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不是亲人胜似亲人——2016年天安门母亲部分成员新年聚会纪实
请看博讯热点:六四

(博讯北京时间2016年1月09日 转载)
    
    天安门母亲群体
    
    

    (全体聚会成员合影)
    
    2016年1月5日中午,天安门母亲群体在京的部分成员相聚一堂。
    
    这是一种特殊的纽带,不是亲人胜似亲人。每一位失去孩子的耄耋老人、或年过半百失去妻子的丈夫、失去丈夫的妻子,以及“六四”惨案的伤残者,见面时,大家都彼此握手、拥抱。每年此刻,大家都是即喜悦又心痛。
    
    在此,特别要提到一位坚强的母亲徐珏,她与癌症病魔抗争了7年,虽然因化疗头发已掉光,但她依然是那么乐观,她的笑容感染着每一位与会的难友,让人们忘记她是一位病人。
    
    2015年,对于我们全体难属来说是沉痛的一年。我们先后有两位父亲和一位母亲因病离开了人世:任金宝先生、蒋培坤先生、张淑云女士。尤其让我们悲痛的是中国人民大学著名美学教授蒋培坤先生的离世。蒋老师在难属的心中德高望重、受人敬仰,他虽然离开了我们,但是他将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
    
    1月4日是蒋老师离世百日祭,服务团队的尹敏和尤维洁以天安门母亲群体的名义为蒋老师送了一束花——黄白菊花、一枝百合及一束“勿忘我”,以寄托我们的哀思。
    
    今年,丁子霖老师未能参加新年聚会。她表示,她人虽未来,但还是很想念大家,感谢难属们对她的关心和惦念。她未参加此次聚会,主要是希望一年一度的聚会气氛轻松、愉悦,她不想把她的哀痛带给大家,她需要安静地调整自己,来年再和大家见面。
    
    1989年“六四”惨案至2015年已经过去了26个年头,天安门母亲群体已有40位成员离开了人世,我们不会忘记他们。新年聚会之时,我们默哀三分钟,为他们祈祷,愿他们的在天之灵将和我们一起见证“六四”惨案得到公正解决,我们期待那一天到来!
    
    2016年1月6日
    
    聚会图片
    
    

    (失去孩子的父亲、母亲们)
    
    

    (向已逝去的40位难友默哀)
    
    

    (向已逝去的40位难友默哀)
    
    

    (徐珏女士)
    
    

    (郭丽英、尤维洁、张先玲、陈秀英、段昌琦)
    
    

    (尹敏、张先玲、赵金锁)
    
    来源:中国人权双周刊 (博讯 boxun.com)
290629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天安门母亲”成员悼念蒋培坤先生
·“天安门母亲”丁子霖丈夫蒋培坤病故无锡家乡 (图)
·“天安门母亲”丁子霖夫蒋培坤去世多人欲追悼失联 (图)
·天安门母亲丁子霖的丈夫蒋培坤去世 享年82岁 (图)
·天安门母亲丁子霖丈夫蒋培坤因病去世享年82岁
·家中搜出天安门母亲T恤衫 维权人士赖日福被带走 (图)
·专访天安门母亲:“六四”26周年的祭奠与烛光(一)
·天安门母亲在全美学自联纪念“六四”26周年会上发言
·天安门母亲集体祭奠亲人 六四亲历者忆当年场景
·“天安门母亲”在万安公墓祭亲人:公安严密监视 (图)
·天安门母亲集体祭奠亲人 亲历者忆述六四场景 (图)
·天安门母亲六四集体祭奠 鲍彤秘书赴长春“旅游”
·天安门母亲成员六四前受严密监控
·“天安门母亲”促中共当局承担屠杀责任 (图)
·天安门母亲促中国领导人承担历史责任 (图)
·天安门母亲 六四前夕发表公开信
·天安门母亲呼吁中国领导人勿采用双重标准 (图)
·“天安门母亲”敦促中国领导人承担责任 (图)
·北京“六四”26周年临近 天安门母亲被公安看守 (图)
·六四临近天安门母亲谈26年伤痛 (图)
·六四调查:天安门母亲徐珏的证词(图)
·“天安门母亲”成员悼念蒋培坤先生
·高洪明:敦促中央尽早给予天安门母亲人道赔偿
·丁子霖:向天安门母亲走来的高瑜 (图)
·天安门母亲:我们的愤怒/丁子霖
·陶业:天安门母亲运动的历史地位——纪念六四25周年思想随笔之三
·天安门母亲:新领导人不能再绕开“六四”
·谈天安门母亲”解决六四问题“三原则”/吴学灿
·我与天安门母亲丁子霖的交往点滴/郭保胜
·天安门母亲:民运之舟要修正航向(图)
·张轶东:从“天安门母亲”到“汶川母亲”(图)
·上海段惠民家人贺“天安门母亲网站”成立
·永久的纪念与祭奠——祝贺天安门母亲网站建立/一平
·刘晓波:天安门母亲的诉求与转型正义—“六四”十八年祭
·89年的一个还是孩子给天安门母亲的信
·我不会忘记──给丁子霖女士并请转给天安门母亲/张鹤慈
·王怡:不说出来的同情就是不同情——为“天安门母亲”而作之一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