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大概是这篇文章的第105318个读者,谢谢!   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 [大陆新闻]
   

美国务卿贝克要人 吴建民揭钱其琛撒谎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4月18日 首发 -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闻社报道 1989年爆发学潮,吴建民是南京在校大学生,多次的游行示威活动后,被学生们推举成学生领导人。五月底吴建民发起和领导了南京高自联徒步北上运动。六四北京枪响的那一天,吴建民正率领着千余名南京地区各大高校的学生,徒步行军走在北上途中的安徽滁州,当日被江苏省和安徽省两省政府率武警强行拦劫回南京。1990年,被南京市国家安全局逮捕,1991年7月,南京市中院,以吴建民组织领导反革命集团罪首犯的罪名,将吴建民和另外来自南京中医药大学和南京机械专科学校的其他三名被告人,分别判处了10年、8年、3年、2年的有期徒刑。
    
    比较戏剧的是:时任外交部长的钱其琛出书《外交十记》中纪述,美国国务卿贝克曾向他拿出一份六四被捕名单,其中有吴建民。而钱其琛将现场的新闻司司长叫吴建民“充数”,贝克不熟悉,中国人重名多,打哈哈过去。钱其琛却将此情节作为美国名单不实的证据。被称为“台湾中共打手李敖”在电视节目中也拿此情节攻击美国。
    
    现在吴建民已经来到美国,撰写“驳钱其琛《外交十记》的谎言”一文,博闻社全文发表如下:
    
    吴建民来美国后近照
    

    吴建民:驳钱其琛《外交十记》的谎言
    
    早晨起床打开微信,少年的发小同学,早年前移居香港的天宏兄发来了一段YouTube上的视频,是台湾大嘴李敖做的节目,《李敖谈6.4天安门事件》的上半部分,我对李敖捧共的作秀节目,素来没有好感,从来不看。但友人嘱我,你要看,注意看7分40秒的片段,涉及到你自己的一段历史公案。于是我看完了这个已经被阅读了近150万次的视频节目。揭开了20 多年来,一直沉在我心头的一个疑案。
 
    
   
    李敖的这个节目是拿着前中共政治局委员,副总理钱其琛2003年出版的书籍《外交十记》这本书,作为历史资料谈起的。
    
    外交十年 封面
    

    我查了资料才知道,钱其琛的这本书,已经在中国发行了20万册以上,被中共国家机关和中央机关推荐为公务员必读之书,并且被翻译成英文等多种文字,在世界各地广泛出版。《李敖谈6.4天安门事件》的节目,重点谈到了这本书的一个细节,就是在这本书的190页,钱其琛有这么一段描述:“在人权问题上,中方坚持内政不得干涉的原则,同时通报了一些美方“关切”的情况。美方拿出一份长长的所谓被拘押的“不同政见者”的名单,其中,以讹传讹,错误百出,有的只有拼音,没有汉字,常常不知所指。名单中有“吴建民”其人,我向贝克说,我们的新闻司司长叫吴建民,正在现场。此时,吴建民答道:“在”。贝克见状,反应还算机敏,马上说:“噢,你放出来了。”引起哄堂大笑。
    
    《外交十年》190页
    

    看到这里,我不知道钱其琛副总理是怎么笑得出来的?那个帮助他演戏的新闻司长吴建民,是不是觉得贝克被他们唱双簧忽悠了,所以也跟着笑的很开心吧?
    
    那么历史的真相又是怎样的昵?

    我就是贝克国务卿向钱其琛索要名单上的吴建民。
    
    1989年点吴建民
    

    我1987年进入位于南京市石门坎的江苏省经贸学院商经系企管大专班学习,时任校长王志强,目前虽八十多高龄,仍健在。1989年爆发学潮时候,我是在校大学生,多次的游行示威活动后,被学生们推举成学生领导人,使我锻炼成长为南京地区的学生领袖。五月底我发起和领导了南京高自联徒步北上运动。六四北京枪响的那一天,我正率领着千余名南京地区各大高校的学生,徒步行军走在北上途中的安徽滁州,当日被江苏省和安徽省两省政府率武警强行拦劫回南京。六四后,虽然政治环境极度恶劣,但我仍然带领很多坚持理想的学生,继续办刊物,建组织,成立了“中国民主前线”并担任了主席。1990年,被南京市国家安全局逮捕,1991年7月,南京市中院,以我组织领导反革命集团罪首犯的罪名,将我和我另外的来自南京中医药大学和南京机械专科学校的其他三名被告人,分别判处了10年,8年,3年,2年的有期徒刑。美国国务卿贝克1991年11月来访华的时候,我正关押在南京的监狱里面服刑。(这段历史可以用我的逮捕证,判决书来证明。需要的时候我通过媒体公布。)
    
