页面有问题?请点击打印板-》打印版                  [推荐此文给朋友]
[博讯主页]->[大陆新闻]
   

刘士辉律师遭上海警方讯问为王宇律师儿子联署声援和接受外媒采访
(博讯北京时间2015年10月30日 转载)
    刘士辉更多文章请看刘士辉专栏
    (维权网信息员龚为民报道)今天(2015年10月29日)下午1:45分左右,人权律师刘士辉在上海市浦东新区合庆镇的朋友丁德元家中被浦东公安分局合庆派出所冯警官(车牌号码:沪·A2274警)带走3个小时后获释。警方主要问刘士辉律师为王宇律师儿子联署声援和接受外媒采访的事情。
    
    上海访民尊称刘士辉的朋友丁德元为“老丁”,本月26日老丁在北京维权遭截访。昨天(2015年10月28日)上午8时被谴送回到上海。回到了上海被直接送到府村路500号关押(这是上海市政府用来关押访民的黑监狱)。
    
    昨天中午,老丁被浦东公安分局合庆派出所冯警官接到合庆派出所口头训诫并做了笔录。老丁向警察讨回自己的身份证,但警察推诿身份证在信访办。老丁起身欲到信访办去要回自己的身份证,但警察与保安拦着不让走,这时激起了老丁的愤怒,他一气之下就踢门,推开前来拉扯的警察,老丁愤怒之极砸坏了一把椅子;警察纠缠着要老丁赔椅子,老丁说:“椅子是我砸坏的!这是因为你们的违法行为激起了我的愤怒!你们凭什么把我从上海(府村路500号)押到这里?!你们凭什么关着我不让我走?!要我赔椅子可以,你们把剥夺我人身自由的赔偿先给我!”警察说:“我们是按区里下达的指示将你接回来,为什么要接你?这你到区里去问。”老丁问:“你除了按共产党及政府的指示做事,难道没有合法与非法之分?难道共产党要你们去杀人你们就去杀人吗?难道共产党要你们把我肋骨打断你们就将我肋骨打断吗?我告诉你们:你们应站在执政党、政府与公民的居中位置!不应随着共产党、政府犯法而犯法!我告诉你们,你们今天违法了!你们凭什么将我押回派出所关着不放?警察不应该干涉老百姓不犯法的事!我今天本想把椅子往你们头上砸,但想到你们与我无冤无仇,也就把椅子往地上砸;我希望你们恶事不要做绝,否则我会报复你们的!我别的做不到,我会在你们外出时对你们拍照,然后标上“恶棍”二字发到网上,警号017299就是你们的榜样!”
    
    冯警官拉老丁到叧一间去谈话,问:“你下次还想到北京去吗?”老丁说:“问题不解决我肯定会去的,告诉你,我明天就走,希望你们不要拦截我,把身份证还给我。”冯警官说:“你的身份证确实不在我手中,明天十点左右,蔡主任会将它送到你家。在这段时期内,将有十个小兄弟在你家值班,他们赚点铜钱也很辛苦,你不要为难他们。”老丁说:“他们不进入我家围墙门我管不着他们,他对我叮哨不拦截我,我也不想管他们。”一位警察走进来说:“你喜欢拍照是吗?你去把你砸坏的椅子拍张照,我们也进行取证,便于今后进行赔偿时有个依据。”老丁说:“好的,顺便对你们也拍张照留个念。”老丁掏出相机对准几个警察拍了二张照片,副所长转过了身,老丁说:“所长同志,不要怕难为情,转过来,来一张。”副所长不肯转过身来,只得给他背后来了一张照片。
    
    冯警官对老丁说:“走吧,我送你回家。”老丁走出过道来到大厅,看到砸烂的椅子放在墙边,就对着拍了一张照片,冯警官用警车将老丁送回了家,已有保安在老丁院墙外站岗。
    
    因老丁昨天在合庆派出所被警察口头训诫,他今天也写了对执政党、官员、警察的训诫书。
    
    老丁回忆警察对其训诫:
    
    “昨日(2015年10月28日)我被警察从府村路黑监狱押至合庆派出所进行口头训诫,告知我:“你有什么诉求应该向地方政府上访反映,你到北京去上访是越级上访,这属于非访行为,你到中南海周边马路寻领导要向领导反映情况更是非访,因是第一次,对你的处罚是训诫,你如果下次再非访对你的处罚将是拘留。”警察对我训诫的依据是北京警方的一份训诫书。我要求得到训诫书的复印件或对训诫书拍照,但被警察拒绝。我对警察对我的训诫作出了辩解:1,我并没越级上访,因为上海地方政府的行政不作为,我只得到北京去向国务院办公厅、执政党的纪委、组织部反映,对于上海市政府的行政不作为行为,除了这三个部门,我还能到哪里去反映?2,我到中南海的目的是想对共产党提出质问:“你们作为执政党,为什么不把官管好?为什么不让他们把我的事办好?”我认为百姓应该有对执政党及其官员给予质问的权利。北京警方及你们对我作出的训诫是错误的,应该及时纠正错误,我保留对向法院提起行政诉讼的权利。”
    
