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桂林一高尔夫球场被取缔之后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4月29日 转载)
    
    
     被桂林地方政府强力推进的重点项目,因违建高尔夫球场被国家于2015年取缔。对于该项目未经批准非法占用的1600多亩土地,当地国土局早于国家取缔前就已责令退还

    作者: 最后更新:2016-04-26 23:52:59来源:法治周末
    被桂林地方政府强力推进的重点项目,因违建高尔夫球场被国家于2015年取缔。对于该项目未经批准非法占用的1600多亩土地,当地国土局早于国家取缔前就已责令退还,但至今一年多过去了,土地依然没有退还
    
    法治周末记者 王阳
    发自广西桂林
    “村子周围都是铁丝网和围墙,我们像生活在笼子里一样。”见到法治周末记者,64岁的村民葛细有露出了一脸的无奈,“高尔夫球场取缔已经一年多了,但非法占用的土地仍没有退还给村民。葛家村村民依然没有一分地,依然靠四处打工艰难度日。”
    葛细有所指的高尔夫球场,备案的项目名称为桂林市朝阳旅游体育休闲中心建设项目(以下简称“桂林体育休闲中心”),是2015年3月30日国家发改委公布取缔的66家高尔夫球场之一。
    5年前,桂林市信昌投资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信昌公司”)以“代征”和“土地流转”的方式,将葛家村的1800亩土地收入囊中。名为体育休闲中心实为高尔夫球场的项目被取缔后,国土部门对信昌公司作出了罚款和退还土地的处罚决定。然而,信昌公司在缴纳了巨额罚款后,并没有将非法占用的土地退还给村民,而是在有关部门的支持下,计划将高尔夫球场转型为度假酒店。
    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律师王琮玮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土地管理法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进行建设,需要使用土地的,必须依法申请使用国有土地。涉及农用地转为建设用地的,应当办理农用地转用审批手续。“因此,信昌公司在将葛家村的农用地办理转用之前,无论是建高尔夫球场,还是建酒店,都是违规的。村民现在除了要求退还被非法占用的土地外,还要求有关部门立案查处4年前那起因违法强拆造成村民1死6伤的血案。”
    
    监管部门眼皮底下的违法行为
    
    2010年7月,桂林体育休闲中心取得了桂林市发改委发放的《登记备案证》(市发改登字〔2013〕022号)。该项目规划的地点,绝大部分都在葛家村。
    葛家村,位于广西壮族自治区桂林市市区东北面约7公里,隶属七星区朝阳乡岩前村。身处山水甲天下的桂林,葛家村周围也是小山青青,绿水环绕。当地村民虽说不是多富裕,但由于地处城郊,大多也能衣食无忧。
    葛家村村民这种田园般的生活,却在桂林体育休闲中心项目出现后戛然而止。
    2010年9月18日,信昌公司以“七星区政府体育休闲中心征地拆迁指挥部”委托的名义,与葛家村村民小组签订了《代征土地协议书》,以每亩51000元的价格,代征葛家村的土地600亩。
    据葛细有介绍,《代征土地协议书》的内容十分草率,既没有界址和附图,也没有征地的四至范围。部分村干部受利益驱动,对村民连哄带骗,游说村民在合同上签名。“谁愿意签合同就给谁好处费,难讲话的村民多给,好讲话的就少给或不给。好处费多则7000元,少则1000元。”
    与此同时,信昌公司采取背靠背的办法,在没有三分之二村民同意的情况下,和葛家村签订了1200亩的《土地流转合同》。
    农村土地承包法明确规定,土地流转的期限,不得超过承包期的剩余期限。记者在葛家村村民葛春发的《集体土地承包合同书》上看到,他的耕地承包截止日期为2026年12月15日。2010年流转给信昌公司时,土地期限只剩余16年了,而信昌公司和葛家村签订的土地流转合同期限为20年,截止日期是2030年9月18日。
    葛细有此前曾当过葛家村5队队长。他家原有14亩地,水田种稻谷,旱地种蔬菜。信昌公司按51000元/亩征走5亩多,其余的地也被流转给了信昌公司,“现在是一分地也没有了”。
    记者采访发现,葛家村其他村民的土地情况,和葛细有的情况基本相似。
    那么,对上述土地违法行为,桂林市的监管部门是否知情呢?
    法治周末记者在村民提供的《代征土地协议书》上,看到最后一条赫然写着:“本协议一式九份,甲乙双方各执三份,朝阳乡政府、岩前村委、桂林市国土资源局各备案一份。”
    相关资料显示,桂林市曾经尝试利用城市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试点项目的方式,为桂林体育休闲中心项目突破土地瓶颈,并于2011年9月5日取得了自治区国土厅《关于桂林市七星区朝阳乡城乡建设用地增减挂钩试点项目立项的批复》。然而,由于该项目在实际操作中多处违规,没有充分尊重农民意愿,试点项目于2013年被广西自治区国土厅撤销。
    