    看到这里,大家就应该明白,贝克所指的吴建民是谁?钱其琛所指的吴建民又是谁?在中国这个十几亿人口的国家,天底下同名同姓的,一点都不奇怪,但是中共的副总理居然用一个50多岁的同名同姓的吴建民来移花接木一个20多岁的学生吴建民,还为此能沾沾自喜,就有些奇怪了。是不是钱副总理把美国人都当成和他们外交部一样的智商?美国的国务卿贝克会看不出来两个年龄完全不同的人吗?只能是这样解读,贝克此行是代表布什总统,代表美国国家利益去的,不是单纯为索要我吴建民出狱去的。他不可能为名单上某一个人去和中共纠缠。
    
    而钱其琛为什么要这么做?以至于他在退休之后,已经75岁的高龄,出版他的这部外交大作的时候,还能这么清楚的记得十几年之前那么小的一个谈判细节,并且津津乐道写进被中共定为八九禁区的回忆录里面昵?我们大家都知道,中共高官回忆录里面的所有文字,是要经过他们的文献委员会反复审查的,能够公开出版的了的内容,均是他们认为政治上完全过硬的内容。所以我们从这里可以再一次看出中共官员典型的特征:就是傲慢与愚蠢!
    
    之所以我说他们傲慢,就是他们从来不认为他们的政治作秀,有什么底线。他们可以把美方索要政治犯名单上的一个同名同姓的人,用自己身边的年龄上差别30多岁的官员去障目,而且还自鸣得意,就是他们有绝对的把握,在他们的强权专制下,牢狱里面的真实的吴建民,是没有任何发声机会的。对于中共来说,碾死你吴建民,就等于碾死个蚂蚁,十年牢狱,能不能让你活着出来,谁也不知道,即使活着出来,中共政府对反革命分子的一贯的专政管理方式,就能让你生不如死。谁都知道,在中共的字典上,一日反革命,就是终生反革命,那里还会有机会让你一个被专政的对象,去证明你就是贝克索要的吴建民昵?
    
    之所以我说他们愚蠢,就是历史是不能假设的,也不可能永远是按照专制的意图去转移的。中共外交部不会想到,今天这个真实的吴建民竟敢向钱其琛这个中共的外交官僚在喊话:钱副总理,出来走两步嘛,如果你还没有到人事不省,还能有正常的思维的程度,就出来回应我,你真的不知道当时有这么一个学生领袖叫吴建民的,被你们关在南京的监狱里?还是你明知道,却早就想好了装疯卖傻,移花接木用你们外交部的同名同姓的新闻司长去顶替?
    
    还有那个和我同名同姓的也是中共外交部的元老,曾经的新闻司长吴建民。一天到晚谎话连篇,你真的就不知道,你的南京老乡里面有一个和你同名同姓的学生,正在监狱里服着十年大狱的刑?高贵的驻法大使吴建民,我这个草民吴建民,和你不仅是同名同姓,而且就那么巧,我和你也是同一个中学毕业,南京市第二中学。民国23年建立的国立南京二中,曾经有你的声影,也曾有过我的脚印。当然我和你更是喝着同一个长江水长大的南京人,只不过,美国国务卿贝克访华时候,当时我还只能是个小杆子,而你是贵为外交部新闻司长的官僚大员,但你真的就没有想过,你和钱副总理的这种戏法,有一天会被南京的小杆子拆穿?
    
    历史是无情的。它不会被你们权力操纵就改变原来面貌的。而且被你们颠倒的历史真相也是一定要还原的。这个世界上,同名同姓不奇怪,同名同姓不同志,更不奇怪,但是同名同姓,为了欺骗,以国家的名义,去欺骗另外一个国家的国务卿,就不是那么简单了。张冠李戴,忽悠的了一时,是忽悠不了长久的,六四至今已经27年,沧海桑田,很多当事人已经作古,好在我还活着,你和钱其琛也活着,贝克和布什也都健在,搞清当年这个弥天大谎,一点都不难。美国劳改基金会已经查明,美国国务院六四后需要营救的,交给贝克出访所谓三个篮子里面,其中一个人权篮子里面,向中国索要的政治犯名单上的吴建民,就是来自南京六四学潮的学生领袖的吴建民,而绝无可能是中共的外交部的新闻司长吴建民。至于贝克当年为什么以一句:“噢,你放出来了”来调侃,这个基于外交礼仪,谁都能想明白是为什么。
    