    丁德元
    2015年10月29日
    
    老丁写《公民给共产党、官员、警察的训诫书》
    
    得到消息:近日(2015年10月)有不少访民在天安门、中南海、联合国人权组织周边马路上被北京警方抓捕又被上海警方押回上海以非访罪名处以拘留与训诫的处罚,我认为:北京警方及上海警方如此做法是错误的,理由是:1,非访是警察杜撰出来的罪名,不能用来作为处罚公民的依据。2,访民到天安门、中南海、联合国人权组织周边马路站立、行走的目的各不相同:有些人到那里的目的只是散步,是什么原因使得访民不能在那里散步?有些人到那里的目的是想寻找领导反映自己的冤屈,访民怀有这个目的难道违法吗?被领导向领导反映自己遭受的冤屈罪在哪里?我到那里的目的是想对共产党提出质问:“你们作为执政党,为什么不把官管好?为什么不让他们把我的事办好?”我认为:百姓应该有对执政党、官员、警察提出质问的权利。
    
    我——是公民中的一员,也是这次警方对访民违法执法的受害人之一。我代表自己也代表愿意被我所代表的访民以公民的身份作出以下质问与训诫,对共产党的质问与训诫:
    
    你作为一个执政党,你党高官为什么如此神秘?因为只有鬼神般的神秘你们才可能得到愚民崇拜;你党为什么不理睬民众对你党的质问?因为你们害怕自己的罪行与龌龊显现在民众面前;你党高官为什么躲着不敢见我们?因为你们害怕被民众的口水所淹没。
    
    你作为一个执政党,为什么不把你们的党官管好?为什么如此容忍你的党官刁难、恶弄我们?为什么容忍他们对我们的上访诉求既不解决又不给予回复?是你党的能力不济还是你党有意包庇、纵容他们对民作恶?假如你党能力不济管束不住你的党官,那你还是放弃权力,把权力交还给民让我们对他们管束吧!不要再搞以党管党了!假如你党有意包庇、纵容你们党官对民作恶,那你们等着吧,在不久的将来中国人民就要审判你们了!
    
    对刁官、恶官、懒官的训诫:刁、恶官员们啊:你们为什么要如此刁难、恶弄我们?你们如此作恶究竟是倚靠了哪股恶势力?尽快把你们的恶焰收敛了吧!告诉你们:庇护你们的恶势力终有消退的时日,牢狱之灾将等着你们!我们人民的忍耐性也是有限的,你们的作恶一旦超出我们的忍耐限度,我们必将作出与你们玉石同碎的行动!懒官们啊:你们对我们的上访诉求为什么要上下推诿敷衍塞责?是你们的能力不济还是还是你们的上头不希望你们有所作为?假如你们的能力不济不适合做信访工作,那你们还是自己体面的离开这个岗位吧!因为我们人民不想养只会糟蹋钱粮不会解决民生问题的庸人懒汉!假如你们的上头不希望你们有所作为,那就请你们向他们转达我们的警告:“如果不在近时期内依法处理、解决我们的上访诉求,我们定会在明年二会期间再到会场周边去散步、目的是为了寻找人大代表倾吐自己的苦难、要求人大替自己质询执政党及其政府。我们坐牢都不怕,还会怕拘留吗?
    
    对北京、上海警方的质问与训诫:你们凭什么限制我们的自由?你们凭什么将在天安门、中南海、联合国人权组织周边马路上行走与站立的访民抓捕、训诫、拘留及非法关押?你们这些执法行为有法律依据吗?我们在那里散步、寻找领导妨碍了谁?你们出具的训诫书上是否写明了我们具体的违法行为?我们在那里究竟是堵了路还是堵了门?究竟是抢了财还是劫了物?究竟是高声喧哗还是躺地撒泼?你们为什么不敢将训诫书的复印件给被训诫人?难道这训诫书是机密文件吗?可以推测:处罚人不敢让被处罚人对处罚文书进行质证及对其内容提出异议,这处罚理由一定是虚假的!警察们:你们犯法了!从这件事中可以看出你们警察的横蛮无理,从这件事中可以找出杨佳屠杀警察的起因,你们太横蛮无理了!请你们把横蛮收敛一点吧!因为杨佳一虽然走了,但杨佳二、杨佳三在前面等着你们!
    访民代表:丁德元
    2015,10.29
    