    法院确认强拆属于“违法行政行为”
    
    在信昌公司代征的600亩土地上,有3家生存了几十年的砖厂,分别是尧山砖厂、西村砖厂、宇顺砖厂。
    桂林体育休闲中心项目启动后,政府有关部门多次带着信昌公司人员和砖厂老板商谈补偿问题,但最终没有达成协议。2012年6月1日上午,七星区政府以非法生产实心粘土砖为由,组织工商、国土、公安、环保和城管等多部门联合执法,对包括尧山砖厂、西村砖厂、宇顺砖厂在内的4家砖厂进行强拆。
    由于3家砖厂每年上交葛家村集体近30万元的收益,同时解决20多名村民就业,所以强拆队伍遭到了砖厂老板和部分村民的强烈抵制。在对西村砖厂的取缔过程中,村民一方声称有1死6伤,政府一方声称有6名执法人员受伤,四顶头盔、五副盾牌被损坏。
    据桂林市中级人民法院行政判决书查明的事实:在被告(七星区政府及相关部门)强拆过程中,七星区朝阳乡葛家村村民葛建新(曾用名黄荣雨)因阻碍强拆,发生冲突,导致死亡。
    村民提供给记者一份有多名村民签名的书面证明,指证葛建新是执法人员用棍打倒在地的。
    葛建新受伤后,被人紧急送往桂林市中西医结合医院抢救,后转往桂林181医院行开颅术,于当日下午5点死亡。《死亡医学证明书》上的死亡原因为:创伤性特重型颅脑损伤。
    案发后,3名砖厂老板先后被桂林市公安局七星分局(以下简称“七星分局”)刑拘,后在支付100万元补偿金后取保候审。随后,这起轰动一时的“妨碍公务罪案”不了了之。
    据悉,葛建新死后,其子女曾向所在地的七星区朝阳乡派出所报案,但警方没有受理。尧山砖厂负责人李产曾是七星区人大代表,案发后也向时任七星分局纪委副书记郑燕华报案,据李产说,他得到的答复是“与你李产无关”。随后,李产找到七星区检察院,接待人员告诉他:“死者家属没有来,你来报案我们不受理。”
    2016年4月17日,经桂林市公安局政治部安排,七星分局副局长高涛接受了法治周末记者的采访。高涛说,葛建新死后,七星区政府从砖厂老板提供的100万元补偿金中,给了死者家属补偿费用76万元。“经过询问多名当时在场的死者亲属及村民,均没有人反映有人外力作用致其倒地情况,死者亲属亦未提出尸体解剖,并自行办理了火化事宜。故认定葛建新死亡属意外死亡事件。”
    让七星区政府十分尴尬的是,这一强拆行为,在经过多场诉讼后,于2015年9月被广西壮族自治区高级人民法院判决确认为“违法行政行为”。
    
