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刘正清: “赤壁三君子”案纪实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1月05日 转载)
    
    ——黄文勋(网名:黄子)、袁小华、袁兵(网名:袁奉初)、陈进新(网名:陈剑雄)、李银莉于2013年5月25日上午在赤壁市人民广场中央举“光明中国”旗子、“周游华夏,践行光明中国梦”的牌子,宣传民主中国之梦。当天被赤壁市国宝以非法集会行为处行政拘留15日,后李银莉出来。黄文勋、袁小华、袁兵、陈进新四人于2013年6月8日被赤壁市国宝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羁于赤壁市看守所。当时民主圈里的朋友尊称他们为“赤壁四君子”。
    

    赤壁国宝穷尽刑事拘留最长期限之后于2013年7月13日将陈进新以取保候审的方式限制其自由,于同日将黄文勋、袁小华、袁兵以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逮捕。故圈子里的朋友又尊称他们为“赤壁三君子”, 陈进新因取保出来后继续从事民主活动,后又被武汉国宝拘捕羁押于赤壁看守所,2015年10月20日我到赤壁法院拿到《变更起诉决定书》后,在向外发消息时仍称“赤壁三君子”,有朋友提出异议说要称“赤壁四君子”。
    
    为此,特作如下说明:
    1、“三君子”也好,“四君子”也好,只是共同理念的朋友们约定俗成的一个荣誉称号而已,与评判或授予某某的功劳无关;
    
    2、本案《起诉书》及后来的《变更起诉决定书》均是将黄文勋、袁小华、袁兵三人列为被告人,陈进新是另案处理,本案庭审在即,为了与本案庭审一致及外界关注者不产生歧义,故我仍这称为“赤壁三君子”;
    
    3、此称呼不妨碍其他人称“赤壁四君子”。本案已有2年半时间了。期间四易罪名,首先是以非法集会行政拘留,刑事拘留后改为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到了检察院审查起诉时又改为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后起诉到赤壁法院。
    
    2014年3月13日我和罗立志(黄文勋的律师)、卢京美(袁小华的律师)在赤壁法院还开了庭前会议,当时法、控、辩三方敲定在2014年4月上旬开庭审理。没想到违法拖了一年多时间到今天竟然莫须有地加了一罪名。黄文勋、袁小华、袁兵、陈进新等五人被行政拘留后,律师便第一时间介入,急赴赤壁拘留所要求会见,本案以非法集会而拘,非《刑诉法》所规定的三类罪名,况且又是行政拘留,在没有任何法律依据的情况下,赤壁当局竟然蛮横地不让律师会见他们。
    
    隋牧青律师原是袁兵的律师,广州的郭飞雄被抓后,隋牧青律师因要集中精力办郭飞雄案,于是就将此案转给我办理。接受袁兵家属委托后,我2013年10月8日前往赤壁会见袁兵。从2013年5月25日到我第一次会见足足有135天,袁兵与外界隔绝,袁兵不知道外面的情况,外面的亲朋好友也不知道袁兵半点音信。
    
    该次会见袁兵跟我讲述:审讯他警察威胁他说要判他10年、8年搞到大西北去。在看守所里所受到的折磨——在仓里还遭到一同监室的犯人殴打,打得满头是血,缝了五、六针(我第一次会见袁兵时还能依稀看到针线的痕迹)。此事我后来对外披露过,第二会见时袁兵跟我讲看守所的管教为此事找他谈过话,要他低调处理,不要对外张扬,后来有一段时间看守所对他也稍微好了点。提审他的人为了摧垮他的意志,竟然拿他老妈思念儿子痛哭流涕的视频让他看。这个信奉无神论的政治集团为了创收,还要他们在仓里做冥钱供给社会。
    
    因律师投诉赤壁看守所强迫在押人员劳动,向社会宣扬封建迷信。大概是赤壁看守所也觉得这确实不是光彩的事吧。2013年12月12日袁兵和黄文勋、袁小华三人转到赤壁附近的嘉鱼县看守所。
    
    2014年1月9日我和陈科云律师同去嘉鱼县看守所会见袁兵,袁兵说:“这里虽不要做事,但条件比赤壁看守所差多了,把我和几个肺结核的犯人,一个患乙肝的60岁的强奸犯,一个因杀人判死刑的犯人关在一起,多次被这个死刑犯威胁和殴打,我一还手,他就威胁我说,晚上等我睡觉了把我的眼珠抠出来,我在里面是胆颤心惊。”大概是风头过了罢,或许是赤壁看守所死猪不怕开水汤,将无耻进行到底罢。
    
    2014年11月17日“三君子”又转回了赤壁看守所,还是象从前一样为看守所做冥币。值得一提的是:2014年1月8日我和陈科云赶赴赤壁与梁小军、张科科、罗立志、卢京美会合。我们六律师到赤壁检察院复制案卷材料时,因气氛颇为平和,我们便对经办检察官说:“赤壁三君子”所做的一切是于国于民的大好事,你们应该以“三君子”为骄傲,他们是你们赤壁的光荣!你们要兼听则明,学会电脑翻墙,看看墙外的世界;并半开玩笑地说你太年轻了,这样的案子要你这小女孩担责任我们于心不忍,你最好是找一个副检察长垫背。
    
