连称:“很好,很好,很好,很好。”十万大军露宿街头的场景,让著名民族资本家荣毅仁十分感慨:“国民党再也回不来了!”外电评论:“这是红色中国的第一张‘上海公报’。”
    
    这些在长期实践中培育形成的优良作风,构成了我军特有的政治优势。这次改革,深入推进依法治军、从严治军,转变职能、转变作风、转变工作方式,围绕加强和改进作风,从思想理念、体制机制、方式方法上破立并举、综合施策,下大气力纠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和“五多”问题,推动作风建设制度化常态化长效化,使光荣传统和优良作风历久弥新、“老树焕发新芽”。
    
    三、如何理解只有改革才能赶上潮流、走在时代前列?
    
    百舸争流,奋楫争先;中流击水,勇进者胜。当今世界,新一轮科技革命、产业革命、军事革命加速推进,谁思想保守、固步自封,谁就会错失宝贵机遇,陷入战略被动。唯有抓住机遇、奋发有为,更加坚定自觉地落实改革强军战略,才能塑好未来的军队,打赢明天的战争。
    
    应势而动的必然选择。马克思有一句精彩的论断:“市民社会的全部历史非常明显地概括在军队之中。”纵观古今中外,谁能够敏锐地捕捉时代脉动,积极推动技术战术创新,这样的军队往往都能独领风骚、创造历史。近代中国,由于封建统治者夜郎自大、不思进取,错失发展机遇,结果国家积贫积弱、军事上逐渐落后,频繁上演弓箭长矛对阵洋枪洋炮的历史悲剧。历史是最深刻的教科书。现在我们已进入信息时代,面对的是信息化的军队、信息化的战争。世界潮流,浩浩荡荡,顺之则昌,逆之则亡。我们不改不行,改慢了也不行,畏首畏尾、犹豫彷徨只会错失良机,甚至落后于时代。
    
    战略转型的强大动力。回顾新中国成立以来我军历次转型,由单一军种向诸军兵种合成军队转变,由机械化半机械化向机械化信息化复合发展转变,无不是通过强力改革来实现的。1985年精简整编时,邓小平坚定指出,要用革命的办法,用改良的办法根本行不通。当前,我军建设发展站上了新的起点、面临着新的转型,无论是从坚持守土卫疆到捍卫利益边疆的拓展,还是从机械化战斗力到基于网络信息体系联合作战能力的跃升;无论是从要素驱动到创新驱动的转换,还是从军民二元分离到军民深度融合的升级,都需要解决许多深层次矛盾和问题,这不是一般修修补补可以达到目的的。从某种意义上讲,这种转型,实质是通过对军队“生产关系”的大调整,促进军队“生产力”的大解放,迫切需要来一场从内到外的彻底变革。
    
    跨越发展的有效途径。当蒙古大军直逼多瑙河时,骑兵把重装步兵远远抛在身后;当库尔斯克坦克大会战激烈搏杀时,铁甲洪流已将战马嘶鸣淹没;当海湾战争投下第一枚精确制导导弹时,信息化战争大幕陡然开启。我军目前仍处于机械化建设尚未完成、信息化建设加速发展阶段,与世界强国相比还存在较大差距,有的方面甚至是代差。
    
