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同性恋少年染艾滋病 烧红剪刀在家自行手术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2月01日 转载)
     来源: 西部网
    
    核心提示:少年15岁时就与多名男子发生了性关系,16岁身体出现状况,17岁被确诊为艾滋病。19岁时,他感到肛肠发炎,又无钱治病,于是买了一瓶碘酒,然后将剪刀烧红,把有炎症的组织剪下来,随后拿棉球止血,为自己做了个手术。
    
     同性恋少年染艾滋病 烧红剪刀在家自行手术


    2013年2月份,17岁的林波在陕西省疾控中心拿到HIV确诊报告。
    
     同性恋少年染艾滋病 烧红剪刀在家自行手术


    “就像吃饭一样简单。”面对确诊报告,林波觉得没有什么特别。
    
     同性恋少年染艾滋病 烧红剪刀在家自行手术


    林波在没有任何医疗常识和防护措施的情况下,在家里为自己做了一次手术。
    
    19岁的林波(化名)看起来比同龄人成熟,善于交谈的他总是把身边的朋友逗笑。如果不是他床头散落着的确诊报告,很难相信面前这位阳光少年是一名确诊2年的艾滋病感染者。林波这段时间备受西安的感染者朋友关注,半个月前,他在没有任何医疗常识和防护措施的情况下,在家里为自己做了一次手术。尽管这次手术没有出现感染,但让同为感染者的朋友们感到震惊。
    
    手术
    
    11月27日下午三点,西部网记者在西安北郊的一家医院第一次见到了林波,随行的是“陕西爱之家感染者支持组织”的2名志愿者,以及公开身份的香港感染者张锦雄。
    
    林波被医院安排在一个单间里,原本这间病房还住着其他两个病人。在林波的血检报告出来后,其他病人就被医院安排到其他病房了。科室主任告诉林波,让他尽量待在自己的病房里,不要跟其他病人过多交流。
    
    对此,林波笑称自己受到了干部待遇,住在VIP病房。林波在做完手术后,恢复得不错,说话间显得有些兴奋,加之当天要出院,他手舞足蹈地说个不停。
    
    而在半个月前,他还在忍受着疾病的困扰。“我当时感觉到肛肠发炎,身体很不舒服,自己没有钱,也害怕被医院拒诊,就想自己解决问题,这样可以把病再拖一拖。”林波说,他买了一瓶碘酒,然后把剪刀烧红,就自己把有炎症的组织剪了下来。说话间,他显得很轻松。
    
    “顿时血就乱喷,我赶紧拿棉球止血。”林波说,尽管有些后怕,但自己实在没有其他办法。
    
    “陕西爱之家感染者支持组织”负责人吴勇知道了这一情况后,在网上发起募捐,很快为这位19岁的少年募集了一笔治疗费用。
    
    在吴勇的介绍下,林波前往北郊的一家医院治疗。“这家医院曾经为100多名艾滋病感染者做过手术,都集中在一个科室里,科室主任跟我们认识,对感染者的手术有一定的经验,想着林波的情况不能再耽误了,按照我们的经验,其他医院可能会被拒诊,所以就直接找了该科室的主任。”吴勇说。
    
    瞒病
    
    在门诊看病的时候,林波按照吴勇的指导,向医生隐瞒了自己感染HIV的情况,顺利拿到了住院证,医生很快为其安排了手术。
    
    直到手术前一天,林波找来了科室主任,告诉医生自己感染HIV的真实情况。其实,即便是林波隐瞒病情,按照术前常规检查,林波的血检报告也会查出异常。
    
    “按照我国《艾滋病防治条例》,医疗机构不得因就诊的病人是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就推诿或者拒绝对其其他疾病进行治疗。”吴勇说,目前,很多医院不愿意为艾滋病感染者提供治疗,感染者求诊大部分会被拒诊,无奈之下,他们使用了这一办法。“按照首诊负责制,即便是该医院没有治疗条件,也应该负责为病人转院或者转诊。”吴勇说,医生一旦安排病人住院,就不能把患者赶出医院。
    