    开发商没有退还土地给村民
    
    从2004年“停批建”高尔夫球场以来,国家层面先后下发10多道类似“禁令”。然而,到了2011年9月7日,桂林市国土局在《关于信昌公司投资葛家村项目有关情况的答复》中,仍然声称桂林体育休闲中心项目已于2010年7月在桂林市发改委依法备案,并取得了登记备案证,“为合法项目”。
    2016年4月14日上午,记者见到了桂林市发改委社会发展科科长梁耀安。梁耀安表示,他调到社会发展科才一年时间,桂林体育休闲中心的情况他不是很清楚。“但可以肯定的是,发改委绝对没有对高尔夫球场项目进行备案。如果业主在立项的体育休闲项目中建设高尔夫球场,只能说明业主不讲诚信。”
    梁耀安说,球场被取缔了,绝对不能再建了,信昌公司正在考虑转型为度假酒店。
    桂林体育休闲中心启动后,村民很快发现,信昌公司大量破坏农田和水系,铺设草坪建高尔夫球场。于是,发现上当受骗的村民开始上访和举报。
    2013年,桂林市国土局在《清理信访积案专项活动领导包案实施方案》中,确认信昌公司开发的体育休闲公园(高尔夫球场)案,被列为国土部国家土地督察广州局、自治区国土资源厅督办案件。“信昌公司不具备征地主体资格,其使用、占用土地行为已构成违法。”
    让人不解的是,一个非法用地的高尔夫球场项目,却一度列入“重点工程”行列。据媒体报道,2013年,桂林市相关负责人曾到现场进行调研。“该项目总投资约30亿元,其中一期的标准球场预计2014年10月可建成开业······建设桂林国际旅游胜地,离不开高端旅游产品的支撑。”
    2014年8月,自治区某委相关负责人曾率队专题调研2014年桂林重大旅游建设项目推进,并实地查看该项目,提出建设指导意见。
    采访中,记者获取了一份桂林市国土局《行政处罚决定书》,时间为2014年11月24日。决定书认定:信昌公司在未取得用地审批手续的情况下建属于非农性质的体育休闲中心,占用土地面积1073855.07平方米(注:折合约1611亩)······属未经批准非法占用土地的违法行为,处罚如下:一、责令退还非法占用的集体土地,恢复土地原状。二、处罚款1529.6万元。
    在桂林市国土局,记者见到了办公室主任雷玉平。雷玉平表示,采访桂林体育高尔夫球场的处罚执行情况,要经过桂林市委宣传部的同意。记者随之打通了市委宣传部新闻科陈科长的电话,可雷玉平接听后,又提出要宣传部的书面函件。
    在此情况下,记者给桂林市国土局局长谢小明发送了采访短信,但没有回音。
    知情人告诉记者,桂林市国土局之所以不愿接受记者的采访,主要是因为在桂林体育休闲中心的处罚问题上,没有做到严格依法办案。依据土地管理法第76条规定,对于非法占用土地的,可以责令退还土地;限期拆除或者没收新建的建筑物和其他设施;处以罚款;对直接负责人员给予行政处分;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然而,桂林市国土局对信昌公司只是罚款和退还土地,没有限期拆除或者没收建筑物和其他设施。
    此外,依据刑法相关规定,非法占用基本农田5亩以上或者非法占用基本农田以外的耕地10亩以上,属于“数量较大”,可以处5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据高涛透露,桂林市国土局没有将信昌公司涉嫌犯罪一案向公安机关移送。
    