    2014年1月24日案件起诉到法院之后,《起诉书》上果然有一副检察长的名字。2014年3月13日在赤壁法院召开的庭前会议上,我们律师故意将此话说出来,会议结果后,我们听到该副检察长在骂该年轻的女检察官。听后,我们窃喜。2014年3月13日庭前会议结果后我们律师迟迟没有接到赤壁法院的开庭通知,我多次电话催问,得到的答复是不着边际的忽悠。2015年1月16日赤壁法院寄来一《通知》(见该通知的照片)给我,称“本院于2014年4月22日、2014年7月20日、2014年10月20日分别报请湖北省成宁市中级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法院延长本案审理期限。经最高人民法院批准,本案的审理期限延长至2015年2月10日止。”。问题是:根据该《通知》所显示的内容,2014年4月22日、2014年7月20日、2014年10月20日分别三次报请延期审理,前二次为什么不通知辩护律师,批准延期审理法律文书在哪里?要不要给辩护律师复制?该《通知》白纸黑字地写明“本案的审理期限延长至2015年2月10日止”,为什么不在该期限审结?本案已起诉到法院很长时间了,作为控方竟然以补充证据的方式新增罪名,控方有无义务通知辩护律师阅卷并听取辩护律师的意见?
    
    综上,本案不难看出,中共牠自己制定的法律不过是其手中揉捏的玩具,揉捏不出就赤裸裸的将其弃之不用,如当初以非法集会行政拘留期间不让律师会见当事人;为了“名正言顺”地不让律师会见,又将“三君子”的罪名揉捏成“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认为可以让律师会见了又将他们揉捏成“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恐吓重判他们无效后,又揉捏加上“寻衅滋事罪”进行数罪并罚。
    
    本案要思考的法律问题是:1、本案就算是依控方指控罪名和事实,本案也是一起很简单的普通刑案,有无必要这样无限期地拖延审理?2、本案有无必要报请最高延期审理?3、为了折磨“三君子”穷尽了报请最高院延期审理期限,最后还是不按最高院批准的期限审结;4、纵使《司法解释》有报请延期审理的解释,该《司法解释》是否违反了《刑诉法》保障人权的立法本意?5、案件起诉到法院了,控方在不告知辩方的情况,随意新增罪名是否有法律依据?6、《变更起诉决定书》新增的“寻衅滋事罪”所列举的事实,即使成立,也是分别在七处“举牌”,“ 造成公共场所秩序严重混乱”,与该《变更起诉决定书》指控的另一“事实”——“在《南方周末》报社门口‘举牌’”构成“聚众扰乱公共场所秩序罪”是同一行为,无论是《刑法》学的牵连犯还是连续犯的法理定罪也只能是按一个罪名来处理。——想必控方作为法律专业人士这样简单的法律常识是应当知道的!
    
    最后,我要说的是:以上仅仅是我忠实地记录我本人所感知的东西,别人所经历的事情我不清楚。想必本案其他律师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悲催故事。赤壁古战场周瑜以区区10万之兵击垮曹操的80万大军,创造了辉煌的战例。我们没有兵,我们也不需要兵,我们唯一的资源也就是中共自己制定的法律,还有众所周知的公理。如果我们把它比作一场战争的话,这是一场法律之战、公理之战。尽管我们深知:当局既是游戏规则的制定者,又是运动员,还是裁判员,我们手握的法律武器用不上场,“赤壁三君子”的定罪判刑不是我们律师所能左右得了的。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们这个输家未战已定,但是这是一场法律之战、公理之战,无论是控方还是法院,纵使他们的屁股决定脑子,但他们是专业人士,应该知道这个简单道理——风起于之青萍末、项羽杀卿子冠军就是弑义帝之兆。今天以“保政权”之名,不顾事实、肆意揉捏法律将“赤壁三君子”入狱,这块石头砸今天“三君子”头上,明天不知会以什么名义砸在谁的头上?他们也不敢保证就不会砸到自己的头上!每想到此,难道他们就后怕?从这个角度上来讲我们是赢家——这是一场釜底抽薪之战!必将消耗中共的道义资源!这场战争在庭外。为此,我祈望本案其他律师将你们的悲催故事和法律见解写出来,让未来史家写出一篇辉煌的《新赤壁之战》!
    
     来源:(《中国人权双周刊》第169期 2015年10月30日—2015年11月12日) 《中国人权双周刊》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 (博讯 boxun.com)
1320025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刘正清律师:“赤壁三君子”案纪实 (图)
·刘正清律师:会见彭佩玉通报 只要态度不必刑诉
·刘正清:张圣雨案通报二次会见圣雨情况反常 (图)
·刘正清律师:刘远东案情况通报 两年半没有放风
·刘正清律师:隋牧青案通报递交会见申请十日无音信
·刘正清律师:刘远东案情况通报 狱中受虐严重
·刘正清:隋牧青案通报递交会见申请十日无音信 (图)
·刘正清律师:珠海“华藏宗门”案辩护词
·刘正清律师:会见张圣雨通报
·刘正清律师: 黄静怡案会见通报
·刘正清律师会见张圣雨被告知需经国保批准 (图)
·刘正清律师:举报北京翟长玺法官坏法律实施
·刘正清 :关于顺德、佛山二级法院违法裁判的法律声明
·代理律师刘正清排除障碍终于得以会见唐荆陵
·刘正清:第二次会见了唐荆陵律师
·刘正清律师:关于会见唐荆陵律师的情况通报
·广州律师刘正清前去代理“建三江”公民案被国保绑架
·刘正清律师:刘远东最新情况
·广州维权人士郭飞雄、刘正清被非法传讯
·刘正清:析“替罪羊”
·刘正清:忆非暴力不合作运动倡导者唐荆陵 (图)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