    在遇到多例拒诊情况后,吴勇及公益小组成员熟读了法律,懂得了维权。
    
    同样按照《艾滋病防治条例》,HIV感染者在就诊前有义务告知医生真实情况,这样医生可以做好防护措施,防止医务工作者职务暴露,从而被感染。
    
    林波说,他的主治医生很温和,自己很感激其为自己做了手术。林波的主治医生訾薇告诉西部网记者,这是她第一次为HIV感染者手术,有些紧张。为防止感染,手术之前,自己做了充分的防护准备。在訾薇看来,主要是要克服来自心理上的恐惧,然后了解更多的艾滋病防控知识。
    
    被感染
    
    林波说,这是他第一次受到关爱和尊重。
    
    在林波还没有出生的时候,父母就离婚了。林波只见过母亲一次,他五六岁的时候,母亲回来跟他照了一次相。“我妈长什么样子现在已经记不清了,听说她已经重组了家庭,但我也不想跟她有什么联系,得了这个丢人的病,咱也不能给人添麻烦不是。”林波说,自己从小跟父亲生活在一起。
    
    据林波介绍,他的父亲喜欢赌博,小时候只有在赌博游戏厅才能找到父亲的身影。在林波的记忆里,他大多数时间都是在游戏厅里等父亲,吃饭,甚至连写作业都是在游戏厅里完成。
    
    “我爸只会打我,作业没写完,考试没考好,都是他打我的理由。”林波说,小时候被父亲烫伤的小腿上还留有烟疤。即便是此次住院,父亲也只来看过一次。
    
    15岁的时候,林波无意间登录了一个网站,发现了一些秘密。“这是一个交友网站,网站上都是男人的照片,而且很帅。”林波说,自己也注册了一个账号,很快就有男人联系自己。在对方的相邀下,两人很快见面并发生了性行为。
    
    在此之前,林波只是在电视上听说过艾滋病。“那时候,我知道吸毒的和妓女能得艾滋病,哪里会知道男人和男人之间也会感染这种病。”林波说,同一年,他又认识了2个男人,这些人都比自己大很多,而且发生了高危性行为。
    
    病发
    
    16岁那一年,林波发现自己身体出了问题。开始浑身无力,后来脸上长脓包,腿上淋巴发炎。“那个时候,不清楚这是什么病,以为是普通的皮肤病,去了好多家医院都治不好。”林波说,那段时间,他不敢见太阳,出门戴着帽子口罩。
    
    2012年底,林波被父亲带到本地一家皮肤科医院治疗,医生对他进行了血筛。“结果出来后,医生让我赶紧通知家人,说我的病情很严重。”林波说,那会儿他已经看到了报告单上“HIV阳性”字样。
    
    医生委婉地告诉父亲,因为治疗条件达不到,希望他们尽快转院治疗。“我那个时候对拒诊没有概念,觉得医生说的有道理,就跟家人办理了出院手续。”林波说。
    
    回到家后,面对父亲的质问,林波心平气和的告诉了他一切。自此,林波的饮食起居就被父亲隔离了起来。林波说,那段时间,父亲与自己分了碗筷,分开洗衣服,没有网,也没有交手机费,身体也很虚弱,日子过得很煎熬。
    
    确诊
    
    2013年2月18日,对林波来说是一个不平常的日子,因为他的确诊报告出来了。自此,他成了陕西省在册的一名艾滋病感染者,需要定期前往疾控中心学习,领药。这一年,他17岁。
    
    面对确诊报告,林波觉得没有什么特别。“终于确诊了,之前的皮肤溃烂,右腿淋巴发炎一直查不到病因,我就怀疑是自己得了这个病。”林波说,确诊的时候自己的CD4细胞(CD4细胞是人体免疫系统中的一种重要免疫细胞,正常成人的CD4细胞在每立方毫米500个到1600个,当CD4细胞小于每立方毫米200个时,可能发生多种机会性感染或肿瘤)只有24个,已经非常低了,艾滋病病发的最后阶段。
    