    村民安置房也是违章建筑
    
    据葛细有介绍,他家三代同堂共有11口人,住在4间100多平方米的平房里。“我的房子因信昌公司抽取地下水变成危房后,曾多次申请建新房,但国土和规划部门都不批准。如果私自建房,政府就会组织强拆,而且一分钱的补偿也没有。”
    葛家村村民葛德生说,2014年初,信昌公司的代表与他商谈房屋补偿,但没有达成协议。2014年7月25日,七星区政府组织人员以拆“两违”建筑为名,对他名下投入近60万元的住宅强行拆除,没有给予任何补偿。葛德生的大儿子葛双喜告诉记者,他的母亲因住宅被强拆而病倒,“我已经40多岁了,准备结婚的女友也因此分手”。
    葛家村村民葛润妹丧夫多年,有自建房两层和十余亩果园。2013年8月,葛润妹的果园被人强行铲除。同年12月,葛润妹的唯一住宅被挖掘机强行挖倒,屋内物品也一并被毁。葛润妹流着泪告诉记者:“因房屋被强拆,我和女儿只能在外四处流浪。果园铲除后没有了经济来源,只能靠亲朋好友资助生活。”
    2016年4月18日,记者冒雨来到桂林体育休闲中心。透过围绕在项目周边的铁丝网,可以看到类似高尔夫球场的果岭和完整的草皮,还有人工湖泊。
    项目区域,有两个入口,均有保安值守,陌生人和车很难进入。由于葛家村的大部分村民还住在项目区域内,记者在葛细有的带领下,得以进入球场内部。
    项目主入口的大门,是球场内已建设完工的唯一主体建筑,门口挂有“桂林市天祺旅游度假酒店”的招牌。主体建筑的进出口设有路障,里面空无一人,只有一名保安在看守。保安说,这栋建筑,原计划是用来作球场的会所,现在查封已经一年多了,正在准备转型为度假酒店。
    离会所不远处,约200多亩土地有被整改的痕迹,已经铲除了原来铺设的球场草皮,栽种了部分树木。余下1400亩,仍然为完好的球场草皮状态,有员工在对草皮进行日常维护。
    葛细有指着人工湖对面一大片草皮告诉法治周末记者,这块地方,以前都是上好的水田,种的稻谷可以满足全村村民的吃饭。
    离会所两公里的地方,记者看到几十栋三层楼房已建成,还有部分房子正在施工。村民称之为搬迁安置房,开发商称之为信昌小区。
    采访中,有村民向记者提供了桂林国家高新区国土局2014年8月25日给村民的一份信访答复,主要内容为:信昌公司尚未取得建设用地审批手续就建设的村民搬迁安置房、游客接待中心(即会所)等地块,国土部门已处罚完毕,目前已申请法院强制执行。
    也就是说,村民搬迁安置房、球场会所,都是违章建筑。极具黑色幽默的是,部分村民的房子因违章建筑被强拆后,又搬进了信昌公司的违章建筑里。
    记者注意到了会所门外贴着的封条,上面显示查封单位为桂林市规划局。该局办公室主任范才清请示领导后告诉记者,分管领导都不在家了,封条可能是下面分局的人贴的。
    记者来到位于创意大厦的桂林市高新区规划局,副局长兼技术科科长杨金科说,封条上的规划局只是挂名,实际办理的是七星区城管局。
    七星区城管局副局长兼综合执法局局长谢应明告诉记者,综合执法局确实参与了对高尔夫球场的查处。之所以对会所没有拆除,主要是拆除后损失太大。“我们已向区政府建议,准备将会所没收,然后考虑给村民使用或居住。”
    谢应明还说,村民安置房也是违章建筑,但因为涉及到村民的居住问题,目前综合执法局还没有立案。
    采访中,记者给信昌公司的董事长宾恩信发送了短信,提出采访高尔夫球场的相关情况。但截至记者发稿时,宾恩信还没有回音。
    《法治周末》将继续关注。 (博讯 boxun.com)
2430723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法治周末:桂林一高尔夫球场被取缔之后
·中共下令打高尔夫球不再有罪 阎连科入围布克奖 (图)
·中纪委机关报:打高尔夫球本无错 错在违规持卡
·新书介绍:《被禁止的游戏:高尔夫与中国梦》 (图)
·反腐风暴中的中国高尔夫
·福建武夷山常务副市长违规打高尔夫球被查处
·广东落马处长曾"立志"打遍全世界高尔夫球场
·郑州3家高尔夫球场因违建被罚:继续营业毫不理会 (图)
·高尔夫运动:这才是习近平反腐下一个目标 (图)
·山西被取缔高尔夫球场生意兴隆 称政府支持
·中国官方公布取缔66家高尔夫球场 (图)
·广州荔湖高尔夫球会球童和特勤冲突视频 (图)
·高尔夫球场倒闭 逾百球童维权遭镇压 (图)
·曝张家界把禁令当废纸 国家公园建高尔夫球场 (图)
·中国反腐将整顿高尔夫球场
·中央11道禁令无果:高尔夫球场不减反增343家 (图)
·中国高尔夫:高尚游戏 权色交易
·湖南武陵源景区偷建高尔夫球场毁农田
·成都释放围困高尔夫10村民 追查涉天网村民
·中粮君顶违规高尔夫高调运行 会员卡22.8万一张
·捡高尔夫球案为何“同案不同判”
·建高尔夫球场,需要市场机制主导
·爱打高尔夫的官老爷们/程向阳
·“高尔夫反腐”可行吗?
·监督权力比监管高尔夫、豪华别墅有效
·高尔夫就是很好的举报信
·余杰:大学必须有高尔夫球课程吗?
·打高尔夫在中国成身份象征/Maureen fan
·陈维健:疯狂的高尔夫球场
·陈一舟:北大建高尔夫球场与消费时代的大学之痒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