    附:丁德元讲述自己上访的3个诉求:
    
    1.当年村官在划分宅基地时恶意克扣我家的进出路及门前场地,使我家的进出路与门前场地只及同村其他人家的三分之一,我要求政府给我一个说法。
    
    2。我年轻时在为基础公司工作期间获得过‘上海市重点工程立功’这一殊荣。据我所知,当时市政府奖励房子一套。但单位不承认有这一物质奖励,我就上访要求市政府信访办以书面的形式给我答复,但上访几年来上海市政府信访办不给任何答复。
    
    3.我多次遭上海人民广场警署的警察及保安的殴打,其中一次是2013年5月15日星期三,我在上海市政府信访办门前的人民大道上与冤民聚集。被为首的警号017299的恶警拉到车上群殴,肋骨被打断。我要求:惩办凶手,给予赔偿。
    
    丁德元(老丁)电话:18721388935
    
    刘士辉律师遭上海警方讯问为王宇律师儿子联署声援和接受外媒采访


    
    刘士辉律师遭上海警方讯问为王宇律师儿子联署声援和接受外媒采访

(博讯 boxun.com)
3690947


分享:
blog comments powered by Disqus
   
------------------------------------


相关报道(更多请利用搜索功能):
·上海维权人士为刘士辉律师遭非法拘禁接风洗尘 (图)
·众维权访民为刘士辉接风洗尘 (图)
·刘士辉:中国维权律师留下历史浓墨重彩的一笔
·林昭忌日刘士辉等七公民突破封锁到墓前祭奠 (图)
·刘士辉律师抵达林昭墓,无法接近(视频) (图)
·刘士辉在广州黄埔区住处再遭驱赶
·刘士辉遭房东查身份证
·广州刘士辉律师再次被驱赶
·偌大中国难道毫无立锥之地吗——刘士辉律师后又要被广州匪帮赶走了
·还未从未婚妻自杀的悲痛中走出 刘士辉又被逼搬家
·我跟乐森萍的生死情缘/刘士辉 (图)
·刘士辉严正声明 斥姚小远就乐森萍跳楼事件诽谤中伤 (图)
·“刘士辉要跳楼”:一个谣言的诞生和被揭穿 (图)
·上海维权人士旁听刘士辉律师诉浦东公安分局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案庭审纪实 (图)
·刘士辉律师“被行政拘留案”上海开庭庭记
·刘士辉律师:我被非法驱逐案9月23日开庭
·人权律师刘士辉诉上海市公安局浦东分局迫害 9月23日开庭 (图)
·刘士辉律师依法诉讼上海市浦东新区法院拒不立案 (图)
·人权律师刘士辉在上海法院立案不成反遭非法拘禁、手机被抢 (图)
·刘士辉:未审先判,黄文勋被判四年
·刘士辉:贵州天柱冤案杨明无罪释放
·刘士辉:信口雌黄放狗屁的央视新闻
·刘士辉:我跟乐森萍的生死情缘 (图)
·刘士辉:开庭记
·陈青林:真律师:唐荆陵、刘士辉、浦志强 (图)
·刘士辉律师:唐荆陵袁新亭王清营三剑客的命运令人揪心
·民主有望让每家每户成百万富翁/刘士辉
·刘士辉:房子缘何也“煽颠”?
·掳妻拆婚----"茉莉花"回首(二)/刘士辉
·且看国保如何不打自招对我的施暴——“茉莉花”回首之一/刘士辉
·中共当局刑拘刘远东说明了什么?/刘士辉
·刘士辉:中共用抓人行动为北韩核爆撑腰
·“白卷先生”胡锦涛/刘士辉
·刘士辉律师质疑GDP超日本
·“中国特色”:气吞罢免如虎/刘士辉(图)
·刘士辉:专制垮台之日,就是律师执业资格重回我手里之时 (图)
·关注声援支持人权律师刘士辉/郭国汀
·梅州监狱打死人,我代郭飞雄举报“躲猫猫”/刘士辉
·我罢网,我自豪,我光荣!/刘士辉
·“一党独裁,遍地是灾”文化衫让刘士辉律师受困三小时/刘士辉
联系我们


All rights reserved
博讯是畅所欲言的场所、所有文章均不一定代表博讯立场
声明:博讯由编辑、义务留学生、学者维护,如有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另外,欢迎其他媒体 转载博讯文章,为尊重作者的辛勤劳动以及所承担风险,尊重博讯广大义务人士的奉献,请转载时注明来源和作者。