    一系列的检查结束后,林波很快领到了治疗艾滋病的药物。“当时疾控中心建议我住院治疗,当时的免疫力非常低了,没有任何抵抗能力。”林波说,考虑到花费问题,他领完免费药就回家了。
    
    服药半个月后,林波的皮肤逐渐好了起来。
    
    困扰
    
    这次生病之前,HIV病毒得到控制,林波一直努力回到原来的生活轨迹。读完中专后,他也如愿的找到了工作。
    
    “如果得了病,不敢去看,害怕被赶出来。”林波说,日常的生活虽然不被影响,但一旦生了其他的病,比如阑尾炎、胆结石这些常见病,需要手术的时候,就会感到恐惧。”如果如实告诉医生本身的HIV病毒携带病情,那肯定会遭到区别对待,能否正常治疗都成问题,如果隐瞒病情,自己内心会煎熬。
    
    这种复杂的情绪始终困扰着林波,他不知道未来还会遇到什么问题。“我现在能做的就是好好生活,好好工作,用自己的努力回报帮助过我的人,也希望我自己可以有能力去帮助别人。”林波说。 (博讯 boxun.com)
333092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中国平均每万人中有6人感染艾滋病毒 (图)
·湖南大学生艾滋病患者8年上升37倍
·北京大学生每年新增艾滋病感染100多例
·江苏一公司雇佣艾滋病人围堵债主大门讨薪
·疾控中心:保护艾滋病患者隐私是国家政策
·卫计委:建立学校艾滋病通报制度是保护患者隐私 (图)
·中国学校艾滋病疫情通报制度会侵犯隐私?
·彭丽媛北京露面 看望艾滋病儿童 (图)
·中国在校生艾滋病疫情上升 男性同性传播为主
·中国将建学校艾滋病疫情通报制度 半年通报一次
·应对艾滋病疫情 中国加强学校防控
·央视:中国将建立学校艾滋病通报制度
·恶有恶报!北京公检法队伍有一百多家庭感染艾滋病! (图)
·中国发现致命率极高的艾滋病变异病毒
·副省长体检查出艾滋病 3次自杀 (图)
·中央某部委一干部涉毒被抓 因患艾滋病未收拘
·中国能实现联合国艾滋病防治目标吗?
·3月份广东报告100人因艾滋病死亡
·河南省艾滋病患者被以“敲诈勒索”刑拘 (图)
·广东上月有16人死于H7N9 43人死于艾滋病
·艾滋病 这么远 那么近 — 云南采访后记 (二) (图)
·赵缶:策划艾滋病儿童被驱离并不能改变现状 (图)
·丁征宇:学生成艾滋病高危人群的背后
·万延海:中国设定艾滋病罪犯监区会有歧视效果 (图)
·新生入学体检艾滋病毫无科学和法律依据/万延海
·300多名艾滋病患者聚集郑州要求追查刘全喜的罪责
·解读河南省首次为艾滋病儿童发放基本生活费/万延海 (图)
·防治艾滋病是每个人的必修课/高耀洁
·需要有人对河南省已故艾滋病患者负责/万延海
·中国需建立污血案艾滋病独立调查委员会/万延海
·对艾滋病的偏见源于无知
·中国艾滋病快速蔓延势头基本得到遏制
·呼吁全球基金项目关注爱知行研究所,创建艾滋病工作支持性环境
·艾滋病防控应打破故有的运作模式
·专家称中国管制互联网对艾滋病防治教育不利
·连鹏:全球艾滋病危机已经结束了吗?
·专家希望中国加强青少年艾滋病防治教育
·后SARS时代中国大陆艾滋病议题/张明新
·副处以上咋成艾滋病高危人群/程江河
·赵高峰:艾滋病孤儿心里没有阳光家园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