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三峡大坝 现在拆或许还来得及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7月10日 转载)
    
    来源:vision times
    
    三峡大坝 现在拆或许还来得及


    三峡工程,是这个世界最大的水利工程。三峡大坝1995年开工,2006年五月竣工,蓄水后引发的地质灾害,污染,水系失衡等问题犹如钓鱼工程,越滚越多,已被外界称为“世界最大烂尾工程”。单单垃圾处理一项,尚需再造一座三峡的费用才能清除三峡的所有垃圾。三峡大坝唯一的用处就是发电功能,但建设几个小发电站即可,为何建造这么大的水利工程?
    
    如今,三峡所带来的种种问题已成为三峡官员向中央政府要钱的理由。就解决“后三峡”时代的移民安置以及地质灾害,2009年追加了约1,700亿元,后三峡时代总开支肯定超过3,000亿元。清华大学水利系张斗教授曾估计,治理三峡水库水污染还需要花费3,000亿元。三峡总公司曾宣布,还将投入3.82亿元保护珍稀鱼类保护区。一些对三峡工程持不同意见的专家和科学家早就指出,三峡是一个“钓鱼工程”。三峡工程最初向上报一很小数字,到后来不断追加钱,没完没了。  
    
    三峡大坝 现在拆或许还来得及


    王维洛:现在要拆还来得及
    
    王维洛在《三峡大坝早拆比晚拆好晚拆就拆不了》一文中表示,现在不下决心拆除三峡大坝,将来不利影响越来越大,所需资金越来越多,到无法承受时,想拆可能也不行了。目前三峡水库中的泥沙淤积量约为19亿吨,长江的水流量尚有能力将这些泥沙带入大海。随着时间的延长,三峡水库中泥沙淤积量将累积增加。
    
    王维洛说,当三峡工程运行三十年后,在论证报告上签字的专家也不敢保证重庆港不被泥沙淤积。到那时再想拆除三峡大坝,泥沙淤积量超过40亿吨,长江水无法将那么多泥沙带入大海,而是堵塞中下游河道,迫使河流改道,想拆也不行了。  
    
    三峡大坝 现在拆或许还来得及


    黄万里:三峡高坝若修建,终将被迫炸掉。
    
    三峡大坝建成后,洞庭湖、鄱阳湖水面一直在下降——而今天这种情景,早在10年前就有人断言过!2008年1月,鄱阳湖都昌水文站创下8.15米的历史最低水位纪录,鄱阳湖湖面仅相当于1998年时的1/73,蓄水量只相当于1998年的1/215;2009年17日14时,洞庭湖城陵矶水位跌至21.72米,渔民歇业、航运受阻。2006年,旱情肆虐重庆40个区县···
    
    黄万里撰文指出:(长江三峡)造坝截断沙流,使上游洪水抬高,泛滥频繁;下游停止造地,滩涂侵蚀。所以世界上有些国家已停止修建拦河大坝。例如巴西把原计划在亚马逊河上修建而未动工的25座水坝全部搁置起来。在马来西亚,全国人民反对修建40亿美元的沙涝越巴昆大坝。在印度,停建了已动工八年的赛伦特大坝。在澳大利亚,取消了富兰克林河上修建塔曼斯尼大坝的计划。为了发电,拦河筑坝虽能利用水力,但会影响地貌,危害民生。所以人们一般在源头利用水力发电,不致产生显著的害处,或者改用火力或原子能发电。第二,从经济观点来看,三峡大坝每千瓦的成本既高,工期长达17年;不如考虑改修许多个大中型50至100万千瓦站,陆续修建,5年建成一个,年有所成而回收资金,经济效益更为合算。第三,从国防观点说,大坝之成无异制造一弱点资敌。若使电厂被毁,则华中工业瘫痪;若使大坝被毁,则两湖三江人民沦为鱼鳖。
    
    在三峡大坝决定修建后,黄万里预言:更多的水中漂游着的悬沙也部分沉积下来,堵塞住重庆港,断绝航道。洪水时抬高水位,壅及上游合川江津一带,淹没较两县更低洼之地,那里人口数十万,可能发生十倍于1983年7月底安康汉水之灾,惨绝人伦。这就是长江干流永不可修高坝的理由。若重来一个81年7月当地的洪水,则只要一次大峰便可成灾。
    
    如今三峡库区清污成本和长江航运成本剧增,已是不争之事实。
    
    中国长江三峡工程开发总公司原副总经理、水利部原副总工程师袁国林说:“这些问题绝大多数是在三峡工程论证中就被认识到的,而且是可控的。”但这些问题是否控制住了,应该是事实来说话。
    
    当时拒绝签字的侯学煜指出:“建坝后,沿江两岸的密集人口,势必要扩大到山坡上找出路,于是毁林开荒、陡坡种植、有增无减,随之土壤侵蚀,贫瘠化的现象加重,水土流失面积扩大,强度加剧,泥石流、滑坡、干涝灾害也日益加重。”“动态移民113万多人,我认为涉及的不仅仅是113万人,因为这是个双向问题,还涉及到移入地区人民的承受问题。”······这些问题现在都被一一证实。
    
    同样是大坝问题,世界上其他国家都是如何解决和处理的?
    