    国家由大向强的“关键一跃”,迫切需要国防实力在短时间内有一个大的提升,这就要求军队建设实现跨越式发展,亦步亦趋不行,按部就班不行。跨越不是走捷径,而是通过改革解决影响制约建设发展的矛盾问题来实现的。这次改革,着力突破领导管理体制不够科学、联合作战指挥体制不够健全、力量结构不够合理、政策制度相对滞后等“瓶颈”,以更加充分地发挥后发优势,由跟跑并跑向领跑转变,为实现强军目标、建成世界一流军队打下更为扎实的前进基础。 _(网文转载) (博讯 boxun.com)
3011131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遭习近平的人遏制 王岐山留了一手
·传给习近平“献神曲”的湖南省委书记徐守盛被提前下岗 (图)
·三个省区党委书记换人 十九大前习近平加速巩固权力 (图)
·习近平对中国航空发动机集团公司成立作重要指示 (图)
·中南海内幕:一切为了G20 女排帮了习近平 (图)
·汉评:习近平的洋顾问浮出水面 “天才”经济理论家
·如何实现全民健康 习近平这样说
·李鹏抱怨反腐“太过了” 或因此惹恼习近平 (图)
·视频:习近平视察青海时讲话真实画面被拍下
·北戴河会议:确定习近平主导经济 李克强吁团结在习周围 (图)
·习近平打虎继续 周永康亲信副参谋长上将王建平被捕 (图)
·习近平:拿没拿奖牌都是好样的 (图)
·王珉:罔顾习近平的政治要求抵触中央 (图)
·胡春华决定紧跟习近平
·习近平将在人民大会堂会见中国奥运代表团 (图)
·视频:高层政变风声紧!习近平经历的数次暗杀
·习近平冒雨考察易地扶贫搬迁新村建设情况 (图)
·美大选之前 习近平赌什么?
·官媒再发新头衔 习近平获冠名“资深体育爱好者” (图)
·天津爆炸案没完?习近平当局一罚一奖 (图)
·十五年前,习近平写给父亲的一封家书 (图)
·春秋戈:习近平何时何故在何处“坐牢”?
·姚琮:老右派李慎之放在今天 能被习近平所容纳吗 (图)
·给了胡耀邦待遇 习近平不提为何下台 (图)
·习近平六次访美:美国女华侨忆习近平
·高岗冥诞 红二代云集力挺习近平
·习仲勋一心想为党奉献 甚至无法认出儿子习近平 (图)
·从“历史转折的邓小平” 到试图捋直历史的习近平
·习近平15岁遭“四人帮”迫害:多次关押审查 (图)
·习近平大学后的第一份工作是给耿飚当秘书
·邓小平火冒三丈 炮轰习近平的恩师耿飚 (图)
·1980年代习近平欲学围棋为何好友聂卫平不愿教他? (图)
·习近平给老爸习仲勋88岁生日的贺信
·领导人当地方官往事:习近平打扮土
·习近平老妈:康生诬陷习仲勋为高岗翻案
·谢选骏:吴稼祥误解了习近平
·文革四人帮疯狂迫害习近平 未满16岁就遭批斗关押 (图)
·文革习仲勋狱中见家人 分不清两女儿认不出习近平
·习近平俞正声死路借鉴:苏联解体 普戈自杀 (图)
·闲话中宣部长(3):习近平老爹的大发明
·致中华人民共和国主席习近平的第二封公开信/叶家林
·春秋戈:打压异己的习近平对政治民主化一窍不通
·习近平外交得分 经济上仍然没有起色 /汉评
·春秋戈:隔皮猜瓜,习近平将辞去总书记职务!
·对《炎黄春秋》态度,印证了习近平比胡锦涛都不如的野蛮素质
·习近平与李克强的经济分歧在哪里?
·谁在给习近平挖坑
·巴克:习近平再垃圾也会不得不选择总统制
·习近平的扶贫工程快成了扰民的大跃进
·秦二世,崇祯帝与习近平/曾节明
·春秋戈:北戴河看来成了习近平的滑铁卢
·江泽民渠道被断 习近平2大动作先发制人
·习近平向李克强开炮 纯属子虚乌有
·习近平经济政策效果不显著根子是在洋人那里/汉评
·汉评:习近平大力宣传傅圆惠的潜台词
·习近平狰狞毕露,高智晟呼之欲出/曾节明
·走向帝制:习近平和他的中国梦 /余杰
·春秋戈:总统制与取消常委:习近平就是反动派!
·习近平继续以中共的名义统治没有市场/杜阳明
·习近平真的低头服软了 效果未必佳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