    写到这里,我要跟李敖说几句,你李敖,曾经沾沾自喜的说过,我敢骂把我关到牢房里的人。建民我今天要回应你李敖的就是,我也敢骂把你关进牢房里的人,国民党,民进党那一天不挨骂?但是你敢不敢骂把我关进牢房里的人昵?共产党你也骂骂看昵?尤其是你敢不敢到大陆去生活和居住,然后你再骂骂共产党给我们看看昵。国民党的牢你敢坐,国民党的牢房是什么地方,当年陈铁军,周文雍在国民党的刑场上都可以举行一场浪漫革命婚礼的地方,还有什么稀罕。而共产党的牢房你敢坐吗?共产党的牢房是林昭,张志新这样的人坐的,像你李敖这样媚共媚俗的轻骨头,到了号子里面还能熬到像她们一样上刑场的那一天?你进了共产党的牢房恐怕只需要一天,光是牢头狱霸的那几十招,什么冲凉水,躲猫猫这类的,你可能过不了一半的招数,就死翘翘了。你李敖最大的幸运,就是你生活在台湾,是台湾的民主制度,让你得到了即使是囚犯,也能享有做人的尊严。而中共的牢房,不用我介绍,如果你想知道是什么滋味,你只要敢跟共产党真的翻脸,就有机会去尝尝的,共产党有一百种方法让你李敖去坐牢,也同样有一百种方法让你喊共产党万岁。你看看你有多少把握能活着出来?你一天到晚捧共拥共,你在做《李敖谈6.4天安门事件》这个节目的时候,你弄请了真实的吴建民的身份了吗?对于同名同姓的出现,你是无知还是装傻?你可能认为我这个吴建民,没有媒体大肆报道过,没有什么名气,所以对于无名无份的人,就可以当他不存在。你知道不知道,六四至今27年来,有多少人就是这样无名无份,默默无闻的为推动中国的民主,奋斗到生命的最后一息,你知道不知道,我当年六四南京八九一代的战友,因为六四后继续和我共事,被南京大学开除的王立先生,南京中医药大学的钱小奇先生,已经为他们追求的民主事业,永远的闭上了眼睛。
    
    最后我要感谢我当年的发小同学天宏先生,是他的一个不经意的发现,揭开了我多年来解不开的一个迷。六四后,香港支联会派人和我们南京高自联建立了联系,先后给我们送过来几次港币,支持我们南京高自联建立地下组织,印制民主刊物。但后来,直到我被捕很多年后,外界始终没有传来国际媒体对我们南京这批被抓捕事件的报道,我一度对华叔(司徒华先生)有误会,认为他的港支联对我们南京这个组织被中共破获,四个兄弟被捕判刑,没有向任何国际组织通报,心理有过不爽。以至于后来我出狱后,我曾到访香港几次,也从不和港支联发生任何联系,前几年有我的八九战友齐治平为了求证这件事,联系过香港的武宜三先生,通过他向李卓人先生发信求证过。但我没有太多兴趣,也就一直没有再回复武宜三先生希望我提供进一步证据要求的邮件。
    
    现在读了钱其琛这本书,让我回忆起一个细节,就是在1991年的冬天,天已经很冷,我记得我第一次穿上了父母送来的我在外面曾穿过的羽绒服,在我服刑的监狱,来过几位官员找我谈话,他们带着一副傲慢的神情,告诉我,要改变反动立场,只有向政府认罪悔罪,用自己反悔的行为去教育大家,才能得到政府的宽大处理。否则,随便哪个都救不了你,不要以为有什么境外敌对势力在帮助你,可以说,即使是美国政府想帮你,贝克救不了你,布什也救不了你。当时我听到这些话,觉得很可笑,我一个非北京的学生,怎么会联想到美国政府,别说是贝克,布什了,就是香港和我有过那么多接触的支联会都没有想过要救我。我会那么无知,坐在牢房里面等待国际援救吗?
    
    但是向中共认罪悔罪那完全是另外一码事了,我从不认为我追求自由民主的理想,有什么罪,相反我当一个共产党末代的反革命首犯,没有觉得有什么脸上不好看,可以说那个时候,把我送上刑场,我也会大义凛然的。古今中外,为主义和理想献身的人多了去了。百年前汪精卫“慷慨歌燕市,从容作楚囚。 引刀成一快,不负少年头”。 如果当时他直接是被摄政王砍了头,那就没有什么后来的汪主席,但给历史留下了一个千古豪杰。这就是,种瓜得瓜,种豆得豆,选择什么样的道路和理想,就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只是今天看完了钱其琛和吴建民唱双簧的故事,再回忆起当时那批官员找我谈话提到美国政府救的了救不了的细节,我突然茅塞顿开。原来找我的这些人,应该是带着任务来的,只是我这个人不知趣罢了!
    