    在此参照一下美国的做法。截至2015年全美境内拆除了超过1300座大坝。如今,美国即将开启史上最大规模大坝拆除项目。  
    
    三峡大坝 现在拆或许还来得及


    美国将于2020年之前拆除克拉马斯河上的大坝,重新恢复全长676公里的鱼类栖息地,届时某些鱼类的数量将有望增加80%。在过去的100年里,克拉马斯河一直被大坝封锁着,如今它将要解开束缚,向人类和野生动物再次敞开怀抱。
    
    在过去的一个世纪里,克拉马斯河上的大坝一直阻挡着鱼类活动的线路,也使一些当地部落失去了依赖了上千年的食物来源。此外,由于有毒藻类大量繁殖、水温升高和疾病蔓延,克拉马斯河中的鱼类曾大批死亡。
    
    截至2015年全美境内拆除了超过1300座大坝。艾尔华河上的艾尔华大坝和格莱因斯卡因坝于2011-2014年间拆除。2011-2012年间,白鲑鱼河上的康迪特大坝也被拆除。  
    
    三峡大坝 现在拆或许还来得及


    美国人为拆除水坝而努力争取的过程也反应了美国价值观的变化,美国河流协会河流保护分会的副主席John Seebach说:“在那个时代,我们只关注通过增加水和电力供应来促进经济发展,而如今,随着环保意识的增强,我们先后通过了诸如濒危物种法案等环境法案,为逐渐减少的鲑鱼和其他物种免于灭绝提供了庇护”。类似的大坝拆除项目使其辖区内的河流和渔场获得了重生。  
    
    三峡大坝 现在拆或许还来得及


    河流的作用不能只是水力发电、农业和经济增长的工具!
    
    最后再来回顾一下,当年黄万里预言,如果三峡大坝上马,将会出现十二种灾难性后果:1、长江下游干堤崩岸。2、阻碍航运。3、移民后遗症。4、积淤问题。5、水质恶化。6、发电量不足。7、气候异常。8、地震频发。9、血吸虫病蔓延。10、生态恶化。11、上游水患严重。12、终将被迫炸掉。如今,这些预言几乎全部成为现实,就差最后一项(终将被迫炸掉)还没应验了。 (博讯 boxun.com)
4100442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1998年分洪转移亲历者:有三峡 我们这还用分洪? (图)
·三峡:枢纽没问题 防洪能力是万年一遇加百分之十 (图)
·重庆3名渔民禁渔期在三峡水域电鱼1公斤被判刑
·三峡水库水位今跌破160米 已释放约6成防洪库容
·环保部:彭泽核电站设计时考虑了三峡溃坝极端情形 (图)
·长江中下游水位高于98年 三峡水库正腾空库容
·三峡工程动工20年未获赔偿 重庆开县数百移民抗议 (图)
·重庆500三峡移民游行示威遭上百警察镇压 (图)
·李鹏新书再自辩:三峡工程不仅为发电 (图)
·三峡集团获巴基斯坦一110万千瓦水电项目开发权
·人民日报:汶川地震和极端天气与三峡工程无关
·三峡集团成功中标巴西500万千瓦水电项目
·王维洛:东方之星沉船与三峡大坝运转有关 (图)
·三峡蓄水完成 市民搬洗衣机江边洗衣服污水直排 (图)
·环保部:三峡库区2014年水污染防治考核为差
·审计署:长江三峡地下电站工程存违法违规问题
·澎湃新闻三峡系列报道短暂上线后被删除 (图)
·齐岳山断裂:三峡大坝最大隐患已经浮现
·审计署公布:三峡集团 少计利润10亿 (图)
·三峡集团为职工超标准缴纳住房公积金1.09亿
·国民政府的三峡工程/智效民
·高新:李锐一席谈:主张三峡上马的人正是邓小平
·王维洛:万里、全国人大和三峡工程决策 (图)
·王维洛:从六四镇压到三峡工程上马,从拆除三峡大坝到平反六四 (图)
·王维洛:郭玉闪、传知行和三峡工程 (图)
·王维洛:三峡工程有望成为带血的世界第一
·王维洛:邓小平在三峡工程决策中上当受骗的事实 (图)
·王维洛:三峡工程的反扑——夸大工程效益、不谈工程损失 (图)
·颜昌海:比三峡工程更可怕的“南水北调”
·王维洛:“六四”天安门事件对三峡工程上马的影响——三峡工程反对派失败原因之分析
·王维洛: 李鹏家族与长江三峡集团公司、中国长江电力股份有限公司关系之分析 (图)
·三峡工程有3本煳涂帐 习近平难动“大哥”/何清涟 (图)
·李鹏罕见公开三峡日记 心中有鬼/何清涟 (图)
·西蒙周:三峡!三峡! (图)
·全国人民累计交给三峡工程的钱超过5000亿元
·这条消息不简单《黄万里 我为何反对上马三峡工程》
·中央巡视组三峡反腐,真能动得了李鹏?
·后三峡的重庆:环境与生活的惊世之变
·范晓:巴东地震极有可能与三峡蓄水引发的高桥断层有关
·三峡大坝或许可分为两类不同的问题/杜明达
·张祖桦:破解百年难题,穿越“历史三峡”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