    现在也同时解开了港支联的迷,贝克之所以能向中国政府索要我,应该是华叔向美方做过通报的。我更愿意相信,美方向中方索要的政治犯名单,绝不可能是从媒体上道听途说而来的,而是美国的情报部门有充分的证据掌握。这两天有朋友和我讨论到这个事情时候说,钱其琛当时在回答贝克名单上所指的吴建民,以美方名单以讹传讹,居然把外交部的新闻司长的名字也列在名单上,指出美方名单错误的时候,会不会贝克也有过一阵犹豫,认为国务院报上来的名单有没有可能搞错了,所以用一句调侃的话在钱其琛面前去化解。我个人理解,绝无可能。美国国务院的名单,绝不是随便制定的。美国的情报部门提供名单,也绝不仅仅是一个名字,或者像钱其琛所说的只有个拼音。一定有名单所指人员相关的背景资料。而且贝克的这次访华,是六四后中国受到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制裁两年多的首次破冰之旅,全球舆论高度关注,中美两国政府出席会谈的名单,早就会面之前就会双方书面通报,贝克在会谈前就应该很清楚知道当天与会的名单里面,是有一个叫吴建民的新闻司长的。但贝克仍然坚持拿出政治犯名单,索要一个名字也叫吴建民的,你觉得贝克的外交智慧,真的就是会像钱其琛所说的,仅仅是还算机敏。以一句你放出来了去化解窘境的吗?
    
    吴建民
    
    2016,04,15
    
    王立退学证明
    

[博讯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支持此文作者/记者

(博讯 boxun.com)
4320300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胡锦涛春节罕见看望钱其琛 意味深长
·胡锦涛等看望江泽民、李鹏、朱鎔基、钱其琛等老干部
·港澳回归(2-4)◎钱其琛(图)
·香港回归中的中英较量◎钱其琛(图)
博客、论坛推荐文章:
  • 《霸权论》连载之3第二章《国家行为体》
  • 印度的强暴案不如南非那么多
  • 中国民主党全联总海外第四次党员代表大会公告
  • 现代科学的末日神话
  • 中國近代史的寳厙
  • 2019年北京政权的第二个认输
  • 国际人权日:不放弃的香港青年示威者
  • 革命都要纵火法院
  • 朋党资本主义是美国转向帝国体制的杠杆
  • 演艺圈就是色情圈、卖淫圈
  • 李元洪事件戳破了中共伪民族主义的画皮
  • 文汇报正在教练香港人如何武装起义
  • 限制保险公司的勒索和搜刮
  • “外交人才养成所”——圣约翰大学
  • 崇祯帝是帮朱元璋还债的
  • 无神论者战胜不了共产党
  • 博客最新文章:
  • 谢选骏土八路痛宰洋博士
  • 潘一丁香港暴徒集体失业,毕业学生也受牵连
  • 谢选骏特朗普是共产党中国的红人
  • 胡志伟蔣介石見周佛海懺悔函潸然淚下
  • 谢选骏还是高加索人种好
  • 曾节明儒家不等于中华,华夏文明包含诸子百家
  • 苏明张健评论世界首恶的共匪们又能逃亡到哪里
  • 谢选骏红色资本主义的冰山一角
  • 严家祺《霸权论》连载之4第三章《国家与边界的变动》
  • 谢选骏对暴君下跪也无济于事了
  • 廖祖笙廖祖笙:有关“回去和他们再谈谈”的通报
  • 徐文立贺信彤中国民主党全国联合总部海外第四次党员代表大会照片
  • 生命禅院沉睡的世界和清醒的人群/仙山草
  • 谢选骏学生会就是精神折磨的魔窟
  • 台湾小小妮花招百出的民主選舉
  • 谢选骏六四屠杀消灭了亲美派
  • 徐永海今日12月12日我发现这几天我在被软禁中
    论坛最新文章:
  • 香港贫穷人口约140万 创10年新高记录
  • 英国保守党胜选 欧盟:将重建与英国的关系
  • 美联社纪念1951年被中共处死的华裔记者饶引之
  • 阿尔及利亚前总理塔布纳“当选”总统
  • 汇源果汁老板再出事 祸根埋在五年前
  • 阿尔及利亚大选投票率不足40% 公民社会呼吁抵制
  • 25届气候大会:寻求进入碳中和世界 延长一年谈判技术细节
  • 12中国公民应邀参加美使馆国际人权日活动被拘
  • 五千名大陆官员透过「专业交流」假邀请函赴台观光台湾要全
  • 欧盟2050年碳中和计划 波兰为啥不同意
  • 台湾大选“中国因素”如影随形 美助理国务卿吁北京勿扰
  • 法国日化香精公司——乐尔福在中国投资建厂
  • 英保守党立法选举获压倒性多数,约翰逊承诺如期脱欧
  • 抗争化整为零 破坏变野猫式 今早数十人步行上班抗议 多区
  • 达赖喇嘛:从香港局势可见极权制度不适合中国
  • 玻利维亚前总统抵达阿根廷 计划长期政治避难
  • 韩国瑜提出支持立难民法 蔡英文竞选办回应:勿选举炒作
  •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